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27章 纸醉金迷

第127章 纸醉金迷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让众人等多久,女经理打开门,一排排浓妆艳抹的女人走了进来,第一排走到中央,集体下跪低垂着头,仿佛在等待着皇帝翻牌一般。

又见下跪,乐天心里有些不舒服,侧目看向张云芳,张云芳没看懂乐天的意思,用下巴点了点这些女人,意思是让他选一个。

乐天再次看向这些女人,女经理见状招呼这她们退后,又让第二批跪下让乐天选择。

乐天一脑门子冷汗,这个社会如今还有跪地礼节,这让乐天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包间内的气氛非常安静,所有人都在注视乐天,都在等待着他如何选择,可就在这个时候,刚刚出去的班长端着一个冰桶走了进来,又见选台的这一幕,她毕恭毕敬的退到墙边,等待着选台结束再把酒端过来。

乐天皱起眉头,见女经理又要换一批人,乐天连忙伸手说道:“行了,你们都出去吧,我就要她了!”

所有人顺着乐天的手指看去,只见乐天指的人是抱着冰桶的女人,大家又齐刷刷的看向张云芳。

“你过来坐吧,大家继续!”张云芳大方的招了招手,示意她过来。

全场依然雅雀无声,只有女经理引领着女人们往外走,直到所有人全部撤出去后,班长这才唯唯诺诺的走了过来,先把手中的冰桶放在茶几上,然后拿出里面的啤酒,用瓶起子打开后给乐天倒了一杯。

全场目光都落在她身上,她也感受到了气氛不对,低着头脸色羞红无比。

张云芳左右看了看,“都看什么,身边没有啊?唱歌,喝酒!”

一帮人这才反应过来,纷纷拿起酒杯敬酒,但余光还是时不时的偷瞄这边情况,防止张云芳随时动手打人。

张云芳根本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,见班长与乐天还有些距离,让她坐过来一些。

班长如坐针毡的挪动了一下,张云芳没好气的说道:“怎么,我们不给钱呢?再过来点。”

班长低着头再次靠近,终于与乐天肩并肩坐好,只是被张云芳和班长夹在中间,乐天有些不好意思,连忙拿出烟和火机,掏出一根点燃遮挡尴尬。

班长眼力见很好,连忙拿过乐天的火机,笨拙的打着火,一下一下的愣是点不着。

乐天一把抢过来,在手上翻飞一下瞬间起火,看见这一幕的年轻人们瞬间炸了,一个个都说这个动作帅。

乐天根本不搭理这帮人,把烟和火放在茶几上,拿起酒杯侧头看向班长,还是没压住性子问道:

“为什么来这里上班呢?”

班长低下头喃喃道:“缺钱呗!”

看着她清澈的眼神,乐天知道她没有说谎,一仰头把酒一饮而尽。

一旁的张云龙凑到老姐身边说道:

“姐,你这是要闹哪样啊,这个妞第一天来上班,我还想给她开-苞呢,你这么闹,我咋整啊?”

张云芳一巴掌拍在云龙脑袋上,“忘了今晚有事了,再说了,你姐夫看上了,你敢抢一个试试?”

张云龙黑着脸说道:“我不抢,只要你不介意,我保证没二话!”黑着脸退到一边,喃喃道:“老姐今天这是抽了哪门子的风?”

张云芳再次靠近乐天,试探的问道:

“告诉我,心里什么感觉?”

“很不好,不舒服。”乐天喃喃道:“他们为什么下跪?”

张云芳笑道:“因为这里是跪式服务场所啊,咱们高消费,他们高工资,各有所得。”

“为了赚钱,尊严都可以不要是吗?”乐天说话的时候,侧头看向另一边的班长,她脸色涨红,随后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,下一秒,她起身就跑,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跑出了包间。

包间内安静几秒,几个人反应过来后,拍着一个人的大腿说道:“掏钱,你输了!”

“我去,真不给力!”他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掏钱。

乐天看着麻木的众人,心里这个感慨,有钱人就是这么活着的,难怪他们平日里都是一副狂傲不逊的态度,原来如此,人和人之间,原来真的有高低贵贱之别,而这个区别,就是金钱衡量的。

乐天在感慨,张云芳挽着乐天的胳膊说道:

“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?”

“没有,我只是还不习惯这种生活。”乐天又喝了一口酒。

“其实你也别太在意他们。”张云芳思考着说道:“这个世界中本来就是物尽其责,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活法,他们下跪作践自己,还不是为了生活,你想体验我们的圈子,就得先熟悉我们的生活方式,像他们一样,习惯了就好了!”

乐天低下头,这样的生活,自己真的会习惯吗?思考良久,没有任何头绪,包间里很吵,各种声色放荡的场面,让乐天内心中升起一丝反感。

“我出去透透气。”

乐天起身要离开,张云芳急忙跟着,“我陪你!”

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包间,在犹如迷宫的走廊里转了起来。

“我今天才算真的了解,有钱人为什么总是摆出高人一等的态度。”乐天喃喃道。

“哦,说说我听听。”

“都是有钱烧的,穷人给惯的!”

“嗯,好像是耶。”张云芳若有所思。

然而就在这时,在他们不远处,一个包间内传来吵闹的声音,不像是在唱歌或者嬉笑,有点像是在打架的声音。

就在两人愣神间,前面的包房们打开,一帮女人惊恐的四散乱跑,乐天疾走两步,而这时张云芳急忙拉住乐天说道:“别多管闲事,跟你没关系,叫保安处理!”

乐天点头刚要走,就听见里面传来女人痛哭求饶的声音。

听见这个声音乐天顿时停住脚步,这个声音虽然不是很熟悉,但能清晰辨认,是班长的声音。

乐天一把甩开张云芳的手,向着包间冲了过去,张云芳见状就知道坏了,连忙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跑,看样子是叫人去了。

乐天冲到门口,入眼是一片狼藉,地面啤酒瓶散了一地,而几个醉汉正拉拉扯扯的缠在一起,看样子是拉着一个男人让他别耍酒疯。

在包间的墙边,班长蜷缩在一旁委屈的哭泣着,眼泪早已经把脸上的妆弄花了,看着她抽泣是那么揪心。

“他妈的,老子来花钱开心,你他妈一直哭,哭你妹啊哭!”

在几个男人的拉扯下,男人还是骂骂咧咧的,随手抄起一个酒瓶子,向着墙边的班长丢了过去。

“啪”

酒瓶子摔在墙上飞溅的到处都是,同样也吓得班长尖叫连连。

乐天见状大怒,直接冲进包间抬起一脚,直接把几个醉汉一起踹倒。

一旁拉架的人一看这架势,抄起几个酒瓶叫嚣道:“你他妈少管闲事。”

“咚”

乐天一拳头砸在这人脸上,直接把他打到后,抬起脚使劲的踹了起来,其他人此刻也从地上爬了起来,酒壮怂人胆,借着酒劲都向着乐天扑了过来。

乐天也没惯着他们,拳脚相加把这几个人撂倒后,使劲的再狂踹几脚,就在场面混乱无比的时候,外面冲过来一帮人,张云龙为首,一看这场面顿时怔住了。

“我去,还没开始呢,咋就结束了?”

“龙哥,咋办,拉架还是打架?”

“这还打个屁,拉架!”

就在说话间,乐天一脚下去,把一个醉汉踹的是鼻血横飞,云龙这帮人也不闲着,进来急忙拉开乐天,顺便在这帮人身上再踹几脚。

场面很混乱,直到张云芳进来后,不少保安也尾随赶到,这场单方面恶斗这才终止。

张云龙简单的了解一下情况,得知是这帮人先动手打人酒吧的妞,而且这个妞还是第一天来上班,这给张云龙气的,让一帮保安拖出去继续揍。

乐天被拉开后喘着粗气来到班长身边,拉起她的胳膊走出包间,路上看见张云芳,说道:

“你去处理一下,我先带她治伤。”

回到包间内,人都出去打架了,这里反到安静了好多,让班长坐下后,掀开她的头发,看见脖子旁流出鲜血,这是刚才啤酒瓶子飞溅嘣出的伤口。环顾一圈也没看见能用得着的东西,连忙脱下衣服帮她止血。

班长还在哭,看着乐天这个委屈,当乐天用衣服捂着她伤口的时候,她这才哽咽的说道:

“来这里上班我也不想啊,可是因为上大学,家里已经欠了好多钱,前几天我弟弟突然就病了,支气管感染已经蔓延成肺炎,家里给我打电话,我把生活费都邮回去了,可还是不够,不来这里上班,我能怎么办?”

乐天没接话,此刻他心很沉,虽然跟这个班长不熟,但好歹也是同学一场,平日在学校里可以不管不顾,可出了事乐天必须得照顾一下。

“你没找人借钱吗?”

“学校里都是新人刚刚在一起才一个月,大家都不熟,怎么借钱?我也没有办法啊!”班长还是哭诉着。

“行了,钱的事我给你解决,以后别让我在这看见你!憋回去,能来这里上班,就别觉得自己委屈。”

乐天训斥一句后,班长真的哽咽几声止住了眼泪,这才敢正眼看向乐天,在微弱的光线下,从班长的视线中,乐天的脑袋上似乎有天使的光圈在闪现。

现在才发现,原来乐天也不是传说的那么可怕,反而,他是那么高尚,不管是人品还是性格,他都是完美男人的化身。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