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67章 酒后乱性

第167章 酒后乱性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车的钱恒泽也很诧异,询问道:

“乐天为什么要开药厂啊?”

乐天委婉一笑,“你们有所不知,我在医学界的地位,绝对不比古玩行业低,开药厂,也是绝对稳赚不赔的买卖,因为我手中有秘方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钱老板陷入沉思。

乐天继续说道:“钱叔,我是这么想的,我要先跟大学教授、各大医院院长打好关系,把路先铺好,然后再找投资着手准备,另外我也不是只找你投资,而是想跟你合伙,开这个药厂我设想是让钱恒泽当老板,我只负责技术这块。”

“我去,爸,这个值得考虑。”钱恒泽倒是大方,一口就应承下来。

钱老板本身就想让钱恒泽跟乐天两人走近一点,听乐天这么说,完全是心中设想的那样,也就没有多想,说道:

“那你先准备,回头要干的时候,缺什么直说。”

只是简单几句后就搞定,乐天莞尔一笑,他就知道钱老板这块没什么问题,比张云芳的父亲好谈多了。

大雪纷飞,街道路面有些打滑,车子缓慢行驶了大约30分钟左右,到了潘家园附近,乐天在胡同口下车告辞离开。

独自走在胡同里没有外人,乐天也不强装,身体异样的感觉加重,紧了紧衣服快走几步,终于到了四合院,乐天基本已经虚脱了,站在寒风中敲了敲门,里面没人回应,继续敲门。

“谁啊?大晚上的?”曾温柔的声音传来。

“我,乐天。”

院子里传来琐碎的脚步声之后,曾温柔打开房门,乐天急忙进入院子说道:“烧炉子了吗?我好像有点发烧了。”

曾温柔也看出乐天的疲态,一脸急切的说道:“师傅睡觉了,先去我屋吧!”

快速进入偏房,中间炉火冒着热气,快速搬了一把椅子做到炉火旁暖和一下。

曾温柔关好大门进来后,看见乐天急忙问道:

“怎么搞的,不是得流感了吧,听说最近流感很严重。”

“应该不是流感,刚才不小心着凉了。”乐天解释。

曾温柔开始忙活起来,拿着水壶放在炉灶上,又拿了一双被子裹在乐天身上,一脸关切的问道:

“要不上医院吧!”

“不用,家里有白酒吗?”

“有。”

曾温柔连忙披了一件衣服走出房间,没多久从厨房里拿过来半瓶牛栏山二锅头。“这个行吗?”

“行。”乐天接过来拧开盖子狂灌了一口,辛辣的酒气在胃里翻滚,呲着牙说道:“先捂一会消消汗,等一会再用酒擦一下就能好。”

曾温柔站在一旁看着乐天,“你真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你忙你的。”

曾温柔穿着棉睡衣站在乐天旁边,房间里电脑开着,桌子上全是零件,台灯也开着,估计她刚才是在修理什么东西。

曾温柔坐在桌子旁,还是一脸急切的看着乐天,“这茬感冒真的很严重,得了就不容易好,实在不行就上医院,别挺着。”

“你忘了我就是大夫,真没事师姐。”乐天宽慰一句后,曾温柔这才转身看着桌面,拿起一个类似于pos机的东西开始拆卸。

乐天好奇的打量着她的所有动作,在台灯的映照下,曾温柔的神态是那么专注,还真别说,虽然没化妆,但干净纯洁的她要有另一番魅力。

曾温柔卸下外壳后,拿着数据线连接电脑,在电脑上出现dos程序,这些东西乐天不懂,不过貌似曾温柔很明白一般,此刻在乐天眼里,她就像是一个科学家或者发明家一般。

“弄什么呢?”乐天试探的问道

曾温柔也不回头,敲击着键盘说道:“这些是傅一飞留下的东西,我在研究这些到底是干嘛用的。”

“研究明白了吗?”乐天又问。

“大概了解了一部分。”曾温柔停止敲击,拿出一堆东西说道:“这个应该是隐形耳麦,这个是发射器,这俩都是联络用的,我现在研究的这个,好像是什么解码程序,我正在研究它的代码,感觉好复杂啊!”

“哇,你懂得真多!”乐天感慨的说道。

曾温柔侧头,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乐天说道:“我是学电脑编程的好吗。”

乐天尴尬一笑,继续捂在被褥里喝酒,一口一口下肚,直到舌头有些麻木的时候,在辛辣的白酒刺激下,体内开始往外散发着热量,加上捂着棉被坐在火炉旁,没多久乐天就出了一身的热汗。

乐天这么做是为了把入体寒气逼出来,可是他忽略了一点,那就是自己不胜酒力,这一口一口的喝,没多久他就喝醉了。

摸了一把额头,发现眼前有些双影,乐天踉跄的站起来,可一个不稳差点没撞上炉子。

曾温柔急忙回头,看见乐天跌倒,急忙过来搀扶说道:

“怎么了?我说要上医院吧!”

“没事,应该是喝多了。”

乐天被搀扶起来,踉跄着去了床边说道:

“麻烦师姐帮我擦酒呗。”

“啊,这玩应怎么擦?”曾温柔哪见过这个阵仗,不明所以的问道。

乐天放下被子,开始脱下外衣,直到衬衫全部脱下来后,露出健硕的肌肉,一头倒在床上说:

“把酒倒在手上,然后搓到手掌发热了,在我身上擦。”

“啊!”曾温柔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,看着乐天完美的身材,她脸色有些微红,定了定神转身拿起剩余的白酒,倒在手掌中开始搓,没一会就感觉手掌有些发烫。

不过再看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乐天,曾温柔还是有些不好意思,手一点点的伸向乐天,碰触到滚烫的皮肤,这让曾温柔的脸色红到了脖子根了。

轻柔的在乐天后背上一点点的擦拭着,就像是抚摸一件艺术品一样,当整个后背都擦完的时候,羞答答的问道:

“然后呢?”

乐天也没说话,一个侧身仰躺在床上。

曾温柔这才发现,原来乐天闭着眼睛,好像已经睡着了,内心里纠结了一下,虽然心中小鹿一直在乱撞,但还是红着脸继续倒酒,然后准备搓乐天胸前。

手放在结实的胸肌上,曾温柔已经无法淡定了,看着每一块结实的完美线条,让她的心跳越来越快。

轻抚了每一寸肌肤后,曾温柔连忙退后站在炉子旁开始喘气,转头再看乐天,他俊秀的脸庞,完美的身材,这一切对腐女有足够的杀伤力。

“想什么呢?”曾温柔努力摇摇头,把不健康的思想抛出脑后,在房间里环顾一圈,拿起自己的毛巾再次走到乐天身边,娇声带着埋怨的语气念叨着:

“擦完酒在我床上滚,回头又要洗床单了。”

一边絮叨一边擦拭乐天身上的酒气,可是当上身擦完后,发现乐天裤子没脱,红着脸思考了一下,絮絮叨叨的说道:

“真服你了,什么都需要姐帮忙,唉!”

说话间,曾温柔就帮乐天脱裤子,好不容易把裤子拔下来丢在一边,继续絮叨:“对了,你睡床上,我今晚睡哪?”

就在曾温柔思考间,她正要拿被子给乐天盖上,结果哪知道,乐天一把握住曾温柔的手腕,随后一股大力拉扯,直接把曾温柔拉到床上。

曾温柔大惊,“你不是说你病了嘛,哪还有这么大力气?”

絮叨的时候就要挣扎的爬起来,可乐天迷迷糊糊间一下抱住曾温柔,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:

“我冷。”

曾温柔双目圆睁,“你冷也不用抱着我睡吧!我给你盖被子。”

曾温柔挣扎着就要挪开乐天的胳膊,可乐天手臂一用力,抱着曾温柔更加紧了紧,“别动。”

曾温柔这个气啊,她本来就心乱如麻,结果被乐天抱在怀中,心情更是跌宕起伏,但被乐天静静地抱着躺在床上,她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,除了眼球,曾温柔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动一下。

哪知道迷糊的乐天更加过份,腿一抬搭在曾温柔的大腿上,就这么骑着她靠的更加进了。

“我就知道,你骨子里就是个流氓。”曾温柔娇声絮叨一句后,也就任命妥协了,不打算挣扎的她用脚勾着被子,一点点的挪动到腿上,当手指能碰到的时候,再用手挪动给两人盖上。

“姐算服了你了,孩子啊?还跟我撒娇,睡吧睡吧。”就在曾温柔絮叨最后一句正要闭上眼睛的时候,突然感觉乐天的手掌在她身上滑动游走。

瞬间双目圆睁,怒目看着睡梦中的乐天,“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!啊~”

……此处情节不让写,你们猜吧!猜对了有奖……

清晨,乐天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,先摸了摸头,已经不发烧了,可是刚要有所动作的时候,突然发现侧脸有点异样,伸手摸了摸脸颊,火辣辣的疼,好像还有点浮肿,震惊无比的说道:“我去,不是肿痄腮了吧?”

乐天急忙翻身就要下地照镜子,可突然想起来,痄腮自己小时候得过,这种病不会重复得吧!

带着疑问下床走到床边,看着自己肿的老高的脸皱起眉头,不过随即低下头,却发现自己身上连一丝布料都没有。

“呃,内裤呢?不对,师姐曾温柔呢?”连忙转头寻找,幸好床上没有,那就是昨晚没发生什么,可……不对,脸为啥肿了,难道又酒后乱性了?

此刻乐天心头仿佛有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。

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