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83章 审讯【求红花】

第183章 审讯【求红花】


                漆黑的审讯室内,乐天靠在椅背上昏迷着,突然一杯凉水当头泼来,乐天一个激灵惊醒,当看见眼前局势后,乐天茫然的环视周围,猜测出自己应该在什么地方。

“碰”

一个身穿警服的警察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摔,对着乐天冷声问道:“你还能安心睡觉?”

乐天看向警察,在他后背的墙壁上写着八个字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

“我说我是被人陷害的,你相信吗?”

“啪”

乐天话刚说完,男警察激动地把手中文件摔在乐天脸上,打得乐天一个侧头。

“被我们当场抓了现行,你居然还干狡辩。”

乐天冷着脸转过头来,男警察问了七八个问题,可乐天就是不说话,保持缄默不语的态度这给警察气坏了。

他愤怒的就要动手打人,可一旁的警察急忙拦着他说道:

“有审讯监控,要不我去关了再说。”

“去吧。”男警察回应一句后,对着乐天厉声呵斥道:“让你嘴硬,一会有你好看的。”

另一个警察急忙打开审讯室大门,可这个时候,一个年轻警察进来,门口要出去的人急忙对着他敬了一个礼。

“于警官。”

于涛保持着微笑走了进来,坐在审讯桌前说道:“大家都消消气,有什么不能好好说。”

门口的男警察只好关门进来,于涛掏出烟,递给两个警察各一根,他俩接过来也不敢抽,规矩所在只好放在一边。

于涛倒是不管不顾的点了一个,吐出烟问道:“抽吗?”

“来一个根吧。”乐天也不客气。

于涛笑着走过来说道:“我叫于涛,是你这案子的负责人,我调查过你,神偷燕子门的传人,李鬼手和李六指的徒弟。”

于涛走到乐天身边,掏出一根烟正准备放在乐天口中,结果哪知道,乐天背在身后被拷住的手突然伸了出来,而戴在他手腕上的手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。

乐天没有做出格的举动,只是接过烟,但后面的两个警察吓坏了,急忙摸向腰间枪库,准备掏枪戒备。

乐天把烟放在嘴中,随手又把手铐戴上,这才伸手接过于涛的火机点燃香烟。

于涛尴尬的笑了笑,示意警察别紧张,半开玩笑的说道:

“不愧是神偷的传人啊,这手铐对你没用啊!”

“嗯,天下任何锁头对我都没用,就看我想不想开。”乐天抽了一口烟说道。

于涛坐回去,看着乐天说道:“愿意说说你的想法吗?”

乐天抽着烟说道:“我被冤枉的。”

“还装!”警察怒了。

于涛连忙阻拦,说道:“他也许真的是被冤枉的呢,要不,听他说。”

警察只好压着性子忍着火气,乐天沉思着说道:“让我从哪说起?”

“从头说吧!呃,星期一下午你都干了什么?”于涛问。

乐天回忆着开始讲述,“星期一下午,我在学校跟楚教授学习讨论病情,5点左右,张云芳来借我,我就去了医院上班,然后一直在医院里,因为爆发流感,我从星期一晚上,一直到星期六都没离开过医院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星期六晚上我去了夜店,跟一大帮护士庆祝治疗流感成功,晚上就住在夜店包间,星期天参加张云芳父亲的生日。”

“星期二你去了哪?”

“星期二曾温柔开车送李六指和我回了老家,送李六指去养老,今天才回来。”

警察笔录写到这,疑惑的看着于涛,于涛笑了笑说道:“这么说,你一直都有不在场证据?”

“嗯,有人证可以证明,我没时间绑架强-奸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是强-奸!”警察厉声质问。

乐天冷笑着看着他,“很明显啊,死者身体有多处淤青,股间有浮肿,脸上也有浮肿,嘴唇干裂脱皮,身上有尸斑,死亡时间应该是在4天前,种种迹象都已经说明问题了。”

于涛接话说道:“没错,法医鉴定结果,死者死亡时间的确是4天前,正好是你失踪的这段时间。”

“我没失踪,我回老家了。”乐天反驳。

“你脸上的抓痕怎么回事?还狡辩?”警察质问。

“这是老家的一个患者家属挠的。”乐天随口回答道。

于涛冷冷一笑,“好,就算你说的这些都是实话,我很疑惑,就因为送李六指回老家,你就不去参加国际医疗救援团?能解释一下吗?”

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送李六指回去只是其一,我还要谢谢我的医学老师,他在治疗流感的时候,给我帮助很多,另外张云芳的父亲生日,两件事赶在一起,我只能推脱不去了。”

于涛紧紧盯着乐天的眼睛,疑惑的问道:“你同学死的那么惨,你心里什么感觉?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“我想杀人。”

“杀谁?”于涛连忙问道。

乐天闭上眼睛,开始思考着到底是谁有能力布置这个局,思考良久,但印象里只有一个给他地址的神秘男人。

于涛转移话题试探的问道:“我换个问题,或者说我换个猜测,你有没有可能,在星期一下午,你把死者约出来,威胁她去了犯罪现场。”

乐天睁开眼睛,于涛继续说道:“之后你没想到流感爆发的这么厉害,你抽不出身,但要挟死者不要离开现场,直到你抽出身才实施了杀人报复计划。”

“我有疑问。”乐天问道:“我拿什么要挟死者,或者她为什么那么听我的话,就待在那个漆黑的地下室里呢?还有,你所谓的报复杀人计划,我的动机是什么?”

于涛一耸肩说道:“这需要你告诉我啊!”

“抱歉,你的猜测不成立。”乐天说。

于涛一怔,没想到被乐天反将一军,道:“其实要挟的借口很简单,你知道她在做金鱼,又给过她一笔钱,不管是要挟还是你俩的协定,完全说的通吧。”

乐天摇头苦笑,质问:“可还是没有动机啊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因为你是个变态。”警察怒声说道。

乐天冷眼看着他,于涛连忙阻止说道:“别这么说,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这点。”

他说完继续看着乐天说道:“抱歉啊,我的同事有点小激动,不过,你有没有这种可能,在你的心里,你比较反感这种表面纯洁,内心肮脏的女性,而这种女性还是你的同学,或者说,是你暗恋的人?”

“想象力真丰富。”乐天嘲讽一句后就不再说话了。

与此同时,审讯室大门打开,一个女警走进来,瞪了乐天一眼把手中的资料交给于涛,敬礼说道:“长官,在场收缴的所有证据都有乐天的指纹,甩刀跟死者身上的伤口也吻合。”

“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警察厉声质问。

乐天低头沉思着说道:“我的公寓被盗过,张云芳知道,她也报过警。”

“哦,去调查一下。”于涛说,女警敬礼后转身就走,临走前还瞪了乐天一眼。

于涛笑道:“现在就是没得谈了呗,反正现在也没事,我们调查我们的,你在审讯室里做一套题,就当做打发时间吧。”

于涛从文件中找到一张白纸,放在桌子上让乐天解题,乐天疑惑的凑过去看了看,一共有40道问题,都是跟犯罪杀人什么有关的。

于涛示意两个警察出去调查,他把烟放在桌子上,说道:

“不会也没关系,不是考试,尽量就好。”

“我要是全做对了,以后是不是能当警察了?”乐天问。

于涛笑了笑没说啥,如果乐天要是能全做对了,那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杀人狂,还想当警察,不弄死他才怪呢。

“做题吧,不打扰了。”于涛离开审讯室,乐天则闭目沉思,让自己的脑海里再次回忆着所有事情,屡一下人物关系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……

晚间新闻报道,今天晚上,警方抓捕了医学院失踪大学生案的嫌疑人,而这位无辜的失踪女大学生,在警方赶到现场的时候,已经鉴定死亡。

医院内,张云芳无聊的看着手机,她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,等待着乐天的来电。

“都12点了,乐天到底干嘛去了,讨厌。”

絮叨间,两个警察走了过来,亮出证件后,其中一位说道:“你好,张云芳女士,我们来咨询一点事。”

张云芳坐直道:“问吧。”

警察问了有些事,大致是那天报警,家里究竟丢了什么东西,另外还有跟乐天相处这段时间,乐天有没有什么变态举动。

家里丢了东西,这事张云芳哪敢明面说,也不看看丢的是啥,只能说什么也没丢,当问到乐天后,张云芳越听越生气,直接对着警察破口大骂,硬是把两个警察骂的灰头土脸的跑了。

这番吵闹也惊扰到了韩紫萱的父亲韩建宏,他疑惑的走出病房,看见警察灰头土脸的离开,不解的走过来问道:

“云芳啊,干嘛发这么大的脾气?”

“韩叔,这帮警察都是什么玩意,净整没用的,问什么有没有发现乐天变态的举动,还问那个啥,我看他俩才变态。”

韩建宏是公安机关二把手,自然明白警察这么问一定是有原因的,疑惑的看着楼道口,皱着眉头说道:“云芳你也别生气,回头我打个电话问问,到底什么情况,隔三差五的来查李医生。”

本文来自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