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85章 张云芳急了

第185章 张云芳急了


   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审讯室大门被打开,韩紫萱的父亲韩建宏走了进来,两个警察马上站起来恭敬行礼,韩建宏板着脸,身后还跟着于涛等一干刑侦,看样子刚才是拦着韩建宏来着。

韩建宏进入审讯室内,冷声说道:

“我从小看着云芳长大,她的叔叔是公安厅一把手张国武,她也算是出身政治家族,从小接受良好教育,又怎么会做出这种违法乱纪的事,说话要讲证据,不要随便冤枉人。”

两个警察这个汗颜,他们实在不知道,原来张云芳的来历这么雄厚。

韩建宏和一干老刑侦走进审讯室,关上门后,韩建宏搬了一把椅子坐到被审讯席,这下全场人都蒙圈了,一个个不解的看着韩建宏。

“张云芳得知乐天被抓,是我告诉他的。”

“韩局长!”于涛出声想劝阻。

韩建宏拍了拍身边张云芳的肩膀说道:“她刚刚说,自己跟乐天有暧昧关系,按照法律程序,她的证词不可信也不能程堂。”

“韩叔!”张云芳着急的说道:“你干嘛啊?”

韩建宏一伸手,继续说道:“我女儿得了流感,住院了,主治医师就是李乐天,他治疗这段时间我在场,之前听说,他累到在床上还坚持给病人看病,我佩服他,所以听闻乐天被冤枉,我很焦灼。”

韩建宏继续说道:“我不相信,一个在疫病爆发的时候,坚守岗位尽职尽责的一个好医生,是个变态杀人狂,作为警察,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,也不能错抓一个好人,这件事要严查到底,绝不错过任何蛛丝马迹。”

一帮警察连连点头应是,韩建宏接着说道:“下面给我做笔录吧,我的证词应该可取吧。”

在一帮警察的监督下,韩建宏做了笔录。

此后,在乐天的日程上,现在只有星期天下午,还有宴会结束以后不知道他去哪了。

女警看了看时间表问道:“张云芳,乐天的口供上说,星期一晚上你跟他在一起是吗?”

“没错。”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我去四合院找乐天,听他叔叔说,乐天要带他回老家,我就着急,后来给乐天留言,当天晚上乐天来找我,之后我俩一夜没分开。”

“哪你俩这一夜都干了什么?”女警问。

“我跟乐天,夜里还能干什么?”张云芳反驳道。

韩建宏无奈的摇摇头说道:“这件事记就记了,不能当做证供。”

“干嘛啊韩叔。”

“云芳,这要是在法庭公布出来,你怎么跟你家里人解释?”韩建宏喝道。

“我不在乎,解释我回去说,这关乎乐天的生死,我名誉不算什么,警察同志,当天晚上我俩就在一起了,你就这么写。”

韩建宏只好无奈的闭上了嘴。

女警把笔录做好后,看着张云芳说道:“好了,没你的事了,先回去等消息吧,回头想起什么再联系我们。”

“好的。”张云芳站起来试探的问道:“我能看看乐天吗?”

“不行,现在外人不能见他。”警察说道。

“律师呢,我可以帮乐天请律师。”

于涛尴尬的说道:“其实现在还没定案,48个小时之后,我们要酌情是不是要拘留乐天。”

张云芳也知道严重性,离开公安局,直接开车去了学校,因为临近中午,所有学生都在食堂吃饭,大部分人都在谈论着嫌疑人被抓住,还有女学生死的有多惨之类的。

张云芳进入食堂后,先给钱恒泽打了一个电话,接通后直接问道:

“钱很多,你在哪呢?”

“啊,寝室呢,正要出去吃饭。”

“别瞎溜达了,我找你有急事,在后门等我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挂了电话,直接抓住一个同学问道:“知道赵文瑄在哪吗?”

“赵文瑄?”同学环视了一下,想起来说道:“校花赵文瑄呢,再那边,人最多的地方。”

张云芳看去,只见在食堂的一个角落中,一堆男同学把赵文瑄围在其中。

张云芳直接走过去,推开一个正在献媚的男同学,对着赵文瑄说道:“你跟我出来一下。”

赵文瑄一怔,但也认出来人,翘眉一横起身跟在她身后就走,两女在众人注视下离开食堂,赵文瑄拉住张云芳问道:

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

“现在不是时候,等一会再说。”

“哼。”赵文瑄猜测,还不是乐天的事,估计这女人过来找茬来了。

走到后门,钱恒泽在不远处按了按喇叭,张云芳冲他招招手说道:“上我的车。”

钱恒泽小跑过来,看见赵文瑄憨笑道:“哟,瑄儿啊,云芳姐这是要干嘛啊?”

“上车再说。”

三人各自上了车,张云芳开车来到附近一家安静的餐馆,要了一个包间后,对着钱恒泽质问道:

“跟我说说,我父亲生日宴会之后,乐天是不是跟你走了?”

“呃,是啊,我跟我爸,把乐天送到潘家园,他下车后就不知道干嘛去了,怎么了云芳姐?”

张云芳皱起眉头记录着,喃喃说道:“乐天被人坑了,现在被关在警察局。”

“什么?”两人同时质问。“严重吗?”

张云芳停止手上动作,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失踪女学生案,警察怀疑乐天做的,但我知道乐天是被陷害了。”

“我去!”钱恒泽啐骂道:“谁那么无耻!敢陷害我兄弟。”

张云芳记录完毕后,看向钱恒泽说道:“姐需要你帮个忙,你回学校看看谁吵吵的最欢,我估计最得意的人有可能就是陷害者。”

“我这就去,姐没事了吧?”钱恒泽问。

“没事了,如果警察需要你做证,你得出面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钱恒泽说完后就跑了。

张云芳和赵文瑄互相对视着,两人表情都很焦急,但都没有说话。

张云芳突然问道:“你爱乐天吗?”

“你呢?”赵文瑄反问。

“我爱,我能为他付出一切,不管是名誉还是金钱,只要能救他出来,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。”张云芳说道。

赵文瑄低下头,搓着手指头,因为她听出来了,张云芳找自己,是为了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。

哪知道张云芳接着说道:

“你跟乐天是男女朋友,我是个小三,虽然你是正式的,但你应该不会输给我。”

“当然。”赵文瑄急忙迎合。

“那就好,我需要你帮忙。”张云芳继续说道:“警方需要罪证,我们需要乐天不在场的证据,现在乐天有几天时间失踪了,在老家的时候,需要你证明。”

“这个当然。”

“还有,乐天脸上的抓痕是怎么回事?你干的吗?”张云芳冷声质问。

“不是,是一个患者家属干的。”

“那就找到这个家属,来给乐天证明他在老家。”

“好,我下午就买票出发。”

“不用。”张云芳拿出手机,给弟弟云龙拨了过去,“弟,我有个朋友,需要你送去东北找个人,现在马上,我很着急,关乎你姐夫的……”

突然发现口误,连忙改口说道:“关乎李乐天的生死,别废话,快过来。”

关了电话后,赵文瑄茫然的看着张云芳问道:“你跟乐天,发展到哪一步了?”

“现在我不想谈这个话题。”张云芳很巧妙的转移话题说道:“帮我想想,还有什么人能证明乐天不在场。”

赵文瑄疑惑的问道:“这件事到底有多严重,你一直说被冤枉,到底什么地方体现的?”

“乐天出现在现场,被跟踪警察当场抓获,还有,在现场找到大量带有指纹的……东西。”张云芳低下了头,满脸的自责。

张云芳没明说是什么东西,赵文瑄也没问,两人尴尬了好久,赵文瑄心里七上八下的,直到等到张云龙来了之后,他看见赵文瑄第一眼就喜欢的不行了。

“我去,这是老姐的朋友,长得真漂亮,请问姑娘芳名?”

“哎呀疼。”

“别看见个姑娘就眼睛发直,这你要是敢碰,我就把你小弟弟切下来。”

“不敢,老姐放手,耳朵要折了!”

张云芳这才放开手,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赵文瑄说道:“我弟弟送你回去,放心,他不敢对你做什么不轨的事。”

领着赵文瑄出门,张云龙一边走一边揉着耳朵,在后面还是偷偷摸摸的问道:“姐,这小妞到底谁啊,你这么护着她?”

“你姐夫的女朋友。”张云芳冷着脸回答。

“哦,我姐夫的,啥,女朋友,姐,你算啥,不是,关系好乱呢,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。”张云龙直接懵了。

出门送两人上车,张云芳好阵交代,并且一再告诫张云龙,让他一路都老老实实的,否则乐天不弄死他,张云芳都废了自己的弟弟。

张云龙这个闹心啊,心里琢磨老姐到底为啥叫自己帮这个忙,这中间会不会有特殊含义,比如,让自己不明着动,但可以私下一点点软磨硬泡。

很有可能,只要把这个妞撬走,姐夫和姐的是就成功,感情老姐是小三啊,哈哈,老姐加油,我一定不辜负你!张云龙在满心算计着开车离开。

而张云芳看着头上乌云密布的天空,心情那叫一个复杂啊!

本文来自看书王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