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92章 尸检疑云

第192章 尸检疑云
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会议室内,王局长主持着会议,参加的人都是重案组的刑侦人员。

王局长率先开口说道:

“同志们,这段时间大家辛苦了,可以这么说,这次女学生被杀案,在社会反响很大,新闻媒体和各大报纸都有过相关报道,上面领导也对这个事件很重视,现在,案情有了突破性进展,基本已经可以结案了,提早结束调查,把犯罪嫌疑人送到监狱,之后就等待法院的判决就可以了。”

“王局,现在这个案子还有个疑点。”于涛及时说道:“哦,什么疑点?”

“首先,新出现的证据,时间上有点错位,大家请看,这清洁工发现的衣物和证据,与乐天在京华的时间严重不吻合。”

“另外在死者阴-道内,出现很多细小伤口,根据常法医的验伤报告,这是刷过的痕迹,就是说凶手在杀人前,清除了自己遗留下的dn,这个新出现的避孕套又说不通了,试问如果凶手用了避孕套,他为什么废二遍事清除dn呢?”

“可能是,之前没用过,后来才用的,验尸报告上说明,死者生前遭受过无数次侵-犯,说不准哪次就没用过。”一个刑警说道。

“嗯,有理,但为什么新证物里,只有一个避孕套?”于涛问。

“这有什么好怀疑的?”王局板着脸说道:“乐天对死者多次侵犯,后担心自己暴露,就使用了避孕套呗。”

于涛笑了笑,翻出张云芳的口供说道:“乐天的女友张云芳的口供,她和乐天的公寓被盗过,而之前的证物都被张云芳指认,说这些东西都是她的,接着就出现新证物,大家不觉得巧合吗?”

“没那么多巧合,这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。”随后王局长不耐烦的说道:“好了,别说废话了,这个案子结了,散会吧!”

就在于涛还想辩解的时候,王局长的电话响了,大家都下意识保持安静,王局长接通后,震惊的说道:

“什么?韩建宏带着人要尸检,给我拦着,我这就过去。”

说完,王局长急匆匆离开会议室,于涛笑了笑,看见王局着急的模样就知道,他到底有多担心。

随之,会议室不少刑警跟着王局长去了法证科,当然于涛也在其中。

法证科停尸间内,韩建宏带着大批警察守在门口,其中还有死者家属,王局长到来后,看见这个架势,一脸疑惑的问道:

“韩局长,你这是干嘛?”

韩建宏一脸堆笑的说道:“没事,有朋友委托我,对死者进行尸检,这不,听说是名震京城的大案子,我就想确保万无一失,别因为尸检的问题,导致什么错案冤案嘛!”

“怎么可能。”王局急忙辩解道:“昨天晚上我们找到了新的证据,其中有死者的衣物,还有凶手的dn,凶手已经确认,没错了。”

“唉,你们搜集你们的,我也是为了司法公正,走正常程序嘛!”韩建宏打着哈哈,根本不把新证据当一回事。

王局皱着眉头,“老韩,你这也不符合程序啊,你带着外人来解刨,没监督怎么行?”

“有啊。”韩建宏说道:“法证的常法医在里面,厅级调查员在旁观,一大帮名医亲自开刀,有现场录像,怎么就没监督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王局长有些哑语,看他们准备的倒是挺充分啊,想阻拦挺费劲,但是如果不阻拦,穿帮了他可都承担不了责任,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尸检解刨,真的没必要吧,现在凶手已经确定了,案子我们都要结了,就等着把人送到监狱等着开庭,你这不是给我们找麻烦嘛!”

“当警察的不能怕麻烦,你说是吧王局长?”韩建宏挑衅的说。

王局长无语了,只能转移话题对准死者家属说道:“你同意解刨了?”

“嗯,找到更多的证据和线索,我要为女儿讨个公道。”大妈说道。

王局长感叹的说道:“这个,唉,要不咱们一起进去观摩一下,您也看看,你女儿尸体被开膛破肚的场景。”

大妈脸色好难看,于涛急忙说道:“不行,死者家属被查出有心脏病,要是看着女儿尸检,我怕她惊吓过度当场犯病。”

王局回头瞪了于涛一眼,而这个时候韩建宏说道:“老王啊,咱们是见惯死人的人,可你不能刺激家属啊,走,咱们进去亲眼监督。”

说完,韩建宏让人打开门,拉着王局长走进停尸房,随行的不少警察也都跟着鱼贯而入,最后,于涛安慰着死者家属说道:

“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查明真相,还你女儿一个公道。”

说完,于涛也进入太平间,这里面人很多,在尸检床旁边围满了人,动刀的医生都带着口罩看不见模样,但听说是各大医院请来的外科、妇科大夫,还有常法医,监督警都围在附近观察,还有摄影机记录着全过程。

手术已经开始,外科大夫开刀割开死者下体,露出满是伤痕的阴-道,医生说道:“这凶手真够狠的,死者生前得造多少罪。”

开刀医生正要切开子-宫,常法医急忙说道:“小心点,千万别伤了证据。”

子宫切开,里面充满了积血,遗留的证据和鲜血凝固在一起,已经没法做完整的分类检验了。

常法医叹了一口气,“唉,这个取出来也没用,根本没法化验。”

“你看我就说没用吧!瞎弄你们这是。”王局长在一旁急忙帮腔,一帮人转头看向他,王局长知道自己心急说错话了,连忙辩解说道:“我,我晕血,出去透透气。”

王局长出门后,大家又开始研究如何取证。

一个妇科大夫仔细观看了死者的输精管,皱眉说道:“咦,死者好像受精了,看这里,只要切开就能找到完整的证据。”

“可是,在输精管位置没法动刀啊,这要是割重一点点,唯一的证据可就毁了。”常法医喃喃说道。

其实医生们也不敢下刀,他们虽然技法精湛,但那是在手术台上,在停尸间里做这种微创手术,估计没有一个医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吧。

“这怎么办?”有医生问。

于涛凑到尸体旁看了看,“有没有什么办法,不用开刀,把证据抽出来。”

“你以为这是国外呢?”常法医说道:“咱们尸检的技术还没达到那么先进的程度,而且还有这么多名医开刀,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于涛无奈的感叹一声。

一个医生走到死者头部位置,撬开死者的嘴看了看,问道:“你们查过死者口腔没有?”

“我知道你怀疑什么。”于涛说道:“查过了,死者生前遭到侮-辱,她怨气极重,凶手也怕自己的小弟弟被咬掉。”

“哦。”医生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口腔内部,除了血液和伤口之外,的确没发现想要找到的证据。

于涛托着腮帮子思考着说道:“京城内,还有谁能做这种手术?”

“赶巧了。”医生说:“能做微创手术的医生都去国外救援了,京城内好像也没谁了吧!”

“的确没谁了。”另一个医生说:“如果把尸体送到医院手术台,我还有把握。”

“不行。”监督警阻止说道:“死者不能离开停尸间。”

这下全场无话可说了,于涛一脸愁容的说道:“唉,好像厉害一点的医生留在京华的,也就李乐天自己,这要是有个严重患者,都没人能治了好像。”

“对啊,为什么不让李乐天来动刀。”医生问。

警察们面面相视,显然医生们还不知道乐天已经被抓,所以他们才有这个疑问。

此时又有医生说道:“李乐天是中医,他西医外科不行,还不如我呢!”

“拉倒吧。”医生们犟了起来,“李医生曾经做过心脏复苏按压术,还成功救活一个女警,当时林院长全程观看,他曾经说过,乐天的手法绝对在京城数一数二。”

“那就把李乐天医生叫来,他也许能弄这个。”医生齐刷刷同意了。

但警察们无语了,大家大眼瞪小眼的,都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韩建宏上前说道:“首先我要确定一件事,这尸体内是不是真有遗留的证据?”

“有,我可以保证,死者的确是受精了,就在这里,输精管的位置上,你看,稍微有点硬和变色,我是妇科大夫,我可以用名誉担保。”

韩建宏转头看向监督警察,“那就让李乐天亲自来做手术,我担保行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监督警察们也很为难。

医生们茫然的问道:“怎么,李乐天医生协助警察破案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这个,情况有点复杂,不好说。”于涛解释。

监督警思考良久,“行是行,不过所有行程,都要有我们亲自监督。”

“没问题,准备提审李乐天,带他来亲自操刀。”这下警察们炸锅了,不少人出去找到王局长,他正在死者妈妈身边,不断的添油加醋的说着女儿死无全尸的话。

警察出来把事一说,王局当场不干了,怒气冲冲的进入停尸间,“怎么回事?让凶手自己提取证据,这符合程序嘛?”

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