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37章 文雀的规矩

第137章 文雀的规矩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,乐天跟曾温柔说了好多东西,包括黑话的解释,碰面后的注意事项,另外就是盗门中人的过招方式等等。

当车子到了潘家园停车场,先把车子停稳,两人下车后,曾温柔深吸一口气说道:

“感觉好激动,一会不会真的打起来吧?”

乐天笑了笑,从兜里拿出两把甩刀递给曾温柔说道:“你哪两把是玩具,真动起手来没用,这两把给你防身。”

看着乐天手中的两把甩刀,精致的纹路看着那叫一个好看,惊喜的接过来在手中好一阵把玩,没多久就顺手了,激动的说道:

“谢谢乐天弟弟。”

乐天笑了笑没说什么,再看她玩的很顺手,心里这个感慨,还是小偷的手玩起刀来顺呢,一般人可真做不到。

两人一边说笑一边往四合院里走,回到家开了门,曾温柔开始忙碌起来,在院子里摆上5杯茶水,分为四个方位,茶壶放中间,壶口对准北方。

两人坐在石凳上等待着,也就大约1个小时左右,院子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,一帮人呼啦啦冲了进来,前面的这几个人都是小喽喽,冲进来瞬间围在四周摆开架势。

曾温柔有些紧张,乐天担心师姐害怕,把手搭在她肩膀上,一副暧昧的姿态安慰着她。不过在乐天这个动作下,曾温柔的确是不怕了,可怎么有点脸红了呢。

当小喽喽们都进来以后,门口又走进了几个人,为首的是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人,锐利的眼神下是一脸的严肃表情。

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人,分别是哪天在地铁见过的三个人,还有几个不认识。

这帮人一共有20人左右,小喽喽们有12人,在为首男人引领下又走进了9个人,显然,这9个人除了为首的男人,其他8个人是他手下的八大将。

为首男人进入院子,看见乐天和曾温柔后,眉头微皱,喃喃道:

“没想到还真是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嫩芽儿!”

身后跟乐天见过面的贼看见乐天后,上前一步指认说道:“师傅,就是他!”

乐天眉头微皱,看向为首男人的表现。

下一秒,为首男人挥手就是一巴掌,打在了说话的徒弟脸上,“跟你们说过多少次,在堂口面前,只能有一个声音,那就是我,滚一边待着去。”

被打的徒弟连连退后,为首男人这才走了过来,肃穆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,只是这笑容中多少带点笑里藏刀的韵味。

站在石桌前,为首男人伸出手说道:

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胡,名黎,道上的朋友都叫我狐狸,给面子的都叫我一声黎叔。”

对方先递过来笑脸,乐天也不好捧着,站起来微笑回应,伸出手说道:“一脚门万吃海的芽儿(姓李吃江湖饭出身的小孩子),多多指教。”

两只手握在一起,狐狸笑容突然凝固,握着乐天的手一抬一抖,乐天衣袖中,手腕上的表自动弹开,抖动到他的手腕中。

乐天表情也不变化,借力打力,随着抖动之力再次一抬一抖,狐狸手腕的两块手表同时弹开,滑落到乐天手腕上。

狐狸眼神有些木然,右手伸出握在乐天手腕上,技巧用力,下手指一勾,袖子下面的表再次被弹出,在他即将松手的时候,乐天手腕的两块表再次弹开滑出。

乐天表情并没有变化,松手的时候小手指一勾,直接挡住弹飞的两块表,随手放在石桌上,右手伸出说道:

“坐。”

狐狸表情明显有些吃惊,看着放在桌面的两块手表,他知道,这第一次交锋他输了。

别看刚刚只是一个握手的瞬间,但周围人都是盗门行家,在乐天把两块表放在桌面上的时候,大家都看明白狐狸失了先手。

狐狸皱着眉头没有动,脸上有些尴尬,但心里却在为自己开脱,对方年纪轻轻,应该是自己大意轻敌了。

缓解了一下情绪,狐狸坐在乐天对面,乐天一伸手说道:“喝茶!”

狐狸看向石桌,五个空茶杯,随手拿起茶壶,在代表南方的茶杯上,用两点水倒法倒满,然后拿起茶杯说道:

“请了。”

狐狸一口喝下茶水,把杯子反扣会原来的位置。

乐天莞尔一笑看向曾温柔,曾温柔会意,拿起茶壶倒在了代表北方茶壶内,同样是两次倒满,水柱中间有间断,这种倒法成为两点水斟茶。

“请了。”曾温柔端起茶杯一饮而尽。

狐狸看着曾温柔喝完茶,目光一直惊疑不定的看着她,估计心里打死也想不到,对面坐着的这个小妞,居然跟他是同辈。

可就在狐狸惊讶还没结束的时候,乐天拿起茶壶,分别倒在了代表东方茶杯中,和代表中间正位的茶杯中。

乐天先拿起北方茶杯一饮而尽,当再拿起中间茶杯的时候,狐狸直接从石凳上站了起来,指着乐天说道: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没看明白?北六指,南千面,东鬼手,西断肠,你是南方千面的传人,她是北六指的传人,而我,是东鬼手和北六指的传人,这中间的贼王杯,我不能喝吗?”

没错,这茶杯的摆放代表着方位,同时也代表着出身,因地域不同,喝茶的人是跟哪位出身自然也有所不同。

狐狸在江湖上是跟着南千面混的,而这个千面呢,也是改革开放时期最出名的一位女神偷,别看千面是个女人,但她的本事可不弱,除了文雀手法出神入化以外,她还开创了各种骗局,是个没有下线的小偷。

另外千面之所以称之为千面,关键是她化妆易容特别厉害,江湖行骗偷窃,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,在盗门中也是相当的称号,正好在李六指落魄时期,这个千面快速统一了南方各省,也收了不少门人。

狐狸就是千面的众多徒弟之一,所以他的名号是千面狐狸,行走江湖这么多年,也是唯一一个继承了千面的仪容术,同时还没有落网的文雀。

听了乐天的解释,狐狸脸色阴沉下来,疑惑的质问道:

“你们俩个小娃,认识李六指和李鬼手前辈?”

“李六指正是家师。”曾温柔拱手对外回应。

而乐天笑道:“我早已经报了门号,一脚门万吃海的芽儿,您没听懂吗?”

狐狸愣神片刻,厉声质问道:“就算你姓李,你也没有资格喝这中间正碗茶!”

“怎么没有!”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李六指苍老的声音,乐天和曾温柔同时站起来,随之所有人都侧目看过去,只见张云芳搀着李六指走进大门,李六指目光阴沉,看着院子里所有人。

张云芳则有些木然,看着院子里这么多人,一个个还凶神恶煞的,也知道这事不简单。

曾温柔急忙小跑过去,与张云芳对视一眼后,在另一面搀扶着李六指走进院子。

在众目睽睽之下,李六指走到石桌前,乐天疑惑的看着李六指问道:

“叔,你怎么出院了?”

张云芳连忙解释说道:“我拦不住,他非要出来看看,我也没办法,怕出意外我只能陪着过来。”

乐天看向张云芳说道:“我们谈家事,你出去等着,顺便把门带上。”

张云芳转头看了一圈问道:“这帮人不是找茬的吧?要不要我现在码几百号人过来?”

整个院子里的人一听这话,一个个目光都有些闪烁,百十号人,这吓唬谁呢?

“不用,你出去吧!”乐天摇头说道。

李六指凛冽的目光一变,笑道:“谢谢你丫头,这是我们的家事,你出去吧,顺便在外面把门锁上,听不见我的声别开门。”

“哦!”张云芳只好为难的出去,拿起锁头再次打量周围,最后把目光落在狐狸身上,对着他说道:“我不管你们是谁,有话好好说自然没事,要不然,我敢保证你们走不出这条巷子。”

张云芳走出大门,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大门关闭,随之锁头的声音传来,这帮人心情都沉了下去。

狐狸在刚才震惊过后,心情就一直没缓过来,特别是在李六指现身后,他更加震惊无比,看着面前端坐着的老人,狐狸连忙躬身行礼说道:

“不知道是六指前辈,晚辈给您赔罪了!”

“喝杯茶吧!”李六指刚来,没看见刚才喝茶报家门,所以这么来了一句。

狐狸连忙恭敬的端起茶壶,急忙在南方茶碗中到了一杯茶,倒完了也不喝,恭敬的退后站在一旁等待着李六指发话。

“哦,原来是千面那丫头的崽子,千面最近怎么样了?”

“呃,师傅她老人家,现在去国外享福去了。”狐狸急忙说道。

“哦,也是,在国内犯了这么多事,她不跑我都要找她说道说道。”

狐狸脸色再次黑了下来,李六指拿起乐天放下的茶杯,把茶水倒掉,随后又倒了一杯茶递给乐天说道:

“我坐镇,你喝这杯茶,我看谁敢说什么。”

乐天接过茶杯一口喝光茶水,随后把茶碗放在中间位置。

狐狸低着头黑着脸,表情明显的很不爽,毕竟这中间茶碗的意思道上的人都知道,有资格喝这杯茶的人,也只有管理东南西北的贼王,以前只有李六指有资格,但现在李六指老了,他让一个年轻晚辈喝,就算狐狸答应,其他人也不一定同意啊!
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