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34章 人齐了

第134章 人齐了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圈环顾结束,古朴装修的茶楼,诡异的气氛下,钱恒泽出了一脑门子汗,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,“乐天,你可别吓唬我啊?我是不是在做梦?”

乐天突然笑了,“骗你的了,这里不是什么鬼楼。”

钱恒泽顿时松了一口气,再看周围喝茶的人,仿佛也不是那么可怕了。

乐天又故意拉长压低声音说道:“虽然,这里不是鬼楼,但,这里是,鬼市!”

“我尼玛!”

钱恒泽突然叫骂一声,吓得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也因为这里突然蹦出的脏话,所有人都停止交谈,全部看向钱恒泽。

不过在钱恒泽眼里,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并不是好奇的神态,而是阴森恐怖的眼神,可能是鬼片看多了,钱恒泽此刻仿佛听见了女鬼的叫喊声。

场面一度安静非常,只有“咚咚咚”木质上楼梯的声音,钱恒泽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口水,刚刚缓解的冷汗再次侵透了衣衫。

就在这时,张云芳走上二楼,看见所有人都安静的注视一个人,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乐天反应过来,连忙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刚刚在给我朋友讲鬼故事,大家继续。”

一边解释一边拉着钱恒泽坐下,其他人这才自顾自的又回过头聊了起来。

乐天皱眉看着钱恒泽的眼睛,压低声音试探的问道:“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又乎大麻了?”

钱恒泽没接话茬,疑惑的反问道:“你跟我说实话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张云芳走过来,一巴掌拍在钱恒泽肩膀上,这又吓了他一跳,但看见是张云芳后,钱恒泽这才松了一口气,问道:

“云芳姐,你怎么也跑这来了?”

张云芳把塑料袋放下说道:“我来逛鬼市啊!”

“鬼市。”钱恒泽疑惑的问道:“鬼市到底是什么玩意,我精神不好,你们可别吓唬我啊!”

说话间,乐天一把抓着钱恒泽的下巴,转过他的脸仔细看了看钱恒泽的眼睛,他的瞳孔的确放大不少,这说明钱恒泽的确是又乎大麻了,要不然,他不能这么神经质。

张云芳不知道这些,看着乐天做出这个举动,一巴掌拍在乐天的手上,“喂,干嘛呢?”

“没事。”乐天松手说道:“钱恒泽,以后别乎了,这东西对身体不好。”

“安了,真磨叽。”钱恒泽拉着张云芳问道:“云芳姐,这里到底是干嘛的?”

张云芳不解的看了看乐天,这才说道:“鬼市啊,京城做黑市交易的地方,你不知道?”

“呃……”钱恒泽这才明白过来,“只听说过,但还真不知道。”

乐天又给钱恒泽倒了一杯茶,递给他说道:“你先坐一会,我俩一会就回来。”

钱恒泽喝着茶,看着乐天和张云芳走到一个男人身边,两人握了握手互相交给对方什么东西,随后寒暄几句,乐天和张云芳拿着东西回来了。

钱恒泽兴趣很高,“我以前听说鬼市出好货,乐天你弄个什么东西?”

乐天笑了笑,打开绸缎露出虎符说道:“辽金时期的调兵虎符。”

钱恒泽一怔,一把抢下虎符拿在手中仔细辨认,“我靠,调兵用的,辽金,呃,哪个年代?”

“南北宋时期的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我去,有1000多年历史了,这玩应得多少钱?”

“不贵,两万。”张云芳说道。

“啥,两万,假的吧?”钱恒泽不识货,以为只要是古董就一定很值钱,而且还是这么重要的虎符,“两万块,这玩应要是真的,最少不得价值个千八百万的。”

听见这话,乐天只好尴尬一笑,而就在这个时候,钱老板走过来问道:“什么东西这么贵,千八百万的,我看看。”

“老爸,你是行家,你说这东西能是真的吗?”钱恒泽把虎符递给钱老板。

钱老板坐下后接过来,仔细辨认了一番后,“的确是老东西,不过这玩意我不熟,乐天,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“虎符。”乐天说道。

“哦。”听说是虎符,钱老板兴趣也不是很大,交给乐天说道:“虎符这东西在艺术品收藏上,价值不是很高,多少钱收的?”

“两万。”张云芳回答道。

“还行,不过怎么只有一个呢?”钱老板疑惑的问。

“唉不是。”钱恒泽不干了,急忙说道:“老爸,这东西是真的?”

“啊,咋了?”钱老板问。

“宋朝的东西,搁现在就值2万块?”钱恒泽还是不理解。

钱老板笑道:“这是在鬼市收,要是放在咱家店里,我给的标价应该是,20来万吧!”

钱恒泽闭嘴不说话了,乐天笑道:“20万,那我估计钱叔你这辈子卖不出去了。”

钱老板笑道:“乐天你不懂买卖古玩里面的道道,这里面学问大的很,毕竟不是天底下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会看,只要是真东西,我摆出来自然有人愿意买,有钱的土豪多得是,忽悠他们不还是一个来一个来的。”

“那也是。”乐天应承。

钱老板把虎符包好,递还给乐天说道:“这东西是你收的,如果你想出售,钱叔给你10万,咋样?卖不卖?”

“不卖。”张云芳一下把虎符抢在怀中,一脸不舍的说道:“我好不容易捡个漏,你可不能抢。”

“丫头啊,你捡个什么漏,我看看行不?”就在这时,古老坐了过来,笑眯眯的看着张云芳问道。

张云芳一脸的尴尬,“也不是别的东西,就是辽金虎符。”

古老一听皱起眉头,“多少钱收的?”

张云芳知道古老的意思,连忙趴在他耳边低语几句,古老听闻顿时喜笑颜开,随后说道:“哈哈,那我可要恭喜你了,你这个漏可捡大了!”

一旁的钱恒泽茫然的凑到乐天耳边问:“你们说的啥,我咋听不懂呢?”

“不懂很正常,慢慢地就懂了。”

钱老板撇了儿子一眼,一脸不快的说道:“我带你来啊,就是想让你跟乐天好好学学,亏你还自称顽主,就你这二椅子的吊样,配吗?”

古老疑惑的问道:“这是你家的小子啊?”

钱老板连忙恭维的说道:“是啊,古老。”说完转头看向钱恒泽说道:“臭小子,这位是京城的泰斗,叫古爷爷。”

钱恒泽平时挺专横跋扈的,可在这地界的确跋扈不起来,他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叫了一声,“古爷爷。”

古老笑了笑,“小伙子坐下吧,回头多了解了解,古玩这行学问多着呢!我先过去了,你们先聊,乐天呢,这戏台搭的差不多了,聊完了别忘了品戏啊。”

古老说完拄着拐杖走向其他桌子,钱恒泽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,一会还要唱戏吗?乐天,让你品戏是啥意思?”

听见儿子这番话,钱老板是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个臭小子,今天带你来,就是让你长长见识,跟乐天好好学学。”

“爸,到底啥意思啊?”钱恒泽没接话茬,继续问道。

随后钱老板把鬼市中的暗语解释了一下,其实,鬼市不只是在这一个地方,每次开的时候,地点都不一样,有的时候在酒楼,有的时候在古玩店,而这卖家买家鉴赏家的称呼,也都随着地点而改变,例如在酒楼的话,就是做菜吃菜品菜,来区分卖家卖家鉴赏人的称呼。

钱恒泽大致了解了一遍后,钱老板说去看戏去,也就是看看有没有想要的老物件收购,钱恒泽第一次逛鬼市,兴趣不小,而且还听说这里的东西不贵,也想着要买点什么东西。

就在三人也要去看的时候,从一楼传来不小的吵闹声,声音很大,影响了二楼的气氛,大家都不解的看向楼梯口,安静的听吵什么,是不是警察来踩点,用不用撤退之类的。

“凭啥不让我上去,我给不起钱怎么的?”

“不好意思,楼上只招待会员,不是会员真的不能上二楼。”

“我去,什么不能上,我姐就在上面,她让我来的,我怎么就不能上二楼了?”

一听这番吵闹,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不好意思各位,是我弟弟,抱歉,我忘记给他名片了!对不住各位。”

张云芳急忙跑下楼,二楼的气氛这才恢复过来。

钱恒泽茫然的看着楼梯说道:“哟呵,张云龙也来了?这小子有意思。”

没过一会,张云芳领着云龙走上楼,还絮絮叨叨的埋怨道:

“你来了就不知道给我打电话啊,咋呼什么,真服了你了!”

“我哪知道来逛夜茶楼,还需要门票啊!”

“不需要门票,你以为什么人都让进的吗?”

姐弟二人走上二楼,大家也都没理会他俩,不过云龙看见钱恒泽之后,先愣了几秒,随后反应过来,“哟,钱真多,你这孙子也在这呢?”

张云芳一听这话,气的一巴掌削在张云龙脑袋上,“说话给我注意点。”

“咋的了姐,我以前都是这么打招呼的。”

钱恒泽尴尬的看向父亲,“张云龙,认识!”

钱老板尴尬缓解一些,也不在搭理儿子这帮人,继续跟人谈着买卖,钱恒泽黑着脸过去,直接一个熊抱抱住张云龙,压低声音说道:

“你这孙子嘴上也每个把门的,我爸在这呢!”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