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90章 尸检还得忽悠

第190章 尸检还得忽悠


                回到家后,张云芳把了解的情况跟父亲说了一遍,期间可一点没隐瞒,张老爷子怒目看着自己的闺女,气的他手都哆嗦。

“爸,你要打我回头再说,先帮我想个办法啊!”

“女儿,你跟我说实话,乐天送我的画,到底怎么来的?”

张云芳低着头把画的来历说了一遍,张老爷子若有所思的说道:

“这个事不简单啊!女儿啊,别看只是一场冤案,这个事涉及面太广,说是资本运作的游戏都不为过,从宏观分析来看,每个毛孔都渗透着一切脏脏的东西,你不懂里面的道道,换句话说,这个游戏你玩不起。”

看着女儿抽泣和红肿的眼睛,张老爷子妥协了,只好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罢了,女儿大了,留不住,你要是真能跟乐天成事,也是一个好归宿。”

张老爷子认同了,随后捋着胡子说道:

“尸体这个事吧,只有一个办法能解决。”

“什么办法?”张云芳急忙问。

“这家属现在不是被警察看管了嘛,他王家有人,你也有啊,不过你是想明着来还是想暗着来?”

“怎么讲?”

“明着来,就是咱把人联络齐了,抱着乐天跟他们死磕,缺点是,咱不知道对手是谁,只是单单一个王家,我怎么感觉不这么简单呢?”

“暗着来怎么说?”张云芳又问。

“那就好办了,你找学校领导、医院领导,把患者办理转院,在你们自己的医院,这帮警察还能拧过你们这帮丫头片子了!”

“对啊!”张云芳激动的就要走。

“回来,我话没说完呢!”张老头叫住女儿说道:“就算你跟家属见面了,你要怎么劝?”

“给钱安抚呗,拉近关系在劝呗!”

“你傻啊!”张老头说道:“现在这个事件,明显已经进化到两个派系的斗争,你给钱也得看家属的意思,你是站在乐天的角度上办事,家属要是接受还行,要是不接受,反咬你一口,到时候乐天的罪名更大,这可是法院判刑的把柄。”

“啊!”张云芳满脸的委屈,“这可咋办呢?”

“哈哈,好办。”张老爷子笑道:“这么着,你把人转到你们医院了以后,你们都别表明立场,就在患者边旁敲侧击,编瞎话,你们可以这么说,碰见多少个案例,都是因为家属不同意解刨,最后因为证据不足,凶手当庭释放,这个患者家属听了肯定毛。”

“能行吗?”张云芳试探的问。

“能行吗!”张老爷子肯定的说道:“一定行,这家属这么容易被忽悠,一看就是个没文化的主,什么叫多人成虎,流言蜚语怎么来的,不都是靠你们这帮女人嚼耳根子嘛!”

“我明白了,谢谢老爸!”

张云芳激动的飞到张老爷子怀里,飞快的亲了一口后,接着起身就跑。

张老头看着女儿消失,这才感慨的叹息道:“唉,丫头大了不中留,这该死的李乐天,居然真把我女儿搞定了,嘿,看来能抱上孙子了!”

……

张云芳先找到校长郑建国,把想法和来意一说,郑建国这边也是保天派,也不阻拦,一路绿灯要办理转院手续。

张云芳跑回私立医院准备去了,而附属医院的几个保天派一商量,还真想出一个转院的借口。

楚江南再次出面,拿着家属的化验报告走到病房前,当然又遭到警察的阻拦,楚江南横眉一瞪,“干嘛,病人得了这么严重的心脏病,还不然救人了咋的?”

警察一听这话,也不敢拦着了,陪同进入病房,患者家属看见楚江南进来,一个侧身躺着,背过去不搭理他。

楚江南放下手中体检报告说道:“大妹子别太难过,这是检查结果,你心脏出了点问题,得抓紧治啊。”

家属躺在床上又开始流泪,女儿尸骨未寒,自己身体又出了状况,对于他们这个贫寒的家庭,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“大妹子也别太担心,你的住院费治疗费,我们学校全部负担,只是,你的心脏要是想快点治好,我们建议你去xxx私立医院,这是全国最有名的治疗心脏的医院,您在这家医院治疗,能比我们这见效不少,当然了,不管你在哪治疗,这费用都是学校出的。”

话落,家属直接起身穿鞋,下地后摸着眼泪说道:“不想再看见你,都是一帮庸医。”

家属走了,虽然骂了楚江南一句,但起码她上套了。

办理转院手续,警察和救护车护送,一路畅通无阻的把人送到乐天工作的医院中。

办理住院手续以及安排重症加护病房,一切都是那么畅通无阻,这还让几个随行的警察好阵疑惑,心说这医院办事效率什么时候这么快了。

护士站内,张云芳拍拍手说道:

“好了,我交代你们的都记住了吗?”

“记住了。”所有护士都点着头回应。

“千万别说错了,李医生的生死,可就看你们的演技了。”

护士们端着托盘开始进入演戏状态,来到病房内,警察正在聊天,护士们忙碌着准备打吊瓶输液,死者家属心灰意冷的问道:

“护士,我还有几天活头?”

“大娘你为什么这么问呢,慢慢调理病准能好,别担心啊!”

“一想起我可怜的女儿,我就想哭。”说完,她又开始哭了起来。

警察早就听腻了,一个个全都起身出了病房,护士们没说废话,先把她安抚着躺下,一边照顾着一边聊天。

“对了,我前几天看新闻了,听说轰动京城的绑架案凶手抓到了。”

“是吗,这种人就该依法惩治。”

“但我听说证据不足。”

“没尸检吗?”

“不让解刨有啥用,留在体内的罪证取不出来,这种案子多了去了,最终凶手不都是背叛无罪当庭释放了!”

“啥,还有这事?”大妈当场就不干了。

“啊,可不,这种案子多了去了。”两个护士一边聊一边往外走。

大妈开始沉思起来,心里纠结这到底应该怎么办呢。

过了很久,输液打完了,张云芳进来拔针,大妈急忙拉着张云芳问道:“丫头,你眼睛咋也这么肿呢?”

“我有个朋友死了,我挺伤心的。”张云芳眼泪唰唰的往外流。

大妈也心有感触,也跟着流泪,此刻大妈就好像找到知己似的,问道:“丫头,你懂法律不?”

“懂一点。”张云芳抹着眼泪说。

“杀人凶手现场被抓住,不能判死刑吗?”大妈问。

“那要看有没有凶器,指纹,还有凶手留下的dn等等。”

“我听你们的护士说,如果证据不足,能当场放人是不?”

“嗯,首先司法程序要经过三次尸检,特别是特殊的案例,比如强-奸杀人,如果能从死者体内取出凶手dn,那就没有翻案的机会了。”

“可警察为啥不让我尸检啊?”大妈不解的说:“还催着我火化,到底啥意思吗?”

“谁知道呢,现在这社会黑得很,指不定收了黑钱,这要是证据不足,送到法庭上犯罪嫌疑人随便找借口都能推脱干净。”

“这可咋办?”大妈慌乱无神了,继续痛哭起来,张云芳装疑惑的说道:“你要是有不懂得,在608房间,公安厅副局长韩建宏的女儿住院呢,你可以咨询他。”

“哦,谢谢闺女啊!”

张云芳走了,真没让她失望,大妈不多时就走出病房,挨个病房找,直到看见608病房后,直接推门进去,韩建宏正在给女儿削平果,看见有人进来,疑惑的问道:

“你走错房间了吧?”

“请问,您是韩建宏韩局长吗?”

韩建宏没回答,疑惑的问道:“你是?”

“韩局长,我想问你点事。”

大妈把自己女儿的事和想法问了一遍,韩紫萱在一旁听的这个皱眉,原来传遍京城的女尸案是她女儿,死的太惨了,听着都有点反胃。

韩建宏也知道她为什么来问自己,张云芳窜了的呗,说道:“哦,理论上是这样的,特殊的案例特殊对待,特别是这种案例,在外国都是正常要走三次尸检,解刨是必不可少,咱国内情况不同,有的家属认为死者为大,死了就死了,不想解刨,结果就给犯罪分子找到开脱的理由,当然了,也不排除冤案。”

韩建宏急忙说道:“根据我所知,建国以来,不少作案都是在现场发现了凶手,警察直接抓捕然后屈打成招,以前尸检坚定不完善,所以错案很多,现在不一样了,尸检解刨是必须的,所以正常定案都是要解刨的。”

“哪为啥有警察劝我不做尸检,还让我赶快火化呢?”大妈茫然的问。

“这个,我不太好说,那位警察你能告诉我是谁吗?”

大妈一看这态度,就知道护士说对了,她也起了一个戒心,官官相护嘛,他们都是啥局长的,还是不说了,灵机一动想到一个主意,“韩局长,我女儿死的不明不白,你是好警察,能为我做主不,我给你跪下了。”

她作势就要下跪,韩建宏急忙说道:“你这是干嘛,赶紧起来,有事说事。”

扶起家属后,她哭诉的说道:“外面有几个警察看着我,我听他们说,不让人接触我,也不让人跟我说尸检的事,我一个女人也没啥文化,也不知道这尸检怎么弄,你不帮我,就没人能帮我了!”

本书首发于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