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20章 阑尾炎手术

第120章 阑尾炎手术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乐天再次打量字画良久,还是没看出什么,托着腮帮子喃喃道:

“这物件我看不准,但感觉上就是不对劲,钱叔,咱这个圈子里,谁会装裱?”

“曹老啊!他可是行里的装裱名家!”钱老板解释说。

乐天还是托着腮帮子思考着,“我有个疑惑,在古玩字画中,有一种方法叫线隐法,就是把值钱的老古董用特殊的方法隐藏,虽然不确定,但我怀疑,这幅画很有可能是经过线隐法加工过的!”

“哦!”钱老板顿时来了兴趣,不但如此,张云芳以及张云龙都好奇的凑了过来,一起打量这幅字画。

“线隐法我的确听说过,可是,为什么要隐藏真迹呢?”钱老板疑惑的问。

“民国战乱时期,财不露白,很多显赫贵族家道中落,还想为后代留下点什么,就故意的把一些值钱的字画伪装成不值钱的,这样在债主上门的时候,没准就能躲过一劫。”

乐天一边思考着一边说道:

“显然,这幅画我总感觉不对,首先就是这装裱用材,金丝楠木的价值钱叔你应该知道,这副画根本不值钱,一看就是假的,可是用的装裱都是最好的材料,这就是疑惑的第一点。”

“也许这幅画,是民国某位艺术家自己画的,为了显摆自己临摹的作品,所以才这么重视这幅画也说不定。”张云龙提出疑惑。

乐天连连摇头说道:“我这么说,在民国时期,工匠都是很高傲的,不是名家字画他们根本不会用最好的手法装裱,哪怕是有钱有势的人,当时也请不动装裱大师,除非是拿着名画,装裱大师才会重视。”

“姐夫,你真的确定,这里面还隐藏这秘密吗?”张云龙还是很疑惑。

“60%吧,我只是怀疑,不敢确定,毕竟线隐法,我只是听说过从没见过!”

钱老板连忙接口说道:“没错,我也只听说过,真没见过,如果真的是线隐法,这可就有意思了。”

钱老板爱惜的拿起字画鉴赏起来,问道:“乐天,这幅画仿的是那幅画啊?”

“看画风,应该是仿宋徽宗的画,只是这仿家的画法太烂了,如果拿这幅画给名家装裱的话,我估计肯定会被赶出来!想来想去,也只有线隐法能说的通。”

听乐天这么说,钱老板拿着画也对照窗外的阳光看了看,同时口中还喃喃道:“如果这幅画要是宋徽宗真迹,哎呀呀!”

见钱老板这么激动,乐天连忙说道:“钱叔你先别着急,我只是猜测,目前还没有定论,我有个提议,找个时间请曹老出山,就说拆了这幅画重新装裱,只要他肯出手帮忙,是不是线隐法一看便知。”

“好主意,就听你的。”钱老板直截了当的认同下来,随即爱惜的把画收好,笑道:“如果这幅画是宋徽宗的真迹,乐天,我这古玩店里的真货,你随便挑,钱叔送你了!”

“这感情好!”张云芳顿时喜笑颜开。

乐天也是尴尬一笑,“钱叔,今天是星期五,明天星期六,明天上午我有事,下午吧,您请曹老来一下,我跟他说,看看能不能解开这幅画的秘密。”

“好说好说,正好过了星期六的凌晨,鬼门开,你这高级会员总不露面也不是事,大家都絮叨了,我代表邀请你来鉴宝怎么样?”

“当然可以,乐意之至。”乐天只好应承下来。

随即大堂经理上茶,屋内几人又聊了一会,同时也拿出了一些古玩,供张家姐弟挑选,不过有乐天这层关系在,钱老板给的价格都很实在。

不过在乐天的示意下,两人并没有购买任何一件物品,直到天色渐渐黑了,乐天说要告辞离开,钱老板恭维着把乐天送出门,期间一个劲的挽留说吃饭,但乐天还有事,还是告辞走了。

回到车里,张家姐弟俩还在讨论着买什么东西好,见两人聊得激动,乐天插话说道:

“其实,想给你们父亲买东西,不一定在钱老板哪购买。”

“哪在哪买啊?”张云芳质问。

“星期天凌晨,鬼门开,可以去鬼市逛逛,也许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。”

“鬼市!”张云龙瞬间来了兴趣,“我总听我家老头子说,但他从来不带我去,姐夫,你有门路吗?”

张云芳一巴掌拍在云龙的脑袋上,呵斥道:“你白痴啊,你姐夫是什么人?跟着他混什么参加不了?”

“老姐说的对,姐夫,能带我开眼吗?”张云龙又是一个劲的恭维。

乐天笑呵呵的说道:“当然,明天晚上你把时间留出来,我带你逛鬼市。”

“好嘞,谢谢姐夫!”张云龙这个激动啊,心情是好的无以复加。

随后三人去吃了晚饭,结束后乐天要去值夜班,张云芳开车送乐天去了医院,而张云龙自己玩去了。

回到医院上班,先分道扬镳各自去了工作岗位,乐天先去急诊室照了一眼,见没什么事,去了李六指的病房,一进来就看见曾温柔正在喂李六指吃饭呢。

先打了一声招呼,拿出练习用的甩刀递给曾温柔说道:

“师姐,给你练手指用的。”

曾温柔接过甩刀看了看,不解的问道:“这东西怎么练?”

乐天拿出自己的,在手指中翻飞起来,看的曾温柔这个咂舌,“谢谢,我一定好好练习。”

随后曾温柔去一边练习去了,乐天陪李六指吃饭,两人聊了一会后,有护士来找,说急诊室来患者了,乐天也不耽搁,告辞后急匆匆的去了急诊室。

急诊室里很忙碌,医生护士们都在尽职尽责的照顾着病人。

乐天刚一进来,王成明急忙说道:

“李医生,患者下腹剧烈疼痛,怀疑是急性阑尾炎。”

乐天来到病床前,患者是一个年轻女子,看着她疼得满头是汗,嘴唇都有些发白,急忙说道:“先打一针安定!”

护士开始配药,乐天和王成明一起做了腹部按压检查,确诊的确是急性阑尾炎后,乐天说道:

“根据病人情况,现在最好开刀动手术。”

王成明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可是现在外科医生全部下班了,现在动手术的话,只能在急诊室中进行,而且现在也没有主刀医生。”

乐天环顾一圈,急忙拿起执勤表,这才发现,因为乐天来上班,值班表被更换,现在唯一一名高级医生就是乐天自己。

“我去,王成明,你帮我打下手,手术我来做。”乐天说完后,也不管王成明多么震惊,急忙回头说道:

“准备手术室,进行手术。”

护士们愣了几秒钟,随后纷纷推着病床离开了急救室,当患者刚刚离开,王成明急忙问道:

“李医生,你可以吗?”

乐天也没做过外科手术,但现在赶鸭子上架,他能怎么办,不过刚要离开,乐天突然想到了什么,转身质问道:

“你会做阑尾炎手术吗?”

“我会,但从来没动过刀。”王成明回答。

“没关系!”乐天拍了拍王成明的肩膀说道:“你主刀,我帮你打下手。”

乐天说完就走,根本不理会傻愣愣的王成明。

消毒室内,进行手术前先进行消毒洗手,手指的每一处细节全部清洗干净,穿上无菌手术服,带上无菌手套。

王成明还是很不确定,站在乐天身边试探的问道:

“李医生,我的资格是没权利动刀做手术的,如果出了意外,我会被吊销执照的。”

“出了意外我担着,你就放宽心做手术。”乐天架着双手走出消毒室,王成明只好戴上口罩,无奈的跟在乐天身后进入手术室内。

护士已经把患者的衣服换成无菌服,因为打了镇静剂,患者的疼痛减轻不少,她双眼迷离的看着进来的医生,试探的问道:

“医生,我害怕!”

乐天上前笑道:“没事,阑尾炎是小手术,你闭上眼睛一会就好!”

“会不会很痛?”患者问。

“不会。”乐天宽慰着回应。

王成明有些紧张,声音有些颤抖,“准备麻药,氧气罩和血浆也准备好!”

护士不解的看向王成明问道:“王医师,阑尾炎不用氧气罩和麻药吧?”

“先准备着吧!”王成明紧张的说了一句后,走到手术台前。

患者的平躺在床上,遮盖布挡着身体和头部,患者躺着是看不见医生动刀的。

王成明拿起手术笔,在患者小腹以及大腿根部位画了一道印,患者还有意识,顿时紧张无比的说道:

“医生,我还是很害怕。”

乐天连忙宽慰道:“别怕别担心,一会打了麻药一点也不疼。”

护士拿来麻药注射在点滴吊瓶内,王成明看了一下时间,闭上眼睛思考起来,但他内心是无比的紧张和说不出的激动。

乐天见状,上去宽慰说道:“人生的第一次,都会很害怕,放心,相信自己。”

王成明点头迎合,而这个时候护士看见患者的反映后,连忙报告说道:“医生,患者对麻药有抵抗。”

听见这话,王成明刚刚缓解的心情顿时激荡起来,“什么?打了多少剂量麻药?”

“50。”

“改成全身麻醉!”王成明紧张的说道。

哪知道就在这时,乐天一伸手说道:“等等,不用全身麻醉。”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