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28章 对盘

第128章 对盘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过多久,张云芳率先回到包间,看见坐在长椅上的班长时,她愣了几秒,随后出去找来经理,要了一些医疗用品。

包间内气氛异常安静,张云芳进屋,班长也不敢坐着,站在一旁摸着眼泪。

张云芳也不搭理她,凑到乐天身边说道:“你今天是怎么了?”

“心情不好,一会就没事了。”乐天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,从脸上能看出乐天心里的阴郁。

又过了一会,张云龙带着他的弟兄们回来了,一进屋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当看见班长时,张云龙表现的很仗义,各种夸口说帮她报仇如何如何。

女经理送来急救用具,张云芳开始帮班长清理伤口,乐天也不说废话,对着张云龙说道:

“给我拿一万块钱?”

“呃,行!”

张云龙不差钱,让小弟打开包,拿出一沓钞票递给乐天,乐天接过来二话不说,直接甩给班长说:

“你先拿去用急,不用着急还!”

班长泪眼婆娑的不说话,张云芳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噘着嘴,气氛有些尴尬,这时张云龙在一旁喃喃一句道:

“我靠,一万块,开-苞都够了。”

“闭嘴,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张云芳在一旁骂了一句,

云龙笑呵呵的说道:“我不说了,哥几个,走跟我出去,把那几个找茬的再揍一遍。”

这帮人一走,包间内再次安静不少,直到张云芳处理完伤口后,班长毕恭毕敬的说道:

“谢谢云芳姐,谢谢乐天。”

她弯腰行礼,随后低着头拿着钱离开了包间。

乐天看了看表,时间还早,再次点燃一根烟靠在椅背上闭目沉思,张云芳凑到乐天身边坐好,脑袋趴在乐天胸口上喃喃道:

“就因为你认识的这个女人被打,你心情就不好了?”

其实乐天心情不好,是从进来看见下跪开始,心情就一直很不好,因为乐天心里一直认为,男儿膝下有黄金,只能跪天跪地跪父母,可结果哪知道,在有钱人眼里居然跪得这么容易。

乐天忍不住再想,如果哪一天,自己也混到他们这种程度,是不是也要跪着乞讨生活?不!绝不要,乐天心意坚决,男儿只能站着死,绝不苟且跪着活!

搭在张云芳的肩膀上的手紧了紧,嘴在额头上亲吻了一下,说道:

“好多了,今晚谢谢你,让我看清了这个世界。”

张云芳翘眉看着乐天,却发现此时的乐天更加高大雄伟,幸福感在心底油然而生。

……

夜都,每天这里都是夜夜笙歌,大街到处可见酒色笙歌的行人,男人泛着酒气各种吹嘘,女人陪衬在男人身边强颜欢笑,每一处地方都透着纸醉金迷的糜烂。

0点十分,天凉了,张云芳挽着乐天的胳膊打了一个激灵,乐天侧头问道:

“要不要先回家穿件衣服?”

如果现在乐天身上有外衣,他一定会给张云芳披上,可乐天的外衣沾了血,现在只剩一件t恤,这要是再给张云芳自己可就光着膀子了。

张云芳微微一笑说道:“没事,一会进车里就好了。”

两人下意识加快脚步,可就在这时,张云龙急匆匆跑了过来,“姐,姐夫,咋走这么早呢?不再玩会了?”

“不了,你姐夫有点不习惯,我们先去潘家园,你玩够了记得过去。”

“行,知道了!”张云龙顽皮的用两指敬了一礼,乐天见状说道:“你姐有点冷,把你衣服脱下来。”

张云龙也不含糊,脱下衣服说道:“姐夫,用不用我再给你取一件?”

乐天接过外套披在张云芳身上,同时说道:“我就不用了,拜拜!”

说完继续往停车的方向走去,张云龙在后面看着两人身影消失在夜色中,一边往回走一边喃喃道:

“嘿,我姐真是好眼光,加油老姐!”

就在这时,一个男人撞了张云龙一下。

“嘿,看着点。”张云龙回头啐骂一句。

男人连声道歉,张云龙骂骂咧咧的走了,可是当男人再回过头来的时候,他手里多了一个钱包,显然这么高档的钱包,肯定是张云龙的无疑。

男人嘴角一撇加快脚步,快速消失在夜幕中。

张云龙回到酒吧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了,走到吧台随口说道:“来,把今天的账算一下。”

手在身上摸了摸,却没发现钱包,想了一下,也许在外衣兜里,对着吧台说道:“先记账!”

掏出电话给老姐拨了过去。

“姐,我钱包是不是在给你的外衣兜里?”

此时张云芳和乐天已经走到了车子附近,接到电话,张云芳下意识的在身上摸了摸,“没有,你再找找?”

“奇怪,丢哪去了?”

挂了电话,张云芳打开车门坐了进去,乐天下意识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云龙的钱包找不着了。”

“哦!”乐天也不在意,坐在副驾驶位看着窗外,可这是迎面走过来一个男人,他神色匆匆的顿时引起乐天的注意。

急忙打开车门下去,张云芳刚要发动车子,见乐天下车急忙问道:“你去哪?”

乐天没回答,直接挡在迎面走来男人的面前,“嗨,今天收获不错啊!”

男人一怔,下意识退后一步,仔细看着乐天发现真不认识,疑惑的问道:“你谁啊?说什么呢?”

“别装了!”乐天上前一步说道:“钱你拿了就拿了,把钱包给我吧,反正你留着也没用。”

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男人定了定神,就要绕开乐天过去,可就在这时,乐天又挪了一步,冷声说道:

“漏了相还想跑,信不信我按照规矩废了你!”

男人再次止住脚步,因为紧张喉咙下意识的滚动一下,看着面前的年轻人,他紧张的又退后一步,但俗话说的好,抓贼不见赃,死也不认栽。

“你有病啊!”

男人啐了一句也不跟乐天磨叽,转头就要往回走,乐天冷笑一声,“看来上次在地铁里放了你,你还蹬鼻子上脸了!”

没错,乐天一眼认出这个人是小偷,就是因为上次在地铁里打过照面交过手,所以乐天才敢这么肯定。

而且这个男人神色匆匆,一看就是刚刚得手要远离现场,就他的道行,一切都写在脸上,别说乐天了,就那怕一个警察都能看出来他的心里活动。

“想跑!”

乐天快走几步抬起一脚踹在这人腰部,直接把他撂倒后,乐天又走上前几步。

这时张云芳急忙下车,见乐天不明就里的动手打人,她连忙上前拉着问道:“你干嘛啊?喝多了?”

“你别管。”

“你怎么打人,没天理了?”

男人惊恐的叫嚣着,乐天上前靠近,看着他惊恐四处乱看的神态,压低声音说道:

“怎么,还死不承认,告诉你,就凭你二八肯子的道行,敢出来丢人现眼,要是放在以前,遇见一次砍掉你一根手指头。”

乐天说话的时候伸手在他身上摸了一把,居然拿出了三个钱包,展示给男人看的说道:

“还狡辩。”

男人喉咙滚动一下,看着乐天的眼色也惊悚无比,“你混哪条路的?”

“你没资格知道,找能说得上话的人跟我谈。”

乐天说完站起身,把钱包随手一甩丢给张云芳说道:“看看,哪个是云龙的。”

张云芳有些木然,但还是快速查看,而躺在地上的小偷这时才回过味来,“是你!”

没错,上次在地铁交手过后,他打过电话,而乐天最后说的就是这句话。

“滚吧!”乐天一边说一边往车的方向走,张云芳找到弟弟的钱包后,愣了几秒也反应过来,捧着三个钱包急忙跟上。

小偷从地上爬起来,看着乐天上了车,他一边后退一边观察,这第二次交手,怎么的也要把乐天的样子记住不是,要不然这贼碰贼,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,这多丢人!

回到车里,乐天也不管路边的小偷,告诉张云芳开车,张云芳发动直接开走,期间小偷一直注视,直到消失不见才松了一口气,随后连忙掏出电话拨了出去。

“妈的,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!”

“师傅,我找到上次碰盘子的人了!”

……

开车的时候,张云芳不解的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他偷了云龙的钱包?”

“上次就抓过他偷东西。”

“哦!”

车子停在酒吧门前,按了按喇叭,张云龙匆匆跑出来,张云芳随手把钱包丢过去说道:

“拿好了,下次再丢了可没人管你。”

张云龙挠挠头茫然的说道:“不是说不在你哪吗?”

不过这话没人回答,因为张云芳已经开车走了。

路上,乐天有些困意,上眼皮跟下眼皮正在打架,因为这一夜的折腾,乐天此时只想能休息一会是一会。

夜里路上没有多少车,张云芳开车速度不快,当到了潘家园乐天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不想打扰他,又怕他感冒,就拿下衣服给乐天披在身上,然后一脸幸福的,静静地看着乐天的脸。

可就在这时,电话铃声突然响起,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电话,扰了安静的气氛。

乐天一个激灵坐了起来,先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周围,“到了?”随后打着哈欠拿出电话,一看是曾温柔,皱起眉头接起电话问道:

“姐,这么晚了打电话,什么事?”

“上次在地铁碰见的小偷你还记得吗?他们刚刚打电话来,说要摆堂口过招!”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