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93章 亲自操刀尸检

第193章 亲自操刀尸检


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不符合!”于涛站出来说道:“按照调查程序,依法有权让凶手当场指认犯罪现场,尸体,等等一切犯罪事实,让乐天来指认尸体,也是刑侦破案的一大关键要素。”

在场保天派的警察纷纷跟着点头,但王局长的人却面面相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“可是,乐天是凶手啊,让凶手做尸检,这可是史无前例的先河啊!”王局长高声喊道。

这下在场的医生们蒙圈了,一个个茫然的窃窃私语起来,讨论着乐天怎么会成为凶手的事。

韩建宏厉声说道:“王局,请你说话注意一下,我们还没法确定李乐天就是凶手,在没经过法院审判之前,他只是犯罪嫌疑人。”

王局长张了张嘴,可是发现自己越着急错话就说的越多,但事情已经逼上绝路了,绝对不能提取出翻案的证据。

“不行,怎么都说不通,绝对不能让乐天来解刨,历史上就没有这样的先河。”

“有的。”于涛说道:“在欧洲80年代,就有犯罪分子在监察的监督下,亲自操刀提取证据,这是有案底可查的。”

“于涛你闭嘴。”王局长怒声呵斥道:“说什么也不能继续,我提议停止尸检,现在就终止!”

“为什么?”韩建宏反将一军问道。

“因为,因为不符合程序。”王局满头是汗的反驳。

韩建宏笑了笑说道:“符不符合程序,不是你说的算,是法律说的算,在场有监督警,让他们决定。”

韩建宏转头看向监督警们,他们面面相视,随后低声讨论起来。

这时,医生们也了解了大概,有人告诉他们,乐天是被人陷害的,就派出代表出面说道:“我们医生愿意联名担保李乐天亲自操刀。”

警察也有人说道:“我们也愿意担保李乐天。”

瞬间,现场气氛极度安静,监督警监察队长出面说道:“为了真相,我们同意李乐天亲自操刀。”

王局长无力的退后一步,他知道这下可坏了。

于涛亲自回到公安局接乐天,在监督警的监护下,乐天带着手铐被送到法证科。

走廊里,不知道是谁告诉死者的母亲,凶手要来现场,等看见乐天的时候,这位母亲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冲过来对着乐天这顿厮打,幸好警察们拦着,但乐天没有挣扎,忍受着所有辱骂和拳头。

进入太平间,乐天的心情很沉,见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看着他,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,但心里早已经压制不住激动了。

死者母亲哭着进来,声嘶力竭的骂着乐天,各种脏话诅咒全部招呼着,让安静的停尸间内气氛变得相当诡异。

在监督警的护送下,乐天走到解刨台前,医生交给乐天手术服和口罩,乐天没有接,而是直勾勾的看着尸体。

死者的脸上还是那种绝望的表情,身体到处都是伤痕,下体已经动刀割开,露出满是伤痕的罪证,乐天深呼吸着,几次压制这悲伤的情绪。

太平间内很安静,只有死者母亲的咒骂,其他人都不说话,大家在等待着乐天动刀,可是乐天久久不动,这让很多人都有些不耐烦。

韩建宏站在乐天身边,“你有什么想说的?”

死者母亲挣脱警察的拉扯,扑到女儿身边,撕心裂肺的哭着,嚷着,骂着。

“女儿,你睁开眼睛看看,凶手被抓住了,他就在你面前,他一定不得好死,女儿,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,女儿啊我的女儿啊!”

乐天还是直勾勾的看着尸体的脸,带着手铐的手伸出来,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,继续上移到了尸体的眼睛位置,“睁开眼睛看着我,我发誓,我一定会为你报仇,相信我。”

“用不着你装好人,凶手,你这个畜生,别碰我的女儿!”母亲还在骂着,可就在乐天的手划过死者眼睛部位的时候,尸体竟然睁开了眼睛,看着极其恐怖渗人。

乐天看着她的眼神,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双眼,“你安心上路,我一定一定会帮您报仇。”

母亲还想说什么,可是奇怪的一幕发生了,死者狰狞满是绝望的脸突然平静下来,而且眼角还流下了一行泪水。

这惊人的一幕顿时让母亲闭了嘴,警察们窃窃私语起来。

“看见了吗?死者刚刚的表情变化了。”

“看见了,嘿,她流眼泪了。”

“我去,这都多长时间了,还能流眼泪?”

“死者这是听见乐天的话了,她释然了。”

“常法医,这正常吗?”于涛低声问。

“正常,也,不正常,我也不知道,说不通啊!”常法医喃喃道。

看见死者变得平静的脸,乐天继续看着她的眼睛,拳头紧握咬着牙说道:“你就看着我取出凶手的证据,我一定会让他绳之于法,不管是谁参与了,我一定让他们不得好死。”

乐天说完这话,直接走到脚下,拿起手术刀准备开刀。

而这个时候,在一旁的王局长早已经满头大汗,他的确怕了,虽然他是个无神论者,但刚刚这一幕太匪夷所思了。

医生上前说道:“李医生,证据在这个位置,只有几毫米的厚度,你一定要小心,如果伤到了精-子,就没法检验出凶手的dn。”

乐天点点头就要动刀,死者的母亲急忙阻拦问道:“你们为啥让他动我女儿,他不是凶手吗?”

“他只是嫌疑人,还不是凶手,另外他是医生,取出证据只有他能办到。”韩建宏解释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母亲看着女儿的脸,流着泪有些不知所措,“女儿啊,我应该怎么办啊!他到底是不是凶手,如果不是的话,你就再流一次眼泪。”

“别闹了,死者流泪……”

“流泪了,她流泪了。”医生们惊疑不定的说道,也打断了常法医的解释。

母亲擦了擦眼泪,看着乐天说道:“我相信女儿,你继续。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板着脸看着输精管,随后一刀下去,精湛的刀法一下把薄薄的一层隔开。

“我去,这刀法真精准。”

辅助医生连忙拿着载玻片,把滑落出来的精子取出来,递交给常法医说道:“完好无损,拿去化验。”

乐天放下手术刀,仰天长叹道:“一路走好。”

与此同时,死者这才闭上了眼睛,表情是那么安详,不但没有了哀怨的表情,嘴角居然还有那么一丝微笑。

这一幕摄像机给完整的记录下来,也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惊不已,一个个张目结舌的说不出一句话。

然而就在常法医把证据收好,正要往外走的时候,王局长走了过来说道:“小常啊,化验的事交给我吧,我来做。”

“王局,你又不是法医,交给你干嘛!”

王局长作势就要抢证据,于涛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王局长的手腕说道:“王局你这是干嘛,监督警可在这呢,想把自己栽进去?”

这番威胁声音压的很低,王局有些尴尬,缓缓地缩回手,满头是汗的退后,尴尬的说道:“我就是想帮忙,没别的意思。”

王局长一边说一边走,直到退到门口,“我还有事,你们忙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王局长带着手下离开了,其他医生开始缝合伤口,乐天则看着死者的脸,温柔的抚摸着,说道:

“阿姨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。”

死者母亲茫然的看着乐天,眼前的年轻人不是凶手吗?哪他为什么被当做凶手抓了?

乐天转头看着于涛说道:“反正都出来了,带我去看看犯罪现场。”

于涛转头看了看监督警,笑道:“他这是要指认现场。”

“在我们监督下是可以的。”监督警说道。

于涛和一帮警察带着乐天出去,上了警车后,死者母亲也追了出来,拉着于涛问道:

“你能告诉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他到底是不是凶手?”

于涛说:“他只是嫌疑人,不过我怀疑,是有人栽赃嫁祸,对了,你女儿留下了一本日记,回头去公安局我给你看,现在我们要去现场,不好意思。”

关上车门,车队出发,到了案发现场,乐天被大批警察护着走到地下室门前,乐天停在门口观察一下,问道:“这地下室是谁租的?”

于涛说道:“房主说一直没出租,一直都是空置的。”

乐天皱着眉头问道:“房主是谁?”

“一个老大娘,儿子出国了。”于涛回答。

乐天看着门锁,又问道:“这个提取指纹了吗?”

“查了,除了你的指纹,没别人的。”

进入地下室内,乐天环顾一圈,跟记忆里的一样,闭上眼睛回忆一下脑海里的猜测,当乐天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他的意识似乎回到了案发现场。

铁门被撬开,三个男人把死者推了进来,在门口地面上留下了三双鞋印,他们似乎说了什么,一个男人推着死者往里走,其他两人离开了地下室。

死者在挣扎反抗,一巴掌打到在地,乐天现在站的位置,是灰尘最凌乱的地方,有衣服压出来褶皱的痕迹,还有男人的脚印。

乐天面前又产生画面,男人拎着死者,一顿狂扇嘴巴子,随后拖着她往里面走。

乐天随着记忆中的推理继续前行,当站在桌子旁边的时候,画面继续浮现。

凶手把死者推到这里,她坐在地上脸上写满了惊恐,凶手解下裤腰带,对着死者一顿抽打,在桌子上和地面上还有一些皮带抽打的痕迹。

乐天蹲下看着桌脚,推理画面继续。

本部小说来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