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71章 两个老不羞

第171章 两个老不羞


                “它不咬人吧?”曾温柔问。

“咬,大黄可厉害了。”乐天说道:“小时候我捡垃圾,城里的孩子欺负我,大黄把它们咬的皮开肉绽的,有一个胳膊差点没咬折了。”

“啊!”曾温柔惊吓的躲在李六指身后,不敢让大黄靠近,李六指却笑眯眯的说道:

“这狗聪明的很,它认识自家人,你看,它对着我摇尾巴吶!”

大黄狗在李六指鞋上闻了闻,随后还真的摇起了尾巴,乐天笑眯眯的继续说道:“放心吧师姐,大黄可乖了,只要是我领回来的,它都不咬。”

大黄凑到曾温柔身边,在她鞋边闻了闻,随后犯-贱似的在曾温柔大腿上蹭了蹭,好像在讨好主人一般。

“哟,这是把你当成女主人了!”李六指笑了笑。

三人一狗继续上路,其实也就是走几步直接进入一间院子,红砖房,院子堆了不少玉米,一旁的猪圈里养着两头脏兮兮的肥猪,哼哼唧唧的正看着他们进来。

大黄很懂事,在进院子后急忙跑到砖房,爪子一个劲的在门上拔,看样子就好像在敲门一般。

“我跟师傅就住这。”

乐天解释的时候,房门打开,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迈步走出来,大黄急忙蹲在地上摇尾巴,而老人没有看大黄,而是看着进入院子里的三个人。

“师傅,我回来了。”

看见师傅,乐天有些小激动,背着大包小果的匆匆往前跑,李六指也有点小激动,让扶着她的曾温柔快走几步,紧跟在乐天身后。

李鬼手用手当着头上的阳光,仔细看了看进入院子的三个人,当目光落在李六指身上的时候,他激动的快走过迎了上来。

乐天率先跟李鬼手接触,放下手中的包裹直接抱住他,“师傅,我想死你了。”

李鬼手在乐天后背上拍了拍,“这才几天不见,想什么想,一边玩泥巴去。”

李鬼手推开乐天,激动不减的快走到李六指面前,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道:“师弟!”

“师兄!”

两个老兄弟时隔20年见面,各自叫了一声,随即老泪纵横的拥抱在一起。

“我想死你了!”

“我也是!”

看着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相拥,这份情感乐天是体会不到的,而一旁的曾温柔看着是眼圈微红。

“师弟,这些年你过的咋样?”

“还有一口气,师兄,你咋样?”

“凑合活着呗。”

两个老人分开,李鬼手看见曾温柔,这才疑惑的问道:“这位是?”

乐天连忙解释说道:“这位是师姐,曾温柔。”

“噢?”李鬼手有点惊讶,李六指连忙解释说道:“不是,她是刚收的外门弟子,老了教不动了,让乐天帮忙带的徒弟。”

曾温柔上前恭敬的行礼,“师伯好!”

李鬼手笑眯眯的说:“好好,丫头,进屋坐,咱家有点脏,别嫌弃啊!”

“不会师伯。”

四位寒暄几句后,簇拥着往屋里走,两位老人多年不见,有很多话要聊,一路上嘴也没停,直到进了屋子,别看外面是砖瓦房,里面环境那叫一个脏乱差。

进屋就是出发,水缸在门旁,炉灶靠着内墙,橱柜在墙边,周围堆满了柴火,拐角就是里屋,进去是土炕,上面铺着地板革,屋里除了电灯没有任何一样现代工具。

乐天家里算是家徒四壁,屋子里充满了穷馊味,乐天以为曾温柔可能不习惯,可是侧头看了看她,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应。

冬天了,屋里很缓和,二老拖鞋上炕开始聊了起来,乐天急忙摆上炕桌,李鬼手让乐天烧水倒茶,乐天出去,曾温柔也跟着出来问道:“用我帮忙吗?”

“不用。”

乐天回家一切都是那么轻车熟路,拿起焦黑的水壶开始烧水,又在落地破旧的橱柜里翻出一个带着蜘蛛网的茶叶罐,等水烧开后,冲了一壶茶端了进去,摆上桌子给老二各自倒了一杯。

二老聊得挺欢,李鬼手抽空说道:“照顾一下你师姐,师傅跟你师叔聊聊。”

“你忙,不用照顾我。”曾温柔连忙说。

乐天拉着曾温柔出去说道:“我师傅的意思是,别让咱俩碍事,走,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小屋。”

在厨房的角落中,有个小黑屋,里面漆黑看不见任何光,进屋后乐天急忙打开灯,一屋子的书堆得哪哪都是,火墙另一侧就是正厅,能隐约听见二老谈话。

两位老人好像再谈曾温柔的事,曾温柔也仔细听了一下。

“这丫头刚收的,你打算咋办?”

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长得挺俊。”

“是啊,要是能跟乐天凑一对就更好了。”

曾温柔撅起嘴,侧头看向乐天,他正搬着一个箱子放在角落中,这才注意到满屋子的书,说道:“你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学习的?”

“嗯。”

这个小黑屋不大,长条形几平米左右,一端是火炕,身边是凳子和桌子,书堆得到处都是,占据了这间屋子50%的空间。

“你的学习环境挺艰苦啊!”

乐天把箱子放下,笑眯眯的刚要说话,就听李鬼手喊道:“乐天呢,带着曾丫头出去逛逛,去你哪小破屋有啥好看的,没事干就把外面的苞米搓了。”

“哦!”乐天应了一声后嘟囔道:“你俩说啥悄悄话我不知道,还怕我偷听,真愁人!”

拉着曾温柔走出房子,曾温柔凑到乐天耳边说道:“你师傅跟我师父,好像要撮合咱俩。”

“我早就知道。”乐天坐下捡起俩苞米就开搓,曾温柔也坐下捡起两个,熟练的搓着同时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“你师傅一开始就这意思,你没看出来?”

“哦!”曾温柔红着脸低下头,乐天疑惑的看着曾温柔的动作,“咦,师姐,这活你也会啊!”

“我家也住农村,小时候没少干。”

两人干着农活直到下午4点多,两老在屋子里聊起来就没完没了,乐天开始生火做饭,李鬼手又喊:

“整点下酒菜,我要跟你师叔喝两盅。”

“喝吧喝吧。”乐天絮叨着开始刷锅烧水,曾温柔在一旁打下手,用了2个小时左右,晚饭做好了,下酒菜花生米,硬菜小鸡炖蘑菇,排骨炖豆角,拍黄瓜。

四道菜摆上桌子,曾温柔拿出茅台恭敬的递了过去,“第一次来,不知道你喜欢啥,就给你拿了几瓶酒。”

“茅台,这酒好。”李鬼手笑眯眯的拧开盖子,给李六指倒了一杯,然后才给自己倒上,最后看着乐天问道:

“你也来点吗?”

在李鬼手眼里,乐天一直都是孩子,主动问他喝不喝酒,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。

乐天连忙拿起杯子,“那就来点。”

李鬼手一边倒酒一边说道:“你也长大了,出去在场面上难免要碰上酒局,这玩应靠练,多喝就能喝了,一杯够不?”

“够够。”

倒了满满一杯酒,李鬼手转头看向曾温柔问道:“丫头你喝点不?”

“我?来一点吧!”曾温柔也端起酒杯。

“女中豪杰。”李鬼手夸了一句后,也给曾温柔倒了一杯,随后四人开动,一边吃一边聊天。

李六指跟李鬼手两人是天南地北的聊,乐天跟曾温柔是根本插不上话,两人吃完喝完后,无聊的坐在火炕上听着二老聊天。

8点多了,二老还没聊完,见李鬼手还要给李六指倒酒,乐天连忙阻止说道:“师叔大病初愈,身体还没恢复,不能多喝。”

李六指尴尬的笑了笑,刚要说话,曾温柔也帮腔不让李六指喝了,李六指只好作罢,李鬼手自己喝自己的,两人又开始聊天,但见乐天和曾温柔一直陪坐,说道:

“我老哥俩20年没见,让我俩聊聊,你们该干嘛去就干嘛去。”

乐天左右看看,正屋倒是能睡下四个人,可是他俩这顿喝,这得啥时候能睡觉?“师姐今晚睡哪?”

“你俩睡后屋。”李鬼手说道。

“啊!”

李六指接话说道:“啊什么啊,赶紧走。”

没招,两个老头一条心,乐天和曾温柔只好下地穿鞋,可乐天再抬头的时候,却看见师傅和师叔搞怪的眼神,这神态就好像在说,我俩只能帮这么多,你能不能娶她做媳妇,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。

“我去,两个老不羞。”

乐天和曾温柔进入后屋,曾温柔噘着嘴说道:“这俩老头,让我一个待嫁大闺女跟你一个大小伙子一个屋,怎么想的?”

“看上你了呗,都希望你做我媳妇呢!”乐天埋怨一句后,开始上炕铺被子。

曾温柔有些娇羞,坐在墙壁喃喃道:“你都有女朋友了,咱俩怎么在一起啊?”

乐天铺好被褥之后,在火强上敲了敲,大声喊道:“两个老头年龄加起来都过百了,听墙根有意思吗?”

曾温柔连忙靠后看着火墙,这才听见对面尴尬的说道:“喝酒喝酒。”

“这都什么人呢?”曾温柔黑着脸问道。

“谁让你愿意跟着来的。”乐天铺好被褥后,拖了衣服直接钻进被窝里,随后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。

曾温柔红着脸说道:“你倒是大方啊,我怎么办?”

“咋了?”乐天问。

“我没带睡衣。”

“你平常不是挺大方的吗,啥我没见过。”乐天挑衅的说道。

“我怕你啊!”说完曾温柔也上炕脱衣服准备休息。

本文来自看書辋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