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24章 画中画

第124章 画中画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乐天抽着烟,同样摆出不可一世的态度,“赌什么,刚刚毕总说自己一分钟几百万上下,看样子是做大买卖的人,如果这幅画价值过亿,你买下来送我如何?”

“哎呀,有意思。”毕超回到座位坐好,同样掏出烟点燃,吸了一口后,看着画说道:“就这破玩意过亿,是你脑残,还是我眼花啊?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?”

“你敢不敢赌?”乐天与毕超针锋相对起来,双方互不相让,室内气氛变得异常诡异。

“行,如果不过亿,你输什么吧!”毕超吐了一口烟,又加了一句说:“提前说好,我对什么命啊,手什么的,没兴趣!”

“你随便说,输了我出什么都愿意。”

见两人激化到这种程度,钱老板是最尴尬的,他急忙打圆场说道:“乐天别闹了,要不今天到此为止,这画我不拆了!”

两位老人很是尴尬,此刻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,张云芳也在偷偷的拉着乐天,示意他别太计较,但乐天牛脾气一上来惯着谁啊!

“不行,今天这幅画要是不水落石出,我心里不舒服,既然毕老板都赌了,你们就当个见证人!”

“乐天!”古老又强调的提醒一声。

“狂妄,行,你输了,这幅画不值一个亿,你脱光了给我从这里走到前门,少一米给我从新走一次,妈的,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开眼的山炮!”

“一言为定!”乐天站起来,直接摊开画轴,对着曹老说道:“拆,请您出手多少钱我双倍付!”

曹老这个无语啊,看着眼前的字画,他无力的感慨道:“乐天呢,这幅画也就这装裱还值点钱,拆了,那可就真的一文不值了!”

古老费解的问道:“乐天呢,你为什么一定要拆这幅画呢,别卖关子了,说说你是怎么想的!”

乐天看着桀骜不驯的毕超毕总,嘴角一撇喃喃道:“现在说了,我怕一会有人赖账!”

“我赖账,我……哎呀我去,整个京城谁不知道我毕超一言九鼎,我会跟你一个毛孩子赖账,你们也别听他胡说八道,他就是一个半开眼的二愣子,啥也不懂装大头,走了走!”

毕超是真被气坏了,再次起身就要走,钱老板急忙拉着打圆场,而就在这个时候,曹老突然说道:

“等等!”

包间内气氛瞬间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看向曹老,只见他拿着字画走到窗前,对着阳光照射好阵辨认,随后感慨的放下字画,又掏出放大镜仔细观察每处小细节。

毕超疑惑的走了回来,试探的问道:“曹老,看什么呢?”

“别吵吵。”曹老看的很认真,仿佛真的看见了一件绝世珍宝一样。

古老很不理解,解释说道:“这幅画我看过了,民国仿宋的假画,临摹效仿宋徽宗的画法,却空洞无神,毫无艺术价值可言。”

“你看的只是表面,显然玄机不再这外表。”曹老是书画名家,装裱技艺祖辈世代传承,刚刚经过乐天坚持下,曹老这才郑重的看了起来,不过越来越心惊。

“这,这不可能!”

“怎么了?”三人同时发问。

曹老抬起头,一脸激动地看向乐天问道:“乐天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“算了,不说了,我怕有人骂我山炮装13。”

“到底怎么回事啊,你倒是说啊!”古老的兴趣被勾引起来,此刻把他急的啊,说是心急如焚一点也不为过。

不过乐天还是笑而不语,坚决不说怎么回事。

没招了,古老只好把话题转移目标,试探的问道:“老曹啊,你也别噎着了,赶紧说说。”

曹老这才放下放大镜,一脸惊疑不定的说道:“这画的来历我没看出来,但这装裱的手法,居然是失传的,线隐法!”

此话一出,全场炸了,没错啊,全场都是行家,谁都知道线隐法的来历。

远了不说,就说近代史,清末民初时期,战火纷飞,民不聊生,一些有钱有势的贵族,都把值钱的东西,用特殊的手法隐藏遮盖,这前文说过。

但是在现今看来,线隐法的手艺已经失传,所有人也只闻其名不见其物,但话说回来,随便发现一件线隐法隐藏的东西,其中的秘密那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国宝,说价值过亿还真不过分。

别的不说,就说这幅画的线隐法,要是给曹老研究一段时间,让他出多少钱他可都乐意啊!

“曹老,您是不是看错了?”知道事不好,毕超连忙问了这么一嘴。

“我也希望是看错了,但这的确是失传已久的线隐法,绝对没错。”曹老激动的看向乐天说道:

“乐天呢,这幅画能不能让我拿回家研究几天,你放心,等我研究好了,一定给你把真迹送回来!”

“不!”乐天直接了当的拒绝,“我今天就要水落石出!否则总让山炮当同类,我心里不爽!”

“你……”听见乐天嘲讽,毕超指着乐天就要开骂,但乐天也不惯着他,冷眼扫视过去问道:“难道不是吗?自己眼拙愣说别人半开眼,你好意思吗?”

毕超被噎的没话说了,气鼓鼓的看着桌子上的字画,随后想起什么说道:“拆,现在就拆,我就不相信了,就算是线隐法,这破画也不一定值钱!”

听说是线隐法,古老也拿出放大镜看了起来,可是看了半天也没看懂,疑惑的问道:

“乐天呢,这幅画下面,究竟隐藏的是什么画啊?我怎么看不出来历呢?”

乐天微微一笑刚要解释,曹老说道:“这幅画里面的秘密,很有可能隐藏的是宋徽宗的真迹。”

“宋……宋徽宗!”这下毕超更傻眼了,愣了几秒后,连忙凑到画前仔细辨认,但这幅画画的他是真不敢恭维,只好求助的问道:

“曹老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,你可不能胡说八道啊!”

曹老瞪了毕超一眼,“毕总大家大业的,一个亿你还拿得起。”

说完转头,目光变得火辣起来,“乐天呢,跟你商量商量,你就让我多研究几天再拆吧!我是真想研究这个线隐法!”

乐天火气上头,根本不会惯着曹老,厉声说道:

“别说了,这不怪我,现在就拆,要不我找别人了。”

“别别!”曹老手都开始哆嗦起来,“我拆,我这就拆!”说完,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看了一眼毕超,点着他的鼻梁骨说道:“你呀你呀,真耽误事!”

没错,曹老的确很埋怨毕超,要不是他这个计较,乐天也不会这么犟,没办法,谁让他赶上了呢!

曹老拿起画卷说道:“各位,这线隐法拆卸好要耗费一番功夫,请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行家里手的活从来不再外人面前显露,曹老说完这番话后,拿着画去了另一个包间,而这房间内瞬间安静下来,大家都坐在茶几旁不说话,但没过一会,钱老板就忍不住了,他不停的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。

毕超低着头一根一根的抽着烟,此刻他不在桀骜不驯了,心里想什么乐天也不想知道。

古老闭目沉思了一会,最后还是没忍住,睁开眼睛试探的说道:

“我的记忆里,《宣和画谱》中没有这幅画的记载,如果这幅画是宋徽宗的真迹,乐天你是从和判断?”

乐天微微一笑说道:“有这么几点,不知道古老注意到了没有。”

“说说看?”包间里的人瞬间来了兴趣,每个人都坐好准备听乐天的讲述。

“第一这幅画是故意模仿宋徽宗的笔记临摹,但是,整个宋代史,宋徽宗的画技高潮,我自然不必说,元清两朝基本无人能做到入木三分。”

“而这幅画并不是临摹宋徽宗传世名画,大家也都看过画作,画风体现的是风雪苦寒之地,我推测,这幅画不是在宣和年间的画卷,而是宋徽宗在靖康之变后,被掳走送到东北苦寒之地,受尽耻辱后的画作。”

“其二,双龙小印,在表面画作中,作者为了隐藏全部细节,刻意的伪造了宋徽宗的双龙小印,但这印一看就知道,太假,因为颜色太过厚重,而且还过于大了一圈,根本没有双龙小印的风格,大家知道为什么吗?”

古老等人连连摇头表示不知道,也只有毕超没有摇头,在一旁装作不在意的听着。

“因为线隐法要覆盖真迹,但画者没有那么强的功力,没法做到覆盖后分毫不差,大家想象一下,一幅假画要覆盖真画,叠加在一起有地方不能重叠,这样对照光线一看便能认出来,这就失去了线隐法的意义,所以,表面的画作不在乎有多假,就在乎能不能完美覆盖,所以,这双龙小印太大而且色深,其意义就是为了覆盖真印。”

“最后,也就是这幅画最可疑的地方。”乐天说完开始沉思起来,“这画的重量,似乎有点超标了,大家都知道,宣纸是很轻薄的,油画随意覆盖都没有问题,但国画厚重一点点就有可能导致损坏,为什么装裱用材沉重感超标,我怀疑,是增加了防腐效果,所以,重量上才有所不同。”

“哦,原来如此原来如此。”古老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当时我刚刚拿起这幅画的时候,也感觉重量不对,可没想的这么深,乐天哪,还是你年少有为啊!”

“算了吧!”乐天话锋一转说道:“我哪是年少有为啊,我是一个半开眼的二货而已嘛!”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