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68章 准备回老家

第168章 准备回老家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带着万般疑惑回到床边,掀开被子终于看见了内裤,急忙拿起来穿上,又找到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,连忙捡起来准备穿上,不过心中带着疑惑,眼神一直看着床上,此刻乐天很想知道,昨天晚上自己到底有没有乱来。

穿上裤子后,疑惑占据内心,也不急着穿衣服,再次来到床边,掀开被子观察所有细节,床上遗留的毛发都是长的,还有一些卷毛,凑近床单嗅了嗅气味,呃,全是酒味,覆盖了所有味道细节。

拿起卷毛看了看,无法判断出到底是谁的,再观察被子细节,还是没有任何的线索。

可就在这时,房门突然打开,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专注的乐天一惊,随即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似的,连忙转身下意识退后一步。

曾温柔端着早餐进屋,看见乐天醒了,她的表情脸色没有变化,但跟以往不太一样,因为今天曾温柔的脸要冷很多,好像有点小生气,估计昨晚就算没乱来,也一定发生了一些不开心的事。

“愣着干嘛?过来吃饭。”曾温柔放下早餐厉声呵斥道。

乐天连忙穿上衬衫,小跑着来到曾温柔身边,看着她阴沉不定的脸,坐下试探的问道:

“师姐,昨天晚上。”

“碰”

曾温柔把手中的碗重重的放在桌子上,“不准提昨晚的事。”

看着曾温柔愤怒的眼神,乐天连忙低头吃饭,但心里有疑惑有愧疚,这顿饭怎么能吃好,再次试探的问道:

“不问不行啊,昨晚,我到底……”

“碰”

曾温柔再次把碗摔在桌子上,瞪着乐天看了几秒钟,随后开始爆发了,“我说你就不是个好东西吧!说什么感冒发烧,全是借口,你倒是继续装啊,昨天晚上你怎么不装了!”

“师姐消消气。”乐天连忙求饶,拉着曾温柔让她坐下,低声下气的问道:“昨晚,我没做过份的事吧!”

“你还没做那什么叫过份,我扇了你十几个嘴巴,你还是死皮赖脸的摸,要不是姐反应快,昨晚肯定被你……”

曾温柔说不下去了,抬起巴掌就要打,乐天下意识蜷缩防守,等待着巴掌落下,可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,带着忐忑的心睁开眼睛抬头,却看见曾温柔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怒声说道:

“你说这事怎么办吧,我一个没嫁人的黄花大闺女,昨天晚上硬是让你抱着睡了一宿,说,怎么办?”

曾温柔怒目瞪着乐天,乐天心里有愧,连连点头说道:“您说咋办就咋办,我绝对没二话。”

“赔钱!”

“啊?”乐天诧异的看着曾温柔。

“啊什么啊?不赔钱别想就这么了事。”

这是碰瓷讹人了?试探的说:“师姐,我所有的钱,不是在你哪吗?”

“对啊!我这就记上,扣你一万,看你下次还敢不敢?”曾温柔絮叨间就拉开柜子,拿出一个小本本,打开后开始记录。

乐天好奇的扫视小本本一眼,上面记录了好多东西,各种零花都有记账,居然一瓶矿泉水她都记。

“师姐……”

“干嘛,一万块嫌少啊?”曾温柔没好气的问。

“不是,我就想知道,昨天晚上,到底发生那个没有。”

“我去,你还想发生关系。”曾温柔撸胳膊就要动手,乐天连忙捂着头求饶道:“不敢,昨晚我断片了,啥也不记得了,就是想问问清楚。”

曾温柔这才消气,把本子放回抽屉里说道:“昨晚要是真做了,我怎么的不得扣你十万?一万便宜你了!”

看着曾温柔气鼓鼓的吃着早餐,乐天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貌似她好像不排斥跟自己的这种暧昧关系,有这种反应,完全是她的羞耻心作祟。

不过仔细再一琢磨,好像自己被她坑了吧,昨晚自己真的那么过份?就算是真的,她只是要钱这么简单?不对,不符合逻辑啊,昨晚到底什么情况?

然而就在乐天思考的时候,院子里李六指的声音传来,“小柔啊,你吵吵啥呢?”

曾温柔听见师傅问话,连忙压低声音说道:“你不准告诉师傅,说你昨天晚上来的。”

曾温柔说完急忙小跑出去,乐天尴尬的笑了笑,昨晚的事不管了,爱怎么滴就怎么滴吧!随后也跟着曾温柔身后出了厢房。

李六指看见乐天来了,笑眯眯的问道:

“哟,乐天呢,啥时候来的?”

“刚才。”曾温柔急忙接口,好像就怕乐天说漏了一样。

“刚才?”李六指有点疑惑,“我也没听见有人来啊?”

“乐天来的时候,师傅你还没醒呢。”曾温柔再次掩饰。

“胡说,人老了这觉也轻了,4点多我就醒了,躺在床上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乐天刚才来的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曾温柔见瞒不住了,刚要说实话,乐天说道:“我走路轻,也没打扰您,师叔最近身体感觉怎么样?”

话题转移,李六指也不纠结,笑道:“还行,恢复的差不多了,你最近忙啥呢?”

“该忙完的也都忙完了,我准备就这几天,打算带着你回山里一趟。”

“好啊,啥时候出发?”

“先买火车票,准备准备。”

听乐天说要带着他回山里,李六指就有些小激动,喜笑颜开的说道:“哪我去收拾一下,终于要看见师兄了。”

李六指拄着拐杖走进正房,曾温柔试探的问道:“你真打算这两天出发。”

“嗯,师叔的病不能拖,我打算回老家找老中医帮忙调理。”

“哪我也跟着去,行不!”曾温柔急忙问。

“行是行,不过……”乐天有些为难的继续说道:“我老家的房子很小很破,你要是去了得有点心理准备。”

“没事。”曾温柔大大咧咧的说道:“我家也住在农村,什么破房子没见过。”

曾温柔进屋逛了一圈,随后一边吃一边琢磨要带着什么去,乐天也回去继续吃饭,曾温柔问道:

“对了,我要不要给你师父带点礼物?他有什么爱好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乐天思考这说道:“我师父爱喝酒。”

“哪我给他带几瓶茅台过去,钱你出!”曾温柔都不等乐天同意,自顾自的研究起来。

早餐吃完后,曾温柔快速收拾完,然后拿着东西就要出门,“走,买票去。”

……

京华火车站一直都是人满为患,不管什么时候,这里就跟难民聚集地一样,以前曾温柔在火车站附近作案,对火车站一代还算熟悉,售票口排着长龙,两人也混在其中。

曾温柔还在算计着都要带什么,期间是各种询问,乐天把能想起来的都说了一遍,什么生活物资,药品什么的都说了,就好像是要过年回家置办年货似的。

好不容易排队到了两人,乐天递交身份证说道:“要三张卧铺去普安山。”

“没有直达,只能在长春转车。”

“也行。”

售票员操作着电脑说道:“没有卧铺,只有普快硬座。”

“也行。”乐天刚同意下来,曾温柔当场就不干了,“行什么行,普快,十几个小时没有卧铺师傅身体能扛得住吗?”

曾温柔反驳一句后,对着售票员问道:“3天后的票有吗?”

售票员有点不耐烦,“3天后?现在卖的是7天后的票,3天内的早就卖光了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售票员哪管怎么办,“你两上一边聊,下一位。”

后面的长龙早就等得不耐烦了,在售票员说下一位的时候,已经有人递交了身份证,硬是把乐天和曾温柔挤到一旁。

“挤什么挤,赶着投胎啊!”曾温柔怒骂一句,乐天连忙拉着说道:“师姐,你别急,咱俩商量一下到底怎么走。”

曾温柔疑惑的皱眉问道:“怎么走我哪知道,你住的是什么地方?”

“长春市下车,再走13公里的山路就到了。”

“这么麻烦。”曾温柔皱起眉头,思考片刻后说道:“不坐火车了,走,咱开车回去。”

曾温柔迈开步子就往外走,乐天急忙追上来问道:“真的假的,长春距离京城挺远的。”

“远你妹啊,高铁7个小时左右就到了,开车也就7~8个小时,做普快十几个小时,我可没那个耐心。”

见曾温柔这么坚决,乐天也不纠结了,两人坐回qq车内,曾温柔说道:“我这辆车虽然是二手的,但还没跑过这么远的路呢,没事,别看它小,肯定能胜任这次行程。”

乐天不懂车也不纠结,随后两人就是好一阵大采购,送礼的名烟名酒,生活物资是一并全都买了,直到把后备箱装的是满满当当才结束。

忙忙活活到了下午5点多,两人回到四合院,李六指心急的问道:“买到票了吗?”

“没,最近七天都没票了。”曾温柔说。

李六指脸色有点失落,絮叨着说道:“要不从黄牛手中买票吧,我认识几个,也不知道他们还干不干这行了。”

乐天见状连忙宽慰着说道:“师傅,你别担心,师姐说了她开车去。”

“真的吗?哪太好了。”李六指有些小激动,但随即想起什么,说道:“对了乐天,你的小女朋友来找过你,说你回来了给她打电话。”

“哦。”乐天拿出手机,这才想起来昨天就没电了,借来曾温柔的手机给张云芳拨了过去,刚说了两句,张云芳就哭了。

“乐天,你在哪,我想跟你见一面。”

乐天避开曾温柔,“哪你回家等我吧,我马上就回去。”

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