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33章 鉴宝【下】

第133章 鉴宝【下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良久,古老不舍的抬起头,看向卖家问道:

“你这东西,哪来的?”

卖家听闻一怔,这鬼市买卖多年以来,从不问东西来源以及出处,可古老这么问了一句,让全场人都有些蒙圈。

乐天也有次疑惑,定神看了看古老手中的物件,这是一个青铜器饰品,有点像是挂件,又有点像是器具上切割下来的东西。

这件东西,外形类似坐虎观天图案,铜锈斑斑,但纹路清晰,不过只有一面是图案,另一面却是平面,所以乐天下意识认为,这东西是从什么东西上分割下来的物件。

不过仔细打量这东西,又感觉哪里不对,在全场愣神间,乐天说道:

“古老,这物件,能给我看看吗?”

古老把物件递给乐天,“你给看看,长长眼。”

乐天接过来仔细鉴赏,而古老转头看向卖家,一脸歉意的说道:

“年轻人,我知道问这东西的来历是坏了规矩,可你着东西不全,单一出售的话,价格会大打折扣。”

“老先生,这东西我只有这么一件,我真的不知道它不齐全,老先生,您能告诉我,这是什么东西吗?”

古老捻着胡须说道:“你这东西来历可不简单,似装饰似挂件又似饰品,但都不是,乐天,你看出来了吗?”

乐天鉴赏结束,把物件递还给古老说道:

“如果看的没错,这东西,应该是辽金虎符。”

“没错。”随后古老惋惜的道:“这东西就是辽金时期的调兵虎符,只不过可惜了,可惜了!”

围观者们一听说是调兵虎符,一个个也都来了兴趣,纷纷凑上前观看鉴赏。

乐天则不以为意,坐下与古老聊了起来,“历朝历代,调兵虎符都是一分为二,手握兵权的将军为右虎符,皇帝手握左虎符,当调兵之时,两个虎符合二为一,才可调遣重兵行军,也的确,如果这辽金虎符要是左右同在,价值连城啊!但是单独一个的话,这个价格,我还真没法估算。”

古老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没错,别说你,我也没法估价,在喜爱的人眼里,这虎符可以价值连城,要是在不喜欢的人眼里,他分文不值,如果合二为一,收藏价值为天价,但要是单独一个的话,还真的价值不是很高。”

旁边的一帮人听闻也都惋惜的放下虎符,一个个窃窃私语起来,买家一看这架势,试探的问道:

“古老,这东西,我真的只有一个,您看,今天您不能让我白来一趟吧,你给估个价呗!”

古老若有所思的想了想,“在以往的拍卖史上,虎符有玉雕、青铜两种,明代以前物件呢,单一虎符的成交价,在100万到20万不等,你这个虎符,属于辽金时期罕见的虎符,至今还没有类似辽金虎符现世,但以我的估算,合二为一的虎符价格应该不低于100万,但如果只是一面的话,走正规渠道的价格应该在10万左右吧。”

“差这么多?”卖家皱眉喃喃道。

围观者们就此时开始讨论起来。

“可不嘛,虎符这物件本身就属于杂项类,收藏的人本身就少,价格不高也很正常。”

“况且他这虎符还不全,只是一个的话,更少有人会收藏了。”

就在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,张云芳拿起虎符仔细看了一会,随后拉着乐天的手小声说道:

“乐天,这虎符我想要。”

见张云芳不像是在开玩笑,乐天皱眉说道:“没用啊,这东西不凑成一对,根本不值钱。”

“不是。”张云芳趴在乐天耳边小声说道:“在我家里,我父亲好像有另一块,好像跟这个一模一样,我想要,是想看看这个能不能跟我父亲的虎符凑成一对。”

乐天顿时来了兴趣,拉着张云芳走出围观圈,低语说道:

“你确定,如果不是一样的,这虎符基本没什么用,也不值什么钱!”

“应该是吧,我记忆中好像是一样的。”

乐天点了点头,“好,交给我吧。”

回到围观中心,大家还在为这虎符讨论着,卖家也知道,这虎符的价格不能太高,失望的用丝绸包好,退出了人群,而下一位卖家也拿出了自己的物件,古老正在鉴赏呢。

虎符卖家退到自己的座位,低头沉思默默不语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乐天见状凑了过去,坐下后问道:

“这东西,你心里的底价是多少啊?”

卖家笑了笑,“嗨,还能有个什么价,之前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糊里糊涂的就收了,以为能发一笔横财,结果哪知道,唉!”

“赔了多少?”乐天又问。

“也没赔,如果10万卖了的话,保个本吧!”

乐天微笑,“话虽如此,但鬼市你也知道,大家都心知肚明,这里交易的物件,肯定不能像是正规的拍卖行,你这虎符要是10万出售的话,估计在鬼市是卖不出去的。”

“所以我想,等过几天,去拍卖行你看行不行?”卖家试探的问。

“也不是不行,但你这东西想卖出去,估计没个几年没法出手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卖家质问。

“古玩圈子里大家都知道,一个东西的价值高低,在与收藏人数的多少,你这虎符本身价值就不高,如果碰见有另一半的人,也许能给你个高价收走,可要是碰不到这种人,谁愿意花10万块收一半的东西?”

“哎,那怎么办?”卖家叹了一口气喃喃道。

乐天莞尔一笑,“你能收到真东西也别藏着掖着,你这虎符来历大家心知肚明,到底多少钱收的?”

“呃……”卖家有点尴尬,“1万。”

乐天自信的笑了笑,没错,他早就知道了,这虎符肯定不是10万左右收的,为什么这么确定,首先,虎符流传至今,没有一个是祖辈传下来的,基本全是倒斗出土的。

言外之意,这东西是由倒斗的挖出来,然后在黑市上分摊卖给一些人,眼前这位卖家一看就是入行不久的新人,估计他也是找了门道才收了这件东西,只不过怎么收了一件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
如今拿出来变卖虎符,价格不遂人意,他也不装了,就把收购价报了出来。

乐天笑道:“这样,我也不让你亏本,这虎符,我2万收了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2万?”卖家一脸的为难,“您就不能再涨点?”

乐天微笑着站起来说道:“收了你这东西,我还得花大笔时间去找另一件,如果找到了这东西还能升值,可找不到,你知道吗,在拍卖历史中,单一虎符的成交价,可都没超过一万块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不信你可以去查,我给你2万,已经很高了。”乐天说完转身就要走。

“行,这东西我卖了!”

乐天坏笑,奸计得逞,回头跟卖家点点头,又在张云芳耳边低语说,“2万,去拿钱来吧!”

“好的!”张云芳屁颠屁颠的走了,乐天看向卖家说道:“钱一会给你送来,东西你先拿好,一会在完成交易。”

两人握手交易完成。

乐天满意的离开这个位置,可就在刚刚说话的这会功夫,二楼不断有人上来,络绎不绝的终于有点热闹的气氛。

大部分看戏的人都是认识,每个人都互相拱手打招呼,卖家们也越来越多,渐渐地百十个座位已经坐了一半。

乐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,就在这时,楼梯口传来絮絮叨叨的声音,“大半夜的把我从被窝揪出来喝茶,老爸,你到底要干嘛啊?”

这人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絮叨,声音不大,但乐天听见后下意识看向楼梯口,没错,絮絮叨叨的这人乐天认识,同学钱恒泽没错。

钱恒泽走上楼,满不在乎的扫了一眼,“嘿,这里的夜猫子还真多!”

“你少磨叽几句吧,快走!”

钱老板从后面走上楼,推着钱恒泽上楼后,看见人基本齐全了,拱手挨个打招呼,“不好意思,迟到了迟到了!”

几个关系比较熟悉的人互相恭维的拱手打招呼,钱老板自顾自的跟他们说话,钱恒泽睡眼朦胧的打着哈欠,迷迷糊糊的站着就要睡着了。

乐天站起来喊道:“钱恒泽!”

听见有人喊他,钱恒泽下意识看了一圈,入眼的人不是老头子就是生意人,也没看见有年轻人呢,揉了揉睡眼继续扫视,终于看见一个人在跟他招手。

“哟呵,乐天,你咋在这呢?”

钱恒泽迈步走了过去,在乐天伸出的手掌上拍了一下,当做打招呼后坐下,“你这大半夜不睡觉,也跑这里喝茶来了?”

乐天莞尔,给钱恒泽倒了一杯茶递过来说道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”

“茶楼呗,还能是鬼楼啊?”钱恒泽拿起茶杯说道。

“没错,这里就是鬼楼。”

“噗!”钱恒泽一口茶水全部喷在乐天的脸上。

“对不起,不是故意的,那个啥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乐天擦了擦脸,表情僵硬的说道:“这里,的确是鬼楼,不信你仔细看这些人。”

在乐天说完后,钱恒泽都感觉背脊发凉,缓慢侧头环顾一圈,茶楼灯光很暗,每个人的面孔都很阴沉,大家虽然都在交谈,但气氛绝对不一般,而且,仿佛还有人在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,这笑容是那么阴森恐怖。

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