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35章 礼物

第135章 礼物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哟,不好意思兄弟。”

显然这两位都是熟人,寒暄几句后刚才的尴尬也全都化解了,一起来到贵宾席,见到乐天后,张云龙率先拱手说道:

“姐夫,闲着呢?”

“嗯。”乐天轻声回应。

张云龙毕恭毕敬的递根烟过去,拿出火机按照乐天教的耍酷的方式点燃。

钱恒泽看的这个乐呵,笑眯眯的说道:“你们这都认上亲戚了,看样子乐天跟云芳姐的事成了呗?”

乐天抽了一口烟,转移话题说道:“行了,别扯没用的,鬼市有鬼市的规矩,你俩既然来参加鬼市,说话都注意点,如果要是坏了事,丢人的可是你们家老子。”

“行,姐夫说啥是啥。”张云龙倒是听话,但见他对乐天的态度,钱恒泽一时间还没回过味来,心说云龙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唯命是从了。

乐天站起身,看着全场说道:“走吧,看看都有什么好东西。”

张云龙急忙凑过来说道:“姐夫,多帮帮忙,我家老爷子大寿马上要来了,你给挑个价值高点的物件。”

张云芳笑着拿出丝绸包说道:“别说老姐不帮你,你的东西姐给你买了。”

张云龙连忙笑眯眯的接过来,打开一看,顿时喜笑颜开,“我去,老姐,你可真有本事,大海捞针的物件都让你给捞着了。”

听他姐弟俩的谈话不难听出来,张家的确有另一个虎符,没错,这东西也只有在张家手里,才能发挥最大价值。

乐天笑着问道:“云芳啊,你这个给云龙了,你想给你父亲买个什么东西?”

“我的早就准备好了,就是这个!”

张云芳从脖子上拿出那枚铜钱,张云龙一看,皱眉说道:“老姐,这东西,咱家一堆呢,你把这东西给咱爸,他能喜欢吗?”

“你懂什么,这可是大清镇库铜钱!”

瞬间,全场安静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看向张云芳,而张云龙一脸不知的说道:“什么镇库不镇库的,不一样还是铜钱嘛,能值几个钱?”

然而,就在这时,附近不少人瞬间就围了过来,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说道:

“这位丫头啊,你的这枚铜钱,能给我们看看嘛?”

“是啊,我们就看一眼,辨别一下是不是真的。”

“丫头,你的大清镇库卖不?”

这帮人一围上来就七嘴八舌的絮叨个不停,随后不只是卖家买家,一个个全都凑了过来,把张云芳围得是水泄不通。

“停!”张云芳忍受不住了,“这东西我不卖,不好意思!”

“没事,不卖让我们看看也行,这大清镇库我这辈子还没见过呢,让我们开开眼行不?”

围观者们又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,一旁的古老嘿嘿的笑道:“丫头,拿着大清镇库你也敢招摇,让他们看看吧,要不你今天是出不去了。”

古老都发话了,张云芳只好无奈的拿下古钱,放在桌子上说道:“只许看,不许碰,退后!”

一帮人保持秩序的往后退了几步,随后一个个都感慨的讨论起来,大部分都在说,能看见大清镇库,此生无憾的话之类的。

一旁的张云龙有些傻眼,茫然的问道:

“姐夫,我姐的这枚铜钱,有那么值钱吗?”

“其实,也不值多少钱,听说上次拍卖价500来万吧!”

“一枚铜钱,500多万?”张云龙有些愣神,“我姐花了多少钱呢?”

“呃!”

乐天尴尬的转头看了看,见钱老板跑一边郁闷的喝茶去了,也就只好尴尬的笑了笑,“没多少,没多少?”

“那是多少啊?”张云龙刨根问底的追问道。

“是啊!到底花了多少?”钱恒泽也帮腔问道。

乐天再次尴尬的看着钱老板,只好压低声音说道:“白送的,没花钱。”

“啥?”两人一口同声的问道:“谁啊!这么大方?”

一旁的钱老板脸色堪比猪腰子色,他实在待不下去了,起身尴尬的跟身边一直絮絮叨叨的人说:“我去厕所。”

在围观圈中,最先来的几个南方人貌似很喜欢这枚铜钱,领头人看着张云芳说道:

“这位千金,你的这枚铜钱愿不愿意转手啊?”

“不!”张云芳连连摇头。

“别急着拒绝吗?先听听我开的价格再说嘛!”

“多少钱我也不卖!”张云芳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“哎呀,不要这么坚决嘛,我出800万怎么样啦?”

张云芳连忙收起铜钱说道:“1000万我也不卖,这是我男人送给我的礼物,不卖就是不卖。”

张云芳拿着铜钱就要挤出人群,大家还没看够呢,一个个这个惋惜感慨啊!

一旁的古老一直笑眯眯的不说话,这枚铜钱的来历,他是一手操办的,当然知道怎么来的,看着张云芳红着脸挽着乐天的胳膊,笑呵呵的也知道其中的奥秘。

“他们真讨厌,非要买我的铜钱。”张云芳不满的喃喃道。

乐天笑了笑说道:“我以为你已经给你父亲了呢!”

“我想等他过大寿的时候在给,不着急。”

乐天俯在张云芳耳边说道:“这枚铜钱给你父亲过寿当礼物,是不是掉价了?”

“好东西可遇不可求,再说了,能给他这个,已经是我最大的能力了。”张云芳嘟囔道。

张云龙也在一旁感慨道:“可不,价值500万的铜钱,我都出不起,更何况我姐了。”

乐天疑惑的问道:“不是吧,你不是准备了500万给你父亲买礼物了吗?”

“那些钱是我跟我姐两人凑的,本来想两人送一份大礼,谁知道我姐一个人就给包办了,唉!”

张云芳笑道:“还说呢,给你省钱还不好,把你的虎符给咱爸,他指不定怎么乐呢!”

张云龙笑呵呵的说道:“也是啊!”

这茶楼里,四个年轻人形成一个小集团,在茶楼里闲逛着,每个摊位都照看一眼,有乐天在,他们只对东西的价值感兴趣。

虽然这一次交易包含了古玩玉石,字画杂项,也有不少价值100万以上的好东西,但并没有能再让乐天看上眼的东西。

不过在乐天的帮助下,钱老板这趟收益不菲,价格也都让乐天压得很低,这一晚上,收获最大的还是钱老板,这把他乐得,估计终于弥补了大清镇库的遗憾了。

交易热闹持续到了5点半,期间一直有不少人陆续而来,虽然姗姗来迟,但也增加了不少新东西。

5点半以后,困意袭来,不少人已经退场,乐天因为是主品人,他还不能提前离席,只好坐在贵宾席继续喝茶等待。

张家姐弟和钱恒泽三人兴趣渐渐消失后,困意袭来,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,开了一个单间,云龙和钱恒泽跑去睡觉去了,而张云芳则靠着乐天的肩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卖家买家渐渐离开,茶楼气氛安静了少许,古老笑眯眯的看着乐天说道:

“年轻人体力怎么能这么差劲,你们应该锻炼一下了。”

乐天尴尬的说道:“应该是一夜没睡的原因吧!”

“哦!”古老感慨道:“你们年轻人体力旺盛,不像是我,老喽,身体撑不动了,这一阴天下雨的,我这身体就疼得不行,这不,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,我的关节又开始发酸了。”

乐天这才想起来之前给古老把脉,扶着张云芳趴在桌子上,从她的包里拿出纸笔说道:

“古老,我给你开个方子,你回家按时吃药,风湿能缓解不少。”

“好,我还真想看看你看病的本事有多大。”古老笑着调侃。

乐天写好药方后,递给古老说道:“三碗水熬成一碗,每天三剂,连喝一周。”

古老接过来看了看,笑道:“我这身体在多少家大医院都看过了,都治不好,我回去就试试看。”

“咔嚓”

说话间,外面雷神炸响,随后淅淅沥沥的雨声传来,清晨的天空乌云密布,给人一种压抑的气氛。

因为暴雨袭来,繁华的街道上到处可见收摊的商人,每一个都忙碌的搬运着货物,防止被雨水打湿。

二楼人走的也都差不多了,古老看着窗外的大雨感慨的说道:

“估计今天也就到这了,要不要给你开间房?”

“不用,如果散场了,我先回去也行。”乐天站起身刚要叫醒张云芳,随即想到什么,问道:

“对了古老,我一直想问您,这黄金会员卡,都有什么用处?”

古老笑了笑,坐在椅子上说道:“它的作用大了,俗话说得好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在京城这地界,不管是酒店饭店,还是各大商场茶楼,只要是加入这个圈子的人都认一种人,那就是有本事的人。”

古老抬头看向乐天说道:“你就是有本事的人,别看你还年轻,给你黄金会员很多人都不满,但是我看人很准,这卡给你绝对不亏,我相信你!”

“上次我去吃饭,这张卡居然可以免费,这是为什么?”乐天疑惑的问。

“哈哈。”古老笑了笑,“这是给你的待遇之一,你以为,维持这个圈子容易吗,什么人想得到就能得到吗?不,你有本事,我们才接纳你,我也是希望,你能继承我们的班,毕竟我们几个老家伙,年岁都大了!”

“晚辈一定会尽量,只是我还想知道,这张卡究竟还有多少待遇?”乐天问。

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