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12章 我要当文雀

第112章 我要当文雀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都说了,人的微表情是出卖内心的,刚刚你虽然没笑,但伸出手后,你的眼神下意识看了右手一下,而且随后连忙掩饰你的眼神,通过神态,我立马断定在右手上。”

乐天又是一阵解释,曾温柔终于服了,“哇,你好厉害啊,这心里战术真是没话说了。”

两人一边说一边走,大街上行人不少,但很少有人关注他俩。

乐天继续说道:“这都不算什么,如果你仔细观察,你也能看破这一切,例如前面的这个年轻人,他眉头上调,这是内心比较激动的表现,再看他手中的袋子,还有他拿着的手机,我猜测,他应该是攒了好久的钱,刚刚买了这款手机。”

“嗯,我刚买苹果的时候,也跟他似的,爱不释手。”

“走,跟上。”

说完,前面拿着苹果手机的男人上了公交车,乐天和曾温柔急忙跟着上车,乐天在车上继续嘀嘀咕咕的说道:

“你看,当他把手机放进兜里的时候,他的手会下意识护着,这是怕丢的表现,而这种面部表情,在文雀眼里,就是身上有重金的表情。”

曾温柔仔细看着他的脸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的确,好像很担心怕丢了似的。”

乐天再次压低声音说道:“如果这个时候有文雀,整个现场最可能被偷的,就是他,这也就是贼眼中的羔羊。”

曾温柔撅起嘴,喃喃道:“我终于知道,我刚刚买的苹果为什么丢了。”

两人在下一站下车,继续一边走一边聊着天,曾温柔问道:

“那我要从什么开始练起呢?”

“第一,你每天都要练手指,第二,拿指缝刀划书,指定页数被划开,多一张都不行,少一张也不行。”

“这么难?”

“这是基础好吗?”

“好吧!”曾温柔妥协了,然后娇声问道:“哪你能告诉我,顺手拈来是怎么做到的?”

“这个就复杂了,你什么时候能从我身上拿走东西,而且还不让我发觉,我就什么时候教你!”

“好师弟,教教我吗!”曾温柔抱着乐天的胳膊这阵撒娇,可就在这时,乐天一把抓住曾温柔的手腕说道:

“你少来,现在你的眼神还没法掩藏想法。”

的确,刚刚的撒娇只是为了掩饰,可结果乐天当场揭穿,抓住曾温柔的手腕阻止她顺东西,这给曾温柔羞的。

“你就不能让让我?”

“在专业技巧上不能让。”乐天反驳说道:“想要练就最高手法,就没有让这一说。”

曾温柔撅起嘴,一甩胳膊娇嗔的说道:“还不松手,抓上瘾了?”

乐天挠挠头,两人继续往前走,只是安静片刻,曾温柔又凑了过来,打破僵局的说道:

“等会四合院后,你给我个目标,我好尝试着下手好不好。”

乐天思量着从身上拿出一根笔,别在胸前说道:“你能把它拿走就算过关。”

“这么难?”

乐天随手一划,摊开手掌亮出曾温柔的项链说道:“这个东西根本不难好吗?”

见乐天随手偷了自己的项链,她再次撅起嘴,一把抢下项链说道:“你厉害行吧!不理你了!”

之后的一段路两人都不说话了,当到了四合院,曾温柔刚要拿钥匙开门,乐天说道:“等等。”

“干嘛?”

乐天把钥匙拿在手中,伸手在曾温柔头上拿下一根发卡递过去说道:“想练,就别拿钥匙开门。”

曾温柔一脸为难的接过发卡,乐天坐在门口无聊的等待起来,5分钟过去了,曾温柔焦躁的咆哮道:

“啊,根本打不开,你耍我!”

乐天无力的摇摇头,上前用发卡只是随手憋了两下就把锁头打开了,“进来吧,师姐!”

看见乐天这般眼神,曾温柔嘟囔着嘴走进院子,一把抢下乐天手中的锁头说道:

“我就不信了!”

进入院子,乐天先把汤药放进厨房,曾温柔则坐在院子中的石桌上开始研究起来,乐天也不搭理她,先打扫院子,然后生火做饭,等饭菜都端上来后,曾温柔还没撬开锁头,她急的满身都是汗,嘟囔道:“我就不信了,今天撬不开它我就不吃饭。”

乐天也不搭理曾温柔,一边吃一边看着她专注的撬锁,曾温柔这处很可爱,跟小孩子似的,各种赌气各种咆哮,直到忙活了2个多小时后,锁头咔嚓一声摊开,曾温柔茫然的愣了愣,随即兴奋的喊道:

“我成功了,成功了耶!”

乐天从里屋出来,看着激动非常的曾温柔说道:“嗯,开个锁用了3个多小时,等门打开前警察早就把你带走了!”

“切!”曾温柔不屑的哼唧一声,然后一边研究开锁一边吃饭,不过有了第一次开锁的经验后,曾温柔以后开锁要快了很多,起码不是那么费劲了。

当第三次打开锁头后,曾温柔满意的放下,激动的跑进屋里,从后面一把扑到乐天身上,“师弟,我研究完了,下一项。”

乐天一个踉跄站好,“师姐,你能淑女一点嘛!”

“少磨叽,趁我高兴你再教我两手!”

乐天上下打量曾温柔,她身上穿着一直很少,这下手真的很不容易,皱眉说道:

“你进屋换一身衣服,我就教你其他的。”

曾温柔坏笑着说道:“我穿这么少你不好下手是吧?”

“嗯。”乐天点头应承。

曾温柔顿时喜笑颜开,“师傅没骗我,他当时跟我说,穿的越少越不容易被偷,原来是真的。”

乐天尴尬一笑说道:“话是没错,但你知道原因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曾温柔连连摇头表示不知道。

乐天看着曾温柔说道:“其实,人的皮肤感应是很微妙的,身上的布料越多,越能阻隔感应,相反穿的越少,文雀就越难下手,这么说,我要顺你兜里的钱,可是刚刚站在你身边,手刚要靠近裤兜,你的大腿就能感应到我手的温度,这还怎么偷,是吧!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,那我懂了!等着。”

说完,曾温柔屁颠屁颠的跑进厢房,乐天继续照顾正房里的花花草草,可就当乐天浇水的时候,曾温柔再次进来,乐天顿时傻眼了,因为曾温柔身上不但没增加布料,反而穿的更少了。

下身一条白色内内,上身一件宽大t恤,但这件t恤只到腰间,露着小蛮腰在乐天面前转了一圈问道:

“我这样穿,你是不是没法顺我内裤了?”

乐天红着脸转过头说道:“顺是能顺,只是你能感觉到,没法无声无息的顺走。”

“耶!终于有办法让你不能得手了,以后我就这么穿!”曾温柔伸出胜利的两个手指,对着乐天一个劲的比划。

乐天黑着脸转过头说道:“师姐啊,你不是打算以后这么上街吧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曾温柔靠近乐天身边,一脸搞怪的说道:“你之前不是还教我察言观色嘛,我发现,我穿的越少,你就越害羞,也许我就能成功从你身上拿走,这个笔了!”

曾温柔说话的时候,突然出手,在乐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把抢下乐天胸前的笔,开心的说道:

“欧耶,成功了,成功了!”

乐天黑着脸也不看曾温柔,“师姐,都不是我说你,我是为了让你练手法,不是让你抢啊!”

“怎么,我是不是拿到了?”

曾温柔先摆着拿着笔在乐天眼前晃了晃,乐天还是不敢看曾温柔,不过把手伸出来,手指上挂着一条白色内内说道:

“师姐,怎么说你好呢!”

曾温柔看见内内后,急忙低下头,结果发现下身空无一物,双目圆睁惊叫着跑出厢房,“乐天,你这个大色狼,你给我等着!”

当曾温柔跑出去后,乐天随手把内内丢在椅子上,冷笑着说道:“跟我斗,你还太嫩了师姐!”

没过多久,曾温柔穿着牛仔短裤回来了,怒气冲冲的看着乐天,撅着嘴说道:“好你个乐天,原来你这么色,我以前怎么没发现?”

“怪我喽,谁让你这么臭不要脸的!”乐天反驳。

“我以后都不穿内裤,我看你怎么顺!”曾温柔掐着腰上纲上线的喊道。

“你舍得死我就舍得埋,别劈叉啊!”

乐天说完走向里屋,曾温柔不解的低头看了看牛仔短裤,“怎么了,为什么不劈叉?”

思考间,曾温柔下蹲一下,可随之传来布料撕裂的声音。

“乐天,你是混蛋!”

再次传来曾温柔咆哮的声音,乐天嘴角一撇坏笑道:“跟我斗,你还太嫩了!”

经过这次丢人之后,曾温柔穿衣服终于保守了一些,起码她第一次穿上了牛仔裤,终于把她纤长的大腿挡上了。

乐天做晚饭的时候,曾温柔靠在门口喃喃道:

“我算是服你了,告诉我,你是怎么办到的?”

“该讲的我都讲过了,你能力不到,我讲多少你都不理解。”乐天一边做饭一边说。

“喂。”曾温柔可不干了,上前一步质问道:“我好歹也是大闺女,让你白看这可不行,今天你必须告诉我你是怎么办到的,不然我这辈子就赖上你了!”

“我无所谓啊,你要是愿意,我现在就能把你扒光吃了!”乐天目光炯炯的看着曾温柔。

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