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95章 暗自联合

第195章 暗自联合


                饭店包间里的气氛稍微有点冷场,老邢队长站起来自我介绍说道:

“我是派出所刑队长,你们可以叫我老邢,我认识李乐天,他救过我一命,所以我欠他一条命。”

于涛笑眯眯的说道:“大家好,我叫于涛,之前是调查李乐天的负责人,呵呵,可下午的时候,我被撤职了。”

“你俩到底什么意思,有话直说吧。”张云龙大义凛然的说道。

于涛淡淡一笑,说道:“那我就直说了,李乐天是被冤枉的,有人故意陷害他,而这个人手段很厉害,涉及面很广,黑白两道通吃,想为李乐天翻案,各自为战肯定不行,所以我想跟你们联合破案。”

“行,当然可以。”赵文瑄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,但张云芳留个心眼,急忙阻拦说道:“别这么快答应,之前赵文瑄把唯一的证据线索告诉你,结果就被人销毁了,我们凭什么相信你?”

面对赵文瑄的疑问,于涛笑了笑说道:“这个我只能说,我们的对手太强大了,不过没关系,我们会证明我们诚意的。”

四个人面面相视,面对亦正亦邪的于警官,他们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于涛的电话响了,于涛拿起来接通,“666包间,进来吧。”

说了一句话就挂断电话,然后笑眯眯的看着众人说道:“最后一个人来了。”

外面传来脚步声,所有人转头看去,直到门打开的一刹那,常法医走了进来,先是一怔,问道:“这几个人谁啊?”

于涛站起来说道:“这位是常法医,帮我们尸检调查的法医。”

张云芳四人站起来,于涛挨个解释了一下他们的身份,把常法医引领着坐在老邢身边,常法医低声问道:

“老邢,怎么叫几个孩子过来,什么意思?”

老邢笑了笑,于涛也看出大家的疑惑,解释说道:

“各位可能都不明白今晚为啥把大家聚在一起,那我就说一下原因。今天死者尸检结束,乐天亲自操刀拿出了凶手的精-子,但现场那么多人,肯定有人是要整死乐天那边的,我怀疑,他们今晚一定会销毁新证据。”

“啊,哪咱们为啥不去守着,跑这来干嘛?”张云龙质问。

于涛笑了笑,看向常法医问道:“尸检报告备份带了吗?”

常法医连连点头说道:“带了,你不是告诉我,让我多复制几份,交给韩建宏韩局长一份,咱们留一份嘛!我有存档。”

于涛笑了笑说道:“证据我们有存档,不怕,我主要怕对手发疯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几个人同时问。

于涛坐下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这个案子越来越严重,虽然表面看起来没什么,但骨子里透露这阴谋和腐败,小了说涉及到站队问题,打了说是派系的争斗,都是你们家族与家族之间的斗争,所以,我才把大家聚在一起。”

“你还是有话直说吧,这些我们都了解。”张云芳坦言直说。

于涛苦笑,在明白人面前说话就是省事,“只要给乐天翻案的证据存在,对手就会狗急跳墙,到时候在场能波及的无一幸免,把大家聚在一起,也是为了互相保护。”

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钱恒泽不明所以的问道。

于涛苦笑,“截止到今天,就为了乐天的案子,上面分成了两大派系,分别表态自己的站位,唉你们知道吗,就连chngchun市长都打过电话,提乐天证明不在场证据。”

赵文瑄若有所思,这件事她知道,因为挠乐天的患者家属,就是市长的女儿,找她的时候她也说了,会尽一切办法帮助乐天洗脱嫌疑。

于涛不知道,继续苦笑道:“现在浮出水面的对立方能看得出来,但暗中操作的人还不知道,我是这么想的,法医鉴定结果让他们销毁,这叫以静制动,只要他们有动作,咱们就能顺藤摸瓜,抓到更多人的把柄。”

常法医打岔说道:“哪个,可是这个证据咱们有备份,他们要是知道了,会不会对我不利?”

“这没准。”老邢队长迎合说道。

“我去,一不小心被你俩给带沟里了。”常法医有点不满。

“其实没啥。”于涛说道:“只要对方动手毁了证据,咱们就装出证据丢了颓废的样子,这样能迷惑对手,另外啊,咱暗中调查新出现的人,一步步来,直到抓住真正的凶手。”

“我同意。”张云龙率先表态。

钱恒泽也说道:“说吧,让我干啥?”

于涛笑着说道:“咱们先加个微信群,保证调查信息共享,万一哪个人出事了,确保证据有三份,对手就算再厉害,也不会把咱们都杀了吧!”

张云芳已经开始建群,随后一帮人纷纷加入,接着大家说出了自己掌握的线索,于涛之后布置,每个人以后都需要干嘛。

直到晚上10点多,众人分道扬镳各自回家,于涛在微信上说:“你们信不信,0点左右会有人去法证科毁掉证据?”

“哪我们要不要暗中监视,看看是谁干的也好?”张云龙问道。

“千万不要,你们不是公安口的人,回家睡觉,交给我们处理。”老邢说。

两方人马各自行事,于涛和老邢准备放长线钓大鱼,张云芳三人也回到了家里。

张云芳还带着怀疑的态度,回到家找到父亲,把今天跟于涛见面的所有谈话都说了一遍,张老爷子思考良久后说道:

“这个于涛不简单啊?”

“爸,什么意思?”张云芳问。

“这个人看起来很正直,也熟悉官场里的道道,怕把自己搭进去,就跟你们绑在一条船上,他说的是实话,如果继续恶意发展的话,对方肯定会对人下手,但他们没胆子动你们,但什么派出所的刑队长,常法医,还有这个于涛,他仨都是没背景的小职员,弄死他们轻松,于涛啊于涛,真聪明,只不过……”

张老爷子又陷入沉思,张云芳不明所以的问道:“只不过什么,爸你倒是说啊?”

“老邢和常法医跟乐天有关系,他俩趟浑水有情可原,可是这个于涛有什么目的,根据他为人处世来看,不像是会把自己逼上绝境的人,到底是什么理由让他铤而走险呢?”

“你不是说他正直吗?”张云芳反问。

“你不懂。”张老爷子摇头说道:“我也看不透,先不猜了,这个于涛不错,你们先合作着,起码他表明了立场,也算是通过你们选择了站队,好好弄,能不能为乐天翻案,就看你们的合作了。”

……

0点,老邢队长在微信上发了几张照片,是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,进入了法证科大楼,微信群里的所有人紧张的等待着后续直播。

但之后并没有后续跟踪,于涛把这个人的背景发了出来,一个小偷而已,猜测是被人雇佣的,抓了也没啥用,还不如顺藤摸瓜来的实在呢。

大家聊到后半夜,每个人的心情都是非常忐忑,直到第二天,常法医上班,在微信上发消息,“如你所愿,新证据丢了,小偷为了伪装,还偷走了大量财物,我是不是该演戏了?”

于涛发来一个笑脸,“影帝加油。”

老邢队长随后说道:“我们正要去现场,如果分配到我们所里,我要不要直接把人抓住?”

“抓了也没用,肯定有人干涉让把人放了。”于涛说。

“哪怎么得也的表面做一下文章吶,给对手一点压迫感嘛!”老邢说。

“你随便,反正你还没暴露,不在自我保护期内。”于涛说。

群里,张云芳接话说道:“我一会要去律师楼了解情况。”

“去吧,打官司都需要什么,你问清楚,咱们尽量在不暴露的情况下都给他配齐了。”于涛回答。

“ok。”

繁华都市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着,街道车流窜动,喧嚣充实在每个大街小巷,天空还是阴云密布,空气中到处都是腐朽的气味,压抑的气息逼的人无法呼吸。

乐天从公安局看守所调到了拘留所,进入高墙铁网内,换了囚服剃了头发,被监狱武警带到一间牢房前,关押的犯人恭敬的站着,乐天被推了进来,等武警离开后,一个纹身壮汉坐在木板床上,其他人摆着二五八万的姿态向乐天施威。

壮汉从床铺被褥下面拿出一根皱了吧唧的烟,身边有人急忙上前点火,壮汉吐出烟淡然问道:

“怎么进来的?”

“被人冤枉。”

“呵呵。开始都这么说,可是后来不都认罪了。”壮汉这才撇了乐天一眼,“懂规矩吗?”

“不懂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呵呵。”壮汉冷冷一笑。

牢房里的一个小弟站出来,撒泼说道:“不懂规矩,好啊,我们教教你,过来过来。”

乐天迈步走过去,站在他面前后,小弟一脸傲气的说道:“监狱里一共两种人不受待见,强-奸犯,小偷,你属于哪种?”

“两种都是。”乐天不卑不亢的回答。

一听乐天这么说,所有人齐刷刷看向壮汉,壮汉抽着烟冷笑道:“是个傻-逼,给他松松筋。”

下一秒,所有狱友齐刷刷围了过来,对着乐天就要开打。

看書王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