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14章 赵文瑄辍学了

第114章 赵文瑄辍学了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忙碌的一夜过去了,因为急诊室死了人,主任医生写了报告递交上去,乐天脱下白大褂,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医院,张云芳开车停在乐天面前。

“去哪,我送你。”

“学校。”

上了车,乐天的心情一直不好,两人一路都保持缄默,一直也没说话,当车子到了学校,乐天下车,张云芳急忙说道:

“乐天,晚上我来接你!”

“好的。”

乐天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校区内,所有学生看见乐天,一个个都规避退让,自从上次的事件在学校被传开后,乐天就被当做煞星一般的人物,早在学校里被传开。

当然,大部分是言过其词,把乐天说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芸芸。

乐天也不在意,走进教室内坐在角落中,等待着今天的第一节课,同学们陆续到来,其他人见乐天到场,一个个都规避三舍,但也只有钱恒泽三人不管不顾的坐在乐天身边。

“喂,这几天跑哪去了?”

“医院。”乐天随口回答道。

钱恒泽靠近低声询问道:“那件事,怎么解决的?”

“对方赔礼道歉呗!”

见乐天不想多说,三人也不磨叽,等教授来了之后,开始了今天的第一堂课。

今天的这堂课很郁闷,老师在台上讲,同学们在下面议论纷纷,课堂纪律很乱,玩手机的玩手机,低声私语的纷纷交头接耳,教授也不管课堂纪律,自己讲自己的,等下课铃响了,直接夹着书走人。

钱恒泽伸了一个懒腰,打着哈哈说道:“无聊的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,好无聊啊!”

光亮皱眉说道:“唉,钱恒泽,你发现了没有,赵文瑄没来上课。”

“嗯,真的!”钱恒泽顿时来了精神,其实在教室里看了一圈,的确没发现赵文瑄,茫然的皱起眉头说道:“我去问问她的室友。”

钱恒泽去询问,乐天惭愧的低下头,赵文瑄没来上课,他多多少少猜到了,如果不出意外,赵家为了避讳乐天,估计以后不会让赵文瑄出现在学校,或者以后赵文瑄都不会出现在他的世界中。

乐天深吸一口气,心情更加沉重,夹着书离开坐位。

“乐天,你去哪?”石大山问。

乐天没搭理询问,按照记忆中的教室,直接走到全科医学班级,推门进入,教室内很混乱,可是当乐天进来后,所有同学齐刷刷闭上了嘴,每个人都惊恐万分的看着乐天走进来坐好。

全科医学的同学们惊呆了,一个个看着乐天不知道说什么好,其中一个人捅了捅正在睡觉的毕云涛,“涛哥,涛哥!”

“干啥?”毕云涛睁开睡眼,一脸的不高兴。

同学指了指坐在第一排的李乐天,用最小声音说道:“这煞神怎么跑咱们班级来了?”

毕云涛茫然的看了看前面,当看见的确是李乐天后,他睡意全无,坐直身体看着正在翻书的李乐天,“妈蛋的,居然跑咱班级找茬,我看他是要找死怎么着。”

毕云涛说完就要站起来,而同学急忙拦着,小声说道:“涛哥,你可别闹,乐天这孙子手黑的很,前几天你不知道……”

他把前几天,李乐天的作为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,毕云涛听得这个不信呢,抱着膀子思量着事情。

上课了,老师拿着书本到来,开讲后,整个班级异常安静,老师还有点不习惯,几次停止讲课,居然也开始提问,跟学生交流起来。

不过说来也奇怪,这整个班级里,每个学生都很安静的听讲,但回答问题的貌似只有一个学生。

这节课,是这位老师有史以来上的最开心的一节课,当下课后,老师还是有些意犹未尽,看学生们都没有要走的意思,老师破天荒的压堂多讲了几分钟。

在老师的意识中,压堂讲课,以往学生们早就炸锅了,哪成想今天所有人是一句话都没有,这给老师高兴的,夹着书离开的时候,还是意犹未尽的喃喃道:

“哎哟,这以后每节课要是都这样,哪真是……”

老师走了可他没发现,就那怕是走了,学生们还是没一个敢动,不但如此,连说话的都没有。

教室里的气氛是相当诡异,所有人都低下头,时不时偷瞄乐天,直到过了1分钟左右,乐天把最后的课堂笔记记录好,合上书本的时候,全班同学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毕云涛终于忍不住了,他率先起身,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乐天身边,“喂,你小子要搞什么鬼?跑我班级得瑟啥来了?”

乐天抬头瞟了毕云涛一眼,不屑的加着书就要离开。

“我跟你说话呢!”

毕云涛上前一步挡在乐天面前,冷眼看着乐天。

四目相对,全班鸦雀无声,可就在所有人屏息以待的时候,乐天冷冷说道:

“毕云涛,我劝你以后不要再这么跟我说话。”

“我就这么说了,你能怎么滴吧?”毕云涛冷声反驳。

乐天冷眼看着他说道:“不能怎么滴,下次我就不是拉开你裤链这么简单,我会直接把它割下来,不信你可以试试。”

乐天说完直接就走,毕云涛刚要骂人,可随即听出点什么,连忙低头一看,见自己的裤链被拉开,而内裤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,自己的那话正暴露在空气中。

“我靠,还真是你小子干的,你他奶奶的给我等着!”

乐天没理会毕云涛的咆哮,走出教室后,直接去了楚江南的办公室,敲了敲门没人回应,用自己的办法打开门锁,进入办公室内,把书放下,拿起病例看了起来。

直到中午的时候,楚教授夹着教材走了进来,本来他还没意识的往里面走,可刚走几步就感觉不对劲,急忙转头,见乐天正在看病例,吓了楚教授一跳。

“哟,你怎么在这呢?”

乐天一边看一边说道:“学校里讲的课太肤浅了,还不如看你这些病例收获大呢!”

“哦,那你看吧看吧!”楚教授哑语了,放下书不知道干点什么好,走到乐天身边,试探的问道:

“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吗?”

“没有,写的都很详细。”

楚教授再次哑语,不过说来也是,这些病症虽然杂,但揽扩很齐全,跟伤寒杂病论差不多,每个患者的病例,都把发病的病因,契机,治疗过程写的很透彻。

只要不是新人,老大夫都能看出这些病例卷宗的价值,这也是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葵宝,说实话,乐天似乎还真是第一个被邀请看这些卷宗的学生,哪怕是梁忠河都没有这个荣幸。

乐天在看病例卷宗,楚教授很无聊,坐下观察乐天的一举一动,不过通过观察,也发现乐天眉宇间有些心事,试探的问道:

“怎么了,又遇见不开心的事了?”

“也不是,就感觉事不遂人愿,想的没有做得好。”

“比如呢?”

“比如,遇见救不了的患者,心里过不了自责的这一关。”

“这样啊,其实想做个理性无私的医生很难。”楚教授解释说道:“因为我们都是人,人只会变得越来越麻木,见多了也就淡了!你能体会到医生的分量足够了,看淡点把年轻人!”

乐天低垂下头,回味这楚教授的话,半晌后说道:“其实,还有一件事。”

“能跟我说说吗?”楚教授见机问道。

乐天这才放下卷宗,走到楚教授身边,感慨的说道:

“没错,我的确拿到了赵家的不传古方,但……我没接受赵家的意见。”

“你说的意见是?”楚江南问。

“赘婿,我没接受。”乐天低下头。

“呃,然后他们把古方给你了,为什么,不传承了?”楚江南不解的问。

“嗯,所以我心里很难受。”乐天低下头。

“这个这个……”楚江南脑袋有些蒙圈,实在没法想象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,良久过后,楚江南试探的问道:

“就没有转机了?”

乐天思考着说道:“我想再等几天,看赵文瑄是不是真的不回来了!”

“啥?”楚江南震惊无比,一下站起来说道:“你是说,赵文瑄不来上课了?”

“嗯,应该是因为我。”

“这不闹吗!”楚江南一想就气不打一处来,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踱着步,“他们赵家到底想干啥?眼看着三国医学研讨会就要开始了,唯一的两个队员,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,真是胡闹!”

“对了教授,这三国医学研讨会,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啊?”乐天质问。

“目前正在联系,确切时间还没订,不过,应该是在年后开学的时候。”

“还有时间,我尽量把赵文瑄找回来,不打扰了教授。”乐天说完起身就要告辞离开,楚教授看着乐天消失,叹了一口气坐下开始沉思。

时间进入下午,依然去了全科医学班级上课听讲,跟上午一样,进入班级后,全班同学沉默不语,老师讲课质量出奇的好,在下午课结束后,老师依然是满意的离开。

乐天正在整理课堂笔记的时候,一个女生走到乐天身边,扭扭捏捏的问道:

“这位同学,你为什么总来我们班级上课?”

乐天头也不抬说道:“我可能会转到你们班级,你有什么问题吗?”

乐天抬起头,看向女生的时候,她连连摆手一脸紧张的说道:“没没问题,我只是,我是全科班的班长,我叫……”

乐天根本没给她介绍的机会,拿起书本直接起身离开,女班长伸出手尴尬的站在原地,乐天离开,这位班长被藐视,顿时感受到一股凌乱的风。

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