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88章 找帮手

第188章 找帮手


                王局长走了,带着心高气傲的毕云涛,办公室内没人说话,警察们都低着头装着工作的样子,于涛笑了笑喃喃自语说道:

“很好,看来我现在已经成功的在高层树敌了,还是你们会办事,明哲保身,嗯,领教了。”

于涛说完往审讯室方向走去,一些不明事理的警察面面相视,但有几个人却低下了头,在场所有重案组刑侦人员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只是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而已。

于涛走进审讯室,打开门后,满地的纸张,而乐天也不回头,神情专注的继续看着桌面。

于涛捡起地上的一张纸,上面画着一个男人的肖像,有点模糊,但是可以辨别出大概的轮廓。

“你还会画画?”

乐天这才放下手中的笔说道:“刚刚学的,画的还是不太像。”

于涛又捡起几张纸,这些画像上的人物很相似,只是有的画像很生疏,还有的美院学生素描的意思,说乐天刚刚学的,以前一点画画功底都没有,这打死于涛都不相信。

“你还真是个天才啊,画画这么难你都会。”

“没什么,手巧。”乐天拿起桌面上的画像,递给于涛说道:“这张是最像的,可是感觉还少一些神态。”

于涛接过来看了看,笑道:“已经画的很好了,天赋很高,不过画了也没用,你提供的线索被人偷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,赵文瑄没事吧?”乐天急忙问道,看着很焦急。

于涛坐下后,笑眯眯的看着乐天说道:“你小子挺有魅力啊,身边女人都为你死心塌地。”

“少说废话,我问赵文瑄有没有事?”乐天急忙问道。

“没事,她回老家,帮你找证人去了。”

乐天这才松了一口气,“没事就好。”

乐天重新坐好,表情恢复如初。

“你一点也不在意证据被毁?”于涛问。

“不是有你们警察吗,我相信你。”

“呵呵。”于涛苦笑,“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,哎,一言难尽啊!”

于涛与乐天对视着,两人又陷入暗中较量的局面,最终,还是于涛落败了,只好苦笑问道:

“问你个事,如果赵文瑄出事了,你会不会逃狱出去?”

“一定会。”乐天坚定的说道:“赵文瑄有心脏病,不能受刺激,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,我接受不了。”

于涛笑道:“没想到你还有软肋啊,不过没关系了,她应该很安全,不过我的劝你一句,对你的逮捕令已经审批下来了,千万别逃狱,否则不是你干的也落实了。”

“这么说,你相信我是被冤枉的了?”

“不,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,所有罪犯都是嫌疑人,只要有证据法律才能判断一个人是否有罪,我们的调查,只不过是查明真相而已。”

“我很纳闷。”乐天说道:“既然死者被强-奸过,为什么不查死者体内的dn残留,也许能找到真正的罪犯也说不定呢!”

于涛一耸肩说道:“阻碍太多,家属也不同意,挺难弄的这事。”

“你都给整无奈了,看来陷害我的人背景挺雄厚啊。”

好家伙,于涛没看出乐天的内心变化,却反过来被乐天看出微表情变化,这给于涛愁得,也不想再聊了,起身说道:“走吧,送你去拘留室。”

乐天起身说道:“尽量就好,不要太纠结。”

“呵呵。”于涛拎着乐天胳膊一边走一边问道:“你怎么做到的,能这么淡定?”

“不知道,其实我现在还很愤怒,心里还是想杀人。”乐天说。

两人走出审讯室,于涛说道:“算了,忍忍吧,别误入歧途,你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两人七拐八绕的来到拘留室,铁窗铁网的单独房间,把乐天关进去后,于涛解开了手铐,锁上门说道:“虽然这些锁头对你毫无效果,但这里全是监控,别做出格的举动,我会尽量搜集证据的。”

“谢谢,如果可以,帮我转告张云芳一声,让她照顾好自己,别太着急,还有,如果可以,让她帮忙照顾一下赵文瑄,我怕有人对她不利。”

于涛左右看看,然后靠近铁栅栏,压低声音问道:“唉,跟你取个经,你是怎么把这几个女人搞定的,教教我呗?”

“呃……正经点,我没跟你开玩笑。”乐天板着脸说道。

“我也没跟你开玩笑啊,你长得也没我帅,可我一个女朋友都没有,你身边居然有好几个女人,包括死者都对你有爱慕之情,不知道吧!”

乐天叹了一口气,沉默不语。

于涛终于在乐天面前赢了一次,心情有点小激动,“喂,还有什么事吗?过几天忙起来,估计就没时间搭理你了。”

乐天坐在冰冷的床上,“那就给我拿一本书过来吧,最好是医书,心内的最好。”

于涛笑着用手指点着乐天,然后就这么走了。

……

家里,张云芳倒在床上一直默默的流着眼泪,一天一夜了,乐天还是被关在公安局,毫无进展让张云芳很无力,此刻除了流泪也没有其他办法。

就在这时,张云芳的电话响了,拿起来看了看,是个陌生号码,接通后,抽泣着问道:“哪位?”

“我叫于涛,是负责李乐天案子的警察。”

“警官,乐天的案子有进展吗?”

“唉,的确是有人陷害。”

“我就说了,哪现在能不能保释乐天?”张云芳急忙问。

“不能,乐天被拘留了,他让我告诉你……”

“拘留!”张云芳震惊的质问:“不是说被人陷害了吗?干嘛还拘留?”

“没办法,铁证如山,翻案的证据不足,走司法程序,乐天还是被拘留了,你别打岔,乐天让我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“您说。”

“他让你好好照顾你自己,别太伤心,还有,你的千万小心点,你们的对手势力很庞大,对你们有力的证据都被销毁了,如果你再出点事,我怀疑乐天会越狱出来,到时候对乐天非常不利。”

“我……”听他这么说,张云芳眼泪再也止不住了,捂着嘴哭了起来。

“你别激动,还有乐天说,希望你能帮忙照顾一下赵文瑄,别让她出事,他就说这么多。”

“我会的,你告诉他,我一定会全力照顾的。”张云芳哭着说。

电话挂断,于涛坐在车里这个感慨,“让小三照顾女友这都同意了,唉,乐天这手段流弊啊!”

随后看着面前的公安局,于涛又陷入沉思中,翻开档案看了看,喃喃道:“看来我的找几个帮手,这帮重案组的每一个人可靠。”

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,当电话接通后,于涛直接说道:

“喂师父,是我于涛。”

“小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听说你进国安局了,回来都不告诉我一声。”

“师父,我这不是忙嘛。”

“别叫我师父了,你现在职位比我高,叫我老邢。”

“呵呵,老邢,问你个人,李乐天你了解吗?”

“了解啊,怎么了?”

“他出事了,我现在正在负责他的案子,挺复杂的,见个面聊呗。”

“好。”

……

一家街边大排档里,于涛和派出所老邢队长坐在餐桌上,一边吃着烧烤一边聊天,于涛把所有的事,他的猜测基本都说了。

老邢低头沉思着,良久后说道:“唉,我印象里,乐天这小子不错,你不知道,我们所里以前有个警花叫刘文静,她跟乐天关系挺好,有一次我们出任务,乐天还帮过我们嘞,我的确欠他一个人情。”

“这事我知道,国安局有底案,西域曼陀罗花嘛!”

“哈哈,就是这事。”老邢尴尬的笑道:“你说吧,要我帮什么?”

“现在公安系统分帮分派的太厉害,这个案子涉及到站队问题,我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新人,想秉公执法很难,如果继续这么下去,乐天很有可能被定罪,我想找几个正直的人查这个案子,所以就找到你了。”

“呵呵。”老邢苦笑,喝了一杯酒说道:“你知道我这人脾气,要不然我早就成正厅了,没事,公道自在人心,我帮你。”

“谢谢老邢。”

两人撞了一下杯一饮而尽,老邢继续说道:“这个事,尸检报告怎么说,做dn鉴定了吗?”

“没,家属不让,王局拖着不跟家属沟通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老邢连忙掏出电话,一边翻找号码一边说道:“上次西域曼陀罗那事,常旭东法医把花拿走了,他这人也挺正直的,我问问他,看看能不能参与。”

“行,你问问,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。”

说完老邢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清晨,法政科办公室内,于涛和刑队长来到常法医的办公室,三人关上门开始聊了起来。

常法医说:“这个事不好办,我们只是对死者做了表面的尸检,内部解刨没法弄,上面压着不让解刨,我听见他们跟家属这么说的,解刨没必要,凶手已经定了,能提早火化就火化。”

“谁说的?”于涛急忙问。

“王局长。”

于涛跟刑队长若有所思的对视一眼,随后刑队长问道:

“以你的经验来看,这事有说头吗?”

本文来自看书網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