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13章 火葬场

第213章 火葬场


                “哟,李乐天来了。”于涛从人群中挤出来,推开挡路的小孩子,解释说道:“死者的弟弟,还有怨言,总是问为啥放了你。”

看着孩子满是仇恨的眼神,只好苦笑回应,迈开步子向着里面尸体走去,孩子再次挡在前面,张开双臂怒目瞪着乐天说道:

“不许靠近我姐姐。”

“你这熊孩子怎么回事?”张云龙作势就要上前,但乐天一把拦住他,上前一步蹲下说道:“孩子,你姐姐不是我杀的。”

“呸!”一口黄痰吐在乐天脸上,“凶手!我现在打不过你,但早晚能替我姐姐报仇。”

乐天被吐了一脸口水,低下头的时候,张云芳连忙拿出纸巾递过来,乐天接过擦了擦口水,这时孩子母亲走了过来,因为伤心过度,她的眼睛已经红肿老高,如果她再这么哭下去,估计这双眼睛早晚会瞎。

乐天站起来面对她,鞠躬90°说道:“阿姨,节哀顺变。”

母亲看见乐天后,哭的更加伤心了,撕心裂肺的一把抱住乐天,使劲的敲打乐天的身体,只是这力度让人看不明白,这是在怪罪乐天,还是在向他抱怨悲痛。

“阿姨,阿姨别这样。”张云芳和赵文瑄刚要拦着,乐天伸手拦着两女,抱住死者母亲说道:

“阿姨我发誓,真正凶手一定会绳之以法,相信我。”

母亲被乐天抱住哭声减缓,两人的关系就像是亲儿子在安慰母亲一般,母亲还在抽泣着,乐天眼圈也有些红了,身后的赵文瑄也在摸着眼泪。

良久后,乐天跟死者母亲分开,她似乎有话要说,可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乐天反手从钱恒泽手中拿下袋子,递给死者母亲说道:

“这是我全部的积蓄,希望能帮助你什么。”

母亲痛哭着,没有力气接住钱袋,转身扑在尸体身上,继续哭诉,“女儿啊,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!”

乐天拿着钱袋的手愣在空中,死者的弟弟恶狠狠的对着乐天说:“谁稀罕你的钱,杀人犯,你会遭到报应的。”

场面极其尴尬,于涛连忙打圆场,接过钱袋说:“我先帮忙收着。”

乐天感激的看了于涛一眼,迈步走到死者面前,她穿上了女子送葬服饰,遗容也清洗干净,虽然没有了被虐待的痕迹,但苍白的脸庞还在诉说着悲哀。

安静的看了一会,转头看见一旁有给死人化妆的用具,伸手拿起眉笔说道:

“平常见面次数不多,我依稀记得你最漂亮的样子,现在是你在这个世界最后的时刻,我给你化妆,让你以最美的样子离开。”

乐天喃喃一句后开始给死者化妆,每个动作都是那么轻柔,就好像在给活人化妆一样。

眼线唇膏,打粉底涂腮红,当死者妆容画好了以后,她的脸恢复了生机,看着就像是活着的时候一模一样,美丽动人,腼腆中带着一丝羞涩。

在场所有人看见这张脸,都以为死者醒了呢,惊讶的看着她一句话说不出来。

母亲的哭声也渐渐平息,直勾勾的看着女儿,拍着她的身体,傻傻的就好像在哄女儿睡觉一般。

乐天放下画笔,对着尸体三鞠躬,当直起腰的时候,乐天的脸坚定不移。

于涛一直看着乐天,眼神中充满了睿智,而这一刻,他仿佛已经看透了乐天的内心深处一般。

这个时候,大学校长以及楚教授等人走了进来,看见乐天先是一怔,随之大家走了过来,楚教授率先低声问道: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送她最后一程。”

楚教授满是埋怨的说道:“你来不是找病吗,他们没为难你吧?”

乐天只是摇头没有回应,楚教授这才看了看死者的遗容,惊疑的说道:“咦,这入殓师不错,把死者画的跟活着似的。”

楚江南没看见刚才乐天化妆,这么说也是随口没话找话,但乐天却接话说道:“我画的。”

“哦。”楚江南满是惊讶,“看来你以后就算不当医生,当入殓师也不错。”

校长郑建国走了过来,拉着乐天去了一边,低声提醒说道:“现在所有人还以为你就是杀人凶手,你上着来,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!”

“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。”乐天回应。

郑建国还想说什么,楚江南连忙说道:“我刚才都已经劝过了,这孩子就是犟,你还不知道他的脾气?”

说完后转头看着乐天继续说道:“不是我说你啊乐天,正好趁放假这些天,你散散心平复一下,开学后准备三国医学研讨会的事,其他的你不用管,以后还是好好学习好好生活,过几天等事态静一静,事就过去了。”

郑建国也说道:“我跟林茂盛打过招呼了,他的医院你也不用去上班了,这些天你也受委屈了,回家安静的过个年,事就过去了。”

乐天还是没说话,看着尸体久久不语。

入殓师进来,说已经准备就绪,可以火化了。

死者母亲又开始哭,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啊,张云芳和赵文瑄在一旁安慰,都说女人是水做的,没一会这两女就陪着一起哭了起来,就好像她们家死了人似的。

全场唯一不被气氛打动的,估计只有钱恒泽和张云龙了,这两个小子只是陪着乐天来的,他俩又不认识死者,也没必要节哀,可张云龙就有些过份了。

在火化的时候,入殓师刚把尸体推进焚化池,张云龙就说道:

“给你讲个笑话,一个烧烤师父家里托关系,在火葬场找了一份工作,可是干活第一天就被辞退,知道为啥吗?”

钱恒泽不理会周围投来不善的目光,问了一句为啥?

在所有人不友善的目光下,张云龙旁若无人的说道:“当尸体火化的时候,烧烤师傅习惯的问一句,放辣椒面不!”

“我去,哈哈哈。”两人开怀大笑,可这里是火葬场啊,所有人情绪都很低落,也就他俩能笑得出来。

楚江南看不下去了,指着两人呵斥道:“出去。”

两人笑声哑然而止,钱恒泽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抱歉。”

随后拉着张云龙离开焚烧炉房间,全场气氛这才恢复肃穆,死者母亲双目无神的坐在椅子上,愣愣的看着女儿的尸体火化,40多岁的人满头的白发,看着很可怜。

火化还在继续,不少人承受不了这里的气氛,一个个全都去了外面等,可没多久,院子里传来争吵声,好像是张钱两个小子跟人起了争执,乐天示意让张云芳出去拉着,别让他俩在这种地方闹事。

当焚烧室只剩下乐天和死者母亲的时候,死者母亲突然说话了,“我看了我女儿的日记,也知道我女儿对你的态度,既然警察把你放了,那就说明你不是凶手,可你能告诉我,凶手究竟是谁吗?”

她说话的时候侧头看向乐天,乐天不敢看她的眼睛,低着头喃喃道:“我还不知道,但我一定会为她报仇的。”

死者母亲突然跪在地面上,冲着乐天磕头说道:“谢谢你,只要你能为我女儿报仇,我愿意当牛做马报答你。”

与此同时,外面的争吵越来越严重,好像已经蔓延到要动手的程度,乐天抽不出身,连忙扶起死者母亲说道:“你放心,我对她过发誓,绝对会为她报仇。”

扶起死者母亲让她重新坐好,乐天这才迈步走了出去,看见了外面的情况。

原来是一帮社会愤青跟张钱二人的争吵,原因是他们辱骂乐天,还认为他是凶手,这才导致口角纠纷,幸好有警察拦着,要不然估计早就酿成血案了。

乐天急忙出面拦在张、钱两人面前,摇头说道:“虽然我不是凶手,但她多多少少也是因我而死,别吵了。”

愤青还在周围怒骂着,“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,滚!”

“这里不欢迎你们,滚出去。”

“别以为有钱了不起,天网恢恢,你早晚会造报应的。”

在一堆人的怒骂声中,乐天忍者冤枉往外走,今天来他已经撂倒会有这种误会,但他不得不来,因为乐天要送她最后一程,任何冤枉羞辱,他都要忍,因为这可以化悲愤为力量。

一行五人在乐天的带领下往外走,口水,骂声,全部承受,只是几十米的路,五人走的极其艰难,要不是乐天一再压着,估计张、钱二人早就爆发了。

出了火葬场大门,有愤青不知道在哪找来了砖头,冲着乐天几人丢来,但准头不够,看路数是要落在张云芳身上。

乐天感知敏锐,率先发现不对,急忙转身但只看见残影过来,来不及多想买前一步挡住飞来砖头,不偏不倚落在乐天头上,鲜血如泉涌洒满了一脸。

张、钱二人见乐天流血了,愤怒的就要冲回去大干一场,但乐天急忙拉住两人,冷冷说道:“走。”

乐天拉着两人离开,头上依然满是鲜血,张云芳和赵文瑄连忙找东西帮乐天捂着伤口,防止流血感染。

五人上车后,张云芳焦急的说道:“快,上医院。”

“不,回家。”

见乐天如此坚决,张云芳只能火急火燎的往家里开车,乐天拿出电话,上了微信,对着5人群说道:

“你们怎么想的?”

“真特么憋屈!”张云龙率先回了一句。

乐天嘴角一撇,心说终于上道了,你们不憋屈我咋拉着你们跟我上一条船。

本書源自看書罓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