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19章 找你做买卖

第219章 找你做买卖


                崔福来吞咽了一下口水,看着面前漆黑的人影,突然,火机再次翻飞点燃,借着微弱的光芒,他看清了对面人的长相,一个很俊秀的年轻人。

一道白色的影子飞出,不偏不倚的落在青年人的口中,他手指在zippo火机上一划,火苗停在他的手指上,就这样点燃香烟,结束后青年人手指再一弹,zippo火机恢复着火状态,可下一秒,青年熄灭打火机。

这一幕非常炫酷,像是魔术表演一般,但崔福来却认出来人是文雀的手法,而且还是很厉害的那种,带着疑惑问道:

“你是谁?”

“李乐天。”

“找我什么事?”崔福来想起来什么,急忙问道:“谁告诉你我在这里住的?”

“认识李鬼手吗?”乐天抽着烟问道。

“李鬼手,你是……”崔福来震惊的说道。

“我是李鬼手的徒弟。”

“哎呀妈呀,这,这……”崔福来吭哧瘪肚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关键是,乐天的辈分太大了,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丢下烟头,手在身上搓了搓,恭敬的伸出来说道:“李鬼手前辈,还记得我?”

乐天伸手跟崔福来握了握,可当松手的时候,崔福来急忙看了看手腕,却发现一个金灿灿的手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手腕上,急忙摘下了对着微光看了看,随后露出震惊的表情。

“劳雷,妈呀,十几万呢!”

乐天抽着烟笑道:“送你的见面礼,不请我进去坐坐。”

崔福来欣喜若狂,这款手表送给自己,转手卖掉也能换个几万块,女儿的补课费学费,还有上大学的费用可都又找落了,激动的恭维着李乐天进屋,可两人进来后,崔福来这下为难了,看见自己破败不堪的破屋子,怎么好意思让这么高辈分的人入座。

“要不,咱们出去聊吧。”

“不用,你家挺好。”乐天大大方方的进入屋子,看了看屋子里正在学习的女孩,她也好奇的转头看着乐天。

四目相对,乐天对着她微微点头,女孩脸色一下就红了,估计是没想到家里能来一个大帅哥吧。

崔福来口不择言的一个劲寒暄,“家里有点乱,您坐着,这是我女儿崔美花,学习呢,准备高考,也不知道你来,也没准备啥菜。”

崔福来用袖子擦了擦凳子,让乐天坐下后,他急忙进屋又拿了一个凳子出来,先放下随后对着女儿说道:

“美花,再给弄俩菜呗,有鸡蛋没,炒一个。”

崔美花为难的站起来,走到门口攥着衣角说道:“家里早就没有鸡蛋了。”

“去买。”崔福来急忙说。

“不用,就是过来叙叙旧,别麻烦了。”乐天连忙拦着。

崔福来推着女儿出去,“看啥呢,快去啊!买一斤鸡蛋回来。”

崔美花离开后,崔福来这才坐下笑道:“我家丫头腼腆,您别介意啊。”

乐天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本来就是想来看看你,没想到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崔福来尴尬一笑,从柜子上拿过一个酒杯,给乐天倒了一杯酒说道:“李鬼手老前辈还记得我,说说吧,来找我不只是为了来看我这么简单吧?”

乐天接过酒,笑眯眯的说道:“先不着急,看你这生活挺拮据的,有个活你有没有兴趣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崔福来一脸为难的表情,故意用断指的手拿起酒杯,展示给乐天看是一个目的,为了掩饰尴尬和纠结也是一个目的。

乐天当然知道他的用意,笑道:“别误会,不是让你动手,就是让你帮忙打下手。”

“啊,当然,神偷门的弟子,怎么能看得起我们这帮野路子出身的老荣。”崔福来还是尴尬的喝了一口酒。

乐天环视一圈,见家徒四壁的场景,苦笑道:“女儿长大了,用钱的地方多,我在京城上学,见过很多你这种家境的女孩子,为了生活最终也都当了金鱼。”

崔福来低下头,他明白乐天这话的意思,穷人家的孩子在大城市生活,还能有啥出路,想要生活过的去,身上就得背点绿,可是女儿进入大学环境里,真会这样吗,估计没有一个家长希望女儿走上这条路的吧。

“这款表,真的给我了是吗?”崔福来拿出手表,试探的问道。

“当然,送你的当然不能收回。”乐天笑道:“如果你答应,这块表只是定金,后面的分成让你想象不到。”

崔福来很纠结,思考片刻后说道:“孩子大了,没有妈照顾,我真的不想再走老路,其实孩子不说啥,但我知道,同学们都背地里说他老爸是个贼。”

“不让你动手,只是给我搜集情报,走了风我也不会供你出来,这你可以放心。”乐天说道。

崔福来眼睛顿时雪亮,看来乐天的说辞是打动了他。

“什么活,油水是多少?”崔福来问。

“很大,能让你和你女儿下半生衣食无忧。”乐天继续加注。

崔福来左右看了看,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个,到底是什么买卖?”

乐天没有急着回答,转头看向门口说道:“你女儿回来了,有兴趣的话,明天再说。”

话落没几秒钟,崔美花开门进屋,拎着几个鸡蛋关门,准备生火炒菜,她路过乐天身边的时候,眼神一直有意无意的在看乐天,仿佛在猜测乐天的来意一般。

崔福来看出女儿的心里活动,介绍说道:“这位是我的一个长辈家孩子,你应该叫叔叔。”

乐天尴尬一笑,“我跟美花也不差几岁,怎么就成叔叔了?”

“辈分在这摆着呢,就得叫叔叔。”

崔美花红着脸,对着乐天喃喃一句,“叔叔好。”

乐天感觉好尴尬,但人家都开口了,乐天也不能让这话收回去,从兜里拿出一沓钱,递过去说道:“叔叔也没给你带礼物,这些钱就当做见面礼了。”

看着一沓钱足有十来张百元大钞,崔美花是想接又不敢接,只好用求助的目光看着父亲。

“叔叔给你的,拿着啊!”崔福来可不客气。

崔美花红着脸接过来,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说道:“谢谢叔叔。”

乐天笑着坐下,说道:“听说你高三了,准备的怎么样,又信心考个好大学吗?”

“啊。”崔美花有点为难,说道:“呃,还好吧。”

崔福来接话说道:“我家丫头学习还行,在班级中不溜成绩,模拟在400分左右,这个分数能考个啥大学啊?”

乐天侧头看向崔美花,她脸色又红了,乐天尴尬的说道:“呃,二表吧。”

崔福来不懂这些,问道:“您在京城高就?”

“上大学。”

崔福来笑了,说道:“有出息,比我们这些大老粗强多了。”

两人一起举杯喝了一小口,崔美花对乐天来了兴趣,原本他以为,父亲的朋友不是小偷就是监狱里认识的人,没想到还有个大学生,真的假的。

炒完鸡蛋后,端着放在桌子上,撒嘛了一下屋子里,又看了看李乐天,心有计划想试试,进屋拿出试卷的加试题,走出来唯唯诺诺的说道:“叔,有道题我不会,您能帮我看一下吗?”

“没看见我俩聊天呢吗?”崔福来连忙打圆场。

乐天却笑道:“拿过来我看看。”

崔美花把试卷交给乐天,打算看着他出丑,心里琢磨着,装,我看你还能装多久。

乐天拿过试卷看了看,笑道:“这道题简单,去年高考的时候出过类似题型,笔给我,我给你讲。”

崔美花疑惑的把笔递过去,乐天头头是道的讲了起来,崔福来不懂,也跟着疑惑的看着,崔美花是越听越心惊,原来这道题可以这么解,之前想破脑袋都没想出来,老师还说,就他们班级里没人能答对,也就宏志班的学生会。

没想到啊,乐天三言两语就让她明白如何解题,看来乐天真不是装的大学生。

讲完题后,乐天把笔放下,笑着说道:“在高考中,加试题都是复杂多变的题型,如果思维不够灵活,做的话会稍微费点劲。”

崔美花红着脸问道:“叔,你上什么大学啊?”

“啊,京华中医药大学。”

崔美花这个震惊,这可是一表大学,像是她这种考400多分的学生,分数相差十万八千里呢,难怪能轻松解答这种题型。

崔美花回到屋子里,这下学习也没了兴趣,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门口的乐天。

乐天和崔福来天南地北的扯,各种时事政治现在生活中的琐事,对找他帮忙偷盗的事是闭口不谈。

两人聊了一会后,乐天看了看表觉得应该要回去了,起身告别,一再声称明天见。

崔福来和女儿崔美花出门送客,等乐天消失在深巷中,父女两人这才回去,崔美花拿出兜里的钞票问道:

“爸,他咋给我这么多钱呢?他找你到底什么事啊?”

崔福来心情很好,坐下喝着小酒满口胡说道:“以前爸爸蹲监狱的时候,认识结交长辈,友谊挺深的,哪知道老兄弟还记得我,让孩子过来看看,给我送点礼物。”

崔福来亮出金表,女儿看着金灿灿的手表愣了几秒钟,茫然的问道:“这表值多少钱?”

“十几万吧!”崔福来又喝了一口酒,喜笑颜开的说道:“这才哪到哪,他们家是做大买卖的人,老兄弟念旧情,回头还要帮衬我嘞,女儿啊,咱俩的苦日子到头了。”

本书首发于看书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