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63章 寿宴【上】

第163章 寿宴【上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话语间讽刺韵味十足,这是小姑说的,张云芳尴尬的笑了笑,手却暗中握着乐天的手,试图安慰他不要介意。

乐天不理会这帮狗眼看人低的亲属们,完全不顾及他们鄙夷的目光,看着侃侃而谈的张老头。

同桌的一帮家属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,话语间都是嘲讽之意,听的张云芳是脸色撒白,握着乐天的手都紧了紧,就怕乐天发作离开。

“李乐天是吧?怎么认识我家云芳的?”大姑问道。

“在医院认识的?”

“云芳啊,跟病人之间能发生点什么?玩玩就算了,这事千万别跟你爸说。”大姑父说道。

小姑接话说:“就是,你爸过生日,你却带这么个货回来,我估计你是要气死你爸爸吧!”

“小姑!”张云芳解释说道:“乐天是医院的专家医生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,他这么年轻,还是专家医生,我们又不傻!”小姑父说道。

张云龙听不下去了,“差不多行了啊,我姐的事跟你们有啥关系?”

“怎么没关系,我们云芳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,可不能被人骗了。”

“就是,现在这社会上,骗子多多啊,眼睛可得擦亮点。”

张云芳愤然起身,拉着乐天说道:“走,我们坐另一张桌子。”

“哟,云芳真是长大了,居然还会甩脸子了。”

“可不,你看她领来这男的,穿上龙袍都不像太子。”

在一帮家属嘲讽的声音下,张云芳黑着脸走到青年桌坐下,张云龙也匆匆跑了过来,按着乐天的肩膀说道:“姐夫,你别生气啊!”

三人坐下后,乐天刚要说话,却在这张桌子不远处看见了钱恒泽,对着张云龙莞尔一笑,转头小声喊道:

“钱恒泽。”

钱恒泽侧头,“哟,乐天你也来了?”

钱恒泽凑到这张桌子,跟一个认识人换了座位,坐下后笑着说道:“我被我老爹拉着来的,你咋搞的,这衣服跟泡了汤似的?”

乐天尴尬一笑,“刚才在来的路上,碰见个落水的,顺手给救了!”

“见义勇为啊!难怪了。”

乐天跟钱恒泽聊天的时候,张云龙小声嘀咕道:“要不要给姐夫拿套衣服过来?”

张云芳看着乐天小声说道:“拿吧,别着凉了。”

张云龙离开,乐天没有拦着,继续听钱恒泽说话:“你知道不,这次京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,你猜我还看见谁了?”

“谁啊?”张云芳问。

“顽主四少都齐了,毕云涛跟他们一家人坐在大东头,王家那帮人在那边。”

乐天侧目看去,正好看见王国强望过来的眼神,四目相对,双方都充实着怨毒的火药味,这次对视,最终还是王国强败下阵来,率先低头认输。

张云芳和钱恒泽没闲着,一个劲的扯淡聊天,而张云芳的父亲张老头终于说完了,酒席开局,大家开始吃饭,前来庆祝的嘉宾纷纷送礼。

当然了,这送礼也是有讲究的,给钱凑份子的,直接在门口进来的时候就记账了,但关系好的都没有送钱的,都是投其所好,拿来不少古玩献礼。

这下古玩界的一帮人都聚在一起,这边献宝他们这帮鉴赏,就跟开展览会似的,期间张老头一直在笑着迎合每一个人,直到小姑一家人走到张老头身边耳语几句,张老头的脸顿时阴沉下来,一边迎合着来宾,一边寻找张云芳和她的男朋友在哪?

会场人太多想找人不容易,可在热闹的人堆中看见了儿子云龙,他正拿着一件衣服穿梭在宴席之间,目光跟进,终于找到了张云芳,“这单纯的闺女,可咋整!”

絮叨一句后,趴在小姑父耳边说道:“想辙让他滚蛋,别给我在这个场合上眼药。”

小姑父得令走了,而此时,张云龙拿着衣服交给乐天说道:

“姐夫,赶紧换上吧,这衣服湿漉漉的,穿着多难受。”

乐天也不推脱,接过衣服直接换上,可就在拿起筷子准备吃饭的时候,小姑父一家人走了过来。

“吃饭呢?云芳云龙,你爸今天过大寿,你俩就没表示表示。”

“有啊!”张云龙说道:“早就准备好了。”

“云芳,你小男朋友准备送点啥?”

“别开玩笑了,不是过来白吃白喝就不错了,还送东西,哼!”

这话让钱恒泽听得这个不爽,皱眉说道:“啥意思,我兄弟差钱咋地。”

张云芳急忙站起来打圆场说道:“我男朋友准备了一份大礼,保证比再做所有人送的东西价值都高。”

“哈哈哈,那我们拭目以待。”

张云芳气鼓鼓的拉着乐天说道:“走,这就给爸送去。”

乐天一口菜还没动呢就被拉走了,“等等,东西没拿呢!”

急忙拿起放在一旁的画筒,在一帮人冷热嘲讽的簇拥下走到鉴宝席。

张老头正在跟客人寒暄着,一大票人过来,他侧头看去,见到乐天还在人群中,脸色顿时阴沉下来。

张云龙拿着锦盒走过去,“爸,祝你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

“嗯,你个臭小子,又乱花钱。”虽然张老头心里有气,但在场面上也不能表现出来,接过儿子递过来的锦盒随手放在一边。

张云龙顿时不干了,“爸,你咋都不看一眼,这可是我精心为你挑选的,要说不喜欢,就浪费我一番心意了。”

张老头扫视乐天一眼,还是笑着打开锦盒,随即愣住了,“哟,这东西你哪弄的?”

张云龙笑眯眯的说道:“鬼市,两万块捡漏得来的。”

张家亲戚一听才两万块,一个个又转移炮火说道:“我说云龙啊,你爸过大寿,你就送这么个破玩意?”

“两万块,你也好意思拿出手?”

张云龙一掐腰说道:“你们懂啥?这东西是捡漏得来的,但你们知道它价值多少钱吗?”

一帮亲戚这才产生疑惑,纷纷问道:

“哥,这东西是什么啊?”

张老头喜笑颜开的说道:“辽金虎符,好东西,我有一个,揍起这个就是一对,好东西,云龙啊,长本事了,都会捡漏了!”

张云龙憨笑着转头说道:“其实也不是我的功劳,是我姐夫……不是,我姐的朋友看上的,也是他帮忙杀价的。”

张老头这才正眼看了乐天一眼,“这东西是你看上的?”

张云芳急忙拉着乐天上前一步说道:“爸,这是我男朋友,他叫李乐天。”

“嗯。”

张老头板着脸,把手中锦盒往桌子上一放,虽然这东西很喜欢,但跟乐天沾边,他心里怎么就是不爽。

张云芳见父亲甩脸子,急忙从身上拿出一个锦盒说道:“爸,你还记得大清镇库铜钱嘛?”

张老头瞬间来了兴趣,“记得,你带来了,快拿来给我看一眼。”

张云芳知道父亲的喜好,这点她抓的还是很准的,笑眯眯的说道:“不但拿来了,这东西乐天要把这个当做寿礼送给你。”

张老头刚接过锦盒,手一颤差点没掉了,茫然的看着乐天,“这也是你捡漏得来的?”

“是,云芳送你的生日礼物,希望你能喜欢。”乐天随口说道。

张老头脸色有些尴尬,但在稀有古钱前,他也不板着脸了,急忙打开锦盒,看见里面铜钱这个感慨,“这就是大清镇库?还是第一次见呢!”

附近听见这话的人,特别是懂古玩的人,齐刷刷的围了过来,一个个都要鉴赏一下,看看这大清镇库铜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

不过张家的家属们不玩古董,也不了解这个,大姑不屑的说道:“又是捡漏,云芳啊,你男朋友不是捡垃圾的吧?”

“就是,除了捡漏就是捡漏,就没有别的本事了。”

在场的古玩行里的人不乐意了,解释说道:

“这话说的不对啊,在这个圈子里能捡漏,那可不是一般的眼力好,别的不说,这铜钱你们知道价值多少钱吗?”

“一个破铜钱,能值多少?”大姑质问,其他亲属急忙帮腔。

“500万,而且还是有价无市。”张云芳的父亲张老头感慨的说道:“我估计,这要是拿去拍卖,价值个千万是有了吧!”

张老头说完这话后,爱惜的把古钱放回锦盒中,思量再三还是递给乐天说道:

“你这礼物太贵重了,我不能收,你拿回去卖了,做点小买卖总比送给我强吧。”

看着张老头拒收,一帮古玩老板们炸锅了,这可是有市无价的铜钱啊,摆在面前都能不要,这得什么心性啊!

其实张老爷子心里也是苦啊,这枚铜钱他是早就期盼已久了,可是从来没想过能当做生日礼物送给自己,最关键的是,送的人还是个草根,这点,张老头绝对接受不了。

这么说,女儿的幸福是无价的,拿一枚铜钱换女儿的幸福,甭管它多稀有,主要还是送的人不对,要不然张老爷子才不会拒绝呢。

乐天看着递在面前的锦盒,笑了笑说道:“张叔叔,你误会了,这枚铜钱不是我送你的,这是我送给张云芳的,你给我就不是这么回事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张老头心里都在滴血啊,但还是坚决的说道:“云芳啊,还是给你朋友吧,太贵重,我受不起。”

“爸!”张云芳一跺脚就要发怒,但正好在这个时候,古老和曹老走了过来,曹老问道:“什么礼物贵重,你收不起啊!”

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