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94章 棋逢对手

第194章 棋逢对手


                死者试图钻入桌子下面,但凶手拉住她的脚腕,因为撕扯力度很大,在死者的脚踝出还留有手指大小的淤青尸斑。

死者被拖出来后,凶手抓着她的头发被提了起来,乐天记得,第一天进来的时候,这个位置留下些长发,然后在这张桌子上,凶手实施了第一次施-暴。

乐天深吸一口气,试图压制这激动的内心,摇摇头抛开脑海里的画面,继续往前行走,根据记忆走到桌子的另一端,衣服被脱下来丢弃在这里,还有男人的衣服,凭借地面的灰尘,乐天的脑海里还原了当时的所有场景。

于涛走到乐天身边,低声问道:“想什么呢?”

“换位思考凶手的整个行凶过程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那你看出点什么了?”

乐天没说话,继续在地下室里溜达着,走过了每一个角落,看了每一处记忆里的地方,最后,乐天走到铁皮门前,于涛打开门,拿着手电走进去,说道:

“这里就是关人的地方,也真够可以的,死者被关了这么多天,一点东西都没给她吃。”

乐天接话说道:“凶手之前照顾过死者,不过后期就不管了,凶手给死者强灌过水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于涛问。

“在死者下巴位置有手指大小的尸斑,是抓着下巴的动作,就在这里灌的水,地下阴暗潮湿,水不易蒸发,现在还留有痕迹。”

“这个房间被打扫过,看这里。”于涛让乐天过来,拿着手电照射在地面上说道:“这里被刻意洗刷过,我估计是死者留下了凶手的线索,可惜被凶手发现了,线索被清除了。”

“唉,看来凶手很专业啊!”乐天说道。

于涛问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乐天看着周围说道:“所有痕迹都清理过,指纹,证据都没留下,就连血写的线索都被凶手清除,这点就说明一切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是血写的线索?”于涛问。

“死者的食指指甲缝里,除了灰尘还有凝固的血,你们没发现吗?”乐天反问。

“发现了,只是我很怀疑你是怎么知道的而已?”

乐天瞪了他一眼,问道:“就没有办法把血液痕迹呈现出来吗?”

“法证科同事试过了,留下线索的位置。”于涛指着地面说道:“凶手是拿血液洒在上面,先把线索弄混乱,辨别不出字迹后,然后用汽油刷的,而汽油的刷子还用在了死者的下体部位,可见凶手是多么生气。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不再想这个问题,转身说道:“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,找到这个凶手了吗?”

“有,我正在申请,调查所有路面监控,或者是附近食杂店,超市,小餐馆的监控,想找找有没有线索。”于涛说。

“尽量就好。”

乐天说完一句后就往外走,于涛急忙追出来问道:“听你这话的意思,好像你已经知道申请受阻了?”

“这是你说的,我可没说。”乐天随口辩解,于涛这才意识到,原来他又被乐天套话了,无奈的说道:

“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情况,按照现在掌握的证据表明,你百分之八十被判死刑,你还能这么淡定。”

乐天没接话,安静的站在一边等待着警察办完事,之后被带走收监,关押进看守所。

于涛刚要离开,乐天坐在床上说道:

“抓人者有三个,行凶的只有一个,根据推理,你们可以从学校后巷找一些街拍监控,看看有没有可疑车辆出现在学校后巷和案发现场这两个地方,如果有,就查一下车牌,顺藤摸瓜的就能找到凶手。”

于涛笑了笑说道:“老邢正在调查,不用你操心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两人分道扬镳后,于涛走进办公室,王局长愤怒的推门进来,把手中的东西往桌面上一摔,怒声说道:

“这个案子不用你负责了,这是你的回调令,现在你可以退出这个案子了。”

于涛带着看破一切的微笑拿起回调令,也不打开说道:“王局,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整死乐天,但你知道吗,你暴露了,现在韩局长和监督警都在关注着你,以后动作小心点哦!”

于涛半开玩笑的拿着回调令离开办公室,也不理会气愤交加的王局,看着所有重案组同事,他就这么微笑着走了。

……

老邢队长通过警民关系,把很多家店铺监控掉了出来,连夜熬了一个通宵,正在一个画面一个画面甄别。

他打了一个哈欠后,随着一辆车驶出,随手记录着车牌号,然后按了暂停拿起一瓶矿泉水,喝了一口后伸了一个懒腰,有掏出一个烟点燃,一边抽着一边看着记录的所有车牌号。

“我去,这工作量也太大了。”

放下手中的记录,抽着烟思考起来,“按照路程计算,中医药大学到事发地点需要2~4个小时,还不排除堵车现象,死者失踪的这段时间,正好是大暴雨后,路面交通还没完全恢复,也就是说,间隔5~6个小时都是有可能的。”

抽着烟继续调出凶案现场的画面,往后调了两个小时后,继续观察起来,终于有所发现,这是一辆7坐商务车,根据记录,在学校后巷,这辆车开出来的时间是5:58分,10:32分在案发现场附近再次出现。

根据行车路线,这辆车很有可能去了案发现场,有了怀疑就要调查,连忙把这个车牌登记,然后打电话拜托交警的朋友,让他帮忙查一下。

调查结果很快回复,这辆车的主人是一个小混子,目前在京城游手好闲,跟毕云涛关系比较好,放到重点调查人员中。

就在老邢记录相关信息的时候,于涛笑眯眯的走了进来,“刑队长,忙着呢?”

“嗯,有线索了,过来看一下。”

于涛过去看了看重点怀疑车辆的路面监控信息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的确,这辆车的嫌疑最大,车主是谁问过了吗?”

“问过了。”老邢把车主的资料交给于涛说道:“你去查一下这个人,看他有没有作案时间。”

于涛苦笑,“我被调回了,王局不让我参与这个案子了。”

“你不干了?”刑队长质问。

“当然干,只是我现在没权利调查,不好弄这事。”于涛说。

“先查着,上面管不着你才好放开手脚,如果他们继续用你,我还担心嘞。”刑队长说道。

“也是。”于涛说道:“就咱俩人手太单薄,这个车主是个顽主,要不要联系张云芳,她和张云龙比咱们有用呢!”

“你想以黑治黑?还嫌不够乱呢?”老邢问。

“你看啊。”于涛说:“现在咱们没有执法权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咱们属于越权调查,刚才你还说可以放开手脚的干,要是还带着警察思路,这案子可怎么查。”

“你说的对。”老邢认同的说道:“但可得让张家姐弟悠着点,别再出什么大乱子。”

“要不晚上咱们见一面吧,组织一个联盟,一黑一白组合调查挺有意思的。”于涛说。

老邢疑惑的看着于涛,“我挺纳闷的,你为啥对乐天这案子这么上心呢?”

于涛尴尬的笑了笑,“我信奉真理。”

其实于涛说谎了,他自从接手乐天的案子以来,他就对乐天这个人极其感兴趣,特别是发现他是个智商超高的变态后,这种心理激动的感觉是没法说的。

这么解释,一个围棋高手,长长连胜,没人能跟他一较高下,这种飘飘然的优越感会造就出一个孤独的人,然而孤独求败所希望的,也正是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,这就是于涛真正的想法。

乐天是什么人,他是神偷的弟子,又是个变态,还是智商超高的天才,像是他这种人以后能不犯罪吗?

于涛仿佛已经猜到了以后,因为这个事件,造就了李乐天这头恶狼,他一直在说自己想杀人,这就代表乐天在压抑着心中的怒火,只要把他释放出去,那肯定是轰动一世的奇案。

如果于涛多注意一下乐天,在乐天犯罪之后再抓捕他,这是高手只见的对弈,也是天才之间的游戏。

什么真相,什么阻止犯罪,在于涛眼里都是扯淡,他只想要一个对手,一个可以让他费劲脑汁的犯法者,这样,他在有可能成为华夏的福尔摩斯神探。

于涛思考间,心里忍不住的激动,未来是多么值得期待啊,不过现在来说,还是先帮乐天洗刷嫌疑再说,先把恶狼放出来,这场游戏才能有看头。

……

一家路边小饭店门口,一辆宝马x5疾驰停下,张云芳,张云龙,赵文瑄以及钱恒泽三人纷纷下车,张云芳看了看牌子,皱起眉头说道:“没错,应该就是这。”

“进去吧,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。”赵云龙大方的迈步进去,其他人也紧跟其后。

进入餐馆内,里面很清闲,服务员迎着四人进入一个包间,里面坐着两个人,老邢队长,还有一个就是于涛,桌面上摆了几道家常菜,看来是在这等候多时了。

张云龙看见桌面上的饭菜,皱着眉头说道:“说请我们吃饭,就吃这破玩意?”

老邢尴尬的笑了笑说道:“我的工资,也就够请这个档次的了。”

张云芳拦着弟弟,让大家坐下后,谨慎的问道:“说吧,有什么事要跟我们谈?”

本书源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