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74章 死皮赖脸

第174章 死皮赖脸


                赵文瑄也很激动,握着乐天的手说道:“真的吗,我真的有救了!”

赵老中医疑惑的问道:“乐天,这个手术有几成把握?”

乐天皱眉思考:“要是换瓣手术我一成把握都没有,但要是三尖瓣支架,呃,我好像,也只有一成把握。”

“啊,这么少,其他医生呢,或者外国心内名医呢?”赵文瑄连忙问道。

“这个,我要回去联系一下问问,但凡只要在心脏上开刀,都是担风险的手术,这个我没法说。”

赵文瑄噘着嘴说道:“我白激动了。”

乐天只好苦笑,“没白激动,以前是没法成功,现在起码有了一成希望,这在理念上来讲,0到10这是有了质的飞跃。”

“对,乐天说的对,有了办法是好事,接下来就有研究方向了。”赵老中医很开心的看了看表,说道:“中午了,走,今天高兴,我请客吃饭去,关门走人。”

乐天接触赵老中医几年,就发现他有一个毛病,那就是不正经,这不正经的意思不是说他乱搞男女关系啥的,而是说他不正经当大夫,有个诊所不好好干,只要有点高兴的事,就是请客吃饭去。

刚开始的时候乐天还没发现,可接触时间长了,乐天的午饭就有着落了,有段时间乐天怀疑,这赵老中医是不是找各种借口带着他吃饭,后来才发现,根本不是这事,这老头为人处世只看心情,心情好了啥都行,心情不好了连诊所都不开门。

乐天也算是服他了,不过仔细想想,认识熟悉的几个老头,甭管是李鬼手还是李六指,就连楚江南哪个是正经人,生活在他们的圈子里,乐天也习惯了。

把屋子收拾干净消了毒后,三人锁上门,赵老中医指着前面说道:“向着农家院出发。”

看着他哼着小调背着手走在前面,乐天感觉好汗颜,通过以往的相处,乐天基本都能猜出一会吃饭的时候,这老头要谈什么话题,跟赵文瑄的将来呗。

这老头人老了就爱瞎琢磨,以前教乐天中医的时候,开始还好好的,后来就不上道了,一天几次谈他孙女,天花乱坠的夸,这下乐天跟赵文瑄搭个上了,他估计就该探讨结婚生娃的事了,唉,这可咋整!

跟在赵老中医身后,看着身边的赵文瑄,压低声音试探的问道:“你了解你爷爷吗?”

“了解啊,咋了?”赵文瑄茫然的问。

“哪你得有点心理准备,估计一会准得说咱俩的事。”

“哼。”赵文瑄翘眉一横,“别以为你答应我爷爷,我就原谅你了,我不是嫁不出去。”

“嘿嘿,我知道。”乐天怎么回应,只好尴尬的傻笑呗。

不过还真别说,赵文瑄人长得好看,在认识的姑娘中,她是唯一一个能打9.5分的姑娘,不管是她撒娇、脸红还是耍脾气,这小出萌的就是好看。

也不知道心里是真的放下刘文静还是怎么的,现在再见赵文瑄,别说,心里还真有了那么点占有欲,这姑娘要是真能跟自己在一起,想想也挺美的。

跟着赵老中医进了农家院餐馆,这一代乡里乡亲的都是熟人,跟老板服务员打了声招呼,直接坐在一张卡台座位上。

服务员拿着餐牌过来,看见乐天笑眯眯的问道:“哟乐天,好久不见,这段时间去哪混了?”

“上大学了。”乐天笑着回应。

“上大学了都,什么大学?怎么没听说呢?”

“呃,京华中医药大学。”

“好家伙,老本行啊,好好学,以后姐有病有灾的就找你看了。”

乐天坐下赔笑,赵文瑄在一旁撅着嘴看着窗外,赵老中医点了两道炖菜,让厨房抓紧时间走菜,又点了一瓶酒,美滋滋的说道:

“丫头啊,现在你跟乐天关系确定了,以后你俩好好的。”

来了,乐天低下头准备接受洗礼,哪知道赵文瑄不干了,急忙说道:“谁跟他关系确定了?你们是同意了,可我还没同意呢!哼!”

“哈哈,你不同意成天想着乐天。”

“我哪有!爷爷,你胳膊肘还带往外拐的!”赵文瑄撒娇道。

“好好,我不说了,你说咋办!”赵老中医试探的问道:“要不让乐天给你道歉陪个不是。”

“我爸爸上杆子找他,他都不答应,就道歉陪不是,便宜他了!哼。”

看见孙女不松口,赵老中医憨笑道:“乐天,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看着办,我不参合了,上厕所,你俩聊。”

赵老头挤眉弄眼的走了,乐天这个无奈啊,这几个老头这是干嘛啊,一个个的都对自己用这个眼神,这是怕打光棍咋地?心里感慨一句后,再看周围环境,幸好没人,抬起屁股蹭到赵文瑄身边坐下,一脸为难的说道:

“瑄儿啊,我错了,原谅我呗。”

“哼。”赵文瑄向一旁挪了挪,继续装作不理会乐天的样子。

乐天再次靠近,用肩膀碰了碰赵文瑄的肩膀,“我真的错了,真心的,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,失眠了都。”

赵文瑄转过头,又挪了挪身体,瞪着眼睛嘟囔道:“一边去,别死皮赖脸的。”

此时乐天必须要发挥死皮赖脸的精神啊,要不然没整啊,再次靠近赵文瑄,继续用肩膀碰了碰她,“你说,怎么才能原谅我?”

“就不原谅你,哼。”

“好瑄儿,你这么温柔可爱,美丽大方,善解人意是吧?你这么好就别跟我置气了。”乐天这话肉麻的,差点没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“哎呀,你再挤我就掉下去了。”赵文瑄没好气的说。

乐天又用肩膀撞了撞她,堆着笑脸说道:“不生气了,啊!”

“不生气才怪呢,就因为你,我爸连学都不让我上了,就怪你,怪你!”赵文瑄一边说一边伸手在乐天软肋上一阵掐,这给乐天疼的,还必须呲牙咧嘴的忍着。

“我错了,别掐了,你说咋办,我绝对没二话。”乐天求饶道。

“重新追我,追到我答应为止,要不然别想捡便宜。”

好家伙,以前赵文瑄追乐天,现在反过来了,谁怪以前不搭理人家的,活该,只好认吧。

就在乐天思考着怎么办的时候,赵老中医从后面走了出来,一边擦手一边说道:“哟,这才刚走多大一会啊,就打情骂俏上了?”

“爷爷,谁跟他打情骂俏了。”赵文瑄红着脸连忙解释。

“别解释,我都看见了。”赵老中医笑眯眯的看着两人。

赵文瑄娇羞的站起来就要走,赵老中医急忙问:“干嘛去?”

“洗手!”

赵文瑄跑了,赵老头看着傻笑的乐天,“傻笑啥,跟着去啊。”

“洗手也跟着?”

“趁热打铁,去啊!唉,还是年轻啊!”

乐天无奈,只好起身跟着进了洗手间,赵文瑄没发现乐天跟着进来,开门进了一间厕所,随后就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。

小地方的厕所是男女共用的,就是隔断隔开的,完全不能隔音,乐天走进来听见赵文瑄的笑声,心情也松缓下来,知道赵文瑄是装的就行。

为了避免尴尬,急忙退后走出洗手间,等了一会,赵文瑄出来后,乐天这才进去,走到洗手池站在赵文瑄身边拧开水龙头。

“大小姐,您请!”

“哼,以后给我好好伺候着,要是我稍有不满意了,拿你是问。”

赵文瑄洗过手后,乐天连忙抽出几张纸递给她说道:“大小姐请擦手。”

“乖。”

两人好阵搞怪,直到乐天也洗过手后,两人走回餐桌,赵老头连忙挪了挪屁股说道:“你俩坐对面,别跟我挤。”

赵文瑄没说什么,两人坐下后,乐天找了一个机会,说出了真正来意。

“师父,我跟你说个事,你帮忙参考一下呗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现在中医落寞的厉害,我有个想法,也许能让中医快速发展起来。”

“哦!”赵老中医来了兴趣。

乐天凑近说道:“您看你们把家族秘方给我,叔叔说让我把中医发扬光大,但是这药方再藏着掖着也不是个事,我想开个药厂,把药方里的秘方制作成药,你说行不?”

“这个啊……”赵老中医思考着说道:“秘方给你了,你有权使用,只是这开药厂,好像不是随便说开就能开的。”

“这您不用操心,只要您同意我公布秘方就行,其他的我来想办法。”

赵老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喝了一口说道:“其实,我家到了这一代,子孙里也就赵文瑄继续从医,继续留着秘方也没啥用,给你了也是物尽其用,要不然也是在家里压箱底。”

乐天尴尬的笑了笑,“话虽这么说,但这毕竟是你家的不传之秘。”

“这个别说了,只要你跟瑄儿以后的孩子姓赵就行,我啥说的都没有。”

“爷爷!”赵文瑄红着脸娇怪道:“谁答应要嫁给他了?”

赵老中医连忙说道:“丫头啊,你还别不知好歹,乐天这孩子招风的很,咱家这地界不少姑娘都看上他了,上学的时候就跟京城的一个姑娘勾搭上了,通信了十来年吧?是吧乐天!”

“师父,别说了。”乐天低下了头。

赵文瑄撅嘴说道:“我知道他很招风,所以我才要考验他!”

好家伙,以后有赵文瑄看着,估计乐天沾花惹草的日子算是到头了。

看书罓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