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64章 寿宴【中】

第164章 寿宴【中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帮人回头看向两位老头,对着二老点头致意,在这个场合中,论资排辈古老和曹老是地位最高的,大家都是场面人,可以不给乐天面子,但二老的面子还是要给的。

可就在众人致敬过后,二老却笑眯眯的走到人堆前,曹老说道:“今天人来的真不少,从到这我就开始找,没想到小天居然在这呢。”

一帮人诧异的互相看看,都不理解,曹老口中的小天指的是谁。

乐天笑了,恭敬的说道:“曹老误会了,刚才有点事,所以迟到了一会。”

“我说的呢。”

大家茫然的看着乐天和曹老聊天,实在没想到,这位看不上眼的小子,居然跟曹老这么熟悉。

就在大家诧异的时候,古老接过张老头手中的锦盒,说道:

“我能看看是什么东西吗?”

张老头连忙收回思绪,恭敬的说道:“当然,古老您随便看。”

把锦盒交给古老后,张老头更加诧异的看着古老问道:

“古叔,您认识他?”

“哈哈哈。”曹老笑了起来,而这个时候古老说道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,原来是大清镇库铜钱啊!”

一帮古玩界的人好一阵感慨,古老还真的是泰山北斗啊,看见这么珍惜的铜钱,他都能这么淡定,还真是见多识广啊。

哪知道古老随后笑眯眯的说道:

“小天呢,你就拿这个送给你未来老丈人,礼物有点轻了吧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乐天解释说道:“这铜钱我早就送给云芳了,这也是云芳送给她父亲的礼物,我的礼物还没拿出来呢!”

古老笑眯眯的看向张老头,说道:

“你好福气啊,女儿能找到乐天这么好的男朋友,你不知道多少人这个眼馋呢!”

“古老这话是怎么说的?”张老头有些懵了,差异的问了一句后,疑惑的看向乐天,也没看出这小子哪不同啊。

跟张老头同样想法的,还有其他围观者,特别是张家的亲属们,他们此刻没人说话,毕竟现在乐天给他们的感觉,跟迷雾似的,完全搞不懂。

曹老也看出众人的疑惑,笑着说道:

“怎么,乐天你没自我介绍吗?”

乐天有些尴尬,“也没什么好介绍的呀,我就是一个吃不上饭的穷小子,靠捡垃圾生活的底层人。”

乐天的这番话,带着很浓厚的讽刺,大部分都是反击回应张家人的态度。

不过二老哪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了,古老还了铜钱锦盒,说道:

“乐天你这话怎么说的,各位还不知道吧,乐天是我跟曹老联名保举的品茶人。”

“啊?”张老爷子目瞪口呆。

“啊什么啊!”曹老拍了拍乐天的肩膀,一脸赞许的说道:“别看他年龄小,这阅历和眼界可不一般,比我都强!”

“这话可不是捧他。”古老接着说道:“就现如今这个圈子里,能让我俩佩服的品茶人真没几个,但乐天绝对是让我俩不敢小视的,年纪轻轻就能看破古玩里的道道,眼界更是比我俩老头子真亮多了。”

“古老说的有些夸张了。”在古老这么吹捧下,乐天连连委婉的推托。

“唉,什么夸张了。”曹老喃喃道:“要不是你先跟云芳认识的,我都想把我的几个孙女介绍给你。”

“曹爷爷。”张云芳露出一脸的娇态。

二老、张云芳和乐天四人相视一笑,但周围其他人的脸色很难看,特别是张家的亲戚们,他们这个无地自容啊,此时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在这个圈子里,能被二老这么夸奖的人,貌似真的没听过,今天可真是破天荒了。

古老转移话题看向张老头说道:“小张啊,你不知道,上万枚铜钱里,乐天都能把这个最值钱的挑出来,当时找我处理的时候,我就有心想要来着,可乐天就是不松口,我也就忍痛割爱,没想到居然是当做送给你的生日礼物,哈哈哈。”

张老头此时拿着铜钱锦盒都感觉烫手,再次认真看着乐天,也不觉得他那么碍眼,反而顺眼好多。

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爸,这份礼物你就收下吧,怎么说也是我跟乐天的一片心意啊!”

有了台阶,张老头只好借坡下驴,笑道:“哪我就收下了,啊哪个哪个,李乐天是吧,叔叔谢谢你的礼物了。”

张老头的态度跟之前相比,有了180°的大转弯,最高兴的还是张云芳,握着乐天的手激动的都有些哆嗦了。

“张叔叔不用这么客气,这大清镇库铜钱是张云芳出钱我帮忙挑的,最后捡漏的时候也一分钱没出,这本应该就属于张云芳的,不用谢我!”

张老头有些尴尬,这铜钱的来历他倒是有些耳闻,传闻张云芳跟着一个朋友逛古玩店,捡漏了一枚稀世铜钱,但具体的还真没人知道。

不过乐天这么说,是把铜钱跟他撇开关系,在这种场面上,等于打脸了,这让张家亲属终于找到了嘲讽的借口。

“你看他什么态度?”

“就是,年轻人就是不懂事,话都不会说。”

张家的那几个亲戚在后面七嘴八舌的絮叨着,张老头有些尴尬,随即想起乐天的身份,找了一个借口说道:“乐天是二老推荐的品茶人是吧,正好,过来鉴赏一下这些东西。”

其实乐天刚要拿出画筒准备送出去,结果这一打岔,只好再等一会。

张老头迎合着二老走向鉴宝席位,其他人簇拥在后面跟上,一行人走到礼物堆前,这里还有不少古玩界的同行,钱老板也在其中。

他先跟张老头寒暄说道:“张哥,你今天可是满载而归啊!这么多珍品,都够开个古玩店铺了。”

张老头笑着回应,而钱老板看见人堆里的乐天,急忙笑眯眯的迎了过来,“乐天也来了,云芳这是准备带着乐天见家长了?哈哈。”

钱老板笑着看向张老头,笑道:“你家云芳真是好福气,乐天绝对是个潜力股,我要是有女儿,说啥也把乐天翘到手。”

“钱叔你又开我玩笑。”张云芳脸色羞红的说。

“小钱!”曹老沉着脸说道:“当着孩子面说话就不能注意下分寸?”

钱老板尴尬的笑了笑,看向张老头说道:“还是你又福气啊!”

张家老爷子从刚才到现在,一直都没回过神,这么多人都在夸乐天,根本不明白乐天这小子到底有什么不同?

就在疑惑的时候,不远处又走来一票人,为首的就是王家老爷子,跟队的还有王国强等一帮亲属。

“小张啊,你今天过大寿,我也没给你准备什么东西,这郑板桥的字,你一直说喜欢,今天我就拿来当礼物送给你。”

王老头一脸笑眯眯的把字画交给张老爷子。

“王哥着么客气,你看,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”

王老头看向古老曹老,拱手致敬寒暄,可当目光看见人堆中乐天的时候,他目光一凛,笑眯眯的脸色顿时露出怨毒的神色。

这突然的转变,让在场所有人都有些发懵,不少人来回看这两人,也不知道这两位到底有什么恩怨。

王老爷子还是有点定力,他率先回过神来,尴尬的对着众人笑了笑,随即怨毒的瞪了乐天一眼,接着继续跟大家寒暄。

曹老打开郑板桥的字画,鉴赏的看了几眼,随后转头说道:“小天,过来看看。”

乐天走过来的时候,王家人脸色这个尴尬,虽然场面上他们都没说什么,但怨毒的眼神还是能让有些人精发现端倪。

乐天走过去看字画的时候,王国强在一旁好死不死的说道:

“有机会就多看看,估计你这辈子很少有机会能看见真迹了!”

乐天阴沉着脸没说话,古老曹老齐刷刷转头,对着王老头说道:“小王,管管你儿子,这里有他说话的份吗?”

王老爷子脸色虽然尴尬,但也认同儿子的说法,毕竟欣赏礼品的人是他的冤家。

“古老,我儿子说的没错啊,这真迹可不是什么人想看就能看的,您二老是古玩字画的泰山北斗,见多识广不必说,这小子能看懂什么?也就是凑个乐呵罢了!”

曹老黑着脸把画卷起来,放回画筒里说道:“你啊,真的是越老越回去了,那个几百万的画送人,就当做自己能飞了?”

说话的时候,把画递给张老头继续说道:“收好吧,王家给你的一片好意,我们看不起。”

张老头连忙缓解尴尬说道:“曹老这话怎么说的,王哥肯定不是针对你。”

王老爷子也连忙解释说道:“曹老,我口误,刚刚说话真不是对您说的。”

曹老依然阴沉着脸说道:

“甭管针对谁,这话说的就不对,啊,就你们王家有真迹,就你们能舍得送人是吧,我告诉你,在这次寿宴上,真正值钱的画还没拿出来呢!”

曹老说话的时候,手正好拍在乐天肩膀上,所有人都侧目看向乐天,见他一直背着一个画筒,也明白曹老的话是什么意思,就是说,乐天送的礼物更加值钱呗。

这个时候王国强不干了,嘲笑的说道:“曹爷爷,你说笑了吧?就凭他还能送真迹,就是现代仿品估计他都买不起!”

此话一出,附近所有人都明白,王家跟乐天一定是有过节,要不然绝对不能在这种场合针锋相对,不过大部分人都明白,这下有好戏看了,就看看乐天到底怎么应对吧!

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