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84章 调查【求红花】

第184章 调查【求红花】
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赵文瑄刚拿着书本要去上课,正走在路上,几个警察迎了过来,其中一个女警亮出证件后问道:

“你叫赵文瑄是吧?”

“嗯,有事吗?”

“请问你跟李乐天是什么关系?”

赵文瑄红着脸说道:“男女朋友。”

警察们面面相视,女警尴尬的问道:“你有没有发现乐天平常,有一些不轨的行为,或者有一些特殊嗜好?”

“没有,乐天聪明开朗,对人很好。”

警察们很疑惑,女警又问道:“你对同校女学生的失踪案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我不知道,前几天我休学了,刚刚回来。”

“哪你知道李乐天跟这个失踪女同学,有什么关系吗?”

“这个我也不知道。”赵文瑄疑惑的问道:“请问,这跟我们有关系吗?”

“稍微有一点点,对了,你说你刚刚回来,有没有坐车的票根。”

“有,现在就需要吗,我得回寝室给你拿。”

“麻烦你了,我跟你回去拿一下。”

女警跟赵文瑄回到寝室,赵文瑄从包裹里找到坐车票根,交给女警察说道:“我跟乐天两人就是坐这趟车回来的。”

“还有个事需要咨询你一下。”女警察问道:“乐天脸上的抓痕,是怎么弄的,你知道吗?”

“知道,说起这事我就生气。”赵文瑄嘟囔着嘴。

女警花急忙拿出笔记录,看样子要有线索了。

“我跟乐天在爷爷的诊所,有人打架砍掉了一条胳膊,抬到诊所后,乐天给他接上胳膊后,那女的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乐天给挠了,这给我们气的。”

女警花记录的时候手一下停住了,无奈的感叹一声,最后只好告辞离开。

……

公安局内,于涛看着乐天的答题这个笑啊,但是这个笑声很奇怪,有激动还有些苦涩,总之无法形容这个笑声,听见的人都疑惑的看着于涛,实在不了解他这是怎么了。

于涛笑声结束,放下答卷感慨的说道:“乐天呢乐天,你也太搞了吧,一共才40道题,你全都答对了不算,还让我再给你加一分卷面工整,你是嫌死的不够快啊!唉!”

没错,看着卷面最后写的一句话,“卷面工整求加一分。”于涛看着手中的答卷都无语了。

重案组老刑侦走到于涛面前,试探的问道:

“于警官,你笑什么呢,这么慎人。”

于涛敲了敲桌面上的答卷说道:“反心里变态测试题,乐天一道没错,居然还让我再加一分。”

“啥意思?”老刑侦问。

“意思就是说,乐天要么就是个变态,要么就是个智商超高的天才。”

“多高算高?”

“180以上吧。”

“哪再给他拿一套测智商的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于涛苦笑,“你可别指望他智商在180以上,说不准,他就是个智商超高的变态,到时候咱们可有的头疼了。”

于涛说完打开电脑,在国际智商测试网页上,打印下载了所有试题,然后拿着起身说道:“你们调查继续,我跟乐天再聊聊。”

拿着试题进入审讯室,乐天还在闭目养神,于涛进来后说道:“睡觉呢,没打扰你吧?”

“我都答对了吗?”

“嗯,给你41分。”于涛这个无语啊,走到审讯室桌前,把试题摆在乐天面前说道:“这个你也做一下。”

乐天看了看,“哟,这你是要让我高考啊,打算让我过了文笔考试,直接进入警察学校吗?我可对警察没兴趣。”

“你想多了,这是智商测试题,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,我还真想试试你的智商是多少。”

乐天拿起笔说道:“这种题只是听过,还真没做过。”

乐天健笔如飞的开始作答,看的于涛这个发愣,“你就不看清楚再写答案?”

“这些题都简单,不像昨晚你给我的那份题,为了一个答案我得换位思考好久才能想到正确答案。”乐天随口回答道。

“我去,换位思考,这不是犯罪心理学的破案方式吗?你怎么也会?”于涛质问。

乐天抬头瞪这于涛说道:“拜托,我学医的好吗,心理学的教科书我看过。”

于涛无语了,等乐天答完后,拿着试题离开审讯室,坐在电脑前按照乐天的答案填选,等分数出来后,于涛吓得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“我靠,200!”

所有人诧异的看着突然大叫的于涛,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大喊。

于涛连忙向众人致敬道歉,坐回椅子上一脸汗颜的揉着额头,“我才150,他居然200,妈的,这小子是个聪明的超级变态杀人狂,这可怎么办?”

此刻于涛有些犯难了,在绝对的智商碾压下,他对乐天只有一个感觉,那就是无力感。

……

医院内,韩建宏火急火燎的跑进护士站,看见护士急忙问道:“张云芳呢?”

护士站护士茫然的在走廊寻找一圈,“病房呢吧,怎么了?”

韩建宏环视一圈,挨个病房找,当看见张云芳后,拉着她走到走廊过道。

“韩叔,怎么了这么着急。”

“李医生出事了。”韩建宏先看了看周围情况,见没人后,这才压低声音说道:“昨天晚上,警察在一个地下室抓到了一个变态杀人狂,这件事你知道不?”

“知道,听说是抓住了-女干-杀失踪女大学生的凶手。”

“这个凶手,就是李医生,李乐天。”

“别闹了,根本不可能。”张云芳笑着回应。

“证据确凿,警方已经立案调查了,所有证据都表面了,就是李乐天干的。”

“不可能,韩叔,你可别胡说。”张云芳反驳道。

“我胡说什么啊,现在乐天就被关押在重案组呢,昨天抓的人,提审了一夜,现在警方在大肆搜集证据呢!”

张云芳踉跄的退后好几步,靠在墙壁上,口中依然念叨着: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

等张云芳反应过来后,急忙跑进护士站,快速换了衣服也不理会护士们询问,连忙就往外跑,拉着韩叔说道:“走,带我去公安局。”

……

会议室内,所有刑侦人员每个人都在报告着自己掌握的证据,但这些证据不充分,还无法对乐天造成实质的指控。

于涛坐在椅子上,揉着额头看着每个人的调查结果,“乐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所有证人的口供,他只有星期天到星期一一天作案时间,但法医鉴定,死者之前最少是经历了三到四次折磨。”

“会不会还有同党?”

于涛没有接话,问道:“有没有尸检报告,在患者体内发没发现遗留的津液,或者毛发之类的?”

“法医正在解刨尸体,目前一切都不好说。”

就在这时,韩建宏打开门进来,众人看见他之后同时站起来行礼,韩建宏走过去说道:

“各位辛苦了,这个案子怎么样了?”

“呃,韩局长,目前证据不足,这是乐天的行程表,乐天还辩解说,他这两天都跟张云芳待在一起,我们想传唤张云芳,详细的做笔录调查,可是她不配合,这不好办呢!”

“哦,这样啊,张云芳自己来了,你们去做笔录吧!”

警察们一怔,随即分出两个警察一男一女走出去,看见张云芳后,带着她进入审讯室。

女警问道:“我们需要了解一下,星期六晚上,你们玩到了几点?”

张云芳直言不讳的说道:“我们玩了一整个通宵。”

女警又问:“都是在夜店吗?”

“是的,有监控,有人证,我们医院的护士都可以作证。”

“可是几个护士的口供,说那晚是到了后半夜,大家都喝多了,这段时间乐天有没有可能偷偷的离开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乐天喝多了就是呼呼大睡,我……我挑逗他都没反应?”

女警和男警察对视一眼,男警察问:“你跟乐天是什么关系?”

“男女朋友。”

女警记着笔录,下意识笑着自语说道:“你是第二个自称男女朋友的女人。”

“还有谁?”

女警回答:“学校的赵文瑄。”

张云芳低下头,喃喃道:“我知道她,她是乐天真正的女朋友,我,我是小三。”

女警抬头疑惑的看向张云芳,“你心甘情愿的?”

“嗯。”

女警无力的摇摇头,“真看不懂你们,说说,乐天有没有什么怪异的癖好?那种方面的!”

“没有,乐天是个雏,他哪有什么癖好。”张云芳辩解。

女警反驳说道:“不对吧!我在现场发现好多情-趣玩具,上面可都有乐天的指纹。”

张云芳红着脸低下头,“哪些东西,应该是我的,之前我家被盗过,这些东西都丢了。”

女警翻开张云芳之前的笔录问道:“之前问你你怎么不说?”

“你要是有不能说的秘密丢了,你说不说?”

突然被张云芳反问,女警有点尴尬,但反问说道:“那你为什么现在说。”

“因为乐天被你们抓了,还误会他是犯罪凶手,他一定是被冤枉的,我可以作证,他一定是被人栽赃陷害的。”

男警察警觉的看着张云芳,冷冷的问道:“我们没有对外公布乐天就是凶手,你是怎么知道的?还有,你一直辩解乐天是被栽赃,你是怎么知道的?你甘愿做乐天的小三,你是不是他的同伙?”

“放屁!”张云芳怒骂道。

本書首发于看書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