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77章 回城【求红花】

第177章 回城【求红花】


                撒泼打滚求红花,别留着,下个月就作废了,不给就哭给你们看。

……

受伤的人走了,外面停止吵闹,度假村再次恢复平静。

诊所内,赵文瑄帮着乐天擦拭了红药水,两人走出来,赵老中医坐在餐桌上,看着乐天问道:“这脸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乐天回去坐好。

“你说在外面,这种事遇见多了,都跟我说说。”赵老中医问。

乐天把在京华治病时候的趣闻,挑能说的都说了一遍,大致就是讲了一下医患关系这类的话题。

赵老中医这个感慨,“听说现在大城市医患关系很差,知道原因吗?”

“医院高价收费,小病大治,效果不明显,病人看不起病,医院救不活人,医疗事故还频频发生,这些都是原因。”乐天解释说。

赵老中医感叹一声,“这也没办法,社会变了,不像是以前,大夫都是悬壶济世,这句话在现在的社会不适用了。”

“我也碰见了一些看不起病的患者,都是我自掏腰包给他们看病。”乐天说。

“你能帮多少?”赵中医问。

“唉,能帮几个是几个吧。”

赵老中医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我这岁数也大了,人也懒了,前两年要不是收了你,我都不想干了,要不乐天,你开义诊吧!”

“我会的。”

赵老中医笑着说道:“我没看错你啊!乐天,我这诊所别的没有,这中药库存倒是有不少,你要是开义诊或者诊所啥的,我这些家当都给你,你看行不?”

“行,谢谢师父,咱说定了。”乐天笑着迎合下来。

“谢啥,我孙女都给你了,你还跟我谢谢。”

“爷爷。”赵文瑄在一旁又红了脸。

赵老中医看了看表,“时间不早了,收拾收拾睡觉吧,你俩收拾一下,完事我跟乐天晚上再聊。”

开始收拾饭桌,当碗筷都洗好后,赵文瑄去里屋睡觉去了,赵老中医跟乐天躺在床上,盖着被子又开始了彻夜长谈,这一番聊天,也都是以后如何发展的话题。

乐天在诊所住了两天,这两天里还是挺其乐融融的,在跟赵文瑄商量好回城时间后,乐天告辞回了家。

刚一进院,就看见曾温柔在练习手法呢,笑眯眯的问道:“师姐,练着呢?”

“好家伙,跑了好几天,够野的啊!”

尴尬的笑着回应,曾温柔发现乐天脸上的抓痕,问道:“你这脸,出去沾花惹草让姑娘给挠了?”

“没有,这是意外。”辩解一句后进屋,看见师叔和师父还在聊天,疑惑的问道:

“您二老聊了三天,还没聊够呢?”

“过来过来。”李鬼手看见乐天后,招手让他过来,看着乐天的脸说道:“脸怎么回事?”

“在诊所让一个患者家属给挠了?”

“哟,还能把你给挠了?这女人挺厉害的啊?”李六指笑着调侃。

“别提这茬了,师叔,跟你说个事。”乐天说道:“明天我就回去了,我有个师父,挺厉害的老中医,过几天他来给你看病,我交代好了,让他照顾着你。”

“赵德厚啊,这大夫挺厉害。”李鬼手帮腔,李六指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没说什么。

乐天从兜里拿出一张卡递给李鬼手说道:“师父,这卡里有50万,你留着日常开销用。”

“这么多,你偷来的?”李鬼手板着脸问。

“不是,我当大夫赚的工资。”

“那也没这么多钱呢?”李鬼手还是不信。

李六指连忙帮腔说道:“唉,你不懂,京城的医院赚钱的很,这钱肯定是乐天赚的,你放心,就我前几天住院,那可是花了老鼻子钱了,幸好乐天是那家医院的大夫。”

李六指帮腔,李鬼手这才放心,侧头看了看外面练功的窗外,问道:“这丫头跟着你回去不?”

“她……我的问问。”

“先别让她回去了。”李六指说道:“师兄好不容教她点东西,别给落下了,让她跟着咱俩一段时间,回头把她教出来再还给你,我去跟她说。”

说完李六指就下炕出去,乐天坐在炕沿边,“师父,我走了估计短时间不回来了,你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“过年也不会来?”李鬼手问。

“应该是,我在医院上班,其实也挺忙的。”

“行,不回来就不回来吧,你也长大了,该学会自己飞了,我只有一个要求,别走歪路就行。”

“这点师父您放心。”

说话间,曾温柔和李六指走进屋,曾温柔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乐天,你明天就走吗?”

“嗯,还要上学,还得上班,这也是请假回来的。”

曾温柔疑惑的看着李六指,“师父哪我留下待几天,反正我的车现在也坏了,等修好了再走。”

“留下就对了,你师伯亲自教你本事,不留下是傻瓜。”

曾温柔堆笑说道:“谢谢师伯栽培。”

李鬼手笑着回应一下,随后乐天拉着曾温柔出去,交代了一些以后的事情,“卡里的钱随便用,别省着花,如果车修不好了,你就再买一辆,算我赔你的。”

“你这么大方?”曾温柔疑惑的问。

“应该的。”乐天继续说道:“师姐你好好练,等出师了,咱俩还得联手清理门户呢。”

“嗯,了。”

交代完毕后,乐天开始收拾东西,又是平静的过了一天,第二天清晨,乐天拿着包裹坐着拖拉机去了旅游区。

来到诊所,赵文瑄的行李早就准备好了,赵老中医正在跟孙女交代着什么事情,见乐天来了,招呼乐天过来拿着行李,三人一起走出诊所,站在公交站等待返程的小巴车。

赵文瑄要回去上学了,虽然如心所愿,但是离开爷爷她还是有点小伤心,眼圈微红的抱着爷爷好阵哭。

“傻丫头,这么大了还撒娇,别哭了啊!”

等小巴车来了,乐天把东西放在车上,赵文瑄上车坐好,跟赵老中医挥手道别,直到车子开动,远离景区赵文瑄的心情都不是很好,挽着乐天的胳膊,头靠在乐天肩膀上安静的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。

到了市中心,按照商量好的形成,两人先去了长途汽车站,这里是人山人海,拉客的出租车司机,和小旅馆服务员们拥挤在大门口,见人就拿着纸牌子招呼着:“x县长途车,上车就走啊。”

和赵文瑄好不容易挤进站内售票厅,一问才知道,今天所有去首都的汽车都发车了,看来只好坐火车了。

赵文瑄对订票的事比较了解,提前打电话查了一下,火车票近三天都没有,两人也没有两头跑,先去吃了中午饭,重新商量怎么走。

“火车票最近三天都没票,只有长途汽车有票,还是明天的。”

“那就明天走,要不买完票回去住一晚上再回市里?”乐天问。

赵文瑄噘着嘴说道:“这来回折腾的多累啊,我可不想再哭一场。”

乐天这个汗颜,所有行李都是他一个人拿的好吗,你累个鬼啊!心里虽然这么想,但嘴上还是说道:“那只能在市中心住一晚上了。”

吃过午饭后,两人托着行李再次回到汽车站售票厅,排长龙买了明天去首都的票后,离开售票大厅站在门口,一时间不知道去哪好了。

赵文瑄坐在行李箱上,一脸疲态的问道:“现在去哪?”

乐天其实也不知道,茫然的看了看周围,看见一家旅店,说道:“先找地方住下。”

赵文瑄起身,拖着行李跟着乐天过了马路,走进街边私人家旅店,在任何一个城市,像是这种无照经营的私人家旅店多如牛毛,基本都是脏乱差的环境。

简单的隔断隔开几间房,房间内没有厕所,只有一张大床,还区分电脑间和普通间。

“老板,有房间吗?”站在一个玻璃隔断前,乐天问道。

“客满了。”女招待漫不经心的回应了一句。

无奈,两人只好扛着行礼下楼,继续寻找下一家旅店。

“这也没到春运,怎么人还是这么多呢?”赵文瑄撅嘴问道。

“正常,谁让咱国家人口这么多。”

连续找了几家还是客满,最后赵文瑄都有些不耐烦了,终于又找了一家在胡同里面旅店,只要不再街边现眼的位置,应该会有客房的吧!

两人拿着行李上楼,还是差不多的玻璃隔断,乐天问道:“老板,有客房吗?”

老板随便撇了外面一眼,“电脑间80一个晚上。”

乐天心中窃喜,终于不用再找了,“开两间。”

乐天拿出身份证和现金,老板诧异的看了看赵文瑄,又看了看乐天说道:“只有一间房了。”

看着老板心领神会的表情,乐天真想告诉他,您能别这么会来事好吗!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明知道还有客房,但是能跟赵文瑄住一间房,心中还是升起了男人才有的小期待。

转头一脸为难的看着赵文瑄,试探的问道:“要不咱们再找找?”

“啊,都走了七八家旅店了,还找啊?”

乐天心中小窃喜更深,面色也不表露什么,转头对着老板说道:“给你身份证,这是一百块。”

老板坏笑着接过钱,在墙壁上挑了一把钥匙递给乐天,带着男人心领神会的眼神说道:“20块钱押金,退房找钱。”

拿着钥匙扛着行礼往里面走,心中满是小期待,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发生昔日跟张云芳做过的事情!想入非非的时候,心中的期待感更加重了一些。

本书首发于看书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