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78章 一间房【求红花】

第178章 一间房【求红花】


                撒泼打滚求红花,别留着,下个月就作废了,不给就哭给你们看。

……

走到房间前,用钥匙打开门,房间不大,20平米左右,拉着窗帘,墙角有一台电脑,对面是一张双人大床,居然还有独立的厕所,环境也比较干净。

乐天率先进屋,把行礼放下后,试探的看着赵文瑄问道:

“这环境行吗?”

赵文瑄进屋后就开始皱眉,看着只有一张大双人床,脸色一下就红了,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,说道:“要不,再找找吧?”

乐天感觉犹如一盆凉水浇下,刚刚的幻想此刻全都不复存在,只好叹了一口气,拿着行李往外走,可刚走到赵文瑄身边,她弱弱的一下拉着乐天衣角,用更小的声音说道:

“钱都交了,不给退吧!”

被浇灭的幻想再次腾升,定了定神装淡定的说道:“应该不给退。”

“哪,哪,还是,住下吧!”

赵文瑄看着很是腼腆,脸色红的跟红苹果似的,再加上她精致的长相和清纯的五官,这给乐天看的,血脉喷张了有没有。

下意识吞咽了一下口水,强装镇定的说道:“我,晚上睡地上。”

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心里早已心猿意马了,放下行李连忙关上门,因为胡思乱想,乐天的心情非常乱,此刻只感觉浑身很热,喉咙也干燥的不行了。

尴尬的绕过赵文瑄,走到窗户边,掀开窗帘后把窗户打开,对着外面急忙做了几个深呼吸。

赵文瑄红着脸坐在床边,看见床头柜上摆放的东西,好奇的拿起一个看了看,本来是为了掩饰尴尬随便拿的,可是当看见物品名字后,赵文瑄脸瞬间涨红,急忙丢下拍拍手,下意识的退后一步。

这个动作乐天也看见了,他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:

“啊,哪个,是,每家旅店都有,不用不花钱。”

“谁用这东西,变-态!”赵文瑄喃喃一句后,房间就这么大,她也没地方去,尴尬的走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,等待开机的时候瞬间想起什么,问道:

“每家旅店都有,不用不花钱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啊,这个……”乐天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,都怪自己嘴快,但眼睛一转想到了如何解释,“第一次住店的时候,我就好奇的问过老板。”

“哦。”估计赵文瑄不愿意往另一方面想,所以没继续纠缠这个话题,电脑开机后,直接打开网页打算上网,可是首页弹出来的居然是,是不堪入目的糜-烂网页,这给赵文瑄吓得,拿着鼠标快速右上角点了叉。

完事后还侧头瞟了乐天一眼,见他没注意电脑,这才松了一口气,低声喃喃道:“什么破地方,早知道住正规的宾馆了。”

乐天正看着窗外,思考着今晚要怎么办呢,赵文瑄突然来了这么一句,他疑惑的侧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赵文瑄连忙起身,走到自己行李箱前,拿出手机充电器,可是说什么也找不到电源。

乐天过来接手,拔下电脑插座,帮着赵文瑄充电,两人再次陷入大眼瞪小眼尴尬的局面。

“哪个,有点热哈。”乐天只能走到窗口,看着胡同外车水马龙的街道。

赵文瑄坐在床上搓着手指头,但只要看见床头柜上的东西,她就忍不住胡思乱想,心情根本没法平复。

“乐天,哪个,成了男女朋友以后,都干什么?”这话一出口赵文瑄就后悔了,心说怎么把心里话问出来了,想什么呢这是。

乐天疑惑的回头,看见赵文瑄通红的脸,心情激荡的说道:“做该做的事呗。”

“好无聊,聊点什么吧。”赵文瑄急忙转移话题。

乐天这才回到床边坐下,试探的问道:“聊什么?”

“那个,说说我的病情。”赵文瑄低着头说道。

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乐天不知道从何说起,关键是这几天相处,知道的早就说了,还说什么啊。

“要不,聊聊三国医学研讨会也行。”赵文瑄再次找话题。

“这也没什么好说的,关键是,不知道岛韩两国的学术水平,就听说很厉害,但具体的真不知道。”

“你有把握赢过他们吗?”赵文瑄又问。

“必须有,如果连岛韩都赢不了,还说什么把中医发扬光大。”乐天说道。

两人之间的气氛缓解了不少,渐渐地也开始了正常聊天,可就在聊了一会的时候,隔壁房间,居然传来了女人的……呻……吟声。

我去,这不是火上浇油吧!干啥啊这是!

赵文瑄脸色又红了,侧头看着墙壁,脸色红的都能滴出水来,随之声音越来越大,床都开始嘎吱起来。

赵文瑄忍不住了,起身娇羞的说道:“我去厕所。”

她急忙进了厕所,乐天继续忍受着煎熬,实在没事干,只好拿出电话翻看微信留言啥的。

不过说来也奇怪,张云芳这些日子是真安静,一个电话都没有,要是平常,乐天也想不起她,可在这种情况,满脑子都是张云芳。

时间过了十几分钟,隔壁声音停止,赵文瑄还在厕所里不出来,乐天时不时瞟一眼,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起身走到厕所门口,敲了敲门说道:

“隔壁没声了,出来吧。”

厕所内很安静,没有回应。

“瑄儿,在不在?”

还是没有回应,乐天皱眉思考了一下,貌似刚才赵文瑄没离开房间,可是为什么没声呢?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的动静,安静的就好像没人一样。

乐天皱起眉头,心里产生一个不好的念头,“坏了!”

乐天急忙撞门,三两下撞开厕所门后,只见赵文瑄软到在厕所,这丫头又因为激动而导致心跳过快晕倒了。

不能多想,连忙抱起赵文瑄回到床上,先脱下他的羽绒服,掀开毛衣和秋衣,翻找出针灸针快速在她身上几个穴位扎针。

当行针结束,乐天这才抽出功夫把脉,幸好及时,要是再晚一会,估计赵文瑄就出事了。

赵文瑄晕倒,室内气氛不再像刚开始那么燥热,把窗户关上,照顾着赵文瑄躺好,给她盖上被子,坐在一旁安静的等待着。

大约十分钟左右,赵文瑄的眼皮跳动了两下,随后睁开眼睛,乐天急忙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赵文瑄先看了看身上,见盖着被子,下意识掀开看了看里面,脸色又红了,娇羞的问道:“你,刚才没做出轨的是吧?”

“没有,你每次晕倒都是危机时刻,我哪敢做其他事。”

赵文瑄红着脸,捂着被子拔下身上的针灸针,逐一递还给乐天说道:“我,我爸说了,我不能做那些事,怕我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乐天连忙回应。

赵文瑄红着脸,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,“我是不是一个,不合格的女朋友?”

“没有,别多想了。”乐天把针灸针重新装好后,转头坐回床边说道:“你别胡思乱想,尽量保持平静,要不然又的犯病。”

伸手拨开赵文瑄的秀发,看着她清秀的面庞。

赵文瑄娇羞的继续说道:“其实,我家里人挺自私的,知道我是一个绝症患者,还要让你娶我,你心里是不是挺不高兴的?”

“没有。”乐天说道:“我一定会治好你的,我发誓。”

“我的病目前只是理论上治愈,就跟华夏足球赢世界杯似的,你还这么有自信?”

“人生,其实就应该给自己希望。”乐天笑着说道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乐天吗?”

赵文瑄摇摇头,“不知道,你以前叫什么?”

“我忘了我的真名。”乐天说:“我成为孤儿的时候,有一段时间我很伤心,觉得我被世界抛弃了,可是后来我发现,只要我心中有我的爸爸妈妈就好,自那以后,我在孤儿院里,每天都笑着过每一天,就是想让天上的他们看见,我能开心的面对每一天。”

乐天微笑道:“后来院长给我起名叫乐天,直到我被领养后,就随了师父的姓。”

赵文瑄做了起来,用被子挡着身体,问道:“你对你以前的事,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吗?”

“出车祸的时候我也得了脑震荡,以前的事记得不多,除了爸爸妈妈的样子,基本上什么也想不起来了。”

赵文瑄握着乐天的手,安慰着说道:“没事,你现在不是也挺好的嘛!以后还有我们呢。”

乐天还是用微笑回应,但是这笑容中更多了一丝无助感,“快晚上了,吃饭去,你吃什么,要不要我给你买回来?”

“不用,你转过去,我穿衣服,咱俩一起出去吃。”

乐天转身对着墙壁,赵文瑄下床开始穿衣服,很快穿好后,她上前挽着乐天的胳膊,“走吧,我请你。”

两人走出旅店,华灯初上,街道上到处还是繁忙的景象,但前方不远有一个地方聚集了很多人。

人群正中央,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,穿着军装大棉袄,此刻正坐在冰冷的地上,身边到处都是散落一地的橘子,而她身旁不远,一个城市执法车停在附近,几个城管正往执法车上搬着东西,而大妈痛哭流涕的哭嚎着,但任她怎么撒泼打滚,这些城管是不管不顾的往车上搬着东西。

周围聚集了很多围观群众,不少人拿着手机拍照,舆论也都在指责城管暴力执法。

城管大队长歪带着帽子,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围观群众,厉声呵斥道:“看什么看,都给我滚一边去。”

他越是这么喊,围观群众的怨言就越深,纷纷对着城管好阵指责。

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