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73章 瑄儿的病

第173章 瑄儿的病


                赵德厚捋着胡子若有所思的看着乐天,这眼神有些奇怪,让乐天有些看不懂。

“原来你知道这些道理啊,我还以为真像楚江南说的那样呢。”

“呃。”乐天茫然的问道:“什么意思?楚教授说什么了?”

赵德厚笑了笑,说道:“你不是去西医院工作了嘛,前几天楚江南跟我聊天,说怕你被西医的利益给带歪了。”

“嗨,不能。”乐天松了一口气,原来赵德厚不是不知道现在中医的情况,他装糊涂的问了这么多,原来就是在试探乐天的想法啊。

“师傅,我当然懂了,而且我去西医院工作,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”

“说说看。”赵老中医笑眯眯的看着乐天。

看着他老人家古怪的眼神,乐天知道,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。

“经过接触,我发现中医有中医的好处,西医也有它的优点,我是想把中西医结合学习,各取其长短,这样治疗患者能更加顺手,就比如瑄儿这病,我现在已经有了一点眉头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赵德厚笑了起来,那叫一个开心呢,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小子有前途,不被世俗局限,不被利益影响,好好研究。”

得到师父的认可,乐天心里也有点畅然,微笑着回应着他。

聊天间,床上的赵文瑄醒了,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,一脸激动的看着乐天跟爷爷聊天,两人聊完了,赵德厚这才看见孙女醒了,招招手说道:

“丫头过来。”

赵文瑄有些不好意思,红着脸下床,低着头走到爷爷身边,乐天急忙站起来,“瑄儿,好久不见。”

“哼,谁要见你。”赵文瑄口不择心的一扭头,凑到爷爷身边坐下,背过脸也不看乐天,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。

赵德厚见状,连忙帮腔说道:“丫头别这样,乐天刚才已经道过歉了,他也接受了咱家的意见。”

“我嫁不出去了咋的,非得赖着他?”赵文瑄气鼓鼓的质问道。

赵德厚看出孙女的心思,笑眯眯的看着乐天说道:“哟,这下坏了,我孙女不同意,要不算了吧。”

“不是爷爷,我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赵老头这么说,赵文瑄当场就捧不住了,这才急忙辩解,哪知道赵老头放声大笑,赵文瑄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自己是被骗上套了。

“讨厌啦爷爷。”赵文瑄娇羞的跟赵德厚一阵撒娇。

乐天只好再次尴尬的坐下,过了半晌,赵德厚又把话题扯回来,笑道:“说实话,自从瑄儿的母亲去世了以后,他爸就一直钻研西医,这都快二十年了,听说也有了些心得。”

“是吗,那我哪天一定去拜访他。”乐天说。

赵文瑄在一旁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看还是算了吧,我父亲对你有老大怨言了,总说你不识抬举,要不是爷爷护着你,估计他都敢揍你,我看你还是别出现在他面前了。”

乐天再次尴尬的笑了笑,赵老中医也跟着笑了笑,接话说道:

“不过话说回来,我这儿子骄傲的很,在同辈人眼里,他自认为医学研究的不差,上次你俩见面,他是怎么输的?”

“我侥幸。”

“什么侥幸。”赵德厚说道:“拿我们家未来跟你打赌,他这还能输,这可不是侥幸这么简单。”

赵文瑄也疑惑的看着乐天,大眼睛直勾勾的,就好像是在问到底怎么回事一般。

“其实也没啥,就是比了一下专业知识,都是师父你教我的那些。”乐天解释。

“那也不对啊。”赵德厚又质问道:“我教你的跟长生学的都是一样的,你会的他都会,但他都40多快50了,手法比你熟练,你到底咋赢的?”

“我……”乐天尴尬的说道:“就是比他快,比他稳。”

“噢!”赵老中医更加震惊,乐天接触中医这才几年,居然在专业知识上超越了大儿子,这可不一般呢,拖着腮帮子思考刚才乐天扎针的手法,点着头说道:

“嗯,的确,你的扎针手法的确娴熟稳重多了,怎么练的?”

“我最近在研究西医开刀,也研究了几天小针刀。”乐天解释。

赵德厚说道:“有意思,这中西医还真能互补。”

“当然了师父,你不知道,中医行针和西医的开刀,所讲究的手法基本都是一样的,都是稳准为主,说是相辅相成一点也不为过。”

赵德厚看了看时间,“反正现在也闲着,走,杀头猪你给我说道说道。”

赵德厚说完就起身往后院走,乐天和赵文瑄连忙跟上,可是两人走到后面,乐天搭讪赵文瑄,可她就是不搭理乐天,头一撇装的还有模有样。

三人走到后院,赵德厚从猪圈里找了一头小猪羔说道:“就拿乳猪做实验,你给我演示一下。”

猪圈里的母猪哼哼唧唧的,无可奈何的看着三人把小猪羔抱会诊所。不过话说回来,农村养猪很正常,可是小猪羔一般没有谁家祸祸,毕竟等小猪长大了才值钱,现在杀了就是浪费了。

把小猪羔放在床上,赵德厚让瑄儿从柜子里拿出东西,当赵文瑄拿出来的时候,乐天才知道,原来师父有西医手术的所有东西啊!

赵德厚一边配麻药一边解释道:“前几年瑄儿他爹留下的,我一直想知道怎么用来着。”

麻药配好,直接给小猪羔扎上,接着小猪完全麻痹,只有两只眼睛还能动。

乐天穿戴上一次性无菌服,说道:“西医里讲究很多,所有开刀动手术,都是有科学依据的,这点跟中医不同。”

“中医靠经验,西医靠临床。”赵老中医接话。

“没错。”乐天说道:“我去了大医院实习才知道规矩,医生从学校出来实习的时候,先观察患者病情,等于中医的辨证,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,才能进入手术室观摩,这等于中医的论治,当观摩学习积攒足够经验,也就是拿到主治医师资格证,才有资格开刀做一些小手术,完全靠时间和积累。”

赵老中医问道:“你看过那些手术?”

“除了脑科手术,大致的都看过一些。”乐天说话的时候,拿起手术刀说道:“手术刀分类很多,每个都有不同的作用。”

说话间,乐天拿着手术刀,在小猪的心脏部位一划,开了一个5厘米左右的口子。

“分离钳。”

“哪个?”赵文瑄手忙脚乱的一阵乱找。

乐天急忙从托盘中拿过两个,放在刀口上掀开肌肉组织,露出小猪的内脏。

赵老中医好奇的凑进,乐天指着调动的心脏说道:“心内的搭桥手术,是把堵塞的心血管切断,用人造血管连接,绕开堵塞部位,而支架是指,在堵塞血管中塞一个支撑架,把血管狭窄部位撑开,让血液流通顺畅。”

“哦,这样啊!”赵德厚有所体会的感叹。

乐天又指着心脏部位说道:“赵文瑄得病的位置,是这里,三尖瓣成长性功能不全,在每次激动的时候,血液流动加快,到三尖瓣位置会产生痉挛等神经反应。”

两人好奇的凑近,看着小猪体内的心脏,辨别乐天解释的地方。

“埃布斯坦畸形这例病症,在15岁以前治愈患者很多,方法是换瓣手术,主要是因为在心脏发育期间,换瓣后可以愈合,但是15岁以后没有成功案例,因为换瓣后无法完全愈合,而且出血量太过庞大,稍有不慎就会出现血崩的情况。”

“就是说,我现在到了晚期,没救了呗?”赵文瑄苦着脸问道。

“不能这么说,我还在研究成功的方案,不敢说有没有救。”乐天指着三尖瓣说道:“这个位置是可以切除替换,如果现在下刀,会大量出血,如果手术时血量供应不上,几分钟患者就会死亡。”

“那就供应大量血浆。”赵德厚说道。

“血浆是必须供应的,但是在手术期间,突发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发生,没有任何医生提前知道,这三尖瓣切开后,会有什么意外情况,所以正常的手术都会持续4~8个小时,真的很难做。”

“你切开我看看。”赵德胜说道。

乐天诧异的说道:“这要是切开,这小猪就死了。”

“死就死呗,猪圈里还有几头,随便你祸祸。”

乐天只好无奈的换了手术刀,对着小猪心脏部位切割,大量鲜血喷出,直到一个角完全被切下来,三人看着出血量这个感慨,按照计算,如果不输血的情况下,估计几分钟就没命了。

不出所料,小猪生命气息越来越弱,没几分钟就没了神智,乐天拿着切下来的三尖瓣说道:“就是这个心内孔,是瑄儿病变畸形的地方。”

两人急忙凑近观看,赵文瑄质问说道:“这个位置是狭窄,还是什么情况?”

“国内的透析无法区分出到底是哪种。”乐天皱眉说道:“目前只有美国有这种技术,能清晰的看出心脏内部结构。”

“这个……如果要是畸形,还真好办。”赵老中医说。

乐天一怔,急忙问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赵老中医说道:“不一定非得换瓣手术吧,如果要是狭窄的话,把支架放进去,不是也行吧?”

“对啊!”乐天一拍手,激动的说道:“我怎么没想到,如果是狭窄畸形,在三尖瓣血管内塞一个支架,撑开畸形部位,这样的手术风险会大大降低!瑄儿你有救了!”

本書首发于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