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14章 跟我报仇去

第214章 跟我报仇去


                路上乐天都没再说什么,但张、钱二人是喋喋不休的扯了一堆,大致内容就是,为乐天打抱不平,就好像被冤枉的是他们一样。

到了公寓,五人齐刷刷上楼,张云芳急忙翻找家庭医疗箱,找到纱布和消毒水开始为乐天处理伤口,赵文瑄在一旁打下手,而张、钱二人还在为乐天抱屈。

等乐天的伤口处理完毕后,乐天喃喃自语道:“行了,你俩磨叽一路了,不烦呢?”

“我就是感觉不值当。”钱恒泽说道:“哪个女人你认识嘛?跟你有啥关系,你还是受害者呢,凭啥骂你啊?”

乐天苦笑说道:“行了,你俩出去弄几个菜,咱们边喝边聊。”

张云龙和钱恒泽两人只好无奈的走了,乐天拉着张云芳和赵文瑄问道:“你俩咋想的?”

两女都说,没什么想法。

乐天苦笑,进入卫生间,把西服换下来,赵文瑄要帮着洗了,乐天没同意,叠好放在凳子上说道:

“我从小就不是受委屈的人,别人欺负我,我一定要让他们十倍偿还,今天这些屈辱,我忍下来不代表我好欺负,我是在像对手发出战书。”

两女一脸紧张的看着乐天,乐天则把西服放在衣架上,双手合十虔诚的闭上了眼睛,片刻后说道:

“冤有头债有主,毕云涛想坑我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,这事不算完,今天开始,我跟他不共戴天。”

两女想说什么,可都不知道怎么开口,乐天随后像是没事人一样,摆桌子收拾碗筷,等着张、钱两人回来。

大约30分钟左右,两人回来了,拿着好几道菜进屋,大家七手八脚的一阵忙活,摆在桌子上后,乐天率先倒了一杯酒说道:

“哥几个,我也不跟你们说假话,毕云涛跟我如今是生死冤家,他要弄死我,我命大活了下来,多谢的话我不跟你们说,我不是个忍气吞声的人,他要弄死我,我必须报仇,愿意跟我一起干的,干了这杯酒。”

乐天仰头喝了杯中的酒,张、钱两人二话没说的把酒干了,昨天的时候,两人话里话外还透着意思是,能避就不惹,可今天受了气之后,男爷们脾气一上来,管他是谁什么告诫,弄他就是了。

一杯酒下肚,乐天再到一杯酒说道:

“我不瞒你们,这个事多半就是毕云涛指使冯祥干的,我要弄他,明天出发去湖南,愿意去就跟着,不愿意的回家,我没怨言。”

“瞧你这话说的。”钱恒泽说道:“你就说怎么弄吧!”

监狱里的事,估计外面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,当初张云芳还透露消息呢,今天乐天摊牌,他们都没问监狱里发生了什么,看样子是早就知道。

乐天也不废话,“冯祥家里是个官,我打算去探探底,溜达的时候了解一些他家是什么人,只要把他老爹办了,冯祥也蹦跶不起来,顺藤摸瓜再找到凶手也容易,你们同意不?”

“没问题,我早就看这小子不爽了。”张云龙说完,侧头看向赵文瑄说道:“既然咱们明天去办事,哪我老姐和文瑄就别跟着了,你说是吧姐夫?”

“凭什么,我也去。”张云芳当场就不干了。

赵文瑄见张云芳都表了态,也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我也去,乐天,带着我吧!”

“你俩去不当误事嘛。”钱恒泽劝道:“我们去备不住还拿刀砍人呢,血呼啦的你一个大美女,还能上手咋地?”

赵文瑄吓得小脸煞白,乐天安慰着说道:“别吓唬她,要去就去,这次去谁说要硬碰硬来了,我是这么打算的。”

几个人都来了兴趣,乐天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打算偷着来,暗中收集冯祥他老爹的一些罪证,直接捅到纪检委,你们以为我拿着刀跟他爹火拼呢,是不是有病啊!”

大家这才释然,都是尴尬的笑了笑,赵文瑄帮腔说道:“这个办法好,不犯法还能解决一个大贪官,为民除害啊!”

“不过我听说。”张云芳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冯祥的爹是个清官,两袖清风正直的很,不像是贪官的样子啊?”

“老姐。”张云龙说道:“你看冯祥平常二五八万的样儿,刚跟毕云涛混的时候,大手大脚一晚上甩出去几十万,你说他老爹是个清官,谁信呢?”

“就是。”钱恒泽帮腔说道:“别的我不敢说,冯祥老爹绝对是个贪官,仔细想想,冯祥的车哪一辆不是50万以上的,就算他爹在清廉,50万的车够几年工资的,再说了,现在有官不贪吗?开什么玩笑?”

张云芳皱眉喃喃自语说道:“可乐天在里面的时候,老邢队长,于涛还有律师说过一个事,当时云龙不是告诉我,说冯祥买通一大笔人送进监狱嘛,律师当时调查了一下,听说冯祥想让他老爹走关系,结果被他老爹一顿骂!后来还是王家人把人送进去的。”

张云芳皱眉说道:“后来律师跟老邢聊天的时候,我在一旁听着呢,律师说,开人大会议的时候,他老爹几年一直穿着一件破西装,袖口都磨坏了,就是不换。”

“装样子呗。”钱恒泽反驳。

“真不是。”张云芳继续解释说道:“律师说冯祥他老爹好像真不是为了装样子,他在任这几年,贡献不少,基本没有负面新闻,你们知道吗,冯祥的妈是结发妻子,冯祥他爹每天准时准点回家,现在这么乱的风气,他爹可一点不走歪路,就凭他对糟糠之妻忠诚的态度,社会上和高层对他的态度非常好,说他贪污腐败,估计纪检委真不相信。”

这下全桌人不会说话了,一个个都低头沉思起来,赵文瑄喃喃道:“如果冯祥的老爸真的是一个廉政清官,乐天,咱是不是……”

“不,事不对!”乐天突然说道:“冯祥的爹是什么出身?”

“农民,山沟沟出身,从村长一路升官到了现在的市委干部。”张云芳说。

乐天皱着眉头突然笑道:“冯祥的爹绝对不是清官,真正的清官到村长往上就的被淘汰,还想升官,社会就这样,我觉得越是表现的廉洁简朴的官员,越是对财产有着近乎疯狂的热爱,冯祥的爹不但是贪官,而且是大贪官。”

“怎么讲?”几个人茫然的看着乐天。

“贫农出身不可能把贪污的钱放在银行,纪检查贪污腐败,也都是在个人账户中找蛛丝马迹,这都是有根据可查的,一个土鳖信不着网上和银行,我估计,他骨子里就是土财主,很有可能,他的做法跟以前的土财主一样。”

“这话我相信,姐夫你继续说。”

乐天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你们知道吗,改革开放以前,土财主旧社会的时候,会在屋里挖坑埋几口大缸,把元宝铜钱埋进去,一切行动都是自家人动手,外人一个不告诉,等养老或快死了才把秘密告诉后代。”

“还有这个说头?”几个人质疑。

乐天笑道:“也幸好旧社会有这个土办法,要不文革破四旧的时候,现在留下的古董文物也就不剩啥了。”

随后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信我话,越是表现的廉政节俭,这个官就越能贪,这就跟瞎子戴眼镜装腔是一个道理。”

“那咱们去看看再说。”

几个人一顿饭的功夫商量了好多事,明天出发等等事宜。

酒足饭饱过后,张、钱两人说要回去准备一下,乐天一再嘱托,不让他俩出去乱说,还告诉他们,去查冯祥他老爹也是顺手的事,主要还是走走市场,以后做买卖的事不能落下。

两个小子走了,房间里又剩下三个人大眼瞪小眼,乐天喝的有些急,头有点疼本来打算睡觉来着,可张云芳拉着李乐天说道:

“听说你是神偷的传人,真的假的?”

看着赵文瑄也用同样好奇的眼神看着自己,乐天也不瞒着,拱手装腔作势的说道:“没错,鄙人正是神偷燕子门第三代掌门。”

“说你胖就喘上了。”张云芳坐在乐天身边,“哪你给我露一手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转头看向赵文瑄,她疑惑的问道:“看我干吗,我也想看看你到底会不会偷。”

乐天心里这个感慨,如果你俩不是都在场,随便一个让露一手,哪肯定是扒衣服啊,可两女都在这,这玩意怎么弄?

显然乐天想的跟两女想的不一样,张云芳以为乐天不知道偷什么好呢,拍了拍自己裤兜说道:

“我这里有东西,偷一个我看看。”

呃,乐天一头的黑线,这玩意还带明着指示的,哥是神偷好吗!借着酒劲上头,拍着胸脯大义凛然的说道:

“哥可是当世神偷掌门,你们埋汰人呢?”

“啥埋汰人,你倒是偷一个我看看你的本事啊!”

乐天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胳膊,装腔作势的说道:“那我可就来了,准备好,我可就动手了。”

赵文瑄杵着下巴等着看戏,张云芳也是笑眯眯看着乐天,好像在等着乐天动手的时候,可是乐天活动着活动着就跑厕所去了,当门关上的时候,乐天直接丢出文胸说道:

“给你,我表演完了。”

两个女人愣愣的看着落在地上的文胸,同时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胸口,赵文瑄一脸茫然的说道:“我的胸衣什么时候被偷走的?”

张云芳茫然的说道:“我的还在!”

“啊!”随后赵文瑄尖叫连连,躲在厕所的李乐天偷笑,顺手拿出张云芳的内内,看着说道:“幸好跑得快。”

看書蛧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