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91章 新证据

第191章 新证据


                韩建宏连忙应承说道:“你别这样,我帮你还不行吗,你先起来再说。”

终于把大妈扶起来,她擦着眼泪是好阵感谢,直到离开病房后,韩紫萱不明所以的问道:

“爸,这事也归你管?”

“你不懂,这事是有人逼着我管,拖着我下水嘞。”

“谁啊这么坑?”

“还有谁,你闺蜜呗。”韩建宏苦笑,“云芳这丫头是越来越坏了,算了,我就趟这趟浑水能咋地。”

韩建宏有了决定。

……

暗中私聊听说大妈同意解刨,也不等下班,先离开医院,把事情进展告诉于涛,随后大家一起想一个万全之策。

回到家,张云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百般纠结,而这个时候,院子里有车停下,不一会,张云龙领着赵文瑄进来,看见张云芳后,云龙急忙说道:“姐,事办好了,瑄儿你坐,我给你倒茶。”

张云龙屁颠屁颠的走了,赵文瑄坐下后,一脸愁容的说道:

“证人找到了,她也同意来录口供。”

张云芳送了一口气,“那就好,这些天你别单独行动,咱们的对手来头很大,乐天怕你出事,让我照顾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赵文瑄委婉的推托。

“什么不用。”张云芳板着脸说道:“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对手已经开动了,听说把你留下的什么证据给毁了,现在所有对乐天有力的证据全没了,现在是步步维艰呢!”

“啊!”赵文瑄惊讶,“警察没拿到我包里的证据吗?”

“什么证据?”张云芳问。

赵文瑄把车站地址的事说了出来,张云芳皱眉沉思着,张云龙也端着茶水过来了,坐下看着沉默的两女,良久,张云芳说道:

“看来公安机关没几个可信的人,这个于涛到底是站在那边的都不确定,看来这事还得咱自己办。”

“姐,有这么复杂吗?”张云龙问。

“复杂,这里面的道道大了去了,唉!”张云芳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,赵文瑄开始摸眼泪,张云龙在一旁安抚着。

不久,房门打开,张老爷子走进了看见子女都在,笑道:

“难得啊,你俩都在啊,这位是……”

赵老爷子看见赵文瑄有些茫然,见儿子云龙这态度,还有些怀疑。

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爸,这是我朋友,这几天先住咱们家。”

赵文瑄擦干眼泪说道:“叔叔好。”

“好好,坐。”张老爷子坐在沙发上,看着不争气的儿子质问道:“你惹姑娘生气了?”

“没有,爸,你误会了。”张云龙说。

“爸,根本不是那事,这也是乐天的朋友,她这两天也帮着忙活来着。”云芳解释。

“哦,看来是真误会了。”张老爷子说道:“你们也别太着急,我刚才找了一个大律师,跟他聊了聊现在的情况,他愿意接手乐天的案子,你们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。”

“谢谢老爸。”张云芳激动的说道。

“谢啥,这么晚了,要不要出去一起吃个饭?”

张云芳和张云龙对视一眼,齐刷刷说道:“不用,我们出去吃。”

随后两人急忙拉着不明所以的赵文瑄跑了。

“唉,这俩孩子,就吃个饭,至于吗……”

三人出门上车后,张云龙一边发动车子一边絮叨:“幸亏跑的快。”

赵文瑄还没反应过来,问道:“怎么了,不就是跟你爸爸吃个饭吗?”

“哪是吃饭呢,是受罪啊!”张云龙一边倒车一边说道:“我老爸哪人,以前当领导管下面人都习惯了,管我俩那叫一个严厉啊,吃个饭的功夫,能跟你扯到天上,未来几十年的发展目标都给你定下来,要不是跑得快,估计我终生大事都能让他敲定了。”

张云芳也帮腔说道:“可不,你不知道。”

赵文瑄只好苦笑,张云芳掏出电话叫了钱恒泽,然后相聚在一个不错的餐厅。

四人到来入座后,钱恒泽直接说道:

“我怀疑,这个事就是毕云涛那王-八-蛋干的,现在整个学校都知道这事了,学生会,助理会窜了所有学生向学校施压,要严惩乐天,事态越来越严重了。”

“哎,不好弄啊!”张云龙说道:“现在对姐夫有利的证据,就是一个妇女,能证明乐天脸上的疤是她挠的。”

张云芳接话说道:“还有,我已经成功忽悠死者家属,同意解刨尸体,只要取证就能真相大白!”

“云芳姐,你可弄好了,如果解刨真找到乐天的dn,那可坏了。”

“别瞎说。”张云芳怒道,“我相信乐天不是那种人。”

“乐天本来就不是那种人。”赵文瑄也帮腔。

钱恒泽撞上枪口了,也知道口误,连连道歉后闭嘴不说话了,随后四人开始商量着后续事情怎么办。

……

重案组办公室内,于涛正揉着额头,幸好张云芳告知,家属同意解刨,这下有了转机,现在只等待明天开刀解刨,只要找到遗留的dn,案子就好办多了。

就在这时,桌子上的电话响了,拿起来接通,“喂,我是于涛。”

“于警官,在犯罪现场附近的垃圾桶,我们找到了新证据,是死者的衣物。”

于涛一怔,随即说道:“我马上就到。”

开车到了现场,大批警察已经把这里戒严了,这是距离死者地下室不远的一个垃圾箱,里面有不少垃圾,在垃圾箱里发现了死者生前穿的衣物。

于涛到来的时候,法证、刑警正在拍照搜集证据,王局长也在现场,于涛过去先敬礼,“王局长真的是亲力亲为啊!”

“啊,这个案子社会反响太厉害,我的亲自来看看。”王局长编句瞎话。

于涛环视一圈,问道:“是谁发现的?”

“一个清洁工,这是口供。”

于涛拿过来看了看,清洁工的口供是这么说的,前几天得了病,没有清理垃圾箱,今天病刚好,就来做清扫工作,可是发现垃圾箱里有女人的衣服,联想前几天附近发现杀人案,就打电话报了警。

于涛把笔录交给刑警,走到垃圾箱附近,看了看周围情况,问道:“一般垃圾是几天清扫一次?”

“1天。”

“清洁工病了几天?”

“5天。”

“也就是五天没清扫,这证据是五天内才出现的,按照乐天的行程,他当时还在老家。”

王局长连忙辩解说道:“这可不一定,说不准是乐天提前几天丢弃的呢,清洁工也不一定每天都清扫干净。”

于涛没搭理王局长,走到衣物旁,带着白手套,用镊子夹起衣服,有撕碎的痕迹,最主要的证物也被发现了,死者的内裤。

“就这些吗?”

“当然还有,一个用过的避孕套,里面还有凶手遗留的精-液。”

于涛顿时来了兴趣,“哦,在哪?”

“送去做dn检验了。”刑警回答。

“这么巧?”

于涛又开始对着现场好阵观察,环视一圈,发现这里没有摄像头,在街边溜达寻找起来,虽然垃圾箱附近没有摄像头,但是街边其他位置倒是有。

在街上观察着地面,垃圾箱附近的任何蛛丝马迹都不放过,甚至是垃圾箱内的一根毛发都要取证。

忙活了2个小时左右,法证科打来电话,告知dn化验结果,是乐天的dn没错。

听见这个报告,所有警察都松了一口气,看来终于可以结案了。

于涛更加茫然,难道这个事真的是乐天干的不成,带着疑惑开车往回走,思考着到底是哪里遗漏了什么,不管说什么,于涛心里就是感觉不对劲,可就是说不上来。

突然灵机一动,一脚刹车停住,“我想起来了,死者阴-道被洗刷过,也就是说,凶手根本没用过避孕套,哪带有乐天dn的套子是怎么回事?不对不对,一定有问题。”

于涛拿出电话拨了出去,“常法医,问你一件事,精-液离开体内,能化验出时间吗?”

“这个,国外的法证技术可以,国内无法判断。”

“警方又找到新的证据了,一个带有乐天精-液的避孕套,我想知道使用时间,一定要送到国外检查吗?”

“香港也有这种技术,你确定是避孕套吗?”常法医问。

“确定。”

“我前两天看报道,英国研究出一个新科技,能从避孕套外表提炼出女性的dn,我听说你从英国回来的,你可以跟英国联系一下,看他们愿意帮忙不。”

“好,我这就问。”

挂了电话,于涛一脸迷惘的看着车外,“王局长,看来你的这个陷阱,又没用了。”

……

张云芳卧室,张云芳和赵文瑄背对背躺在床上,墙头灯开着,但气氛异常安静,两女下意识的保持安静,谁都没有说话,空气中充满了尴尬。

“你跟乐天,到了哪一步?”赵文瑄问。

张云芳眼睛一转,“我不想说。”

赵文瑄心里已经有了猜测,喃喃道:“我是个绝症患者,我和乐天是家里人逼着在一起的,虽然我也很喜欢乐天,但我跟他不可能,以前我不想承认,但如果这次乐天能平安出来,我……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“谢谢你这么大方。”张云芳满是醋意的回了一句,然后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赵文瑄却怎么也睡不着,两个情敌躺在一张床上,能睡着才怪呢。

本书源自看书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