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65章 寿宴【下】

第165章 寿宴【下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场大致可以分为三伙人,以乐天为首,古老曹老帮腔为一拨人,王家为一波人,而其他人都是围观看戏的。

张云芳有心想反驳帮腔,可张老爷子见状,急忙把女儿拉到一边,用目光示意她别说话。

场面上出现这种情况,不是家族利益纠纷,就是过节很深,先甭管谁是主,只要有两家宾客对峙,主家人都不能随便站位,这是场面里的道道,在官场商场都实用。

周围是喧闹吃饭的宾客,而鉴宝席位附近气氛尴尬无比,没人打圆场,空气中充实着浓厚的火药味,局面一再僵持不下。

乐天身为导火索,在这种气氛下,他不卑不亢的摘下肩膀上的画筒,冷眼看着王家人说道:

“今天是张老爷子过大寿,我不想惹事,你们最好也别挑事。”

说完,转头把画筒递给张老头说道:

“张叔叔,这是我送你的礼物。”

张老头没有伸手接,而是疑惑的看着火药味十足的王家人。

张云龙不管这个那个,一把接过来说道:

“什么东西,我看看。”

“云龙。”张云芳提醒的说了一句,可张云龙已经把画筒打开,倒出里面的画轴。

一旁的王老头不屑的嘴角一撇,“我倒想看看送的是什么东西。”

王家人齐刷刷的上前,看样子就是要准备挑刺,在这种气氛下,谁不知道,这画卷哪怕价值连城,他们王家人都会鸡蛋里挑骨头。

张云龙一点点打开画卷,张云芳只看了一眼,顿时惊呆了,一把抓住乐天的手臂说道:

“乐天,你真的要把它送给我父亲?”

“我要它的时候,就是打算送给你父亲的!”乐天简单的回应了一句。

“不是,这幅画,它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

张云芳还想说什么,可是乐天语气坚决,一点不给张云芳说话的机会。

画轴完全打开,也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,在场都是古玩界里的行家,可是大家看见这幅画,都有些愕然,有所猜测却不敢明说。

张老头这才接过画卷仔细辨别,惊疑不定的看向曹老问道:

“曹叔,这画是……”

“我还以为什么东西呢,不还是现代艺术品嘛!”

就在这时,王国强挑刺的话,终于没有让大家失望,不过全场都是明白人,这画虽然是现代工艺重新装裱过的,具体是什么没人敢确认,但绝对不是现代仿品。

显然,王国强用这个借口找茬,应该是踢在铁板上了。

“我就说了,这里没毛都没长齐的娃娃说话的份,一边待着去。”曹老转头对着王国强厉声喝道。

王国强不服了,反驳说道:“曹爷爷,我说的有错吗,这幅画一看就是现代仿品,还说我毛没长齐,难道他长齐了?”

“别说话了。”王老爷子连忙阻止儿子王国强,汗颜的对着曹老说道:“曹哥,这画,是不是您装裱的?”

“嗯,前几天刚刚弄好的。”曹老随口应答。

王老头懂了,再次认真看了看这幅画,试探的问道:“这幅画,真的是出自宋徽宗手笔?”

“绝对不假。”曹老认同。

“宋徽宗!”

全场炸锅了,一瞬间,所有人都往前面挤,此刻也不管什么规矩礼节了,这可是宋徽宗的真迹啊,在古玩字画界那可是绝对的国宝级啊!

拿着画的张老头听说宋徽宗三个字,手一哆嗦差点没把画掉了,但随后众人围了过来,他连忙阻止,吃饭的宾客们见鉴宝席吵吵嚷嚷的,一个个也都好奇的凑了过来,想一看究竟。

但这帮人听闻宋徽宗真迹现世,顿时一传十十传百,哪怕是不懂古玩字画的人,在询问了原因后,更是疯狂的拥挤上来。

瞬间,整个饭局没人吃饭了,大家都聚在周围,把鉴宝席围得是里三层外三层,水泄不通,幸好,古玩界的人率先做出反应,在这么拥挤下充当保安,这才压制住了众人的围观。

还真别觉得夸张,在国际市场,国宝级的字画不多,例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,祖国的清明上河图这一类的都是国宝级,但在真正收藏界,宋徽宗的画绝对比清明上河图值钱,艺术价值摆在这呢。

想想一下,如果过生日,有人把蒙娜丽莎当做礼品送人,会引起多大的轰动就知道效果了。

混乱的场面被压制住后,几个古玩界的老板让人腾出一张桌子,当收拾干净后,张老头这才哆嗦着把画放下,随即曹老递给他一双干净的白手套。

“经历千年风霜摧残的画作,再也经不起折腾了,小心点。”

张老头感激的戴上白手套,随后从兜里拿出一个金丝边放大镜,对着画卷的每一个细节仔细辨别起来,一边看一步感慨,“真迹,珍稀,绝对的罕见。”

张云龙看见这个架势,不解的问道:“咋回事,这是咋了?”

张云芳红着脸,挽着乐天胳膊的手更加紧了紧,解释说道:“这幅画是国宝级的,大家都想观摩一下。”

“值钱,我咋没看出啥呢?”张云龙说话间就要上前。

张老爷子急忙呵斥说道:“看啥看,你退后,别弄脏了。”

“我就看一眼。”

“半眼也不行。”

张云龙无奈的退后,茫然的问道:“姐夫,你这画到底啥来历,你给我说说呗。”

“没啥来历,就是我捡垃圾的时候,跟人打赌换来的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一帮人侧目傻傻的凝视乐天,但全场有两伙人脸色不好看,一是张家亲戚,之前说乐天是捡垃圾的,另一伙是毕超和知道这件事的毕家人。

所有人都围在周围等着鉴赏,毕超脸色极其难看,啐骂一句后起身就走,看着他阴沉的脸色就知道,这是动了真怒了。

先不理会毕超,在围观中心地带,张老爷子差异的看着乐天问道:

“这个也是捡漏得来的?”

“我可以作证!”张云芳连忙接话。

曹老尴尬的笑道:“你不知道啊,这幅画被线隐法装裱隐藏,我差点都没认出来啊。”

“打眼就打眼,说的那么委婉干嘛?”古老及时拆穿,让曹老尴尬的笑了笑,古老接着说道:

“我就说过,乐天的眼力绝对厉害,我们两个老家伙打眼的东西,他就能认出是真迹,这阅历绝对不一般。”

张老爷子茫然的看向乐天,激动的问道:“乐天呢,你这幅画,卖不卖?”

乐天一怔,随即说道:“这幅画不是已经送给你了吗,干嘛还要卖了?”

“送给我,这,这多不好意思。”张老头反应了一下,也不捧着了,委婉的说了一句客套话,然后脸色更加激动的鉴赏起来。

围观者们久聚不散,直到有些外行人和欣赏过的人主动退后,其他人这才能挤进了瞧两眼。

不过经过这件事一闹,这生日宴会也成了赏画大会,起码张老头是没兴趣继续办宴会了,他此时笑的不只是合不拢嘴,脸都抽筋了。

王家人在毕超走了不久,也灰头土脸的走了,这场无声的对峙中,他们完败无疑,也没脸再留下了。

会场很挤,秩序混乱,乐天也不想站在围观当猴被观看,自主的退出包围圈,刚出来的时候,与刘老大交错而过,他正踮着脚往圈里张望,看见乐天后,露出诧异的目光。

乐天也不看他,大义凛然的往餐桌走,礼物也送出去了,现在可以吃饭了吧。

坐下刚拿起筷子,身后就有人扑了上来,乐天神经一直都在紧绷状态,在这人气息即将到来的时候,乐天急忙起身拿着筷子就要反击,可转头看见是钱恒泽的时候,乐天急忙把筷子丢掉,差点就伤到了钱恒泽。

钱恒泽冲上来一把拍在乐天肩膀上,一步三回头的说道:

“嘿,也不知道谁这么大方,听说送了一幅比国宝还值钱的画,真大气。”

乐天尴尬的坐下,钱恒泽也坐下感慨的继续说道:

“还真想看看到底什么玩意,可看着人挤的,根本进不去啊!乐天你懂,你说这画价值多少钱?”

“两个亿。”

“这么贵,难怪了。”钱恒泽一边说一边拿起筷子,夹了一口放在嘴里,“都凉了!”

乐天再次拿了一双筷子,这才吃了第一口饭菜,其实刚才他一直感觉不舒服,以为是饿的,可是吃了点东西,身体不舒服感觉越来越重,手脚无力,脸还有些发烫。

吃了几口,把筷子放下,摸了摸额头,感觉有些发烫,刚要把脉钱恒泽给乐天倒了一杯酒,说道:

“对了,你这学上的,死哪去了?”

乐天尴尬一笑说道:“我转班了,现在在全科班级。”

“全科!毕云涛的班级?为啥转全科去啊?”钱恒泽茫然的喃喃一句,随后想起什么说道:“对了,全科班有个学生丢了,这段时间闹的挺欢的,你知道不?”

“不知道,谁丢了?”乐天问。

“我哪知道,又不是我的妞,我还想问你呢?听说跟你有关系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乐天简单回应一句后,就开始给自己把脉,居然得了风寒,应该是落水后着凉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鉴宝席附近,张老爷子喊道:“各位,今天宴会就到这里,我还有事,就不打扰各位用餐了,大家吃好喝好啊!”

“别啊,我们还没看呢!”一帮宾客哀怨四起。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