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75章 欢喜冤家

第175章 欢喜冤家


                吃过中午饭,赵老中医喝的有点多,乐天付了账后,和赵文瑄扶着老头往外走的时候,这旅游景点终于来了一伙人,他们是开着车来的,有男有女一共5个,一下车司机就骂骂咧咧的说:“这tm什么破路,这么难走也不说修修。”

“行了,赶紧吃饭吧,都饿死了。”随行女眷说道。

一帮人走向农家院,几个男士看见赵文瑄,一个年轻人愣了几秒,随后站在一边吹着流氓哨,窃窃私语的说:“这小妞长得不错嘿!”

乐天和赵文瑄没搭理他们,扶着赵老中医避开人群直接走向胡同,回家看了门,把赵老爷子扶到床上睡一觉,随后两人走到药房,开始忙活下午的营生。

旅游景点一般情况下也没什么人,大部分患者都是当地居民,有个病也是得个头疼脑热的,在旅游旺季的时候,能碰上几个意外情况的患者,但也都是少之极少。

这两天下雪封道,基本没什么人来旅游,但说来也奇怪,上午没事,下午陆续有车上山,居然在淡季来了几波旅游的客人。

不过这些客人跟乐天他们没关系,两人在诊所里无聊的打扫卫生,期间赵文瑄是各种找茬,让乐天把所有医疗设施全部消毒。

乐天也没办法,只好忍着照做,大扫除了一遍后,时间也到了下午3点多,赵老中医睡了一觉起来,走出卧房看着整洁的诊所,“哟,今天太阳从东边出来了,居然还给我打扫卫生了?”

“免费苦力不用白不用。”赵文瑄翘眉一横说道。

赵老中医看着乐天尴尬的笑了笑,“也对,过两天你俩就回去上学了,能多干点就多干点,我老了,也不愿意收拾这些东西,对了乐天,你什么时候走?”

乐天连忙回答:“过几天,都忙完了就走。”

赵老中医坐下,乐天笑眯眯的凑了过来,说道:“师父,跟你商量个事呗。”

他倒了一杯水,“说。”

乐天说道:“我义父的弟弟,就是我叔叔大病初愈,体虚的很,我领回来养几天,你帮我照看一下呗。”

“好说。”赵老中医喝了一口水,随即反应过来,“哎不对啊,干嘛要我照顾,你不能调理啊?”

“我这不是还得上学吗,再说了,我叔的身体,五脏皆损,想调理好有点难度,我有点力不从心,所以……”

“你小子,就知道你没按好心。”赵老中医喃喃一句后说道:“行,人在你家呢吧?回头我抽空去看一眼。”

“谢谢师父。”乐天连忙嬉皮笑脸的应了一句。

“谢谢不是光嘴上说说的,你好好照顾我孙女就行,丫头大了任性,你多让着她点。”

“我知道师父。”

赵老中医笑眯眯的说道:“行了,你俩也别忙活了,出去溜达溜达,这大雪覆盖了漫山遍野,风景挺漂亮的,出去溜达溜达。”

“唉。”乐天说完转头,看见赵文瑄嘟囔着嘴的模样,试探的问道:“出去走走呗!”

赵老中医还没等孙女说话,急忙说道:“你要是不去的话,就去把哪头小猪收拾一下,晚上给炖了。”

“谁说我不去了,快走。”赵文瑄拿起衣服就往外走,看样子只有赵老头能制住她,真可谓是一物降一物啊。

两人在乡间小路上,看着满山洁白的景色,心旷神怡更是一番独特的味道。

赵文瑄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,脖子上缠着一个丝巾,在如诗如画的风景中,她是如此婉约动人。

“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你有没有勾搭姑娘?”赵文瑄质问道。

“不敢不敢。”乐天哪敢说实话,只能搪塞过去。

“谅你也不敢,就你们医院那个护士,我看着她就不爽,以后我要是看你再跟她勾勾搭搭的,我就对你不客气。”赵文瑄小粉拳对着乐天比划了一下。

乐天这个汗颜,更加不敢说实话了,急忙转移话题说道:

“对了,这几天没上学,你没忘了吧,过完年咱们可要准备三国医学研讨会了。”

“我会忘?咱们现在学的那些,我小时候就学过了。”

“呵呵,我也是,不过我现在转班了,去了全科班上课,打算学习中西医结合。”

“那我是不是也要转过去啊?”赵文瑄问。

“随你。”

两人在美丽如画的景点逛了一圈,日落西山的时候才往回走,这景点也来了不少游客,气氛终于不是那么冷清了。

回到诊所的时候已经5点多了,赵老中医在做饭呢,见两人回来了,笑眯眯的说道:“今晚吃出肉炖粉条。”

“师父,内脏都去了吗,您可是打了麻药的,不会吃了闹肚子吧?”乐天问。

“我是小白嘛?药不死你啊!”

三人相视一笑,随后收拾座椅碗筷开始吃饭,赵老头今天是真开心,晚上又拿出瓶酒,自顾自的喝了起来,饭桌的气氛其乐融融,赵老头不断讲乐天以前的糗事,跟赵文瑄乐得啊,合不拢嘴了都。

乐天这个尴尬,各种转移话题,之后聊一些医学上面的知识,聊以后的发展和设想,把心里的蓝图也都交代出去。

可是就在三人聊天正来劲的时候,山庄农家院传来激烈的吵闹声,三人同时侧目看想外面,赵老头疑惑的说道:“好像是打仗了!”

三人这才放下碗筷,打算出去看看热闹,走出诊所,周围不少小商小铺都有人出来,一起往胡同外面走,刚一出来,就看见农家院门口乱成一锅粥了。

真的是游客打架,男人们厮打在一起,女人们也不拉架,互相拽着头发这顿撕吧,看样子双方都喝了酒,谁都不惯着谁。

打架的人不少,双方各有5~6个人,从农家院里面打到外面,估计里面作的不轻,服务员老板等早就不知道跑哪了,这种情况下,他们也没法拉架。

就在双方打得不相上下的时候,下午有过一面之缘的司机被打倒,随后他踉跄的往农家院里面跑,身后几个人这顿狂追,进去后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乱砸。

“没啥好看的,回屋。”赵老中医说了一句后,拉着孙女和乐天回到屋里,可三人刚刚坐稳,就听见外面传来女人的尖叫声。

三人皱起眉头,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,“别理这帮人,现在人都能作死,动了刀弄死两个就好了。”

赵老中医说完,拿起一杯酒喝了一大口,乐天时不时回头看看窗外,吃饭的心情早就没了。

没过多久,诊所大门被打开,超市老板跑进屋说道:“不好了赵大夫,那边打架动了刀,你赶紧去看看呢?”

“我看有啥用,能拉开是咋地,打电话报了警没有?”赵老中医随口说道。

超市老板连忙说道:“不是,动刀伤了人,挺严重的,喷的那都是血。”

“哦!”赵老中医这才放下筷子,“走,去看看。”

三人再次出门,农家院周围聚了不少围观者,打架双方此时也偃旗息鼓,毕竟有个人倒在了血泊中。

赵老中医三人来了,人群让出一道缝,三人走进去,地上的男人是今天来的时候,骂骂咧咧的司机,他身边有个女人这个哭啊,不远处有一把剔骨菜刀,伤口在肩膀处,一看就是一刀下去,血肉模糊的掉了半个胳膊。

赵老中医过去检查了一下伤口,“好家伙,一刀砍断了一条手臂,够狠的啊!”

痛哭流涕的女人一听这话哭的更伤心了,指着伤人者说道:

“等着警察来的,你别想了事!”

“我有理,怕你啊!”对方反驳喊道。

双方接着又产生口角,差点再次打起来,幸好赵老中医急忙喊道:

“够了,再打一架,一死两伤好啊?”

这下双方都闭嘴了,女眷连忙凑近,看着痛苦哀嚎的伤者说道:“这穷山僻壤的连个好点的医院都没有,可咋办呢?”

“凉拌。”赵老中医起身指挥说道:“抬着去我诊所,我看看咋整!”

“咋整?你能行不?”女眷哭着问。

“行不行我咋知道,要不死在下山的路上,要不抬我诊所去。”

众人一听吓得,一个个七手八脚的抬着患者就往诊所走,乐天追上赵老中医低声说道:

“师父,他胳膊韧带全折了,一刀是从骨缝砍开的,现在也就腋下还连着,你能行不?”

“我不行不是还有你呢吗?”赵老中医说道。

“啊,我,我没遇见过这种患者啊!”乐天连忙辩解。

“少罗嗦。”

一行人簇拥着回到诊所,把患者安排在里屋的病床上,鲜血瞬间染红了床单。

“别在这聚着,不相关的人都出去。”赵老中医下了逐客令,景区的围观者都早外面等,现在只剩下诊所三人,患者和家属女眷。

“丫头,配50毫克麻药,乐天,我准备针灸,你准备接骨连筋。”

大家开始准备,女眷家属在一旁哭的啊,那叫一个闹心。

乐天吐了一口准备开始,先拿剪子,把伤口附近的衣服全部剪开,随后赵老中医在患者身上扎了几个穴位,这鲜血瞬间止住了。

“乐天,他胳膊能不能残废,就看你的了。”赵老中医说道。

“啥!”家属一听这话不干了,急忙说道:“你不治让这小子治,他懂个啥啊?不行不行,赶紧去大医院!”

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