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62章 我心依旧

第162章 我心依旧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文静走了,乐天湿漉漉的站在寒风中看着面前的空气,因为心痛和不忍,良久没动,直到有人路过,看见狼狈的乐天,这才试探的问道:

“怎么了,大冷天的你不会下去洗澡了吧?”

乐天这才回过神来,转头也不理会说话的人,捡起画筒消失在池塘湖边,离开政府大院,保安愣愣的看着乐天狼狈的模样,实在搞不懂他到底是怎么了。

乐天心情很不好,茫然的走在路上,出了政府大院范围,站在十字路口不知道何去何从,原本压制在心底的思念再次被激发,想哭,但男儿有泪不轻弹,更何况乐天还这么要强,只能咬着牙默默忍受着哀伤。

天空乌云密布,阳光渐渐黯淡下来,随之冷空气的吹过,一朵洁白的雪花落下,划过乐天眼前,抬头看着天空,仿佛上天都在怜悯自己,在这悲伤的季节,落下了带着忧伤雪花。

路上的行人有的抬头看看天空,有的抓紧领口快速穿行在繁忙的都市中,在快节奏的人潮中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乐天久久不动,静静地看着满天降下的鹅毛大雪,直到头上覆盖了一层冰霜。

“哧……”

一辆出租车拖着长长的尾音停在路旁,车窗摇下,司机连忙问道:“喂,是你啊,离老远就看见你在这望天。”

这句话终于打断了乐天的忧愁,低头看向车窗内,眼熟,司机继续说道:“不认识了,上次咱俩一起破获走私案的那个。”

乐天这才想起来,看着灰暗的天空和华灯初上的街景,问道:“几点了?”

“7点多了。”司机说道。

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位,“去香格里大酒店。”

司机伸手在乐天身上拍了拍,打掉身上的雪花,震惊的说道:“你身上这么冷,都结冰了!”

“嗯。”乐天不想多谈,简单应了一声当做回应,司机师傅把空调开到最大,然后一边开车一边侃侃而谈,都是在哪次破案之后,他获得好市民奖,又得了两万块钱什么的,不过乐天兴趣索然,只是安静的听着司机师傅的讲述。

7点40分左右,出租车到了香格里酒店门前,乐天刚要掏兜付钱,司机急忙说道:

“给什么钱,上次的事我还没谢谢你呢,京城这么大碰见你不容易,留个电话,回头找你喝酒。”

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,司机又是好阵寒暄,乐天下车告辞离开。

迈步进入香格里大酒店,这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楼,旋转大门彰显着大气。

进入门内,是高端大理石装修,一旁有真皮沙发,茶几上有水晶烟灰缸,大厅中聚了不少人,但大部分都是工作人员和保安。

这时有保安过来询问道:“先生你好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?”

“张先生的生日宴会在那一层?”

保安上下打量一眼,虽然乐天穿着名牌西装,但因为落水后结冰,这西装皱皱巴巴的跟地摊货也没什么区别,再加上乐天狼狈的样字,保安不认为乐天有资格参加那种豪华的生日宴会,不过素养所在,还是说道:

“不好意思先生,你所说的张先生的生日宴会,是需要邀请函的,请问您有邀请函吗?”

乐天没听张云芳说有邀请函,想了想,从兜里拿出会员卡问道:“这个可以吗?”

酒店保安是小人物,他哪见过这东西,接过来看了看,没看出个所以然来,只好说道:“抱歉先生,您的这张会员卡,似乎跟我们酒店没有关系。”

乐天接过递还的会员卡说道:“没关系,你告诉我生日宴会在哪层,我自己上去就好。”

“抱歉先生,张先生有交代,没有邀请函一概不允许进入,实在抱歉。”

乐天不想跟他纠结,不说就自己找,迈步就要往里走,保安见状急忙阻拦说道:

“先生,先生,我们酒店有规矩,请不要硬闯好吗?”

因为门口的声音稍微有些大,大厅里不少客人都侧目看了过来,其中还包括很多金发碧眼的外国友人。

大厅经理见状,急匆匆小跑过来,“请不要大声喧哗。”

保安连忙低头道歉,乐天则看向大堂经理,乐天对着她说道:

“我要去参加张先生的生日宴会,已经迟到了,麻烦你告诉我在那一层。”

经理还是有点眼力的,上下打量一眼,发现乐天身上的衣服虽然皱皱巴巴,但也看出品牌,再加上皮鞋手表,都是浪琴等名牌,这身行头每个十几万都下不来,这才急忙恭维着说道:

“先生请问有邀请函吗?”

乐天低下头有些生气,“没有邀请函我就不能知道在哪个房间是吗?”

“不是的先生,你误会了。”经理让保安退后,她恭敬的一伸手说道:“我可以带您去,不过张先生的生日宴会,没有邀请函不能进,我们酒店也没有办法。”

乐天不跟她纠结这个问题,跟在经理身后走进酒店内部,也不做电梯,走楼梯上了2楼,在一个华丽的大门前,几个黑西装保安正守在门口。

经理引领着乐天来到保安面前,带着职业微笑说道:

“这位先生想参加生日宴会。”

说完退到一边,准备看乐天怎么处理。

保镖领队扫了乐天一眼,“请出示邀请函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乐天说完从兜里拿出会员卡递过去说道:“这个有用吗?”

保镖们只是斜视一眼,“抱歉,没有邀请函不能入内。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今天他本来就不爽,参加个生日宴会还这么费劲,要不是之后有求于张云芳的父亲,乐天都有心想转身就走了,可现在这种情况很无奈,看着经理说道:

“你的电话能借我用一下吗?”

经理微笑着说道:“抱歉,酒店规定,工作人员工作期间不能带电话,实在抱歉。”

乐天侧目再次看向几个保镖,刚要说话,就听见门内有声音传来:

“怎么就不接电话,这都几点了,还没来。”

是张云芳的声音,乐天急忙喊道:“张云芳,我就在门口,出来接我一下。”

酒店经理和保镖们都侧目看向大门,就在这时,大门打开,张云芳急切的看着乐天,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你怎么搞得?这么晚才来?”

乐天黑着脸扫视一圈,对着张云芳破口大骂,“你个傻x,没有邀请函,让我杀进去吗?”

说完,乐天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张云芳,直接迈步进入门内。

一帮保镖傻眼了,敢张口就骂大小姐,我去,有史以来第一人呢!不过随之保镖预料的场景并没有看见,反而看见了更加吃惊的一幕。

“对不起,我忘了这事了。”张云芳一边道歉一边追了进去,保镖们吓得张目结舌,这个喷子谁啊,敢这么跟张家大小姐说话,结果大小姐还舔着热脸道歉?我去,这世界疯了吧!

其实乐天这么说话,一是心情不好,二是他本身就在气头上,不过骂了一句后气就消了不少。

张云芳追出来挽着乐天的胳膊,要再次道歉就发现乐天身上冰凉,还湿漉漉的,又想起乐天这身打扮,急忙问道:

“你身上怎么这么凉,怎么弄得?”

“路上的时候碰见一个人掉河里了,我就跳进去把她捞出来。”

“你还真会逞英雄,要不要换身衣服?我怕……”

“不换。”张云芳的话没说完,本意是想说怕着凉,可乐天误会了,以为张云芳说怕出糗,这才语气坚决的说道:

“我就不信了,在你们这看脸看衣服的世界,我他么还不能呼吸了咋地!”

乐天再次甩脸子,张云芳心里满是委屈,侧头看向门口张目结舌的保安们,撅起嘴瞪了他们一眼,随后继续追着乐天身后往里走。

“生日宴会已经开始了,咱们从侧门进。”

说话间,张云芳拉着乐天的手快步走进拐角长廊,小跑着来到侧门,打开进去,里面真可谓是高朋满座,将近百来桌酒席,处处体现着土豪的气息。

别看会场人多,可是这座次一点也不乱,主位、贵宾席位,商界、政界、甚至连青年席位都有区分。

在两人进来走着一路期间,张云芳的父亲正在讲话,张老头别看岁数大了,但长相一点也不赖,板正的国字脸上仅有几条皱纹,看样子保养的很好,喜笑颜开,满面桃花,看样子很开心。

张云芳引领乐天这一路,乐天看见了不少熟人,古老曹老和一些古玩界见过的人都坐在贵宾席位,乐天甚至还看见了王老头,还有刘老大,这个圈子可真是面面俱到。

此时所有人都在认真听张老头讲话发言,没几个人注意乐天,张云芳就拉着乐天直接走到了家属位附近坐下。

这刚刚坐稳,张云龙就看见了乐天,压低声音疑惑的问道:“哟,姐夫你这是咋弄的?咋成落汤鸡了呢?”

张云龙这话声音不大,但家属席位全能听见,齐刷刷侧头看向张云龙口中的姐夫是谁。

张云龙发现自己口误,也是习惯了,一时间也没注意,脸色有些尴尬,张云芳倒是大方,挽着乐天的胳膊说道:

“这是我男朋友他叫李乐天,这位是大姑和大姑父,小姑和小姑父……”

张云芳好阵介绍,可就在这时,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,“云芳的眼光真不一般呢,居然挑了这么一个男朋友!”

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