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103章 心死后生

第103章 心死后生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我跪,我下跪!”王老爷子也不在捧着了,双膝落在地面上,老脸憋得涨红。

乐天突然笑了,笑声是那么苍凉豪放,仿佛把挤压在心中的积怨,全部在这一刻笑出来一般。

笑声过后,乐天缓缓起身,看向外面的聚众闹事的人,冷声说道:“他们呢?”

王老爷子无力的说道:“他们我左右不了,没法让他们给你跪下道歉。”

乐天依然看着窗外,“这么说,他们不是你找来的人喽?”

“他们,是……”王老爷子无力的低下头。

乐天这才缓缓转头,一脸傲气的说道:“说的多好啊,我是杀人医生,我很喜欢这个称呼,要不你们满足我的了,那些人也都跟着陪葬。”

乐天说完打开窗口,作势迈步上了窗台,其他人吓得,手脚全都软了,一个个急忙喊道:

“乐天别闹,等等!”

所有人急忙阻拦,乐天坐在窗台上,冷眼回头问道:“你们以为我在开玩笑吗?或者,你们以为我在要挟你们吧,不,你们不知道,我心已死,这个世界对我,似乎没有什么留恋了!”

“乐天!”楚教授站出来厉声说道:“乐天,你是我见过最出色的学生,真的,中医方面没人能超过你,你是华夏的希望,也让我们这帮老家伙看见了希望,你能别这样吗?求你了!”

乐天看着繁华的都市不说话,只是默默的摇头,林茂盛也急忙说道:“乐天,昨天你刚刚成功完成了手指按压心脏复苏术,你的医学能力有目共睹,可你现在却要自寻短见,乐天,你下来!”

乐天还是淡然摇头,眼角划过泪水,“我一天之内失去了两大寄托,我的精神伴侣,我一直以来的追求,我现在是杀人医生,以治病救人为己任的我成了杀人医生,哈哈,不可笑嘛!”

“乐天,是他们误解你了。”郑建国说道:“求你别这样,下来再说!”

林茂盛突然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对了乐天,赵文瑄,你还记得她吗?她的病还等着你治愈呢,你答应过,你一直说你说到做到,你死了赵文瑄的病怎么办?”

乐天微微侧头,心绪思考着什么,身后王老爷子也听出乐天的能力,连连拿出电话说道:“我这就让外面的人全都跪下道歉,你下来再说。”

乐天翻身进屋,冷声说道:“没必要,他们道不道歉我根本不在乎。”

乐天被人簇拥着,以防止他再起轻声的念头,乐天扫了刘老大和王老头一眼,用手指点着他俩说道:

“我可以答应你们现在就去救人,但你们给我记住了,以后别招惹我李乐天,否则我还是哪个杀人医生,我现在接受这个称呼,以后,我行医治病可以救人,也可以杀人!”

乐天说完瞪了两人一眼,在簇拥下走出会议室大门,外面一帮警察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,见乐天被簇拥着出来,一个个都愣在当场不知所措。

乐天站定脚步,对着一位警察伸出手腕说道: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逮捕我。”

警察还是茫然的不知所错,乐天微微一笑说道:“你们这辈子都再也没有机会了!”

乐天说完走了,所有人跟在乐天身后,路过住院部进入病房,所有昏迷的患者都安置在其中,乐天进来后其他人都站在门外,乐天拿出银针,开始为第一人解穴。

当一针下去后,楚教授走了进来,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乐天身后,试探的说道:“乐天呢,我想跟你说个事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其实,我也会解这个穴。”

乐天没有任何变化,而是继续扎针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当又解了一个人后,乐天看向楚江南问道:“那你为什么看着我耍,却不拆穿我?”

楚江南尴尬一笑,拿起针灸针帮着乐天解穴,说道:“我了解你,胜过你了解你自己,你不知道,你身体里有两个你!”

“我知道。”乐天淡然的说道:“不过现在只剩下一个我了!”

“呃!”楚江南哑语,看着变成谜的乐天,他是越来越不懂眼前的这个少年了。

初次见面的时候,乐天文质彬彬性格内向,可今天的他狠辣果决,真不知道他的改变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两个人一起努力,解了所有患者穴位后,楚江南急忙问道:“乐天,我不希望你走上歪路。”

乐天手握门把手,“我尽量!”

说完,打开门走了出去,王老头紧张的进入病房内,听楚教授给他解释病情。

而刘老大眼神有些闪烁,不敢直视乐天的目光,乐天自顾自的走到他身边,冷声说道:

“刘老大,我这人说到做到,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继续纠缠刘文静,也尽量不会站在她面前,不过你放心,当我再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,保证是你高攀不起的时候。”

乐天说完就走了,刘老大这辈子阅人无数,唯一走眼的只有这一次,他真的没想到,在无形之间,他居然成就了一个伟人,而这一切都是昨天的一番刺激。

乐天走过遇见很多护士医生,大家都用敬畏的眼神看着乐天的背影,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茬,直到乐天走进护士站,张云芳正在听其他护士讨论乐天的事情。

哪知道就在这时,乐天走了进来,所有护士齐刷刷闭嘴,张云芳背对门口还有些不理解,“说啊,怎么停了,然后呢!”

几个护士目光有些闪烁,看着乐天走了过来,一把拉起张云芳就走。

“唉,乐天,你干嘛?”

“跟我走。”乐天拉着张云芳,不解释不说话,只是生拉硬拽的往外带,其他人茫然的跟着出去看看,见两人进入楼道,走出医院,消失在大街上。

“他俩要去哪?”

“谁知道呢?”

这个问题,其实乐天也不知道,他拉着张云芳离开,主要是因为现在唯一能找到倾诉的人,只有她没有别人。

拉着张云芳走到街上,张云芳茫然的问道:“我在上班呢,你拉我去哪啊?”

路过如家宾馆,乐天想也不想的往里走,一进来张云芳脸色就红了,交了身份证办了入住手续,两人进入房间后,乐天一把抱住张云芳,把头埋在她怀里说道:“让我安静的趴一会,让我缓缓!”

张云芳大脑突然宕机,拍了拍乐天的后背,试探的问道:“只是这么抱着吗?”

这话刺激到了乐天,他双臂一用力,抱起张云芳来到床上,三下五除二把张云芳扒个精光,“那我今天就满足你!”

张云芳完全傻眼了,看着近似疯狂的乐天,是挣扎也不是不挣扎也不是,只能任凭乐天压在身上,“轻一点!”

……写了也得被和谐……

疯狂过后,乐天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张云芳抱着被子还没回过味来,想了良久问道:“今天,你怎么突然这么主动了?”

“人吗,总是会变得,我不想再向以前那样委屈的活着了!”乐天说。

张云芳靠在乐天胸口,试探的问道:“那我算什么?”

“你想算什么?”乐天问。

“我想成为你的女人,跟你……”

“你现在就是。”乐天打断张云芳说。

“我还想跟你结婚。”

“我这辈子都不一定结婚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那你会不会找很多女人?”张云芳质问。

乐天想了想,良久后说道:“也许会,不过你是我第一个跟我有关系的女人。”

张云芳瞪着眼睛看着乐天说道:“我就想告诉你,其实我不介意你有多少女人,但你必须告诉我,如果你哪天玩腻了,你也得跟我说,我会默默的离开的,我希望成为你背后的女人!”

“这么说,还真有一个,她叫赵文瑄,就是最早在医院里我照顾的女同学,她是我医学师傅的孙女,这老头最大的希望就是我能娶赵文瑄?”

“你会娶吗?”张云芳焦急的问道。

“以前不会,但也许她会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张云芳撅起嘴不说话了,显然是吃醋了。

乐天继续说道:“照顾我叔叔的姐姐,她叫曾温柔,虽然我俩以前没什么,但以后我不敢保证,你最好有心里准备。”

“啊!”张云芳不干了,坐直用被子遮挡胸部说道:“我才发现,原来你是花心大萝卜。”

“习惯就好,我也开始慢慢习惯这个花花世界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可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你,对爱情专一,做事专注,很有魅力。”

乐天冷笑一声说道:“人只要变了,就再也回不去了,我以后会更有魅力,我要让世界为我痴迷。”

乐天翻身下床,看着一旁的镜子,随后走进了浴室中,没一会,传来哗哗的水声,张云芳一直看着乐天消失,“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好奇怪!究竟是什么原因?”

正在淋浴的乐天无力的扶着墙壁,现在的他,准备好了面对世界,可未来是怎样的,未知的一切会有怎样的坎坷?

乐天不知道,但能做的绝对不是随波逐流,从今天开始,乐天要学会成长,学会这个残酷的都市法则,并且体验享受这个世界赋予的一切,既然人活一世,为什么不潇洒的活着!那么一切就从今天开始!

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