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19章 钱老板的恳求

第119章 钱老板的恳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张云芳的故意安排下,乐天的顽主范被烘托起来,起码是把张云龙彻底征服了,他在一旁这个殷勤啊,活脱脱的一个马屁精转世。

三人一边说一边走,来到潘家园钱老板的古玩店门前,乐天一直端着范玩着火机,哪怕是路人看见这么酷的手法,都驻足观看,这一路真的是回头率百分之300啊!

站在门口,乐天刚要进去,张云芳急忙拉住乐天的胳膊,俯在耳边小声说道:

“现在我要跟你说的是圈子里的规矩,一会见面的时候,上烟后,把烟和火放在茶几上,不能放在兜里,钱老板给你点烟的话,你一定要挡着风,点着了你的点点他的手背,这是表示谢谢,如果你给他点烟,一定要站起来躬身75°,这都是礼貌!”

乐天思考了一下表示记住了,在如今的社会中,走到哪都是规矩,酒桌有酒桌的规矩,谈话有谈话的规矩,如果不抽烟的人不懂规矩没人在乎,可如果抽烟的人不懂规矩,会让长辈心生反感。

进门后,迎宾率先招呼,“欢迎光临!”

三人走进古玩店,也不再一楼逛,直接上了二楼,张云龙问道:“姐,今天上这来,到底要干嘛啊?”

云芳嘴角一撇说道:“干嘛,咱家老爷子马上就过生日了,你忘了!”

“没忘啊,可要买古董,你怎么不提前打招呼,我好带几个专家,这要是打了眼,回头咱爸不得骂死咱俩啊!”

张云芳挽着乐天的胳膊笑道:“有你姐夫在,你就把心放在盆骨里吧!”

“哎呀我去,听你这话,我怎么感觉今天要被坑死呢!”张云龙埋怨道。

乐天刚要解释,张云芳急忙在暗中阻止,示意不让乐天说话,乐天大概猜出点什么,估计张云芳这是为了让自己彻底征服他的这个弟弟。

三人走上二楼,大堂经理不在,先在二楼逛一圈,服务员招呼的很热情,但张云龙并不买单,各种找茬挑刺,也没给服务员好脸色。

后来,服务员是真解释的不耐烦了,就在暗中通知了大堂经理,没多久,经理出现,当看见乐天后,他急忙小跑过来。

张云龙率先发现经理过来,直接挡在前面,一脸高傲的说道:

“你们这就没有啥好货色了?这都是什么玩意?”

大堂经理认识张家姐弟,赔笑一声后,对着乐天说道:

“贵宾到访,本店蓬荜生辉,正好老板在楼上,请贵宾移步!”

乐天微微点头致谢,张云龙有些茫然,喃喃道:

“今天钱管家说话怎么?感觉这么不适应呢?”

张云芳在一旁偷笑,但话也没明说,挽着乐天继续往楼上走。当来到三楼,大堂经理说去通知钱老板告辞离开。

张云龙还是很蒙圈,越想越不对,“老姐,咱家跟他家有合作关系吗?今天我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劲呢?”

张云芳笑着说道:“你啊,就知道自作多情,等一会你就知道了!”

“啥意思?”

就在这时,三楼的办公室门打开,钱老板笑眯眯的走了出来,张云龙顿时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,毕恭毕敬的迎上去,“钱叔叔好!”

钱老板走过来笑呵呵的说道:“哟,张家姐弟都来了,看样子今天是要有大买卖上门了!”

乐天上前,也是恭敬的说道:“钱叔好!”

“好好,乐天你电话怎么回事,干打不通,这几天我都急死了!”钱老板一边说一边迎了过来,殷勤的拍着乐天肩膀,迎着乐天往里面走。

张云龙看着两人跟忘年交似的,愣在原地半天都没反应过来,“这,这什么情况?”

张云龙反应过来的时候,乐天他们已经进入办公室了,急忙跑过去,刚进门就看见乐天上烟,钱老板一脸激动的接过来,乐天恭敬的点烟,钱老板恭敬的接着,这感觉看着很别扭,就好像两个都互相敬重对方似的。

张云龙走到张云芳身边坐好,把声音压低问道:

“姐,这什么情况,姐夫跟钱老板很熟吗?”

张云芳微微一笑,低声回应道:“今天带你来,就是要让你跟你姐夫学学,什么才是真正的顽主!”

张云龙傻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乐天坐下后,火机和烟盒放在茶几上,钱老板抽着烟笑眯眯的看着乐天说道:

“怎么几天不见,乐天你有点,有点……”

钱老板思量着后话,但突然发现不太好形容,就有些哑语。

“钱叔的意思,我是市侩了,还是体面了!”

“体面了体面了。”钱老板连忙解释,“几天不见,感觉你越来越像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了。”

“哈哈。”乐天和钱老板一起爽朗的笑了笑。

“乐天呢,说吧,今天来有什么事?”钱老板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乐天抽着烟,笑眯眯的说道:

“云芳云龙想给他们家老爷子买点东西,我来给长眼来了,钱叔,好东西你就别藏着掖着了!”

“啊,原来这么回事,早说啊,前几天你不知道,你联系不上,都快急死我了,这给我赔的!来,管家,把新收的东西都给我拿过来。”

乐天一个劲的赔笑,“我之前的手机丢了,现在有新号码,钱叔你记一下。”

随后两人开始交换电话号码,张云龙还是很不解,凑到姐姐云芳耳边问道:

“姐,姐夫到底啥背景啊?我怎么没看懂呢?”

张云芳莞尔一笑,说道:“这么说,咱爸是银卡vip,可你姐夫是黄金vip,懂了吧!”

“我的天,真的假的!”张云龙吃惊的张目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。

就在震惊的时候,大堂经理拿着一箱子东西进来,摆在茶几上说道:“东西都在这了,老板,我去上茶。”

钱老板摆摆手,然后一脸哀怨的打开箱子,说道:“你不知道,前几天来了一批乡下人,把家当全给我了,当时我的鉴定师眼拙,几样东西都打了眼,我细算了一下,赔了300多个数,这给我气的!”

“哦。”乐天好奇的打量箱子里面的东西,拿出第一个物件,这是一件,清青花花纹瓶。

直口,短颈,丰肩,肩以下渐收,圈足,足内青花书“大清康熙年制”六字楷书双圈款。整器通体青花装饰,肩部和近足处绘三角形几何纹,腹身绘折枝花卉,腹部开光绘两花篮。该器造型规整,胎体轻薄,胎体微泛粉,青花纹饰清晰,色泽浓艳。

看见这东西乐天笑了,“物件是个老东西,但是民国仿品,不是正经的大清康熙年制。”

“嗨!”钱老板叹着气说道:“我知道,所以说赔了嘛,还有呢!”

把花瓶放在茶几上,乐天往箱子里面一看,原来还有一些杂物,盘子,碗,还有一副字画。

挨个拿出来仔细辨认,都是清末的民窑烧制,都不值多少钱,钱老板揉着脑袋说道:

“就这些东西,我花了300个数,唉,愁得我嘴里起了好几个泡。”

乐天仔细算了一下,这些东西加起来,如果忽悠好了,应该能卖个一百万左右吧。

随手拿起卷轴字画,入手的时候,顿时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,感觉这字画的重量稍微重了一些,根据装裱使用木质来讲,绝对不会有这种偏差。

乐天鉴赏古玩跟所有人不同,乐天的感觉很敏锐,他入手一件东西,完全凭感觉就能感受到这物件的价值,别的不说,就手中的这字画,乐天一碰触心里就是一个荡漾,这种感觉只有在触摸名家字画才有,平时也很少出现这种感觉。

好奇的打开字画,但看见画作的时候,乐天疑惑心更重,这幅画还是民国仿品,从用纸和装裱上判断,一眼就能看出来,只是心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感觉呢?

“钱叔,这幅画,你花了多少钱?”

“白送的。”钱老板絮叨的说:“如果这破画要是再花钱,我都有心杀了哪鉴定师,还是什么考古系毕业的大学生,我呸,坑死我了!”

钱老板扶着额头这个颓废,乐天打开画卷,仔细辨认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这幅画入手以后,荡漾的这种感觉一直在心里徘徊,久久不散。

“不对,这幅画肯定有问题。”

拿着画走到窗户旁边,对照阳光仔细辨认,没有看出什么,再仔细看了装裱用材,还是没看出什么。

钱老板疑惑的看着乐天说道:“甭看了,古老都给我瞧过了,全是坑啊!”

乐天皱眉思考着,把画放下后,心里又升起一丝不舍的感觉,前几天,在乐天碰触春树秋霜图的时候,就有荡漾的感觉,当把春树秋霜图丢出去的时候,乐天心里就有不舍的体验。

而如今,拿着这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民国仿品,居然还有这种感觉,这是为什么呢?

思考再三,乐天转头疑惑的说道:“钱叔,你这幅画卖不卖?”

钱老板一怔,让乐天这么重视的东西很少,他急忙站起来走到乐天身边,看着眼前的字画试探的问道:

“怎么,这破东西还能值钱咋地?”

乐天拖着腮帮子说道:“不确定,但我有个疑惑,说不出来。”

“这……”见乐天这么郑重,钱老板也有点疑惑,乐天在他这捡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如果这东西再被乐天捡漏了,这不是火上浇油嘛,想了想,还是说道:

“乐天呢,你看你钱叔赔的这么狠,你有啥就别藏着掖着了,能让我挽回点就挽回点吧啊!算钱叔求你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