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69章 偷心贼

第169章 偷心贼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车回到医院分配房,这一路上乐天心情都很乱,张云芳的心情很不好,打电话的时候是好阵哭,乐天猜测云芳的父亲说什么了,带着万般焦急的心回到家门口。

打开房门,房间里张云芳正在厨房做饭,她穿着围裙看着乐天说道:“你先坐一会,晚饭马上就好。”

乐天进屋拖鞋,坐在餐桌上看着张云芳笨手笨脚的炒菜,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要接手,“我来吧!”

“你坐下,厨房是女人的天下,没你的事。”

把乐天按回椅子上,张云芳继续开始做饭,乐天看的这个无语啊,做饭就跟上战场打仗似的,搞得厨房乌烟瘴气的,抽油烟机都不起任何作用。

终于在忙忙活活十几分钟后,搞定了一桌子饭菜,焦黑的鸡蛋炒西红柿,还有乌漆麻黑的鸡蛋炒鸡蛋,这是跟鸡蛋有仇咋地,专挑鸡蛋祸祸,唉!

张云芳坐下后,递给乐天一双筷子说道:

“品相难看了点,应该能吃吧。”

乐天接过筷子,一脸难色的说道:“还是不要了吧,出去吃吧。”

张云芳拿着筷子委屈的低下头,“我知道我笨,可我以前从没错过,不过我以后会学的,一定能给你做好吃可口的饭菜,你就尝一口吧!”

乐天嘴角机械般的笑了笑,筷子一点点挪向盘子,夹起一块焦黑的鸡蛋,慢慢地放在口中。

这个过程乐天心里又出现了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,此刻他真想憋气自杀,来结束这次悲催的品尝,或者来个地震也行,把这一桌子菜打翻,这样自己就不用尝试这焦黑的毒药了。

可是天不遂人愿,夹菜的过程什么事都没发生,乐天心里滴血一般的把焦黑鸡蛋放进口中,不出所料,难吃到了极点,但只能硬着头皮强行咽到肚子里,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微笑。

张云芳一直期待着乐天吃下去,不过当乐天真的吃下去,并且露出微笑的时候,张云芳脸色阴沉下来,低着头喃喃的说道:

“父亲说的对,我真的配不上你。”

乐天连忙放下筷子,试探的问道:“这话……怎么说的?”

“你有本事,并且能为了成功不择手段,你能忍别人不能忍的事情,你能看透所有的谎言,也许在你的世界里,你身边的任何朋友都可以成为你的踏脚石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乐天有些尴尬,“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文艺了?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张云芳抬起头,目光中带着一丝质疑,“我就想问你,你是不是想通过我,联系我的父亲,然后达成你所要达成的目的。”

话落,乐天也正色起来,反问道:“我问你,在你纠缠我之前,我认识你或者说,我知道你的身份吗?”

张云芳摇摇头。

“在我军训期间,毕云涛要揍我,你为我挺身而出,我上杆子巴结你了吗?”

张云芳还是摇摇头,可是随即想起什么,质问道:“可是那天你为什么突然转变,为什么……”

张云芳的话没说完,不过乐天知道她想说什么,说道:

“那天在我身上发生了重大变故,我需要有个人能安慰我,可我当时只看见了你,其实,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,后来……大脑一热就……”

乐天也有些哑语,张云芳再次质问:“也就是说,你从来就没有打算要跟我在一起是吗?”

“不,我是没想好怎么在一起!”乐天反驳说道:“如果我想跟你玩玩就算了,我是不会上杆子找你父亲合作,这是唯一能把咱俩绑在一起的办法!”

“啊,什么意思?”张云芳懵了。

乐天仰靠在椅背上说道:“也许你父亲跟你说了,我是中医世家的外门弟子,我师父很喜欢我,想让我跟他的孙女赵文瑄成一对,这事你知道吧?”

“我……猜到了一点。”

“如果我答应了,我就是他们赵家的赘婿,开始我是不同意的,可是现在,我同意了?”

“为什么?”张云芳质问。

“因为我对他们家有愧,这点说不明白。”

张云芳急忙站起来说道:“什么说不明白,不就是为了她家的不传秘方嘛,不要就是了,干嘛一定要赘婿呢!”

“不是不是!”乐天急眼了,也站起来反驳说道:“我师父,他把方子给我了,他们赵家的传承,给我了,你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吗?只要我不赘婿,他们赵家以后再也不是中医传承世家,你知道为什么给我吗?知道吗?”

张云芳看着激动的乐天,下意识的摇了摇头。

“因为师父觉得我是个人才,他觉得我可以把中医发扬光大,就因为这么个破传统,他们家就绝了世代传承,都是因为我!我!”

看着乐天这么咆哮,张云芳委屈的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,她走到乐天面前,一把抱住乐天,把头埋在乐天怀里哽咽着。

被张云芳抱着,乐天心情渐渐平复下来,“之后我就想,怎么能让你心里平衡,或者说补偿你,所以我就想把药厂这杯羹分给你家!”

“我们俩真的没有未来是吗?”张云芳问。

乐天叹了一口气,抱住张云芳拍着她的后背说道:“我明天就要回老家了,去见我师父,去见养父,我们之间……唉!”

张云芳抹着眼泪,哽咽着说道:“别离开我,我以后不闹,什么都听你的,别离开我好吗?”

“我就是去几天,过段时间还回来的。”乐天安慰着说。

张云芳继续哽咽着,“那天,咱俩算卦的时候,算卦的老头跟我说,以后我帮助你越多,咱俩走的就越近,最后能不能走到一起,就看我怎么做。”

张云芳抬头看着乐天,眼带泪花的说:“我以后会好好的,什么都听你的,我会默默的支持你,不管你做什么,我这辈子非你不嫁。”

乐天的心不是铁块,张云芳这么说,他的心终于被融化了,一把抱住张云芳,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,随后就真情激烈的热吻,爱与爱的交融,真心与动情的鸣唱。

……

清晨,乐天睁开眼睛,看着依然紧紧抱着自己的张云芳,掀开她的秀发,看着她恬静的脸庞,轻轻地亲吻在她的额头上。

张云芳也睁开了眼睛,双眼泛着迷离的看着乐天,四目相对,张云芳再次把头埋在乐天怀中。

“再让我抱一会,就一会。”

乐天没说什么,就这么让张云芳抱着。

良久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直到上午8点左右,张云芳缓缓松开手,翻身下床捡起地上的衣物,自顾自的穿戴。

“我以后会尽量跟你保持距离,哪怕是做你的情人我也愿意,需要我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,24小时为你开机。”

乐天坐直看着张云芳,看着她萧瑟不舍的身影,渐渐地离开视线,知道房门关闭声传来。

乐天再次躺在床上,心里满是责备埋怨,“这是怎么了?无意间偷了一个女人的心,唉!”

又躺了一会,起身打开衣柜,拿出一套新衣服换上,收拾了一下行李,带了几套换洗衣物,拿着包离开分配房。

……

四合院内,李六指和曾温柔正在商量着启程时间,白天走的话到了长春也是晚上了,到时候没法夜里走山路,可是如果晚上走的话,第二天白天能到,这样省时省力。

商量期间,四合院房门打开,乐天走了进来,“师叔,什么时候出发?”

“傍晚5点多出发。”曾温柔说道:“行程顺利的话,明天中午左右就能到普安山。”

乐天把包放下,问道:“晚上走,不会有问题吧?”

“没事,我现在去补觉,晚上开车而已。”曾温柔说完就跑进房间,李六指心里有点小激动,进入正房看着自己的花花草草说道:

“乐天呢,我走了就不回来了,你找个人帮我照顾一下这些花花草草呗,别在咱走的这段时间都死了。”

“行。”乐天拿出电话发现还是没电状态,急忙翻出充电器充电,开机后,瞬间蹦出几十条短信,微信也有一大堆留言,打开一看,全是张云芳发来的。

心里纠结了一下,编辑一条微信发过去,“有空嘛,中午一起吃饭呗。”

张云芳很快回复一条,“你不走了?”

“晚上出发,叔叔说,想让你帮忙照顾一下花花草草,中午吃饭,我把钥匙给你。”

“好的,叔叔还记得我啊?”

“当然了,一会见。”

定好见面地点后,两人结束微信对话。

中午十分,乐天进入潘家园的一家餐馆内,这里中午人不少,每张卡台都有客人,张云芳坐在其中一个座位上,见乐天过来,他连忙招手。

“这呢!”

乐天走过去,张云芳把大包小果的摆在餐桌上,“这些营养品是给你拿回家的,好希望能跟你一起回去啊,乐天,带着我呗!”

“呃,以后的吧。”

张云芳一撅嘴,伸出手说道:“拿来!”

乐天一怔,问道:“什么?”

“钥匙啊!不让我照顾花花草草嘛?”

乐天这才想起来,把钥匙拿出来交给张云芳说道:“麻烦你了。”

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