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89章 尸体成了关键

第189章 尸体成了关键


                “说头大了。”常法医说道:“按照正常程序,任何一个大案子都不能这么果断定罪,法医检验司法程序按理说应该走三遍过程,现场,外检,内检,可是现在就内检最关键的一项不做,光凭表面这些证据,在法律程序上跟本不权威。”

“如果说。”于涛试探的说道:“我是说如果啊,凶手不是李乐天,内检解刨后取证,是不是就能直接翻案了?”

“百分之百啊,这还用问。”

“不过也不排除有同党的可能吧。”老邢插话。

“一切皆有可能,但真相只有一个。”常法医说道。

于涛站起来说道:“我们能看看尸体吗?”

常法医带着走出办公室,直接走到地下停尸间,从一排藏尸柜里抽出一具尸体,于涛拉开拉锁,露出死者苍白的脸。

三人戴上口罩,常法医拿着镊子指着死者面部说道:“嘴角有血痕,口中有淤血,脸部浮肿现在出现了尸斑,口腔内有溃疡,是被凶手狂打嘴巴子造成的。”

“死者身上有多处捆绑淤青,根据尸斑判断,这些捆绑的层次不是一次性捆绑,应该是经历了多次捆绑,最早的捆绑尸斑有挣扎的痕迹,之后的就没有,再看这些地方。”

“多处淤青尸斑,这些都证明了身前死者遭到惨无人道的殴打虐待。”

于涛搬开死者的大腿,看向股间,“给我镊子。”

常法医把镊子递过去说道:“外-阴-唇和内-阴-唇都有浮肿,阴-道有刷过的痕迹,还有大量出血,显然是有人清除了里面的罪证,死者的双腿和脚尖僵直,这说明在凶手在清理罪证的时候,死者还有意识。”

刑队长看着死者的手指说道:“死者死前挣扎过,指甲里全是泥土,这些泥土是现场留下的吗?”

“是,我们在现场发现了很多抓痕,那个地下室的确是第一案发现场。”常法医说道。

“这个凶手很变态,而且还动一些常识,知道清除体内的津液毁灭证据。”

“阴-道内的津液能刷掉,可是子-宫内的不能处理,只要解刨就能找到残留的dn证据。”常法医说道。

于涛回头看了看,小心翼翼的问:“要不要趁没人的时候解刨。”

“这责任我可担不起啊!”常法医连忙摆手说道。

“哪怎么办?”刑队长问。

“只要家属点头,一些都好说。”

可就在三人正在探讨的时候,走廊里传来大批人的脚步声,三人侧目看去,只见死者母亲带着一帮人走了进来。

她愣了几秒后,看见几个人正在看女儿的尸体,激动地直接扑了过来,“女儿啊,你都死了,他们还不想让你安心呢!他们都是坏人,咱回家,妈带你回家。”

“大娘,你别激动。”常法医连忙劝阻。

而这个时候,王局长厉声呵斥道:“胡闹,谁让你们检查尸体的?”

“局长,我们也是为了取证,现在的确证据不够充分。”

“都在现场抓到了凶手,怎么就证据不够充分了?”王局长厉声呵斥道:“别在这刺激家属,滚。”

王局长说完上前,温柔的说道:“大姐,别哭了,我看还是火化吧,省的总有人想为犯罪分子翻案。”

“你们都是坏人,谁也不准动我女儿,妈这就带你走,这就带你走。”死者家属哭着哭着直接晕了过去,一帮警察七手八脚的上前,急忙扶着老太太准备送去医院。

……

大学里毕云涛把乐天被抓的是公之于众,整个学校师生哗然,所有人都知道嫌疑人抓到了,可是谁都没想到是乐天干的,这在学校造成不小的轰动。

也不知道是谁组织的,不少学生在校园里扯了横幅,还摆满了鲜花和蜡烛,愿逝者安息!

在不远处,一道白色红字横幅更加显眼,严惩凶手,杀人偿命,还死者公道。

还有不少学生自告奋勇的高喊口号,闹得是沸沸扬扬,吵的学校根本没法上课,校长郑建国只好出面协调平息事件。

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死者家属来了学校,这位单身母亲眼睛红肿的已经哭的没有眼泪了,触景生情看见这一幕,她居然直接晕倒了。

校方一再调解努力下,同学们终于散去,但不满校园的鲜花横幅说什么也不撤下来,最终校方领导只能妥协,摆着吧,反正也不碍事。

附属医院,楚江南无力的在走廊里来回踱着步,大部分医生老师都在周围忙乎着,全科班的班主任一再向家属母亲道歉:

“真不好意思,是我们学校的失误,给您带来这么大的伤痛,我们学校的确有责任。”

这位母亲已经哭的无力了,她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,口中一直喃喃自语道:“事都已经发生了,道歉有什么用。”

老师还想说什么,可是被楚教授拉住了,他坐下对死者母亲说道:

“大妹子,现在事情还没解决,犯罪嫌疑人虽然被抓到了,可是我听说证据不足,咱能不能……”

“什么证据不足,在现场抓到了人,还不算证据,哪什么算证据?”母亲激动的破口大骂,也不管教授老师怎么劝,是逮找谁骂谁,好不容易把她劝安静了,楚教授继续说道:

“我希望您能同意解刨尸体,让警方掌握更多的证据,这样才能找出真正的凶手。”

母亲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:“你看过我姑娘的尸体没有?”

楚教授茫然的摇着脑袋,“没有。”

“我姑娘死的那么惨,你连一具全尸都不给她留,你让她怎么安息,我们母子俩相依为命,她是个懂事的孩子,是妈对不起你啊……”

看见母亲又哭的崩溃了,下一秒直接抽了过去,医生们又开始忙活起来。

楚江南这个无奈,走出病房感叹的说道:“这不解刨怎么取证,糊涂!”

“取证了又能怎么样,到时候找出乐天的dn,不还是一个效果。”一个挤进的老师说道。

楚江南怒目瞪着他,“说什么呢,乐天不是那种人。”

“楚教授,证据确凿了,还缺什么证据,别闹了,交给警察处理吧!”

话落楚江南就要跟这个老师打架,他这么大岁数够可以的了,其他老师教授急忙拦着,这才阻止混乱的场面,最后楚教授只好被送出医院。

……

车里,于涛刑队长和常法医三人无奈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。

“这家属死犟,说啥也不解刨,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!你们有找你们想吧。”常法医说道。

刑队长也是毫无办法,于涛思考良久后问道:“我看这大姐穿的衣服不咋地,要不,让乐天家里出点钱安抚一下,再劝劝解刨试试。”

“别闹了。”刑队长说道:“乐天一个孤儿,生活还靠社会福利补助呢,他哪有家属。”

“张云芳啊,乐天的小情人是个白富美,一定肯为乐天出钱。”于涛说完就掏出电话,接通后直接说出来意。

“张云芳嘛,现在事情紧急了,有人忽悠死者家属,让尸体抓紧火化,法医这边和司法公正都需要解刨内检取证,这要是直接火化了,乐天基本就定案了。”

“啊!”张云芳激动的直接哭了起来,“哪怎么办呀?”

“我有个想法,你看行不行。”于涛说:“你掏点钱给家属,先安抚她的情绪,然后咱们一起想办法劝她不要火化,现在时间紧迫,只有两天时间,这得抓紧办!”

“行,现在家属在哪?”张云芳问道。

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。”

挂了电话,于涛笑眯眯的说道:“搞定。”

刑队长皱眉说道:“张云芳,是不是上次当街打架的那个?”

“应该是。”

“乐天这小子行啊,刘文静这边刚分手,这又勾搭了一个。”

“还是个白富美呢!”于涛语气酸酸的说道。

……

张云芳火急火燎的开车来到附属医院,找护士询问了一下病房,直接奔着病房跑来,可是她刚到就被一帮警察拦住了,说什么也不让进。

“我来看家属,怎么就不让进了?”

“王局长说了,现在家属情况不稳定,只要不是直系亲属,都不让进。”

“我是护士也不行吗?”

“不行,专家教授都不让,你算啥!快走。”

警察把张云芳推开,她皱着眉头走进拐角,掏出电话给于涛拨了过去,“怎么回事,警察堵着门口不让进啊!”

“啊,是不是王局长的命令。”

“是,哪个王局长?”张云芳反应了一下厉声质问道:“王建宏?”

“嗯,这下事不好办了,我们再研究研究,总之不能让火化。”

挂了电话,张云芳有点生气,王家没事瞎参合什么,难道是为了生日宴会的事?记恨上乐天了?可恶的王家!等着!

絮叨一句后,张云芳急忙往楼下跑,上了车直奔家里开去,拿出电话给父亲拨了过去,接通后直接说道:

“爸,咱家跟王家有什么生意瓜葛吗?”

“没,咋了?”

“他们把乐天坑了,现在被警察关起来了,我要救他!”

“丫头啊,这事……可大可小,你别参合的太深。”

“少罗嗦,你帮不帮我?”

“呃,咋跟我说话呢?”

“你不帮我,我就不认你了。”张云芳说道。

“唉,帮,你这丫头,先回来跟我说说咋回事。”

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