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80章 一张床

第180章 一张床


                纠结良久,但东北的冬天,虽然有暖气,可是房间里真的很凉,没一会乐天就有点受不了了。

“阿嚏!”

着凉打了一个喷嚏,擦鼻子的时候,赵文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,把被子往乐天身边挪了挪,原来她没睡着,废话,隔壁是恼人的声音,身边是帅哥亮女,能睡着才怪呢。

乐天腼腆的伸手,掀开被子一角,只是轻轻地盖在肚子上,侧头看着背对着赵文瑄,她身体有些微颤,乐天感觉很难受,憋得都快喷血了有木有,真是太考验定力了这个。

就在乐天万分难过的时候,赵文瑄身体居然往乐天身边挪了挪,两人之前还有一点距离,这么一挪,她基本是挨着乐天了。

“当心别着凉了。”赵文瑄的声音小到了极点。

乐天这才用被子把身体全部盖上,好暖和,有个人暖床可真好。

乐天刚刚盖被子结束,手刚放好,不小心一下碰到了赵文瑄的屁-股,虽然两人都穿着秋衣睡觉,可是年轻大小伙子和一个大黄花闺女躺在一张床上,多羞涩。

这突然的接触,赵文瑄一个激灵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,乐天连忙说道:“抱歉,不是故意的。”

赵文瑄背对着乐天,其实脸色红的不行了,身体发烫的估计都快能煎荷包蛋了。

眼睛不断乱转,心里七上八下的瞎想着,乐天会不会乱来?他要是硬来怎么办?赵文瑄心如乱麻啊,根本无法平静。

乐天也好不了多少,身边躺着一个大美人,不能看也不能碰,难受的都快疯了。

估计是精虫上脑了,手指不听使唤的往赵文瑄身边挪动着,一点点的,当小拇指碰见赵文瑄的腰部时,赵文瑄又是一个激灵。

“来了来了,他要来了。”赵文瑄双拳紧握,身体都激动的颤抖起来。

乐天的手再次变本加厉的往赵文瑄身上靠近着,碰触她的腰部后,缓缓往上游走,纤细柳腰手感就是好,关键是,赵文瑄没有阻止。

乐天的欲-望战胜了理智,轻轻翻身,壮着胆子环抱住赵文瑄,双手一用力,赵文瑄完全贴在身上。

“嗯。”赵文瑄喉咙里发出一声羞涩的呻-吟声,手抖得更加厉害,心跳的越来越快。

乐天上身靠近,凑到赵文瑄后脖子位置,呼吸的热度近在咫尺,越来越近,因为看不见,赵文瑄心里慌了神,眼睛瞪得溜圆,大脑完全宕机了?

乐天的嘴唇靠近,贴在赵文瑄的脖子上,细腻的皮肤带着温婉的体香,闻着是那么欲罢不能。

嘴角微微撅起,在脖子上轻吻了一下,赵文瑄有发出羞涩的闷哼声,拳头紧紧攥着挪动到了唇边,紧紧咬着牙紧张的无以复加。

终于在这个时候,隔壁房间在一阵欢快的声音过后停止了喘息,世界终于安静了,乐天的理智也渐渐恢复,但没有一个男人能放弃到手的温存,乐天也不例外。

更何况,这次机会千载难逢,过了今天在现有这种近距离接触的机会,恐怕要等几年后了吧。

所以乐天也不客气,嘴唇继续拱了拱,贴着她的脖子一点点游走。

赵文瑄心跳越来越快,越快越紧张,终于,临界点突破了。

“乐天,乐天,不要,我……我……”

赵文瑄终于说话了,但紧张犯病的声音是那么虚弱。

乐天大脑顿时清醒,急忙起身询问道:“瑄儿,没事吧?”

突然掀开被子,热闷的体温散发开来,赵文瑄终于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,随后急促的呼吸起来。

乐天把赵文瑄抱在怀里,“没事吧?”

呼吸渐渐平缓下来,幸好没有晕倒,怀中的赵文瑄红着脸说道:“别这样,我,我受不了了。”

“哦,对不起,刚刚……”

“你这么抱着我睡,没关系的,别再像刚才那样了。”赵文瑄娇羞的说道。

乐天抱着赵文瑄躺下,不再做过份的举动,赵文瑄也转过来,把头埋在乐天怀里,再次盖上被子,安静片刻后,赵文瑄试探的问道:

“你是不是很难受?”

“不是,我不会了,刚刚不好意思,差一点没忍住。”乐天回应。

赵文瑄红着脸,伸出手抱着乐天说道:“你是第一个抱着我睡觉的男人,我爸除外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等我的病治好了,或者结了婚,我问问爸爸,当年他是用了什么办法跟妈妈……”

“等你治好了再结婚吧。”乐天阻止了赵文瑄的话,毕竟刚刚的话题,有点尴尬了。

随即两人不再说话了,乐天心情恢复如初,但怀中抱着一个大美人,想睡觉也睡不着,一会就睁开一下眼睛,这一夜这个难过啊,好漫长的说。

幸好在后半夜的时候,乐天转移思想,思考着以后的发展,结果就这样,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不过乐天怎么说也是一个火力旺盛的正常大小伙子,只要是个男人都应该懂的吧,晚上,乐天的梦境中梦遗了。

天亮了,乐天一下从床上坐起来,看着身边睡的甜甜的赵文瑄,这才松了一口气,不过随之脸红了,掀开被子看了看,一脸的难色。

“我去,还真不省心。”

连忙小跑起床,翻开行礼找换洗内裤秋裤,随后快速进入卫生间。

其实乐天声音不大,但赵文瑄还是听见了,她睁开眼睛看见乐天急匆匆跑进厕所的背影,下意识的笑了笑,在枕头上轻微的挪动一下,一脸幸福的回忆着昨晚的梦境。

“噼里啪啦”

乐天在厕所摔倒了,好像还撞坏了东西,这乱七八糟的声音打断了赵文瑄的思考,带着好奇的心情起床,悄悄凑到门口,从门缝里看见厕所内,乐天到底在干嘛。

只见乐天把脱下来的内裤秋裤丢在洗手池里,拿着内裤正在穿呢,赵文瑄一个大黄花闺女,哪见过这玩应,脸色羞红的急忙缩回头,心跳居然又砰然加快,随后快速回到床上躺好,满脑子的都是刚刚看见的画面,怎么辉也挥之不去。

乐天穿好后,放水在洗手池里洗了起来,忘记拿香皂了,只能水洗,先这么滴吧,拧干后拿着进了屋。

赵文瑄闭上眼睛装睡觉,但乐天还是看出了一丝端倪,看来这丫头早就醒了。

把羞人的衣物放进包里,侧头看着床上,继续回到床上钻进被窝里,看见赵文瑄又脸色通红,乐天搞怪的说道:

“你这是让人煮了。”

随即伸手在赵文瑄软肋上碰了一下,赵文瑄装不下去了,笑穴被碰触她直接笑着睁开眼睛,嘟囔着嘴说道:“讨厌呢!”

乐天也笑着躺下,继续抱着赵文瑄说道:“醒了还装,以为我看不出来吗?”

“哼,就你聪明,抱着我睡觉都能梦遗,你呀,思想不干净!”

糗事被揭穿,乐天这个尴尬啊,是坏的继续挠痒开玩笑道:“你居然敢笑我,继续笑吧!”

“啊,我错了,不笑了,挺,别闹。”

两人在床上闹了一会,赵文瑄率先投降,下地穿衣服洗漱,乐天也开始忙活收拾行李,时间也差不多了,整装待发这才准备出发。

退了房,拿着行李先去吃早饭,随后到了长途汽车站,等待着安检上车。

大厅里人满为患,好像这种地方全天24小时都是这个场景,就在等待的时候,乐天突然在人群中,看见了一个眼神不一样的人,他不是小偷,也不是警察,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注意着乐天。

一个小小的对视随后的掩饰,这细小的神态被乐天察觉到了,疑惑的打量这个男人,他30多岁,段寸平头,穿着皮衣皮鞋,身体宽大显然是练家子,手很大,骨节处有老茧,应该是练过外家拳。

看他的神态和气度,不是官场上的人,也就是说不是警察,可是她的气度更不像是江湖人,到有点听人安排的主,估计是保镖,他为什么要注意自己呢?这引起乐天的疑惑?

男人坐在乐天后面的椅子上,还是有意无意的偷瞄乐天,乐天也不回头,感受着男人的气息,他的确是奔着自己来的,他到底是什么人?以前怎么没发现?

就在这时,提示检票上车,乐天和赵文瑄拿着行李准备检票,男人没有跟上,但是目光一直在关注这乐天。

过了安检口,乐天找话问赵文瑄道:“手机带了嘛,借我用一下。”

赵文瑄下意识把手机给乐天,乐天只是没话找话,其实就是为了看看男人的举动。

但接过赵文瑄递过来的手机,乐天瞬间有了一个主意,“站好了,给你拍张照留念。”

赵文瑄摆了一个姿势,乐天打开相机对着赵文瑄照了一张照片,当然,跟踪者也被揽扩在其中。

“走吧。”

拿着行李走出检票口,把手机还给赵文瑄的时候,看见男人拿出电话打了出去,心里猜测一定是有人在找自己,也不知道到底是谁。

跟赵文瑄上了车,把行李放好之后,两人找到了自己的座位,让赵文瑄坐在里面,乐天坐在挨着过道的位置,赵文瑄拿着手机,抱着乐天胳膊又是拍了两张暧昧的照片。

“就是你脸上的着两道疤难看了,回头我用美图给你修修。”

乐天到不太在意这个,心中的心思全是刚才那个男人,还在猜测他到底是谁派来的,也不知道这趟行程会不会安全。

本文来自看書罓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