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87章 艰难的调查

第187章 艰难的调查


                警察们急忙凑过来看了看,于涛戴上手套,打开日记看了起来,直接翻到中间部分,找到有关乐天的记录。

10月8号,阴。

今天班级里的气氛很压抑,上课的时候,所有同学连大气都不敢出,因为学校里传说的恶魔居然跑到我们班级来上课。

他叫李乐天,人长得挺帅的,可是传闻他是个不良,打架抽烟喝酒,几十个人都打不过他一个,这种人是怎么考上大学的,真搞不懂。

下课之后,同学们希望我能出面跟他交涉,怎么办,好害怕,站在他面前,我腿都打颤,他瞪我的眼神,让我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浑身发抖。

10月9号,阴。

今天乐天又来上课了,还跟班级里的小霸王毕云涛吵了起来,毕云涛扬言要打乐天,中午放学,居然找来了几十个人,传言真的没错,乐天一个人打了十几个,我看了视频,天哪,他太帅了!从来没有想过,一个人能打架打得这么帅。

看到这,于涛感慨的笑了笑,看向其他同事问道:“还能找到什么漏掉的线索吗?”

“我们还在搜证。”

于涛说:“你们先找着,另外查一下赵文瑄的寝室,看有没有留下指纹。”

于涛说完直接走了,回到车里,安静的继续翻开日记。

10月10号,多云。

怎么办?妈妈打电话来说,弟弟发烧重病,已经烧成肺炎了,怎么办?我身上就这么一点点钱,全部的生活费全邮寄回去也不够吧,不管了,先邮寄回去,然后找个工作半工半读。

小丽说,现在最赚钱的职业就是去夜店坐台,好纠结,我不想,可是……

《我沉沦了》,多云。

第一天上班,心情总是忐忑不安,站在镜子前,穿着华丽的衣服,脸上浓妆很漂亮,一点也不像我自己,可是为了钱我又能怎么办?

老鸨把我介绍给一个富二代,他叫张云龙,跟我私下说,我今天第一天来上班,如果我伺候好了,张云龙会给我好多钱。

身边的同事教我很多,在客人面前我们得跪着,恭敬的像是仆人或者玩物,我抵触这种感觉,他们都是披着人皮的狼,我害怕,惶恐不安。

直到他又出现了,学校里传说的小霸王,打架都能那么酷,走路都带着洒脱,冷峻乐天。

槽糕,他认出我了,怎么办?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坐在他身边我无地自容。

他没有点其他同行,虽然他带着一位大姐大过来,有人不断给我使眼色,让我不要太暧昧,呵呵,我哪敢啊!腿又开始打颤,好害怕。

他和他的女友都那么霸道,他好冷,坐在他身边总是想打颤,他的每一句话,都针对我,刺激我,看不起我,我本来不想哭的,因为早就想好了,我既然选择自甘堕落,就不要用眼泪换取同情,我要钱!

可我还是忍不住,他的话就像是一根针,深深的刺伤了我,虽然我知道我不配他,但被人这么看扁,我不想。

哭了,跑了,躲在厕所痛哭,脸上的妆花了,好像死啊,但我死了,弟弟和妈妈怎么办?我要坚强!

忍着心痛出来后,一个可恶的男人露出丑陋的嘴脸,硬拉着我进入包间,我很害怕,想跑,我知道他要对我干什么,眼泪流这泪反抗,他打了我,很疼,可我还是强忍着躲在角落中,任他殴打我。

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,乐天犹如男神一般降临,跟这帮醉汉大打出手,他还是那么潇洒,打架时还是那么冷酷,我醉了!

他带着我回到包间,当他脱下外衣捂着我的伤口时,我才发现,我受伤了。

我跟他说了心里的委屈,他居然理解我安慰我,并且给了我一万块钱,天哪!这还是我认识的恶魔吗?

他很温柔,这一刻,我爱上了他,但他身边有个温顺的白富美,我只能默默地承受着暗恋的痛苦。

《恶魔在我心里》

我把钱邮寄回家,告诉妈妈是朋友借给我的,没错,的确是我借的,我要还给他,哪怕用肉体偿还我也心甘情愿,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看上我。

讨厌,好纠结啊!

同学室友都在说他的坏话,我好纠结啊,怎么办,听说毕云涛还要找他麻烦,来自地狱的报复只会让乐天难以承受,我该怎么办,我能帮他吗?

不管了,他人那么好,没人理解他,他是我世界中唯一闪亮的明珠,我要提醒他,让他有所准备,不管未来会遭到什么样的报复,为了他我都心甘情愿。

……

日记写到这里结束,没有下一章,于涛看了看日期,是失踪的前一天。于涛陷入沉思,这一刻,他被这位可怜的死者默哀,思绪回到现实,在这个日记上,有那么一条线索,那就是李乐天跟毕云涛有过节。

“如果说星期一,死者到处找李乐天,是为了提醒他毕云涛要报复他,然后被毕云涛发现,最后被绑架囚禁,这么说的确能说的通,可是究竟是什么仇恨,能让毕云涛杀死一个同学来陷害李乐天呢?”

喃喃自语,没有答案,起身走出警车,走在校园里的路上,警察们都回来了,于涛跟他们交谈几句后,说自己要留下调查一些线索,让警察先撤。

于涛漫步在校园里,站在窗户前看着正在上学的大学生们,“好怀念我的上学时光啊!”

直到下课了,询问了几个同学,开始在校园里寻找毕云涛这个人。

在食堂里,一个学生不小心撞在了毕云涛身上,这小子反手一巴掌把同学打到在地,于涛看见这一幕后快速记录下来。

在毕云涛的交友圈子里,他是太阳,所有人都恭维着他,把毕云涛捧的天花乱坠。

“咦,他裤兜里为什么鼓鼓的?”暗中观察的时候,于涛突然发现毕云涛裤兜里好像装着什么东西,皱眉仔细辨认,无法推断出什么。

跟着毕云涛去了足球场,他换了衣服踢足球,机会来了,急忙来到毕云涛的包裹前,找机会翻找他裤兜里的东西。

“嗨,你干什么?”

“我去,被发现了。”于涛连忙收回手,毕云涛愤怒的跑了过来,带着一帮小弟瞬间把于涛围在中间。

毕云涛很紧张的拿起自己的包,厉声质问道:“你干嘛?”

于涛亮出证件后说道:“别担心,我只是路过而已。”

看见警官证,毕云涛更加紧张了,犯罪心理学的做贼心虚表现的淋淋尽致。

“警察,我什么也没干,你找我干嘛?”

“我没找你啊,我只是路过。”于涛笑眯眯的解释。

“路过你刚刚蹲下要翻我的包?”毕云涛反驳。

“别误会,我刚刚在系鞋带。”于涛解释。

毕云涛双眼闪烁,神色匆匆的拿着包走了,“误会了,警察叔叔抱歉啊!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,不踢了,你们玩。”

毕云涛找个借口开溜,于涛已经断定个七七八八,今天去赵文瑄寝室偷东西的人,应该就是他没错。

围观者散尽,跟在毕云涛身后走着,直到他上了自己的车,有钱人家的孩子,居然开一辆路虎,不对,毕云涛一上车,他就急忙掏出什么东西,用火机点燃了。

“不好,他把证据烧了。”

于涛急忙跑过去,可是当跑到路虎附近,燃烧的纸已经成了飞灰,看见毕云涛挑衅的眼神,于涛这个恨呢,大眼瞪小眼几秒钟,毕云涛发动了车子,开走的一瞬间,于涛看见了一条粉红色的女人内裤。

“停车,你给我停车。”

于涛连忙追上喊停,毕云涛挑衅的摇下车窗问道:“警官,什么是啊?”

“刚刚女寝被盗,有个变态色-情狂在女寝偷了内裤,我怀疑……”

“警官,你可别乱冤枉好人呢,我可什么都没干。”毕云涛连忙解释,但此地无银三十两的做派表现无疑,手还下意识拉上包裹,作势掩藏包里的内裤。

于涛也不惯着他,打开车门直接抢包说道:“这里面是什么?”

“什么也没有。”他作势就要反抢。

可是包还是被于涛抢在手中,打开后直接拿出粉色内裤,冷笑着说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这是我的,不是,是我女朋友的。”

“跟我回警局再说。”

毕云涛不打自招的报出身份,亮出很多政府高官的亲戚,还有公安系统的人。

于涛也不惯着他,直接把人带回警察局,做笔录的时候,毕云涛一句话也不说,但神态很惶恐。

直到6点左右,王局长带着律师和一个女人来了,看见于涛破口大骂:

“我让你调查乐天,你抓毕云涛干什么?”

“王局,你听我解释。”

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律师来了,要保释毕云涛,另外内裤的主人也被带来了,这条内裤是她的,此事到此为止,这是乐天的逮捕令,马上立刻拘留他。”

王局长把逮捕令往桌子上一拍,直接转身就走。

于涛淡然一笑,说道:“王局长,谁告诉你毕云涛是为了内裤的事被怀疑的?”

王局长身体一怔,但随之心虚的继续往前走,根本不解答于涛的问题。

看见这一幕,于涛心里已经百般确认,乐天的这个案子看起来扑朔迷离,说白了就是有人要把乐天往死里整,乐天是不是凶手这下成了未知数。

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