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10章 当庭释放

第210章 当庭释放


                审判大厅顿时乱了起来,法警急忙冲进听审席,刚要抓住李乐天,却发现他在救人,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林茂盛以及很多名医都在场,一瞬间也都围了过来,大家七手八脚的把赵文瑄扶着抱起来,楚江南见状说道:

“乐天,交给我吧,你别参合了。”

医生们抱着赵文瑄离开庭审大厅,全场秩序混乱了片刻后,场面再次恢复,法官继续宣读最终审判。

“我宣布,李乐天无罪,当庭释放。”

全场激动不已,这要不是法院,估计大家一定会鼓掌庆祝欢呼,但法院并不是大剧场,大家没有欢呼,反而是安静的行礼,等所有流程结束后,法警打开李乐天的手铐,张云芳等一帮关系好的人纷纷来到李乐天身边。

张云芳率先扑进李乐天怀里,“乐天,差点吓死我了,以为你再也出不来了呢。”

乐天跟张云芳抱了一会,分开后又跟钱恒泽拥抱了一下,两人寒暄几句后,接着是张云龙。

后来古老爷子和曹老爷子也来了,都跟乐天寒暄几句,之后乐天被法警带走了,所谓的当庭释放,再怎么快也得先回监狱登记,办理出狱手续后,才能告别监狱生活,还一个真正自由。

乐天回去收拾了一下东西,往外走的一路上所有犯人都守在监狱门口,乐天一走一过,每个牢房里的犯人都恭敬的喊一句。

“天哥保重。”

蹲监狱能蹲成乐天这样也是够可以的了。

中午十分,北郊铁大门外,好几辆豪华车停在门口,张云芳等一行人专程在监狱门口等着,铁大门打开,乐天背着行李出来,所有人一拥而上,凑到乐天身边这个激动寒暄。

“行了行了,我这不没事出来了嘛?”

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话,李乐天打断询问了赵文瑄的下落,听说还在住院,李乐天也不耽误,跟着众人先去了看望她。

众人来到医院,在病房里看见了昏迷不醒的赵文瑄,乐天急忙上去把脉,心脏基本稳定,就在这时,赵文瑄睁开眼睛,茫然的看着乐天问道:

“我不是做梦吧?”

“不是,我被判无罪释放。”

赵文瑄反应过来,一下扑进李乐天怀里,抱着她这顿抹眼泪,“你吓死我了,呜呜……”

拍着赵文瑄的后背安慰她良久,跟着前来的张家姐弟俩有点尴尬,张云龙咳嗽一声说道:

“哪个,姐夫今天出来,走,我请客去吃一顿好的。”

大家也不客气,乐天出来是好事,加上赵文瑄也没事了,大家直奔5星级酒店,入座后,乐天坐在主位上,张云芳和赵文瑄各自坐在乐天身边左右。

到了地方,张云龙提议,把帮忙的人全都叫来,一起吃饭热闹。

乐天没意见,人都叫来吧,他也想知道都有谁帮忙。

等待期间,钱恒泽提起话茬问道:

“乐天,你在监狱里咋样,听说里面老苦了,犯人成天被打,也没有人权,是真的不?“

“我还好。”乐天解释说道:“张云芳把我要的东西都送进来,让我买通不少关系,监狱里的人都挺照顾我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钱恒泽说道。

张云芳低下头说道:“其实你在监狱里,外面不少人帮忙,韩建宏,我叔叔,很多人都帮你说话,要不然我也不能那么轻松把东西弄进去。”

“回头帮我谢谢他们。”乐天又想起什么,问道:“对了,这次我蹲进去,你们花了不少钱吧?”

“没几个钱,都是靠关系。”张云龙解释说。

大家又七嘴八舌的聊了几句,没多久,派出所的老邢队长,于涛,还有常法医纷纷到来,乐天恭敬地跟大家握了握手,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感谢之情。

酒局开席,钱恒泽介绍了他们临时组建的联盟,说了一些查案的过程,乐天很有兴趣的听了一会,当都说完了,乐天问道:

“这凶手还没找到吗?”

老邢队长无奈的摇摇头说道:“哪那么容易,首先这个人没人知道他是谁,其次,嫌疑人冯祥家里人脉很广,找他协助调查的时候,他咬死了说自己的车那几天丢了,回头又找到了,警察也没办法。”

乐天皱眉思考,随后问道:“毕云涛这孙子有什么动静吗?”

“这小子去香港了。”于涛说道:“在王局长出事后,毕云涛就跑了,我们也想找他,可他家故意把他送走的,根本不配合工作。”

“就不能直接抓人吗?”张云龙问。

“没证据,抓人不显示,再说,毕云涛家里涉及商政法,连公安系统都有不少人,怎么抓。”老邢无奈的说。

“难道就让他逍遥法外?”钱恒泽再次质问。

“要是有证据还好说,可没证据啥用没用,你说他们逍遥法外,可你的先抓到他的把柄啊。”于涛感慨。

场面一度陷入沉思,所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“哎。”乐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张云龙急忙打圆场说道:“这事先不谈了,姐夫出来高兴,咱喝酒。”

所有人一起举杯一饮而尽,钱恒泽转移话题看向于涛问道:

“对了,你给乐天做的什么测试,到底什么玩意,说出一两个我们听听。”

于涛笑了笑说道:“那我就说一个,看你们是变态不。”

这下大家都来了兴趣,一言不发的等着于涛说话。

“一个不满八岁的小男孩亲眼目睹了一位身着西装,极其残暴的碎尸狂在肢解一位女性的尸体,男孩突然惊恐的大叫起来,碎尸狂发现了男孩,问男孩在喊什么,刚要将他杀掉,可是男孩确惊恐的说了一句话,那个杀人狂立刻就自杀了。请问:那个男孩说了什么话?”

所有人面面相视,张云龙喃喃说道:“这玩意,我哪知道哪孩子说了啥?”

“就是,这玩意谁能猜到啊。”钱恒泽帮腔。

于涛坏笑的看着乐天,“他不是猜到了吗?”

所有人转头齐刷刷的看向乐天,李乐天无奈的解释说道:“你们这么想,八岁男孩说的一句话,能把变态杀人狂吓的自杀,你们就不怀疑原因吗?”

“啥原因,你直接说呗。”张云龙急忙质问。

“一个罪犯杀人心里肯定有负担,而且他还是一个极其残暴的碎尸狂,能称之为狂,那一定不是肢解了一两个人,所以我的答案是,当时男孩说的是,我以前的身体就是被你这么肢解的。”

所有人面面相视,随机都明白过来,于涛在一旁苦笑,能带入变态杀人狂的心里思维,而且还这么透彻的解释吓死人的一句话,乐天不是变态都没人相信。

思考间,于涛把话题一转,故意往一个事上引,说道:“对了,死者的母亲明天就要把尸体火化了,她一个单身母亲,也挺可怜的。”

于涛的这句话,让全场气氛变得异常安静。

乐天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烟盒,拿出三根点燃,随后竖立在桌面上,又拿起酒杯到了一杯酒,随后端起来对着三根烟,等了一会后,直接洒在地上。

大家都知道乐天在干嘛,没人说话没人打扰,等三根烟燃尽后,常法医想起什么,转移话题问道:

“对了,当时解剖尸体的时候,尸体为啥流泪,乐天你知道原因吗?”

乐天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其实也是正常反应,死者在临死前泪腺哭坏了,她死亡期间天气很冷,地下室里和停尸间温度也很低,死者的泪腺还残留无法排除的眼泪。”

“可是在怎么说,也不能流了好几次眼泪啊。”常法医不借的问道。

“我当时很激动,手都在颤抖,为了平复心情开刀取-精,我就抚摸了死者的脸,当时我的动作很慢,到了死者眼皮的时候,我为了让她睁开眼睛,按了天应穴,缓解了死者僵化的眼皮,同时也化解了泪腺里存留的眼泪,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常法医说道:“原来如此,你不知道,就当时解剖之后,我们科新转来的一个实习法医吓得直接辞职了,关键是这个事科学都解释不通,大部分人认为是灵异事件呢。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“不过,也不排除这种可能。”

乐天喝了一口酒后继续说道:“我的点穴的确能让她脸部肌肉放松,可是突然之间表情从狰狞变成祥和,我也没见过这种情况,后来我还在想,是不是穴位气的作用,还是她真的释然了。”

“艾玛,你们换个话题呗,我好冷。”钱恒泽打个冷颤,随机把凳子上的外衣穿上。

中午酒过三巡过后,老邢队长要去上班,跟常法医两人告辞离开,于涛还在陪坐,大家也不排斥他,继续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。

乐天对这个于涛很感兴趣,特别是看见于涛的眼神,总感觉他的想法不简单,只是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帮助自己?

吃过中午饭后,钱恒泽提议去洗温泉汗蒸,乐天刚从监狱出来,身上的确有一股酸臭味,大家不反对,一起出发去了京城最大的洗浴中心,当然,于涛依然死皮赖脸的的陪同着。

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