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96章 监狱风云【1】

第196章 监狱风云【1】


                监狱地上倒了6个汉子,一个个吭吭唧唧的在地上哀嚎着,乐天大义凛然的从他们身边迈过去,坐在壮汉对面,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壮汉此刻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傲骨,眼睛不断在在乐天与地上来回徘徊,下一秒,他自觉地站起来,满头冷汗的把烟递过去,“您抽烟。”

乐天知道,在监狱这种地方,能把烟弄进来手段的确不一般,别看只剩下半根,但乐天并没有排斥,接过来叼在嘴中,这壮汉抽烟喜欢咬烟嘴,入口就感觉湿漉漉的,很不舒服。

抽了一口,皱眉说道:“这什么玩意?”

壮汉也知道自己的习惯,一头暴汗的连忙解释说道:“不知道大哥您这么威武,小人有眼不识泰山,以后您是这间房的牢头,您是我老大。”

乐天皱着眉头又抽了一口,随后把烟递过去说道:“这玩应我抽不惯,给你。”

壮汉毕恭毕敬的接过来,一脸为难的看着乐天,“哥,我这就这最后一根了,要不您再等我几天,我一定跟您弄来一根好的。”

“别麻烦了。”乐天不屑的说道:“我就是进来休息几天,什么牢头我不跟你抢,你们以前该怎么着就怎么着,愿意呢就把我当空气,不愿意呢,我把你们都弄到医务室,我自己住这间牢房,有意见吗?”

“没,没意见。”壮汉连忙符合,说完后快速走到一个小弟身边,照着他屁股踢了一脚说道:“还不给老大整理床铺。”

小弟们刚被打,一个个疼得不行,但监狱里就算是挨了打也得忍着,屁都不能放的赶紧起来,忍着身体的疼痛开始收拾床铺。

壮汉恭维着又问道:“老大,您看上哪张床了?”

乐天环顾一圈,角落的上铺没人睡,这个位置挨着窗户,挺符合乐天心意的。

“我睡这。”乐天指着说。

壮汉一看一脸的难色,“哥,这位置不是最好的,要不您睡我的床,下铺,不用上下的多方便?”

“不用。”乐天冷声回答。

壮汉只好恭维的说道:“行,哥喜欢就行,赶紧收拾。”

小弟们赶紧忙活,把自己的行李都分出来一些,帮着乐天铺床叠被,当整理好了之后,乐天灵活的翻身上了床铺,倒在床上就要睡觉。

一帮狱友面面相视,一个个也不知道是站着好,还是坐着好,大家都齐刷刷的看着壮汉,壮汉也挺为难,等了良久乐天都没发话,他只好抬抬手让大家都坐下。

所有人坐在床上心里是相当忐忑,不知道乐天到底是哪位大神,妈的,也太能打了,1个人打6个,10几秒钟全跪了,我去!

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,分发监狱餐,一个硬了吧唧的窝头,一点油星都没有的菜,当乐天端着餐盘的时候,其他犯人都把菜夹到乐天的盘子里,乐天不解的看着他们问道:

“这是干嘛?”

“规矩哥。”壮汉解释。

“以后不用这样,我没有规矩,你们以前怎么样就怎么样,还是把我当空气就好。”

大家只好点头答应,吃过中午饭,监狱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,一个狱友因为胳膊疼,呲牙咧嘴的哼唧一声,壮汉等其他人急忙看向乐天,想看看乐天的反应。

可见乐天还倒在床上没吱声,壮汉对着这小子比划了一下拳头,示意他再敢吭声,就弄死他。

这小子只好忍着,但胳膊越来越痛,满头是汗的根本忍不住。监狱这种地方,完全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天,有事憋着,有气更得憋着,在监狱里根本没有人权。

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,吃晚饭的时候,乐天发现这个狱友的苦脸,他就是刚进来,第一个站出来挑衅乐天的小弟,当时乐天对他下手重了一点。

现在再想想,好像是关节给他打脱臼了,可这小子居然能忍到现在不吭声,挺有本事啊。

乐天放下餐盘走到他面前,这小子唯唯诺诺的蹲下,拖着手抱着脑袋准备好挨揍的样子。

其他人连忙低下头吃饭,不敢看乐天之后要干嘛,但大家心知肚明。

可哪成想,乐天抓起这人脱臼的胳膊,问道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“打架……啊~”这一声凄厉的惨嚎,让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颤。

“胳膊好了,继续吃饭吧。”乐天把脱臼胳膊归位后,转身回去继续吃饭,这小子惨嚎一声后,活动了一下胳膊发现真不痛了,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:

“谢谢哥。”

所有人面面相视,只好接着吃饭。

晚饭过后,乐天终于问话了,“你们平常都不说话的吗?”

大家连忙恭维说,“不敢说话,怕影响您休息。”

看他们这么怕自己,乐天有点小无奈,说道:“我都说了,你们该干嘛就干嘛,把我当空气就好。”

这下监狱内气氛才算缓和了不少,起码大家也都放开话题聊了俩句,壮汉还掏出了一副皱了吧唧的扑克问道:

“哥,玩牌不?”

“你们玩,我看着。”

有乐天的受益,大家这才玩了起来,同时壮汉也七嘴八舌的把监狱里的日程安排说了一遍,什么几点出去自由活动了,什么时候大家可以交易了等等。

第二天上午,就在所有人等着自由活动的时候,监狱武警进来说道:

“李乐天出来。”

李乐天下床,武警给乐天戴上手铐脚镣,这才带着离开。

一帮狱友顿时蒙圈了,“咋回事哥,这小子带手铐脚镣,他是杀人犯?”

“可不是呗!他到底犯啥事了?”

其实壮汉也不懂到底怎么回事,但唯一知道的,只有重刑杀人犯和判了死刑的犯人才在提审的时候带手铐脚镣。

先不理会犯人们的疑惑,乐天被武警们带到会见室,张云芳一看到乐天眼泪就忍不住的留了出来,“乐天,你瘦了。”

“嗯,监狱里吃的不好。”乐天随口回答,坐在椅子上,张云芳也坐下,泪眼婆娑的看着乐天,而跟着张云芳来的还有律师,他看见乐天的手铐脚镣急忙说道:

“根据刑法,我的当事人只是犯罪嫌疑人,他没有认罪也没有实质的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,你们没权利给他带手铐脚镣。”

武警们面面相视,但也知道这位大律师的手段,只好上前给乐天开锁。

张云芳泪眼婆娑的看着乐天,“在这里怎么样,狱友有没有欺负你,监狱里冷不冷,需不需要我给你拿一些被子?”

“嗯,还是拿点来吧,不过狱友对我都挺客气的,我在这里你别担心。”乐天回答。

律师坐下后说道:“你好,我是你的辩护律师,现在咱们说说这个案子吧!”

之后是一阵交谈,律师推测说出他的想法,乐天的案子证据不足,被推翻的可能性很大。

案子谈到了10点多,大致内容都谈完了,律师说道:“你的案子已经送到法院准备公审了,按照流程,公安机关和我们有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提交证据期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乐天质问。

“哦,是这样的。”律师解释说道:“国内的公审是这样的,双方要把证供递交到法院审理,我们称这段时间是公审准备期,也就是说,所有的证据都是这段时间准备,在开庭的时候,杜绝新证据提交现象,这跟外国有些不一样。”

乐天打岔说道:“我不是问这个,你的意思是,我要在监狱里待多久?”

“呃,这要看法院审理证据的时间长短来断定,我们也不好说。”

乐天无力的叹了一口气,脸色也变得极其冰冷。张云芳见状急忙宽慰说道:

“乐天你别急,我会尽量催法院开庭的,不会让你在监狱里待太长时间。”

乐天生气的沉思了一会说道:“唉,真他妈耽误事,看来这个年,我要在监狱里过了。”

“不会的,我一定让你在年前出来。”张云芳宽慰。

乐天的气暂时平复了一些,说道:“算了,你帮我弄一些书进来吧,趁蹲监狱的这段时间,我好好研究一些疑难杂症。”

“好的,你还需要什么吗?”

“日常生活用品,监狱允许的都给我弄进来。”乐天说道。

“好的,我一定给你送进来。”

双方交谈结束,乐天被带回监狱,因为心情不好,乐天直接上床睡觉了,一帮狱友又变得非常安静,不敢打扰乐天休息。

中午开饭的时候,所有狱友都站在床下等着武警发饭菜,可是唯独乐天没有下床,一个武警把餐盘放到乐天床边,居然还有两个肉包子,这给其他狱友羡慕的。

等武警走了,几个狱友们窃窃私语交谈起来,有人问道:

“老大,怎么发了个肉包子,这是啥说头?”

“可能要被……”壮汉说话的时候,手指在脖子上抹了一下,其他人感慨的点着头,之前都猜测乐天是个死刑犯,这下对乐天更加避让三分了。

废话,这些人判刑不是3年就是几个月,犯得着跟死刑犯死磕嘛,这不是没病给自己找茬嘛。

乐天没下床吃饭,壮汉一再提醒说道:“哥,您再不吃,一会武警可就进来收拾餐盘了,你这可是有肉包子呢。”

“你们吃吧,我没胃口。”乐天说道。

“这多不好意思。”壮汉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手可没闲着,拿起肉包子就开始吃了起来。

本文来自看書罓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