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25章 价值过亿

第125章 价值过亿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乐天还对毕超的话耿耿于怀,古老也是无奈的笑了笑,对着毕超说道:“毕总啊,之前你说的话的确重了一些,现在是不是要表示表示啊?”

“哼!”毕超冷哼一声道:“表示什么,等一会真相一出,愿赌服输就是了!多大点事啊!”

两人还是针锋相对,古老也是无奈了,但一旁的钱老板却喜上眉梢,为啥,他花了300万冤枉钱,结果得到了一件价值过亿的稀世珍宝,这能不激动嘛!

整个包间里,也只有张云芳听得不是很明白,她凑到乐天身边坐下,低声问道:

“到底什么画能这么值钱,你给我解释解释呗!”

乐天微微一笑说道:“这么说,在你的印象中,古代用具里,最贵的是什么人用的?”

“皇家!”张云芳抢答。

乐天继续说道:“没错,纵观华夏历朝历代,皇家贡品出土是最有价值的,不过在宋朝,宋徽宗算是个奇葩,他不是个好皇帝,但书画双绝,出自他手的作品都是传世名画,这么说,宣和年间,只要是文人墨客的作品,被宋徽宗盖上双龙小印,那可都是价格倍增,可见宋徽宗的影响力有多大!”

可就在这时,古老在一旁接话说道:

“我到觉得,如果这幅画出世,他的价值绝对不止1个亿。”

“真的吗?”钱老板激动的凑了过来问道:“哪能值多少钱?”

古老瞟了脸色铁青的毕超,思考着说道:“如果这幅画是宋徽宗被金人掳走后的作品,哪就不是艺术品价值思考的范畴了,我说的价值更高,那是对宋徽宗后期悲惨生活的考证,大家都知道,在靖康之变后,宋徽宗就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,有记载的也都是野史,无从考究啊!”

“的确,如果是真迹,这幅画的价值的确不止一个亿!”还别说,虽然毕超不愿意花这笔冤枉钱,但他还是大方的认同了古老的解释。

“古老,您在这先给估个价呗?我好参考一下。”钱老板舔着脸说道。

“这个,真没法说啊!”古老脸上有些为难,思考良久后还是推脱说道:“我觉得,还是听曹老的意见吧,毕竟他是书画行家,我对书画并不熟。”

乐天在一旁冷哼一声说道:“钱叔,这你就不用担心了,反正不管这幅画值多少钱,只要曹老报个数,您这幅画就有人帮我付钱了!”

“这个……”钱老板一脸的难色,看向乐天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还想当镇店之宝呢,乐天呢,咱俩能不能打个商量啊?”

“钱叔。”乐天当场就不干了,“你做生意可是众口铄金,我帮你这么大的一个忙,你不是想反悔吧?”

钱老板脸色憋得涨红,说实话,听说这幅画是宋徽宗的真迹,他是真的不想卖,可不像是之前带着希望的时候,现在可不能同日而语了。

钱老板左右看了看,见大家都很尴尬,只好说道:

“乐天,你钱叔也不跟你外道,你看这么行吗?,这幅画鉴定出来后,只要落在你手里,钱叔再出高价买回来怎么样?”

“这买卖让你做的,也没谁了!”毕超嘲讽一句后,起身说道:“你们继续等着吧,回头曹老报价了告诉我一声,我直接把钱打给钱老板!”

毕超在这做不下去了,实在没办法,谁让他瞎咋呼承认这个赌约呢,一个词形容那就是“活该”!

毕超承受不了尴尬的气氛,钱老板恭维着去送客,包间内气氛终于缓和了不少,古老埋怨的说道:

“乐天呢,都不是我说你,有些事差不多就行了,没必要上纲上线的,你这么做,以后跟毕总站在对立面了,得不偿失!”

“古老说的对。”乐天说道:“我今天做事的确鲁莽了,我应该憋着,他埋汰我的时候,我就应该忍气吞声的装孙子,不管他说啥都是对的,错了也是对的,古老,你觉得我说的对吧?”

“呃……”

乐天这番上纲上线的解释,古老顿时没话了,仔细想想这事也不能怪乐天,只怪这毕总太瞧不起人,就像是他说的,古玩这行打眼很正常,赔了这一个亿,当学费是他活该。

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,毕竟两人以后肯定会变成仇人,这该怎么好?

“乐天呢,我不是说你做的不对,我只是说,你以后做事,是不是应该圆滑一些,毕竟生意场上能多个朋友尽量不要多个敌人。”

“我尽量,凡是不碰触我底线,孙子我会装!”乐天说完这句话后,张云芳急忙捅了捅乐天,示意他别说了。

古老没话说了,只好苦笑闭嘴,乐天看向张云芳问道:

“怎么,你有话要说?”

张云芳嘟囔道:“毕叔其实人挺好的,生意做得很广,社会地位影响力很高,要不这幅画你就别要了,古爷爷说的对,得不偿失。”

“是我的我干嘛不要?”乐天还在气头上,冷声说道:“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,反之也是如此,他有钱有势怎么了,有钱有势就可以狗眼看人低了是不?画不要了,你怎么说出口的?”

见乐天这么生气,张云芳也只好闭嘴不言了,其实古老和张云芳不知道,如果要不是前几天发生刘家老大事件,乐天也不会这么坚决,更加不会说出这么豪迈的赌约。

但经历过后,乐天性格就是如此,雷打不动,反正乐天还是认为自己光脚的不怕他们这帮穿鞋的,找后账,随便来!

又过了一会,钱老板回来了,脸上堆满了笑意,坐下后开心的喝着茶,安静的等待结果。

古老拄着拐杖站起来,在包间里走了一圈后,看着钱老板说道:

“小钱呢,你跟我出来。”

两人走出去也不知道聊了什么,估计是聊乐天的事,反正乐天不在意,等着答案就行。

安静良久,张云芳一直很沉默,最后实在憋不住了,握着乐天的手说道:

“乐天,你变了以后,我总感觉你越来越飘了,我怕有一天再也抓不住你了!”

“嗯,人是要学会成长的,这才哪到哪?”

乐天闭上了眼睛,不再说话了,张云芳也适当的闭嘴,用沉默回应着乐天。

……

林肯车内,毕超坐在后排座上抽着烟,他双目无神的在思考着事情,一时没注意,烟灰掉落在身上,他急忙拍了拍,打扫掉身上灰尘后,拉了拉后座卡位处的烟灰缸,可没拉动,用力还是卡住了。

气的毕超抬起脚一个劲的猛踹,直到把卡位的烟灰缸踢坏了才解气。

把烟丢地上踩灭,喘着气继续看着窗外,司机看出老板心情不好,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敢说,哪知道过了一会后,毕超沉声说道:

“给我查一下这个李乐天,我要知道他的所有资料。”

“好的老板。”

说完继续看着车窗外,但眼神里透着全是杀机。

别看毕超表面是个正经商人,做慈善,做公益,但生意能做的这么大,不沾点灰色根本不可能。

今天哑巴吃黄连亏的过亿,他心里有怎么能好过,深深的怨恨,全部记在乐天头上。

“混蛋,你给我等着!”

喃喃一句后,毕超已经开始思考如何整死这小子了。

……

傍晚6点左右,曹老终于拆除完毕,他满头都是汗,但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,回到包间内,喜笑颜开的问道:

“你们猜,这幅画是出自谁的手笔?”

“宋徽宗!”钱老板急忙质问。

曹老一怔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古老在一旁拄着拐杖站了起来,“乐天早就给我们解释了他的猜测。”

曹老爽朗的大笑起来,“哈哈,乐天的眼界就是厉害,这都被你猜中了,没错,的确是宋徽宗的手笔,不但如此,而且还是宋徽宗在靖康之变后期的作品!”

包间几个人也不惊讶,纷纷起身往外走,曹老见众人这么淡定,问道:“怎么,乐天又猜到了?”

乐天三人已经出了包间,张云芳挽着曹老的胳膊说道:“曹爷爷,乐天早就跟我们说了。”

“呃,好吧!”

曹老也不捧着了,一起去了装裱的包间,桌子上一副宣纸画作摆放在上面,众人小心翼翼的凑过去观看,因为没有装裱的画作很脆,大家都不敢碰,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钱老板看了几眼,也看不出所以然来,试探的问道:“曹老,这幅画价值多少钱?”

“嗯,无法估量?”曹老也没法说出一个价格,笑眯眯的指着画作说道:“这幅画堪称传世神作,不管是画工,还是内涵,都超越了宋徽宗之前的所有作品,你们看,这苦寒之地山水,多传神,这也体现他当年心境,绝世佳作,绝世佳作啊!”

古老懂点门道,指着画作说道:“的确,双龙小印,加上传神画风,的确是国宝级的真品,价格真的是无法估量啊!”

“哪也得有个价吧!”钱老板苦着脸说道。

曹老这才想起什么,回头看了看没发现人,试探的问道:“唉,毕总呢,走了?”

“嗯,早就走了!”乐天随口回应。

曹老不知道拆除线隐法期间发生了什么,见毕超不在,这才放开胆子说道:

“乐天呢,小钱,这幅画,我出两个亿收了,你看行不?”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