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07章 开庭【4】

第207章 开庭【4】


                小偷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“天哥是这么回事,那天我正在吃饭,突然几个警察把我抓了,让我去偷个东西,如果我同意就给我10万块钱,只要我不干,就关我10年,给我吓得,我只好同意了。”

“后来我才知道,让我偷的东西只是一份尸检报告,先给了我5万块余款,并且嘱咐我说,如果我敢透漏半个字,就不让我有安生日子。”

“当天晚上我干活,挺顺利的拿到了尸检报告,然后按照他们的指示,为了不暴露,我就偷了一些东西,回家就有人联系我拿走了尸检报告,并且告诉我,等过几天给我尾款。”

“他们都是警察,我也不敢的嘚瑟,哪知道早晨我就被抓了,本以为是坑了呢,哪知道当天就有人给我递话,说只要我敢说一句,就弄死我,啥都不说我还有10万块钱拿!”

“然后我就抗了下来,进了监狱后没几天,抓我的警察找到我,说只要我当污点证人,就给我减刑销案底,本来我还琢磨咋办呢,哪知道刚刚那帮人又来找我,说我啥也不说,还给我加10万,我本来不想说了,可真不知道这是您的案子,天哥,早知道打死我也不敢隐瞒呢。”

乐天皱眉沉思起来,小偷吓的连连磕头说道:“天哥,我错了,您给我指条路,您让我咋说我就咋说,天哥,您倒是说话啊!”

乐天思考再三有了决定,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番话。

……

下午开庭后,全场人都回来了,小偷再次被带了出来,他有些紧张,一直唯唯诺诺的偷瞄公审律师,这给公审律师愁的,这要不是在法厅上,他都得破口大骂小偷,看个屁啊,跟我有啥关系!

辩护律师看着小偷问道:

“你愿意说出你知道的一切吗?”

小偷转头看向法官说道:“我说了,你能保证我安全吗?”

“当然能,为什么这么问?”法官说。

“前几天监狱里一下进来40多个人,听说都是毕云涛弄进来的,想把我在监狱里弄死,幸好我躲得及时,躲过一劫,要不然元旦前一天我就死在监狱里了。”

全场哗然,法官急忙敲了敲法锤,“肃静肃静。”然后看向小偷说道:“放心法律是公正的,你说出你知道的,我保证你的人身安全。”

小偷再次偷瞄王局长一票人,王局长和毕超脸色都绿了。

小偷连忙说道:“不行,你们不知道这帮人有多黑,他们势力错综复杂,警察全是他们的人,元旦前一天晚上,哪40多个人愣是把一个狱友打死了,你要是不保证,我可不敢说。”

独家新闻曝光,全场再次哗然一片。

法官顺着小偷的眼神看去,见到毕超和王局长几个人脸色都青了,也猜出什么,说道:

“你放心,司法公正不是空话,只要你说出来,我保证你的人身安全。”

小偷转头指向王局长说道:“就是他,他找到我让我偷尸检报告,还遥控指挥让我为了掩饰偷了大量财物,还给我了5万块定金,今天早晨还许诺,只要我什么都不说,就再给我50万。”

全场齐刷刷看向王局长,这给他气的,愤怒的站起来指着小偷骂道:“他胡说,他栽赃陷害我。”

“我有证据。”小偷反驳说道:“你当我傻啊,警察找我偷东西,我能不留个心眼吗,我有谈话录音,他打电话遥控的时候,我也录音了,你的声音我都留着呢,就怕你要杀了我灭口!”

“放屁,他胡说八道,打电话遥控的人根本不是我,我当时没有出面!怎么……”

“嚯!“

法院现场承认背后指挥,这下全场更炸了,法官怎么敲法锤都不好使,而王局长颓废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也知道他今天算是完了。

小偷上纲上线的指着王局长说道:“他承认了,你们可都亲耳听见了,他指使手下警察让我去偷尸检报告,让我毁灭了证据,我估计就是为了隐藏真正的凶手。”

王局长黑着脸起身就走,越来越快到后面已经跑了起来,以至于有人想拦着都拦不住。

法官急忙说道:“通知检察院,对王局长立案调查。”

这件案子一下引出这么大的新闻,事还能小了,乐天的案子暂时休庭先搞一个段落,明天再审,先把王局长的事弄明白再说,乐天被送回监狱,而小偷被纪检委带走。

话分两头,王局长知道自己完了,跑出法院急忙开车先回家,拿了一本早就准备好的护照,打开保险箱把现金全部带走,快速下楼上车,一边开车一边翻找电话,电话是打给远在美国的儿子。

因为心里急躁,电话忙音是那么揪心,一直絮叨着,“块接电话啊儿子!”

电话接通,但电话里却传出懒散的声音。

“谁啊,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?”

“儿子是我,你老爸。”

“爸,现在美国才凌晨2点,你要干嘛啊?”

“儿子。”王局长努力平复心情,苦口婆心的说道:“我把你送到美国不容易,好好学,别成天鬼混瞎闹。”

“行了,你烦不烦,没事我挂了。”

“哎哎。”

电话还没说完,依然挂断电话,王局长继续拨通,忙音,一直都是忙音,直到电话里传出,“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,或已关机……”

王局长只好无力的关了电话,专心致志的开车。

然而在大洋彼岸,王局长的儿子的床上,一个金发碧眼的果体女郎睁开朦胧睡眼,操着一口地道的美式发音说道:

“谁啊,大半夜的打电话?”

“我哪倒霉老爹呗,就会磨叽,烦都烦死了。”

女人睡意全无,一把抱住他,“达令,我睡不着了。”

这时电话又响了,他气的做起来拿起电话塞到枕头下面,随后准备继续睡觉,可电话铃声越来越闹心,拿起来气氛的甩飞出去,撞在墙上摔了个稀巴烂碎。

金发女人见男朋友这么生气,保着他温柔的说道:“达令,不接关机就好了嘛,干嘛摔电话啊?”

“有钱难买我乐意。”

“睡不着了怎么办啊!”

男人做起来,“我也睡不着了,这死老头子,烦死了,咦,你哥小-骚-货,又开始发-浪。”

随后,他翻身把金发女人压在身下,后面情节不让写。

……

首都国际机场,王局长站在窗口心理七上八下的,因为李乐天的这个案子,他基本付出了一切,哪知道一步错步步错,虽然现在纰漏的只是很小的一件事,但只要纪检委涉案调查,双规受审,揭秘纰漏的东西多了去了。

在这个位置多年,嘴上能没点荤腥嘛,就他办过的事,只要透漏出一点点,轻者都是大案子,万一有弄个不好,死是小事,连带家族和关系网全都跟着遭殃,到时候可就坏大事了。

自己跑路不要紧,只要家族不到台,早晚还能东山再起,没事,过了眼前这关就好了。

踩灭烟头,刚刚失去的信心又回来了,转头拉着行李箱准备去候机大厅,可是刚走几步,发现飞机场进来好多熟悉面孔,都是公安系统的老人,他能认不出来这些人吗?

见去路出路都被堵,拉着行李箱打算走私人通道离开,出国这条路走不了,看来只能走公路准备偷渡出国,不管先到哪,只是转几次机的事,只要今天不被抓住,到时候让家里人运作一下,事情早晚能平息。

就在满是期待的时候,后方突然传来急促奔跑的脚步声,不能着急不能慌,身为老干警,他太知道里面的道道了,微微侧头看去,见身后有大批警察直奔自己这里跑来,也知道自己是真的暴露了。

不能多想,丢下手中的行李撒丫子就跑,一走一过吓坏了不少旅客。

“王局,您别跑,我们不是来抓你的。”

“扯淡,不是抓我的难道是来送机的?”王局撞开两个旅客,快速在滚梯上奔跑,直奔三楼安全通道跑去。

进入安全通道,机场警察不少人得到消息,纷纷堵截在前方,等王局长跑过来的时候,见到机场警察堵住去路,此刻再回头已经没了退路。

心理一横,翻身骑在护栏上,看着三楼不是很高,跳下去应该不会摔死。

也就在这时,公安口大批警察跑了过来,其中领队的赫然就是跟他不对付的韩建宏,见王局长要跳下去,急忙说道:

“老王你别闹,我就是带你回去协助调查,没多大的事真的。”

“姓韩的,今天栽了我忍了,可你别以为我傻,跟你们回去根本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王局说完后直接跳了下去,影视剧里演的都是骗人的,这么高跳下来还能跑,都是扯淡,再说他40多块50岁的人了,从三楼跳下去落在水泥马路上,虽然摔不死,可双腿也是咔嚓骨折了。

坐在马路上哀嚎着要爬起来,可脚那还能走路,韩建宏在上面看的这个感慨,“这是何苦呢!下去把人带走。”

可就在大家以为没事的时候,街角急速拐过来一辆车,速度很快好像是很赶时间的样子,可他赶时间哪知道拐过来有个人坐在马路上,刹车不及时直接从王局长身上压了过去。

空气中只留下一声凄厉的惨叫,和长长的刹车尾音,此刻再看街道上,是长长的血痕和被压的没有人模样的尸体。

本書首发于看書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