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11章 勾心斗角

第211章 勾心斗角


                到了汗蒸温泉,大家各自去了男女浴池脱衣准备,张云龙和钱恒泽是这里的常客,换了衣服直接去泡澡了,乐天倒不是很着急,跟于涛单独相处一会,也正好探探他的底细。

换衣服的时候,乐天找了一个时机问道:

“于警官不用上班吗?”

“上啊,但因为给你翻案,我被停职了一段时间。”于涛一边换衣服一边解释。

乐天心中有了疑惑,但表情不变的寒暄说道:“为了帮我,害的您都停职了,心里真有点过意不去。”

于涛解释。“没啥,我自愿的,再说过几天等事平息了,我还能回去上班,不耽误。”

乐天看着他的表情变化,也看出点问题,但如果他老是这么跟着自己,乐天还怎么报仇。

“于警官哪人啊?”

“我,河北,距离京城不远。”

乐天若有所思,感慨的说道:“快过年了,也不知道怎么过好。”

“不回家看看?”于涛反问。

“今年就不回去了。”

“其实我对你家两个老头挺感兴趣的。”于涛半开玩笑的说,不过两人都知根知底,乐天也明白他这话的意思。

换好衣服后,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进入温泉浴池,两人进去泡澡,张云龙无聊的时候又问了几个变态的问题,于涛也不瞒着,说道:

“那我就再说一个,你们自己琢磨去。从前,有一个被巫师施了魔咒的美丽公主,被关在城堡里长眠不醒。据说只有王子的深情一吻能吻醒公主。后来,一位很帅的王子攻占了城堡救出了公主。可是,他吻醒了公主后就被公主给杀了,为什么?”

“睡美人啊,这玩意怎么猜?”张云龙和钱恒泽两人去一边琢磨去了。

乐天则看着于涛哪看破一切的笑容,心里开始猜测他的想法,难道他知道我要干嘛?守着我不让我乱动?可能吗?

乐天心里其实早就确定了,于涛跟乐天两人就跟猫和老鼠的关系一样,他虽然帮了自己,但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。

他啥也不干就在身边缠着自己还好说,就怕于涛玩阴的,暗中跟踪,这要是一个不小心,行动的时候漏了相,自己又得搭进去。

“哎!”乐天叹了一口气,侧头说道:“于警官明天陪我去一趟火葬场呗。”

“你要去看着火化?”

“我想给死者母亲送10万块钱过去。”乐天随口回答。

“你挺有钱呢。”于涛感慨。

“只剩下10万块的工资了,给了死者家属,年都不知道怎么过了。”

于涛没说废话,“行,反正我也是闲人一个,明天跟你逛逛。”

泡澡过后,找搓澡师傅搓澡,张云龙和毕云涛猜了好几个答案,可惜跟变态的答案都相差十万八千里,两人继续琢磨,乐天和于涛还在烧脑斗智商。

“你有没有想过,这件事如果成了悬案破不了怎么办?”于涛问。

“那要看什么人查案,如果看你们警察,呵呵。”乐天说。

于涛来了兴趣,侧过头看着乐天问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能找到人吗?”

“暂时还没想好。”

其实乐天不是没有想到办法,而是不能说,他的办法可不是警察那么公道,直接抓了冯祥,严刑拷打家逼供,把罪犯的下落问出来后,然后找到他做了他,这就是乐天的打算,可这个想法怎么会跟一个警察说。

显然,于涛也看出乐天的坏心思,笑着说道:

“我还是的劝你一句,这个社会上是有法律的,虽然现在面前有灰色地带的阻挠,但法律还是公正的,法律永远不会允许个人报仇的行为。”

“我了解。”乐天无所谓的回应一句。

搓澡结束,两人继续泡温泉,躺在舒服水池里,乐天头上盖着毛巾,突然问道:

“你为什么帮我?”

似乎于涛早料到乐天会这么问,处变不惊的回答,“因为好玩啊!”

乐天摘下脸上的毛巾,看着身边的于涛,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天花板,良久都没回应,乐天仿佛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,可就在刚要再问点什么的时候,于涛站起身说道:

“差不多了,出去吧。”

于涛披着浴巾就要往休息大厅走,乐天看着他的背影,喃喃道:“好玩,这就是你的目的,我明白了。”

聪明人说话就是不用费事,两人这么短暂的相处,是心有灵犀的了解了双方的想法,的确好玩,以后两人的对碰,应该越来越好玩了。

找到张云龙和钱恒泽两人,去了休息大厅换了浴袍,随后一起进入汗蒸馆,这两位兄弟脑袋还真是一根筋,那个变态的问题还没想到答案,还在琢磨呢,也够愁人的。

大地方的汗蒸馆也分为集体大厅和包间,大厅里没什么可说的,很多人都在这里,包间就要淡雅很多,除了装修装潢好之外,还可以点食物或者水果,并且还可以选择ktv式的,或者家庭影院式等多种选择。

大家来汗蒸休闲,也不是为了唱k,选了一个安静的家庭影院似的包间,进去后,点了一些茶水和水果,张云龙喃喃道:

“我老姐每次来都老慢了,咱们忙活咱们的,等她们来了,估计都够吃晚饭的了。”

乐天疑惑的问道:“晚饭也在这里吃吗?”

“当然,这家汗蒸的岛国料理挺不错的。”钱恒泽随口解释。

乐天也不废话,大家真的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,赵文瑄和张云芳两女才姗姗来迟,一进来张云龙就絮叨,“我说老姐,干嘛每次洗澡都这么慢?我说你们至于吗?”

“怪我们吗?搓澡师傅慢呗。”

两女坐下后,大家还是商量晚饭吃什么,于涛晚饭没继续赖着,虽然大家一再挽留,但他还是走了,估计晚上他是真有事。

大家吃饭的时候,乐天若有所思的说道:

“你们跟我说说毕云涛家里的情况吧。”

赵文瑄紧张的看着乐天,只有她猜到了什么,张家姐弟俩和钱恒泽啥也没看出来,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起来。

“毕云涛家里是从商的,听说有个什么亲戚在电视台工作,挺出名的主持人。”

“古玩他们家也有涉及,不过好像大部分都是玉石吧?”

“是,毕云涛的叔叔,毕超是华夏玉石大亨,在南方有好多公司,采石场也有好几个,缅甸也有不少势力。”

“恩,毕超黑白两道都有人,不是个善类,我爸告诉过我,千万不能惹毕家人,说他家人跟疯狗似的。”钱恒泽说道。

张云龙及时接话说道:“可不,看毕云涛哪熊色样就知道她家人什么揍性。”

乐天低头沉思,赵文瑄一把抓住乐天的手,刚要说什么,乐天急忙转移话题说道:

“快过年了,你回家吗?”

“你回去吗?”赵文瑄反问。

“我想溜达溜达散散心,就不回去了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哪我也不回去了。”

张云龙急忙接话说道:“要不姐夫,咱过年去海南怎么样,我家在海南有栋别墅,咱可以一起去度假放松放松。”

“我想走走看看,没想好去哪。”乐天说。

“反正过年了,去哪不一样?”钱恒泽说:“要不咱们来一场自驾游,想去哪去哪,有人同意吗?”

“同意。”张家姐弟同时应承。

乐天苦笑,转移话题说道:“对了,你们几个身上有没有点存款?”

“有,不多,咋了?”钱恒泽问。

乐天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在监狱里这几天,我想了几个赚钱的路,目前我没本金,想拉着你们一起合伙干,有谁想加入吗?”

“那当然好了。”张云龙急忙说道:“姐夫你说是什么买卖?”

乐天委婉一笑,“我也只是有个初步想法,趁过年放假期间,咱们先考察一下,回头再决定。”

“好,你说啥我们就干啥。”

大家全都应承下来,乐天沉思片刻后又问道:“这个冯祥,家哪的人?”

毕云涛随口说道:“目前住在京城,但他老爸在湖南当官,好像有点什么权利。”

“湖南。”乐天思考片刻后说道:“等明天是办完了,咱第一站去湖南看看。”

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乐天,张云龙说道:“姐夫,你不是要找冯祥麻烦吧?”

乐天苦笑,“我还没这么傻。”嘴上这么说,但心里却在想,不找他麻烦才怪,不弄死他根本不解心头只恨。

大家晚饭吃完了,离开洗浴中心,乐天上了张云芳的车,同时赵文瑄也做了进来,乐天好奇的问道:

“对了,现在学校放假了,瑄儿你住哪呢?”

“我一直住在张云芳家里。”

“哦,住着吧。”

其实今天一整天,虽然表面看着挺和谐,但是这两女把乐天夹在中间,总感觉有那么一点点醋意,乐天也不知道怎么办,这都躲了一天了,也不在乎这一晚上。

“你住哪?”张云芳问。

“四合院。”乐天回答。

张云芳皱着眉头开着车,刚要说话,赵文瑄抢话说道:“要不我搬过去跟你一起住吧?”

“不用,四合院的环境肯定没张云芳家舒服,再说四合院这么长时间空着,也没收拾,我的先回去照顾一下。”

张云芳噘着嘴说道:“什么没收拾,我基本天天都去照顾。”

乐天露出尴尬的表情,“谢谢啊,哪个,我还是自己回去安静一两天吧!”

本書首发于看書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