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60章 纸醉金迷

第160章 纸醉金迷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继续疯继续喝,直到乐天喝了不知道多少酒的时候,他是真不行了,幸好张云芳一直在身边帮着挡酒,要不然乐天早就趴桌子下面去了。

零点,乐天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整个包间歪七扭八的倒了一圈人,而张云芳正在跟张云龙说着什么,随之乐天再次闭上了眼睛。

再次宿醉头很疼,睁开眼睛的第一感觉就是口干舌燥,先环顾一圈,黑红搭配时尚的房间,自己躺在一张圆床上,身边是熟睡的张云芳。

敲了敲疼痛的脑袋,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一瓶矿泉水,拧开狂灌了一口后,坐在床上开始回忆昨天晚上的最后一幕,可是喝的太多,断片了,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拍了拍身边的张云芳,“醒醒,其他人怎么安排的?”

“别闹,让我再睡一会。”张云芳一个翻身继续呼呼大睡。

起身下床,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,走进厕所解决一下,接着打开房门看了一眼,根据走廊的装潢分析,这里应该是ktv楼上的包房。

小声关上门寻思找人问问,可刚走没两步,房门打开,一个小护士一脸颓废迷茫的走了出来,因为脸上的妆全都花了,加上她一脸的疲态,居然把乐天下了一跳。

“什么鬼?”

护士茫然的扫了乐天一眼,打了一个哈欠说道:“李医生这么早就工作啊?”

她说完这才发现这里不是医院,茫然的看着走廊有些愣神,一会的转头问道:

“李医生,这是哪?”

应该是ktv的包房,乐天随口回答一句,侧头瞄了一眼她的房间,很乱,但只有她自己。

护士迷迷糊糊的愣了一会,随后想起来什么,尖叫一声捂着脸快速进入房间,乐天估计她是想起了自己现在的鬼模样,也不理会她,直接走到楼下,白天的时候ktv里一个人都没有,就连工作人员都没有来上班。

逛了一圈看见已经10点多了,想起今天自己要参加张云芳父亲的生日,坐在一楼大厅卡台的椅子上,拿出手机打了出去。

电话响了良久后接通,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
“喂,谁啊?”

“曹老,我是李乐天。”

“哦,小李啊。”

“曹老,我想今天把画拿回来,方便吗?”

“这么快,星期四我才装裱完成,还以为能多欣赏几天呢。”

“不好意思,这幅画今天我有用。”

“那你来取吧!”

告诉了地址后挂了电话,转身上楼的时候突然发现迷路了,这楼上包间的格局跟迷宫似的,乐天出来的时候脑袋晕沉沉的,根本没记住包间是几号,这可怎么办?

乐天疑惑的在迷宫似的走廊里转了起来,还是宿醉大脑宕机的原因,越走越乱,根本分不清那是哪,甚至东南西北都转向了。

就在乐天为难的时候,一间房门打开,张云龙打着哈欠走了出来,乐天看见他就跟看见救命稻草似的,急忙喊道:

“云龙。”

张云龙回头看见乐天,“姐夫啊,起来的这么早。”

“昨天我睡的哪个房间?”

“呃,好像是511。”

“谢了。”

按照门牌找到511房间,敲了敲门,里面没人应答,把这门把手一扭,居然能直接打开,就怕走错先扫了里面一眼,室内装潢跟醒来的时候一模一样,这才大大方方的进去。

走到床边,被子蒙在张云芳的头上,乐天嘟囔道:“快起来吧,今天还有重要的事呢!”

没人回应,乐天一把掀开被子,一丝不挂的果体趴在床上,乐天没有多想,照着她的屁股拍了下去,“起来了。”

床上的女人迷迷糊糊的侧头,秀发的遮挡下露出脸庞,乐天一看顿时傻眼了,不是张云芳,而是一个女护士。

一脸惊骇的愣了几秒,随后手忙脚乱的就要往外走,哪知道护士这个时候睁开眼睛,正好看见乐天逃跑的背影。

她先迷茫的愣了片刻,随即想起什么,看了看自己裸-露在外的身体,脸色顿时就红了。

乐天出门后小心翼翼的关上门,随后捂着胸口喃喃道:“幸好跑的快,妈的,你个张云龙敢忽悠我,看我不收拾你。”

在复杂的过道里找了一圈,终于在厕所里听见张云龙哼哼唧唧的声音,“洗刷刷洗刷刷……”

直接进去,看见张云龙正在刷牙,乐天没好气的说道:

“你个臭小子,居然忽悠我。”

张云龙茫然的看着乐天,“咋了姐夫?”

“我昨天到底睡的那间房?”乐天质问。

“不是511嘛,那就是510,我忘了。”

看着张云龙一脸无辜的表情,乐天只好妥协了,无奈的走出厕所,在迷宫一般的走廊中寻找510房间,可是就在寻找的时候,刚刚511里的护士走了出来。

她裹着一条浴巾与乐天四目相对,两人脸色瞬间就红了,乐天急忙低下头疾走几步,可护士一把拉住乐天的胳膊说道:

“昨天晚上的事,我不说。”

“你误会了吧,昨天什么也没发生。”

“别解释,解释就是掩饰。”

她说完进入了511,在关门的那一刻,一脸的娇态就跟待嫁的小媳妇一般。

“唉不是,你真的误会了。”

但房门被关上,乐天被晾在门口,是解释也不是,不解释也不是,这个无奈啊。

走到510门口使劲的砸门,经过刚才的乌龙,乐天可不会再进房间了,以免发生更多的误会。

砸门也就30多秒,张云芳打开房门,同样的裹着浴巾出现,乐天这才松了一口气,进去说道:

“这是什么破地方,跟迷宫似的?”

乐天絮叨这么一句,也是为了掩饰脸上的尴尬,张云芳迷迷糊糊的把门关上,随口解释说道:“棚顶有指示牌,你抬头就能看见。”

她说完再次躺在床上又要睡觉,乐天回忆了一下,的确啊,头上有指示牌,自己怎么就没看见了,白-痴了,但看见张云芳又要睡着,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说道:

“快起来,几点了都,忘了今天还有事呢?”

三秒过后,张云芳一下坐了起来,“你不说我都忘了。”

跌跌撞撞的进了厕所,不过话说回来,乐天觉得这包间设计的有问题,挺正常的房间看着也挺潮流的,可为啥厕所是透明的玻璃,张云芳如厕洗澡,在外面一览无遗,的确设计的有缺陷。

不怪乐天小白,毕竟他从没接触过情-趣旅馆,哪知道这种设计是为了调-情用的。

张云芳忙忙活活10分钟左右出来,身上还带着水渍就开始穿衣服,看样子很着急。

“几点了?”

“快11点了。”乐天随口回应。

“才11点啊,我以为下午快晚上了呢。”张云芳这才松了一口气,动作也缓慢下来说道:“要不要先把大家叫醒?一起吃个饭再说。”

“你觉得时间够用就行。”

张云芳穿戴好以后出门,一个挨着一个的敲门,乐天跟在后面问道:“你知道她们住那间房吗?别敲错了!”

“昨天所有人都喝多了,没回家的都安排了20间客房,从501到520都是咱们的人,不能敲错。”

乐天这才释然,跟在张云芳身后,抬头也看见了指示牌,回想起刚才自己小白的举动,感觉好傻啊!

每个房间敲了个遍,有的起床开门,有的还在睡觉,张云芳也不惯着她们,不开门的全数拿着万能房卡进去,直接从被窝里拉出来。

女人起床后就是麻烦,洗漱化妆,是各种拖沓,直到将近12点,这帮女人才全数搞定。

“先去吃饭,随后各回各家。”

大部队往外走,出了ktv后,20多个靓丽风景一起出行引起不少人驻足观看,又引起不小的回头热潮。

进入一家kfc,一帮人点了好多食物开吃,大家开始叽叽喳喳的聊了起来,因为昨天的疯玩,谁谁还跳脱衣舞来着,大家说出来跟讲笑话似的,一个个又是好顿嬉闹。

吃饭结束,原本乐天以为大家会分道扬镳,可当打车后才发现,原来大部队并没有分散,而是全部杀向全聚德,乐天这才想起来,大家的车还留在停车场呢。

到了地方取了自己的车,大家这才各自回家,之前误会的护士偷摸的塞给乐天一张字条,乐天看了一眼就知道误会不轻了,决定抽空一定要解释清楚。

坐进车里,张云芳一边开车一边说道:“我父亲的生日宴会是今晚在香格里拉酒店举办,我先送你回家,换身衣服咱俩得先去,我是家属,今天又得忙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乐天思考着说道:“我要先去拿点东西,估计不能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拿什么东西,明天再拿不行吗?”张云芳问。

“给你父亲的生日礼物。”

车缓缓停下等红灯,张云芳拿出挂在脖子上的铜钱说道:“不用那么麻烦,这个就算咱俩送的生日礼物,我父亲一定高兴坏了。”

乐天莞尔一笑没有说出心中的想法,张云芳的父亲过大寿,自然不能送一枚古钱这么简单,要送也是价值过亿的那幅画,其实乐天不是大方,他心中是另有想法。
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