侠盗神医 / 第215章 囧途迷情

第215章 囧途迷情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原本定义是自驾游,可是现在问题,京华到湖南,那可是要穿过好几个省,途径大小城市无数个,开着自驾游,油费不算,这时间就要花掉好两三天,累也够累死的。

晚上的时候酒都醒了,微信里一商量,想出问题的严重性来,仔细研究研究吧,这到底怎么去还真是个问题。

行动是乐天定的,怎么走他说了算,飞机火车那条路都能走,可是他们不是去旅游,要是去办事的话,思前想后还是得开车去。

有了决定大家商量,5个人一辆车是够了,只是这路上的确累了点,换着开车呗,还能有什么办法。

交通工具定好,开张云芳的宝马去湖南,大家的兴趣也特别高,在群里讨论着经过哪些地方,有什么好玩的云云。

这么一讨论,漫长的路途倒也不显得那么无聊,反而有些小期待,起码这一路上能看见不少美景,到的确有种自驾游的状态。

第二天,大家各自整装待发,南北方气候诧异极大,大家准备了不少换洗衣服,和路途必备的生活用品。

上午十点多,五人齐聚一堂,一个个都换上了花花绿绿的冲锋衣,看着还真像是一群准备长途旅行的驴友一般。

准备就绪,即时起航,大家哼着小调开着车,就这样欢快的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京珠高速一路南下,全程大约是1600多公里,途经石家庄、郑州、武汉,安全起见大家也不打算疲劳驾驶。

好车速度就是快,晚上10点多到了郑州,张云芳用手机软件订了客房,停好车后直接上楼休息,两女住一间房,张、钱住一间,乐天单独一间。

上楼休息的时候钱恒泽还诧异呢,怎么乐天自己住一间,干嘛不弄一个三人间或者四人间,这样他们三个能一起住。

张云芳没好气的呛了一句,“要你管!”

大家会心一笑没当一回事,各自进了房间后,乐天正琢磨是睡觉还是洗澡的时候,突然有人敲门,打开房门,张云芳站在门口。

“你怎么来了,没休息吗?”

张云芳一把按住了乐天的嘴,推着乐天进入房间说道:“别说了,赵文瑄看的太紧,我想离你近点都不行?”

门关上,张云芳一下扑进乐天怀里,撒娇的说道:“老实交代,这么长时间想我了没?”

“啊?”

乐天大脑有些发蒙,实在没搞懂张云芳这是要闹哪样。但看见她羞红的脸颊,还有她急切的眼神,不难猜出她的想法,别说,还真有那么一点偷情的感觉。

一时间没忍住,抱着张云芳就展开热吻,这段时间乐天也是憋坏了,没机会不往这方面想还好说,可是一想这邪火就压不住。

郎有情妹有意,干柴烈火一触即燃,两人拥吻着一下倒在床上,乐天压着张云芳就要脱她的衣服,张云芳呼吸越来越急促,娇喘着脱下外衣,然后帮忙解开乐天的裤腰带。

“快点,一会死丫头就发现了。”

哪知道就在两人脱得只剩下一道防线的时候,突然门口传来敲门声。

激情场面哑然熄灭,换来了惊慌失措,乐天慌不择声的问道:“谁谁啊?”

“我,赵文瑄。”

还真是她,越不希望什么就越来什么,张云芳脸色潮红的收拾着衣服,乐天也连忙收拾着,毛手毛脚的把她送进卫生间,示意她把水龙头打开。

哗啦啦的流水声打开之后,关上厕所门,整理了一下心情打开房门,住着门框子问道:

“瑄儿,这么晚了,没睡觉啊?”

赵文瑄头发湿漉漉的,身上穿着宽大的浴袍,显然是刚刚洗过澡,还没干就跑出来了。

“你不是也没睡吗?”赵文瑄用力推了一把乐天,进入房间使劲的乱看,“别以为我是傻女人,张云芳趁我洗澡的时候偷偷跑出来,她一定在你房间。”

猜的没错,这死丫头真的是捉-奸来了。赵文瑄说话的时候掀开了窗帘,见后面没人,她有开始在屋子里一阵撒嘛,最后把目光定义在大衣柜里。

乐天见状急忙阻拦,“不能,她不在。”

赵文瑄嘟囔着嘴说道:“看你哪做贼心虚的样子,鬼才相信你。”

推开李乐天,握着大衣柜把手,带着满心期待,打开的时候突然说道:“在这呢!”

可惜里面空空如也,赵文瑄尴尬的挠了挠头发,“咦,真的不在。”

乐天下意识挡住厕所门口,“我说了她不再吧,我正要洗澡呢,衣服都脱了你就过来敲门,她要是在我也不能洗澡不是。”

“哼。”赵文瑄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,鼓着腮帮子说道:“以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,可是以后你俩必须划清界限,如果再让我知道你俩有关系,当心我阉了你。”

乐天连忙捂着下体,一脸尴尬的说道:“不能不能,绝对不敢。”

赵文瑄见到乐天的这个囧态,噗呲一声笑了出来,“好了好了不逗你了,其实她对你也挺好,只不过以后你俩的事,不让我知道就行,是个女人就接受不了这种事,记住了。”

“保重不会,我发誓。”

赵文瑄攥住乐天的手,低着头说道:“别乱发誓,我知道她在厕所,等我走了以后,让她快点回来,顺变帮我转告她一声,她输了。”

赵文瑄走到门口,开门的时候故意的在厕所门上敲了敲,“我走了!”

赵文瑄走了,乐天有点没看懂,打开厕所门说道:“出来吧。”

张云芳抱着衣服走出来,黑着脸说道:“这丫头太尖了,气死我了都。”

乐天一脸的疑惑,“你俩搞什么?她走的时候让我转告你,说你输了。”

张云芳开始穿衣服,喃喃道:“没什么,就是一个约定,跟她刚才说的一样,就是以后咱俩的事不准让她发现。”

“发现了会怎么样?”乐天问。

“不怎么样,她没说,就是说不能让她知道。”张云芳还在穿着衣服,但乐天的兴趣却重燃了起来,直接把张云芳压在床下,“那就没事了,放心,我很快。”

满园春色尽在不言中……

战斗结束,乐天娇喘着倒在床上,张云芳满面桃红的穿着衣服,一脸的责怪道:“她都发现了你还干,真不怕她阉了你啊?”

“我也憋了好几个月了,也没多想。”乐天说。

“反正我不管,把你俩整黄了,我就有机会了,小三上位以后就是我的目标了。”张云芳穿好衣服后,飞速在乐天脸上亲吻一下,然后飞快离开房间。

卧室房门没关,赵文瑄正在吹头发,看了看表嘟囔道:“都发现了还这么慢,说,是不是背着我做什么了?”

张云芳红着脸尴尬的推脱道:“哪有那么快,躲在厕所的时候,不小心把衣服弄湿了,我哪个……去洗澡。”

幸好赵文瑄是个雏不懂这些,张云芳随便找个借口就蒙混过关了,不过张云芳躲在厕所清理痕迹,赵文瑄却摆出胜利者姿态说道:

“别忘了,我是正的,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去他的房间睡觉,晚安,祝你好梦。”

说完,赵文瑄关上房门离开房间,张云芳气急败坏的打开厕所门,可赵文瑄已经走了,“你个小妮子,你给我等着。”

气鼓鼓的关上门,随后想起什么,坏笑着说道:“去吧,反正你又干不了那事,去了也没用。“

张云芳刚刚离开,乐天正打算洗澡的时候,又有人敲门,乐天无力的过去开门,当看见赵文瑄后,心情顿时紧张起来,毕竟刚刚做了坏事嘛。

“你你怎么又来了,张云芳不是回去了吗?”

“啊,是啊,我怕她趁我睡着了再过来,所以我决定,晚上跟你一起睡。”

“啊!”乐天有些震惊。

“啊什么啊,又不是没一起睡过。”

赵文瑄进入房间关上门,乐天有些尴尬,“哪我要先洗澡。”

“洗吧,不打扰你。”

乐天急忙冲进浴室,脱了衣服进入浴缸,开始琢磨这两女究竟私底下到底是怎么说的。

洗澡很快,出来后赵文瑄也没睡觉,她穿着浴袍正在看电视呢,见乐天出来后,她过去趴在床上,美丽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乐天,问道: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和我们家人都很霸道?”

“什么?”乐天擦着头发,一时间还没明白张云芳为什么这么问。

“就是说,我快死了还让你娶我的事,我还缠着你不让其他女人接近你?”赵文瑄喃喃自语。

乐天有些尴尬,吱吱呜呜的说:“没有,我,恩,还好吧!”

赵文瑄低下头,喃喃道:“我也想有人爱我,我也想尝尝到底是什么滋味,可是这个病我也没办法啊!你一定能治好我的是吧?”

“恩,一定能。”乐天坐下,抚摸着赵文瑄的脸说道。

赵文瑄撒娇的蹭了蹭,像是小猫一样躺在乐天的大腿上,满面潮红的问道:“要不,你跟我说说男女之间的事吧!”

“啊!”这让乐天怎么开口,长大了嘴一个字也不会说。

赵文瑄伸手在乐天软肋上掐了一下,“说啊,你跟张云芳那啥的时候,到底什么感觉!”

乐天此刻真的是欲哭无泪啊,“大小姐,您饶了小的吧,以后真的不敢了!”

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