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99章 监狱风云【4】

第199章 监狱风云【4】


                有人离开就代表有人进来,这不,这位狱友刚走没几个小时,狱警就带进来一个新人,这个男人满脸的横肉,身上全是纹身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。

狱警走了之后,牢房里再次摆出下马威的阵仗,乐天却不以为意的继续看书,强哥看着男人问道:

“怎么进来的?”

“打架。”

“哟,打几个?”强哥问。

“打了一个。”

“打了一个也能进来,你挺背的啊!”

“是啊,关键是把一个警察打残了。”纹身男走到强哥面前,放下手中的东西,随后冷眼看着强哥,又瞟了上铺的乐天一眼,问道:“我懂规矩,你们谁是牢头?”

“呃,咋地,你还想单挑啊?”强哥问。

“不是,我就想打听个人,有个叫李乐天的你们认识不?”纹身男问道。

在监狱里大家都不直呼其名,什么强哥,油哥,像是乐天大家都叫他天哥,小弟的辈分的都是三,六,小九什么的,这人突然问李乐天,狱友们都没反应过来。

听见有人问自己,乐天放下书,与纹身男对视一眼,纹身男也看清李乐天的长相,两人目光交错,瞬间产生怨毒的火花。

纹身男冷笑着说道:“呵呵,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”

乐天跟纹身男认识,不但认识,还有很深的仇怨,他谁啊,国际珠宝大盗傅一飞的手下,打手飙火!

飙火说话间迈步一脚踏在床板上,伸手就要把乐天揪下来,随后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乐天一拳把飙火打的踉跄的退后好几步。

强哥等人一看,他要跟天哥动手,一帮人也不惯着,七手八脚的打了起来。

飙火是有准备来的,他随手抄起床上的牙刷,对着身边一个人一捅,这人直接漏了。

打架的时候肾上腺素分泌过多,没人在乎疼,7个人打一个,甭管伤的多严重,愣是把飙火按在了地上。

乐天也及时从床上下来,一把夺下满是血的牙刷,对着他的脑袋就是猛锤,打得他是鼻血横流,脸都没了模样。

别说,这个飙火还真抗揍,一帮人打了他足足有3分钟,他吭都没吭一声,直到最后脸都变形了,愣是就这么被打晕了过去。

几个人都累脱力了,一个小子捂着肚子一屁股坐在地上,“哎呀,漏了!”

乐天急忙看向地上的牙刷,只见有一端硬是给磨尖了,连忙跑到狱友面前,抽过枕巾捂着他的肚子,厉声喊道:“狱警,有人受伤了,快来人!”

没多时,狱警们跑了过来,本来想先咋呼两句的,可看见满屋子血直接愣住了。

“这小子带着家伙进来的,他捅伤了几个人。”强哥急忙说道。

一帮狱警连忙把昏迷的飙火戴上手铐,带走后这才把几个受伤的送去医务室。

牢房里除了乐天,只剩下三个人,大家都有些惊魂未定,乐天从穿上拿出中华烟,每个人发了一根说道:“这小子叫飙火,是国际大盗,我们之前交过手,我把他们坑了,死的死抓的抓,听说全军覆没,没想到今天在这碰见他了怎么。”

强哥抽着烟喘着粗气说道:“这小子真猛,咱们7个人差点没弄住他。”

乐天看了看地上的牙刷,皱着眉头说道:“他进来肯定不是巧合,进来直接奔着我,估计是有人安排的,妈的!看来是要有人弄死我。”

“天哥你放心,只要有哥们在,这小子没好的时候。”强哥心有余悸的说。

就在这时,牢房门打开,几个狱警站在门口,监狱长进来直接了当的问道:“怎么回事,咋还捅了几个人,这么严重?”

乐天也不辩解,急忙问道:“飙火怎么调进来的?”

“飙火?”监狱长茫然的问道,狱警急忙在监狱长耳边说了什么,监狱长反应过来,“你认识他?”

“废话,他被抓就是我报的警,也是我设的局,要不国安能破获国际大盗团伙吗?”乐天厉声说道。

监狱长皱起眉头,“乐天你别生气啊,这事可能是巧合。”

“巧合,牙刷磨尖了,进屋直奔我来,这是巧合?”乐天反驳

监狱长有点汗颜,皱眉喃喃道:“可是,这,我也不了解,我这就查。”

监狱长让狱警带走证物,告辞离开后,乐天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。

安静没多久,狱警又回来了,打开牢门说道:“刚才被捅的几个犯人情况危急,李医生你能帮忙吗?”

“能,带我去医务室。”

乐天也不耽搁,起身跟着狱警走了,来到医务室,老狱医有点不知所措,这四个狱友肚子上都漏着洞,血喷涌着染红了床铺。

老狱医真在拿酒精棉给狱友消毒呢,见乐天过来,连忙说道:“帮我打下手。”

乐天过去看了看伤口,其中一个狱友伤到了盲肠,还有一个胃穿孔,都是急症,不抓紧治疗都活不了多久。

乐天转头问道:“叫救护车了吗?”

“叫了,可到这再去医院来回怎么说也得2小时,这几个人挺不了这么久。”老狱医说道。

乐天快速在工作台翻找东西,老狱医生气的说道:“你找啥,还不过来帮忙止血?”

“怎么连针灸针都没有?”乐天翻找无果后,急匆匆来到几人身边。

“上哪给你弄针灸针去,过来按着伤口。”老狱医啐啐念道:“啥忙也帮不上,让你来干啥!”

乐天也不搭理他,扒开狱友的外衣,掰了掰手指说道:“没办法了,好久没点穴了,忍着点,可能有点痛。”

说完,乐天攥了攥拳头,对着这人身上使劲的戳了一下。

“啊!”这人闷哼一声,随即身体佝偻起来。

老狱医急忙回头质问道:“你干嘛呢,要杀人呢?”

乐天把狱友身体扶正后,看了看伤口,不出血了之后,继续下一个人,老狱医还是磨磨唧唧的嘟囔着,见乐天不理会这个人了,板着脸吼道:“你不帮忙能不添乱吗?”

乐天没搭理他,手指在这人身上快速一戳,点了穴位后止住了血当然这位狱友也惨嚎一声,狱医生气了,过来一把抓住乐天的胳膊厉声说道:“你到底要干嘛?”

“我在止血,你没看见吗?”乐天打开他的手,继续下一个狱友。

老狱医真的很生气,喃喃道:“咋地,你就戳一下,血就能止住了咋地,你以为你会……”

他的话没说完,看见患者的伤口血真的止住了,愣愣的站在原地,大张着嘴不明所以了好半天,最后问道:“这是咋回事?”

“点穴止血,要是有针灸针,患者不会觉得疼。”乐天一边说一边点了下一个人。

老狱医急忙看了看这个人的伤口,血真的止住了,茫然的抬头,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乐天问道:“你到底咋弄的?”

“你不懂,我说不明白。”乐天也不解释,当十个狱友的伤口全部止血了以后,乐天观察了一下他们的伤势,指着一个说道:“他的内出血很严重,列为一级严重患者。”

乐天把四个狱友的状态都交代完毕后,急忙走到药柜前,却发现除了消炎药之外基本没啥有用的药物,没办法,这里是监狱不是医院。

先配药给四位打了消炎针,简单处理伤口后,包扎止血,暂时不能缝合伤口,要不然到了医院也得拆。终于等到救护车来了,把四个狱友抬上车送走,乐天才松了一口气。

老狱医还是抓着乐天不放,试探的问道:“刚才,你到底是咋止血的?”

“中医的办法。”乐天随口说道。

“中医,我也是中医,可我咋不知道有这种办法呢?”

“呃。”乐天一脸为难的看着他说道:“咱俩的层次相差太多,你想让我咋告诉你?”

听见乐天贬低的说辞,狱医一脸难堪的说道:“不说拉到,你以为我稀罕知道,别以为会点啥就有本事了,想当年,我也是医院的大夫。”

“我真不是不告诉你,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教你。”乐天辩解。

“行了行了,爱说不说吧,想当年我在医院上班的时候,老风光了,忘了告诉你了,我是中医世家的外门弟子,楚江南是我师兄。”

乐天疑惑的看着他说道:“我也是。”

“吹吧?”他瞪了一眼说道:“你哪家的?”

“赵家。”乐天说道:“不过咱俩稍微不太一样,我虽然是中医世家外门弟子,不过我得到了赵家秘传。”

“啥?”这下老狱警傻眼了,愣愣的看着乐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乐天冲着他点点头,意思是自己没说慌话。

老狱医似乎想起什么,惊疑不定的说道:“刚刚你用的手法,是一指禅。”

“你听过啊?”乐天承认了。

“艾玛。”老狱医连忙在身上擦了擦手,恭敬的过来说道:“原来是前辈,你怎么不早说呢,也对,楚教授都不告诉我一声,这事闹的,你说。”

老狱医知道乐天身份后,把姿态放的极低,辈分和能力在这摆着呢,之前不知道可以当做没啥事,可是都摊牌了,再要是像以前可就不行了。

乐天也不在意,“您老可别叫我前辈,我担不起。”

老狱医很尴尬,可就在刚要说什么的时候,狱警走了进来,对着乐天说道:“监狱长让我带你去见他!”

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