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23章 挑衅的赌约

第123章 挑衅的赌约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云芳走出门,看见外面堆满了人,先愣了几秒,人群中有人发现了张云芳,说道:

“这不是张家大丫头吗,怎么跑着干嘛来了?”

“毕叔。”张云芳点头行礼。

外面人真的很多,当门打开的一刹那,一帮黑西装保镖基本把门口站满了,在钱老板的引领下,只有几个人谈笑着走进包间,古老和曹老走在前面,一位中年人一边走一边跟张云芳说话,“张家丫头啊,最近怎么没见你去我家玩啊?”

“最近上班忙,没时间。”

“忙归忙,抽空去看看,我家那小丫头总念叨你,对了,有男朋友没?”

一旁的钱老板怕乐天误会,急忙插话说道:“毕总,张家丫头早就有男朋友了,来,我给你介绍。”

姓毕的男人一怔,可刚被迎着往里走,就发现古老和曹老都在围着一个年轻人说话。

“哟,你可算出现了,怎么搞得,这些日子想找你喝茶都找不到?”古老说。

“可不是吗,乐天呢,你好歹也来看看我们两个老头啊!你这不声不响的猫着,想找你都费劲。”曹老说。

乐天连忙回应道:“这段时间太忙了,没倒出功夫,这不,今天正好有空,就过来凑个热闹。”

三人说话间,钱老板已经把姓毕的男人迎了过来,期间乐天余光一直有意无意的打量男人,他年龄在40~50岁之间,穿着笔挺的英伦风西服,给人一种很绅士的感觉,举止优雅一看就是很注意形象的人。

钱老板推着姓毕的男人走到乐天身边,“乐天,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古玩玉石大亨,毕超,你得叫毕叔!”

乐天低下头这个无语,毕超,怎么姓毕的名字都这么搞笑呢?想归想,还是礼貌的伸出手说道:

“你好,初次见面,请多多关照。”

毕超上下打量乐天一眼,不解的看着钱老板问道:“这位是,你儿子?”

“不不,我哪有那个福气,他叫李乐天,是咱们行里新晋级的鉴定师,也是张云芳的男朋友。”

“呵呵。”毕超反应了一下,也不理会乐天伸出来的手,直接侧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一副高傲的做派体现的淋淋尽致。

钱老板尴尬一笑,连忙招呼说道:“大家坐,坐!”

的确,场面有些尴尬,曹老跟古老纷纷入座,而张云芳急忙上前拉过乐天的胳膊,用最小的声音说道:

“他不是毕云涛的父亲,但是毕云涛的叔叔,靠赌石发家,在缅甸有好几个翡翠原石矿,是这个圈子里的玉石行家,很厉害的人物。”

乐天点头表示明白,而这个时候,钱老板见乐天还站着,急忙说道:“乐天,来坐下聊。”

在这个圈子里,地位是有说头的,平辈人坐着说话,小辈人必须站着,比如张云芳是站着,乐天是她的男朋友,那也必须站着旁听,钱老板让乐天坐下,根本不是按照张云芳的辈分排位。

在座的也就毕超不懂,他疑惑的看向钱老板,笑道:“哟,钱总,什么时候眼界这么低了,咱们聊天你也好意思让新人旁听。”

古老在一旁听不下去了,“小毕,话可不能这么说,乐天虽然是个新人,但眼界绝对不比你我低多少!”

毕超摆摆手手说道:“随便吧,反正我今天就是来凑局的,客随主便,你们开心就好!”

他说完话就拿出手机玩起来,板着脸,样子像是有点生气了,不得不说,就他这脾气,跟毕云涛一个德行,都不受待见。

场面再次陷入尴尬,幸好二老也不惯着毕超,曹老说道:“来乐天,坐下说话!”

古老也帮腔说道:“我早就想找你聊点事,今天可算让我逮找了,赶紧过来坐下!”

乐天微笑回应,虽然面带笑容,但眼神中露出极为不满的神色,特别是看见姓毕的这般态度,这让乐天心里很不爽。

大家都入座后,张云芳恭敬的站在乐天身后,正题开始,曹老率先说道:

“本来啊,今天我们要谈一桩生意,小钱说有急事要帮忙,我们就一起过来了,小钱呢,你也别藏着噎着了,有事说吧!”

钱老板满脸堆笑,端起茶杯给在座几位挨个倒茶,“曹老啊,我这事说不明白,就是想让你,帮我拆一副画,然后重新给装裱上。”

“切,我以为多大的事呢!”玩手机的毕超这才抬起头,一脸傲气的看着钱老板问道:“你又收到什么好东西了?这么兴师动众的?”

乐天观察,从态度上看,毕超的地位似乎比钱老板高一些,因为钱老板跟他说话的时候很客气,但按照年龄来算,他俩应该算是平辈的人,能让钱老板这么恭维,估计在圈子里的地位应该不低。

而且,毕超瞧不起自己,古老和钱老也都忍着,没有把话挑明了或者露出不满,这么看的话,毕超的地位怎么算也得是个黄金会员。

乐天在思考,钱老板堆笑的解释了一番,“哪有,不是这么回事,这件事我不好说,要不让乐天替我解释,我去拿东西。”

钱老板把皮球踢给乐天,三人的目光齐刷刷转移过来,二老神态还算正常,但毕超不屑的喃喃一句,“嘴上没毛,办事不牢,听他解释,有病!”

他絮叨了一句后,继续低下头玩着手机,二老脸色有些挂不住,但也没解释什么,古老率先打破僵局说道:

“毕总是直肠子,乐天你别介意啊。”

乐天只能尴尬一笑不予理会,曹老接话说道:“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乐天微笑道:“昨天我在钱老板店里看见一副字画,我感觉不太对劲,想请曹老帮忙看看。”

“哦,你没看出来,还指望我这个老眼昏花的老头看出点什么吗?”曹老半开玩笑的说道。

哪知道,在乐天眼里是开玩笑,但在毕超眼里就是嘲笑了,他低着头帮腔说道:

“可不,古玩这行交学费很正常,年轻人看不出来也正常,阅历是靠时间积累出来滴!”

听见毕超这阵喃喃自语,古老压制不住了,说道:

“唉,毕总啊,话不能这么说,你别看乐天年龄小,但他的阅历的确不低,看东西很准,比我俩个老头子要清楚多了?”

“噢!”毕超这才抬起头,“那我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了!”

这时,钱老板已经捧着字画走了过来,“就是这幅画!”

把画卷放在桌案上,曹老从兜里拿出眼镜和白手套,当带好后一点点的打开卷轴展开字画,可是当刚刚摊开一点点,曹老的手就停住了。

他仔细辨认一下后,摘下眼镜不解的问道:

“这么兴师动众的请我过来,你就让我看这个?”

古老也疑惑的看了一眼,同样不解的问道:“这物件我不是给你看过了吗,不是什么真迹,民国仿的,不值钱。”

毕超也凑近扫视一眼,随即露出嘲讽的笑容,这次可好,他连话都懒得说,直接坐下不屑一顾的继续玩着手机。

钱老板一脸的歉意,尴尬的说道:“这也是我不知道怎么说的地方,乐天,你赶紧解释一下吧!”

二老齐刷刷看向乐天,而乐天站起来清了清嗓子,打开卷轴摊开字画说道:“具体的我也说不明白,不敢当着几位民家面前胡说,但还是希望曹老能帮个忙,拆了这幅画,具体怎么样,拆了以后就见分晓。”

古老和曹老皱起眉头,可刚要说话,一旁的毕超不干了,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坐直后指责说道:

“小子,你知不知道我们今天有事要谈,你知不知道这是多大的买卖,你知不知道我一分钟几百万上下,你以为陪你过家家呢?”

“毕总!”古老厉声呵斥一嗓子,“别这么说话,我觉得乐天一定有他的理由!”

“行!你们继续待着吧!”毕超直接站起来,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:“我可没空陪你们玩,这生意不谈我可以找别人,听个小屁孩扯什么蛋!你们啊,真是越活越回去了!”

毕超都快走到门口了,乐天突然厉声说道:“等等!”

今天这个姓毕的一进来,就对乐天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,也不管是不是因为毕云涛的原因,乐天心里早就不满了,再说了,乐天也不是善茬,总这么被人看遍,他还真有点压不住火。

毕超把这门把手回头,看向乐天问道:“怎么着?”

乐天从兜里拿出烟火,耍酷的点燃抽了一口,吐出烟冷冷说道:“跟你打个赌怎么样?”

“没兴趣!”毕超说完就要开门。

“我赌这幅画的价值,过亿!”

人还没走出去就听见乐天这么说,毕超顿时愣在当场,随后茫然的走回包间,外面的保镖随手把门带上,毕超嘲笑的走回来,说道:

“这就是咱们这个圈子里晋级的新人?啊?古老,曹老?就这样的?”

古老和曹老也是一脸的难色,不解的看向乐天问道:

“乐天呢,你是不是打眼了,这幅画这么假,你怎么能说一个亿呢?”

“就是乐天,你到底怎么想的?”曹老问。

乐天冷傲的一笑,看着质疑的毕超说道:

“我就问你,你敢不敢赌?”

“哈哈哈?”毕超爽朗的大笑起来,“说说看,赌什么?”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